心花狂流 - 分卷(7) 滴,毒莲花已上线[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第13章 霸总(13)

      平日里挺聪明一小伙,怎么现在就不开窍了呢!虞煜急得想上手揍人。

      呼,不行,得冷静,上次没冷静导致被迫开启年少副本,这次可不能再冲动了。

      行吧,不走就不走,慕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还没向柯子夜问清楚,正好一起处理了,免得这家伙过后又犯轴,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说。

      要不是今天受了刺激,只看柯子夜平日里阳光开朗的话唠模样,谁能想得到他心底还压抑着这么多负面情绪?就连虞煜都差点被瞒了过去。

      我在校门口等你,收拾好东西快点过来。

      见柯子夜挡在虞煜身前,也许是懒得和他计较,也许是想在在学校不好秋后算账,林秀芳沉着脸冲虞煜示意一下,让他收拾书包赶紧跟着回家。

      暂时躲过一劫,谢天谢地。

      虞煜松了口气,点点头转身往教室走去。

      他没敢直接再拉柯子夜,免得刺激林母,不过依照两人长久培养出来的默契,果然,刚走两三步柯子夜就跟了上来。

      他们俩的步伐很快,而且这还在学校,林秀芳虽然不满,但也没法说什么,只是愈发坚定了要分开两人的决心。

      回到教室,虞煜让柯子夜在门口等着,他去拿两人的书包,这时候柯子夜倒是很乖巧了,连忙点头,弄得虞煜想趁机叮嘱他要冷静都没机会说出口,只好径直扭头对站在第一排旁边的数学老师喊报告。

      数学老师是个中年大叔,不过既不秃头也不肥胖,就是性子慢吞吞的,抓不住重点,总让人想起《疯狂动物城》里的树懒闪电别说,长得也很有几分神似,无怪乎学生们私下里都给他取外号叫闪电老师。

      噢,是林玉同学呀。听见声音,闪电老师慢慢地推了推眼镜,眯着小眼睛,快进来吧。

      说着,他又往门口走了几步,一眼瞟见笔直笔直矗立在门边的柯子夜:子夜同学怎么不进来上课呀?

      柯子夜脑海里此时正胡思乱想着刚刚发生的事,哪料到老师忽然探出头,脱口而出:老师好!我等林玉一起回家。他满心都想着待会怎么面对林秀芳,不让虞煜受责骂受委屈呢!

      啊?一起回家。闪电老师一愣,有点糊涂,林玉同学,和子夜同学,你们俩住在一起?

      !!

      大新闻啊朋友们!

      闪电老师声音温吞,不过扩音器却将带有歧义的话语传遍了整个教室,瞬间点爆了所有同学的吃瓜热情!

      靠近窗户边,上课悄咪咪吃零食的女孩一激动,想说话然而干脆面塞嘴里半天咽不下去,疯狂在包里找水瓶;

      中间听数学课听得昏昏欲睡的男孩,瞬间被同桌以大力金刚指戳醒,还没反应过来就迷迷瞪瞪被抓着往虞煜方向以及门口瞧;

      在后排八卦的小群体则愈发激动起来,恨不得立刻宣告世界咱班班长和学委官宣啦!低空舞动着的小纸条范围甚至有扩大趋势,即将开疆辟土占领半个教室

      课堂上一枝独秀,课堂下千姿百态。

      刚准备走进去,却被突然爆发的叽叽喳喳声以及满教室好奇目光吓退的虞煜,只觉眼前一黑,恨不得现在是做梦,他好给自己当头一拳以便迅速清醒。

      邻居,我们是邻居,老师!虞煜按捺住扶额的想法,特意加重音强调。

      被青梅瞪了一眼的柯子夜瞬间反应过来:嗯嗯!阿玉说得没错!

      闪电老师缓缓眨了眨眼:阿玉?

      哦~阿玉!

      背景是全班同学的拍桌,外加兴奋狼嗥,个顶个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虽然老早就听习惯了柯子夜这么叫林玉,可从没在老师面前这么直白表现过啊。

      简直是平淡乏味的三点一线生活中忽然撒了一把香辛料,刺激,真的刺激!

      虞煜:

      绝望了,对这个白痴世界彻底绝望了,所以到底他为什么会沦落到被初中生起哄的地步?

      冷漠,他是个杀手,他莫得感情.jpg

      好在,闪电老师终于反应过来现在还是上课时间,他缩回身子,重重咳嗽一声,瞬间镇住场子。

      像什么样子!林玉同学和柯子夜同学是邻居,结伴回家而已。刚刚讲的练习册21题听懂了吗?公式记住了吗?变式会解了吗?

      闪电三连瞬杀无敌,全班低头安静如鸡,一时间只余练习册被翻动的书页声。

      乘此良机虞煜跑进教室,捞起自己和柯子夜的书包便走,而后拉过人转身开溜。

      两人动作迅疾如风,悄然似雨,闪电老师还没反应过来就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只好微笑着对飘过身边的老师再见点头致意。

      然而

      讲完21题后,他忽然一拍桌子,震了大家一跳:等等,现在还是上课时间,林玉他们怎么就回家了?

      同学们:哈哈哈哈哈!是可爱的闪电老师真人本人了。

      果然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外号啊。

      与此同时。

      柯子夜几乎是被虞煜扯着衣服在走廊上一路飞奔,好在他们班教室就在楼梯口边,蹬蹬的脚步声并不会打搅到其他班级。

      阿玉

      他试图稍微反抗,然而刚准备说话,反倒被灌了一嘴狂风,只好被迫开启静音模式。

      完了完了,这次阿玉肯定是生气了!柯子夜悲从心起,在心底不停默念最好只是揍他一顿,可千万不要冷战啊。

      他深深记得有一次他们之间发生争执,那次他是真的把虞煜惹火了。

      结果,说冷战一个星期让他好好反省,虞煜就真的足足七天没理会他,无论他怎么撒娇道歉还是发誓保证都没用,就连假装生气要从此断交的狠话都放出去了。

      可这些手段,丝毫没有动摇虞煜的铁石心肠。

      于是在独自度过的一个星期里,柯子夜渐渐明白过来,别看虞煜很好说话,还很容易心软,但是再温和的人也有自己不可逾越的底线!

      醒醒,被吓傻啦?虞煜伸手在柯子夜眼前挥了挥,刚刚不是还挺有精神的嘛,怎么下个楼就蔫掉了。

      听到耳边的声音,柯子夜从回忆里瞬时抽离,这才发现他们已经从四楼到了初中部教学楼门口。

      我错了!阿玉你想怎么教训我都行,就是别

      柯子夜痛定思痛过后决定先发制人,先道歉,让虞煜感受到他诚恳的认错态度,余下的事情有功夫再慢慢解决。

      ???

      哈?虞煜听得满头问号。

      就下个楼的功夫,这家伙又脑补什么了?

      他忽然好奇:别什么?你说清楚点。

      别你别柯子夜吭哧几声,声音却始终细若蚊呐,浑然没有平日里的气势。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之前表白的话还说得一溜一溜的,甚至胆大到隔着办公室的门抱住了虞煜,不枉他在闲暇时间见缝插针把图书馆借来的恋爱秘籍都快翻卷边了积累功课,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打动虞煜。

      柯子夜甚至连被拒绝后怎么体面地处理可能有的尴尬氛围都想好了,开门见山不行就细水长流,虞煜不理他他可以死缠烂打,反正总有一天他能成功。

      然而,当冲动渐渐平复,终于只剩两人独处时,再次直视那熟悉的面容,柯子夜却莫名脸燥起来,不复之前的勇气。

      其实他原本就没准备好,本来是打算先把心意珍惜地埋藏在心底,等高考结束之后再认真筹备告白的,可办公室里的对话瞬间激发了柯子夜对可能被迫远离虞煜这个想法的恐惧。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设想,自然就

      虞煜有些愣神地盯着眼前少年低眉顺目,面露赩然的模样,心中忽然慌乱。

      算了,我妈还在校门口等着。

      抿紧唇,骤然松开之前掌心中紧紧攥着的袖口,他迈步欲走

      下一刻,却被心头一热的柯子夜反手拉住:别走!

      心中一急,在脑海中盘旋许久的话忽然很流畅的溜出了口:我想说的是,无论发生了什么阿玉。

      他喃喃着,弯起唇角,宛如生长在灿烂烈阳里,一面微笑,一面却悄然垂下眼泪的向日葵

      你绝对,不可以不理我。否则我一定会难过到无以复加的,真的。

      我们就这样做个约定,好吗?

      少年仿佛鼓足了自他出生以来最大的勇气,静静等待着来自命运之神的宣判。

      第14章 霸总(14)

      校门口。

      此时正是上课时间,明城中学前冷冷清清,保安在传达室自顾自哼着小曲,虞煜叫了他两三声才将大叔从摇头晃脑的自我陶醉中唤醒。

      是你们俩要出去啊。略微上了年纪的保安大叔从传达室的小窗户里探出头,笑眯眯地问,怎么,被叫家长啦。我看她脸色阴沉站在那好久了,是在等你们吧?

      说着,他冲不远处站在电动伸缩门外,正抱臂往内张望的林母努了努嘴。

      由于角度原因,林母并不能看见传达室这边的场景,但虞煜却能清晰看见她死死锁紧的眉间与往下撇的嘴角。

      虞煜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没那么容易过去。

      是我母亲在等我。他耸了耸肩以示无奈,我们已经向班主任请过假了,麻烦您了。

      林秀芳是和李老师说过他今天停课回家一事,至于柯子夜嘛反正大家现在都默认他们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了,捎带请个假而已,小事。

      好嘞。

      保安大叔也没要请假条,就按下了手边的伸缩门开关钮他老早就对每天一起上下学,面容辨识度又高的两人眼熟了。

      且虞煜和柯子夜身为年级一二名,被表彰的照片常年挂在公告栏内,在大多数人心中,好学生总是自带一点小特权的嘛。

      谢谢!麻烦了!异口同声地答谢。

      没事没事。

      真好,青春啊直到两人并肩走出校门,望着情形,保安终于忍不住感叹一句。

      他坐回自己的摇椅上,重新打开收音机,和着咿咿呀呀的悠扬戏曲,仿佛梦回曾经的年少时光。

      梦境里似乎重新出现了那个当年上学时他暗恋许久的姑娘,尽管面容和名字都早已模糊不清,化为了单纯的符号,可那份悸动的心情却永久地刻在了心底。

      几十年后再次回顾当年,的确青涩,也十分幼稚,但回忆里弥漫着的丝丝温馨与种种酸甜苦辣,弥足珍贵,令人回味无穷。

      见到快步走来的虞煜,林秀芳努力压抑住火气,面带笑容准备先问一下女儿在学校的情况。

      结果还没迎上去,她就一眼瞧见了跟在虞煜身后的柯子夜那亦步亦趋的小模样,简直跟护食的狼崽子没有差别,看得人糟心极了。

      林秀芳拧起眉,只觉怒火轰隆一下直往脑门顶上冲:柯子夜同学,我知道你和我们家林玉从小关系好,但是这仅仅限于朋友之间的友情。

      我希望你能懂事一点,多把心思放在读书上,少来找小玉影响他学习。

      林阿姨!我

      听到林秀芳下的逐客令,柯子夜先是一愣,似乎没反应过来听到了什么,而后眉眼忽然一沉,急切地想要反驳。

      少年的面容还未完全张开,但认真起来时已初显三分日后的凌厉锋芒,看得林秀芳心中陡然一惊。

      回过神,她却愈发气愤,心道一看这小子就不是什么稳重老实的面相,迟早要学坏!可不能让他带坏了林玉。

      也对,他那个母亲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亏自己当初还一心想着如何报答她当初对小玉的照顾

      真是农夫与蛇的现实版。

      林秀芳也懒得听柯子夜在分辨什么,左右不过是些青春气盛的幼稚话语,他们这种年纪,懂得什么叫爱情?!

      别说初中,她送了这么多届高三毕业生,分分合合看得多了。

      虽说课间无聊时,也常和老师们在办公室一边喝茶一边讨论:

      你们班谁谁谁和我们班谁谁谁在一起了,男帅女靓还挺般配;

      或者你们班那小姑娘还挺受欢迎,去上课老看见有男孩在教室门口探头探脑找人,上次我还当场没收了一份情书,别说,不愧是文科班的大才子,情诗写得那叫一绝

      等诸如此类情感八卦话题。

      但是。

      重点是但是!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在林玉身上!

      一想到从小就乖巧听话,不让大人多操一点心的女儿可能脱离自己的掌控,林秀芳就油然而生一种焦虑之情。

      过于强烈的情绪令她有些陡然失去理智:以后,请你也不要再来我家了!不然我会直接去找你母亲,问问她到底能不能教育好孩子!

      妈!

      虞煜皱起眉,在林母说出更多不好听的话语前打断她的口不择言:你冷静一点,能不能先听听我的想法?

      其实,哪怕这只是一个虚幻的世界,如果可能的话,虞煜依旧愿意继续保持对林母的尊敬,毕竟她曾供养了他近十年,但这不代表他依旧要忍受对林母的事事顺从,丝毫不能反抗。

      趁着这个机会,也许是改变林秀芳态度的一个契机?

      小玉,你以前一直很乖,从来不会顶撞妈妈的!

      谁知林秀芳非但没有冷静,还以一种不可置信的语气喊道,是不是这小子怂恿的?他究竟给你灌输了什么**汤?她说着就要上前揪住柯子夜,逼问他到底做了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