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箫 - 第124节 宫阙有贪欢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第91章 试探

      顾元良皱了皱眉,敷衍说:“我字难看。”

      顾白氏睨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自去取了纸笔来,铺纸研墨,等着他说。

      顾元良沉吟着,将紧要的事说了个大概,余下的就由顾白氏去琢磨。

      他不愿自己写,自不是因为什么字难看,而是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心下没有多少思念,只怕打动不了女儿了。

      过去的那许多年,他对这个女儿的感情模糊难辨。半是拿她当长女养着,半是盼她为长女报仇。

      可这些日子波涛不断,他再无法自欺欺人,心下渐渐将她与长女分了个清楚。

      如今,她又擅作主张改换了名字,顾元良听顾白氏说及此事,只觉一刹间心都凉到了极致。

      顾燕枝,这陌生的名字让他生不出半丝半缕的感情。顾白氏既觉得不必计较,就让她去应付吧。

      顾元良边想边躺到床上,下意识地再度摸出那方木匣,在手中摩挲着。

      这匣中只有两样东西,一是药方,二是一瓶现成的解药。这两样东西,就是朝廷与江湖厮杀多年的根本所在。

      在这几个月的逃命路上,他无数次将这两样东西拿出来看,早已将药方记得烂熟于心。

      有了药方,这解药其实就不那么重要了。

      是以他近来在想,若要去见那狗皇帝,要不要先将药方毁了,方能更万无一失。想到这一步,他便又忍不住地动了更多邪念,想将事情闹得更大一些。

      自失去爱女开始,这么多年,他连心血都熬干了。近来他常觉得心力不知,因而怨恨变得更加灼烈,让他反反复复地在想,只折磨一个狗皇帝,能不能抵过这么多年的煎熬。

      只是若想搞得更大,也不是易事。尤其是……

      尤其是大正教损兵折戟,剩下的高手寥寥无几不说,也未必肯听他的。

      .

      白霜山中,阳光好的时候,湖上波光粼粼。顾燕枝总嫌外头太热,宁可待在屋子里,等日头下去歇再出去找苏曜。

      这日傍晚苏曜又在外头钓鱼,顾燕枝眼看夕阳已然西斜,就端了碟自己喜欢的蜜饯出去找他,坐到他湖边,就拈起两片蜜饯一递:“你尝尝这个。”

      苏曜被喂得猝不及防,来不及反应就张口吃了。

      她在旁边喜滋滋地问:“母后送来的,好吃吗?”

      他嗯了声,鱼竿放到一边,从怀里摸出一封信,“你看看这个。”

      她听出他在故意学她方才的话来逗她,目光在信封上一定,还是皱了眉:“是家书?”

      “嗯。”

      “那你看吧。”她别过脸,“我读了也觉得没意思,不读了。”

      “这么绝情?”他含着笑侧眸看过来,目光落在她面上,带着些许复杂。

      顾燕枝轻轻喟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娘上次絮絮地写了那么多,我读的时候没觉得什么,后来想想,还是有点……有点难受。”

      “好吧。”苏曜点点头,自顾自地拆起信来,“那我来看。若能不回信,就不回了。若非回不可,我再与你说个大概。”

      顾燕枝一怔,后知后觉地想起还有回信这档子事。

      若回信回得不好,恐怕会露出马脚,误了大事。

      顾燕枝咬了咬唇,终于伸手,将他手里的两页信纸抽了出来:“还是我来吧。”

      她说罢就不再吭声,低着头,安安静静地读下去。

      苏曜侧首,很快从她面上看出了不安。不安里又撑着一分坚强,撑着她从容不迫地读信。

      他忍不住地伸手,在她侧颊上捏了一捏。

      “你干什么!”她一下子抬起头,他勾起笑:“我在想,老天肯定是觉得前二十年欠我的,才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小皇后。”

      “别乱说。”她烦躁地皱眉低头,继续读她的信。

      转瞬间又意识到什么,再度抬头:“什么小皇后!”

      苏曜笑意不改,砸着嘴捡起鱼竿,接着钓起了鱼,心里揶揄她傻。

      他们都到这份上了,她真没想过当个皇后?

      顾燕枝怔然:“你……别胡闹啊……”她小声说着,声音发虚。

      他觉得不对,皱皱眉,重新看向她:“怎么了?”

      “我……”她梗着脖子,目光躲着他,直言不讳,“我当不了皇后。母后……母后那样的气度才能当皇后呢,我应付不来那些事情。”

      苏曜一声嗤笑。

      “你听到没有!”她皱着眉一推他,“我当真的。当皇后……又要打理后宫,又要应付那些官眷夫人,我真的干不来。你就就……就让我当个贵妃,就挺好的。”

      说完,还真挚地补了一句:“真的!”

      “好。”他懒洋洋地点头,嘴上敷衍她,“那我们日后再说哈。”

      心里却在想:可见这皇帝真不是人干的活啊。

      他们都这样了,他若不是皇帝,想娶她为妻,她准没意见。

      可他是皇帝,要立她为后,她却八百个不愿意。

      而她的担忧偏偏也不是毫无道理。贵为皇后虽不比寻常人家的妇人要辛苦劳作,要操心的事情却也多得让人头疼,比较起来的确远不如当个贵妃逍遥。

      不怪小鹌鹑要缩。

      他自顾自地撇撇嘴,心里琢磨着办法,耳闻旁边又轻轻吸气的声音,才又看过去。

      顾燕枝抬了抬眼:“信里说……你若要见他们,不能在宫里,地方得……得让他们定。”她边说边摇头,“我觉得有诈,不能这样。”

      “不急。”苏曜一哂,“且先看看他们要挑什么样的地方。我倒觉得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提的要求也不会太不要脸。”

      “那谁知道呢!”顾燕枝据理力争,“若是要脸,什么样的人家会让女儿先嫁给老皇帝,又……又又……你知道的!”

      他一下子看向她,复杂地打量两眼,扑哧笑出声。

      她被他笑得双颊通红,还在硬撑着争辩:“我就说这么个道理……我觉得他们已是无所不用其极了,你别轻敌。”

      “我知道。”苏曜扯了个哈欠,咂嘴,“先回信问问嘛,又不掉块肉。若他们真挑那些去不得的地方,也不打紧,咱们还有无踪卫呢。”

      顾燕枝闻言拧眉:“也莫要太指望无踪卫了,说得好像自己没受过伤似的。”

      “小伤,都不打紧。”他满不在乎,“听我的,先回信吧。探出他们的地方,我们再做下一步打算。”

      顾燕枝轻声:“行吧……”

      “还有啊,你告诉你爹。”他挑了下眉,“咱们万事好商量,他非要见面我没什么可怕的,但他若肯直接痛痛快快地差人将解药送来,我这就可以封他个爵位。”

      “封爵?”顾燕枝浅怔,看了他两眼,“你是在试探他?”

      “嗯。”他没有隐瞒,“你看嘛,这两封信里,他们一边答应着一边拖时间,其实哪有那么复杂?我若有诚意,解药提前到手也不会动他们;若没诚意,他们再如何投诚,我也早晚能要他们的命,这道理他们不会不懂。”

      顾燕枝思索着,点了点头:“是这个理。”

      是这个理,所以他摆出来的大度其实是在逼他们。

      若他们得知他这番意思后还在拖延,可见信中所言的愿意多半不实,那日后可就只剩斗智了。

      “那我去回信。”顾燕枝立起身,边斟酌措辞边回房去。

      苏曜侧首看她,左看右看,还是觉得的背影看着心疼,索性不再钓鱼,闷头跟着她回房去了。

      她的爹娘那个样子,他帮不了她,但至少可以不让她孤孤单单的。

      他不要她跟他小时候一样,什么事都要自己硬扛。

      第92章 白氏

      秋风渐起,枝叶在一重重的寒气里缓缓转黄。山中的日子轻松宁静,唯一让顾燕枝心烦的只有那些家书。苏曜因要批阅奏章,倒比她要忙上许多,但他们还是有大把的闲暇可以拿来散步垂钓放风筝,日子温馨得像一双民间夫妻。

      但临近中秋的时候,一些古怪的风声逐渐飘开。

      初时只是在京城之中,一些富家公子得了些奇怪的病症。医者诊不出缘故,有些显赫的人家还入宫求太后指了太医前往,仍旧一无所获。

      如此一来,民间的议论瞬间传开。按理说不论是什么病,总没有单让富家公子染上的理由,于是就有人说是这些富家公子行事不端,遭了天谴。

      可随着细节传开,众人渐渐发现当中有几位是才德兼备的,就算老天要降雷劈人也轮不到他们。这议论由好事者一转,不知怎的就成了他们之所以染病是因天子失德令上苍震怒,但是帝王气数未尽,只得让臣子代为受过。

      至此,事情变得不大对劲。无踪卫暗查了几日,林城便连夜赶到了白霜山。

      他到的时候夜色正深。已是深秋,“燕窝”里虽然不冷,但秋风在窗外一刮,也听得人心里凉飕飕的。顾燕枝因而总缩在苏曜怀里睡,苏曜听到动静一坐起身,她失了取暖的怀抱,便也醒了。

      “怎么了?”她望着四周,皱了皱眉。

      苏曜正披上衣服下楼:“林城来了,说是有急事,我去看看。”说罢他回身一吻她,“你好好睡。”

      顾燕枝的神思骤然清明,心下生怕是自己的父母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她于是略作踌躇便也起了身,穿上衣裙,也下了楼去。

      苏曜与林城就在二楼,顾燕枝拾级而下,正好听到林城说:“臣怀疑是顾家那两位……”

      说及此出他闻得楼梯处的脚步声,声音一滞,侧首望去。

      顾燕枝心弦绷紧:“他们又干什么了?!”她边说边继续走上前,满目不安。林城迟疑着望向苏曜,苏曜没说什么,将手里的奏本递给了她。

      顾燕枝心惊胆战地接过,翻开扫了两页就已窒息:“他们为什么……”

      林城沉然:“若是他们所为,自是报复。”

      顾燕枝怔怔:“可他们正与陛下讲和……”

      林城颔首:“所以臣虽然起疑,却也拿不准是不是他们。说来那日臣等虽突袭了大正教,但大正教盘亘江湖数年,教众众多,是否有高手流落在外也说不好。下毒这种事若由他们来办,一两个高手也就够了。”

      苏曜颔首:“顾元良与顾白氏不会武功,没本事下毒下得这样神不知鬼不觉。”

      顾燕枝闻言心弦稍松,想了想,又道:“何以都是富家公子中毒?”

      “雅集。”林城道,“快中秋了,京中诗会雅集众多。臣查了一查,中毒的十数人近来都去过同一场雅集。雅集上各家的公子小姐一起吟诗作对,而后男女分案用膳,这毒应该只下在了公子们的席上。”

      苏曜面色发冷:“确定是殷红之毒?”

      “从症状看,臣觉得像。”林城语中一顿,“但究竟是不是,还要等陈宾诊过才知。臣以安排陈宾以太医的身份去各府走动,想来不日就会有结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