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箫 - 第3节 宫阙有贪欢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然而两刻后,兰月回来时神色惊慌,跑得气喘吁吁:“姑娘!”

      她扶住门框唤了一声,喘了口气,就继续跑进屋来,边缓气边告诉她:“姑娘……教坊那边来人传话,说江公公开口,让姑娘去含元殿的宴席上献个曲!”

      顾燕时惊然起身:“什么?”

      “真的!”兰月上前,一把拉住她,神色间多有几许激动,“或是……或是江公公看在那五十两银子的面子上愿意帮我们一把?”

      顾燕时秀眉蹙起。

      她不信。

      相较于相信江德阳是看在那五十两银子的份上愿意帮她一把,她更愿意相信江德阳还是对她有所图谋。

      但是……

      顾燕时咬一咬牙,回身取下了搁在矮柜上的琵琶。

      她得去。

      留给她的时间已不多了,露脸地机会必要抓住。至于江德阳若还对她有所图谋,她只能拼着一手琵琶绝技赌上一赌。

      含元殿的宫宴上身份尊贵者众多,她赌她能博得一声称赞。

      宗亲朝臣也好,嫔妃命妇也罢。只消有人看得上她的琴技,江德阳许就不得不为此留下她以备不时之需,也未必还有胆子图谋其他。

      她在赌。

      第3章 献曲

      夕阳西斜,天已冷了下来。顾燕时怀抱琵琶赶去含元殿,身上发旧的斗篷难以御寒,直逼得她走得越来越快。

      含元殿中,丝竹雅乐声缱绻漾开,舞姬帔帛飘逸若画中仙,席间君臣笑容盈面。

      淑妃坐在御案旁伴驾,玉指剥着葡萄四下一望,就笑起来:“江公公说的琵琶乐伎究竟何许人也?等了这么半晌,竟还不见人影。”

      江德阳闻声忙上前,赔着笑作揖:“快了,快了。这几日下雪,路难行,从教坊过来又远了些……”

      “你这话就奇怪。”淑妃锁起秀眉,“既打算让她献艺,怎的不早些让她过来候着?”

      她生得娇俏,说话向来也娇声软语。眼下添了两分不快,声音就尖刻起来,江德阳赶忙一揖,含糊道:“是下奴忙得忘了……”

      话刚出口,他身边的小宦官溜着墙边入了殿,朝他一揖:“公公,来了。”

      江德阳舒气,转而一摆手,命歌舞姬退下,又亲自搬了张雕花绣墩置于殿中。

      安静突然而至,众人不禁都望向殿门。不过多时,就见一十四五岁的姑娘进了门来。

      她乌发半绾,髻上只一支简单的木钗。身上暗红的齐胸襦裙已洗得发乌,银灰团花的帔帛更已旧得飘不起来。可饶是这样,也难掩出尘仙姿。

      御案边,淑妃拈着葡萄的手滞了一下,心底竟生出一股紧张。

      顾燕时不敢抬头。她从未参过这样的宴席,众目睽睽之间只闻自己的心跳快如鼓击。

      行至绣墩边,她深吸一口气,端端正正地落座下去。

      众人的神情都一僵。

      黛眉星目、芙蓉雪腮,眼前佳人美是美的。

      可圣驾在前,她礼都没见上一个。

      一时之间,数道目光悄无声息地扫向九五之尊。他好像没有察觉,悠然执盏,抿了口酒。

      接着弦音一动,便将众人的心神又拉回去。

      曲音渐起,初时低哑悠缓,旋而有肃杀之势,冷意迸发,似风雪袭面。端坐殿中的美人面色倒没什么变动,只秀眉微锁了两分,星眸稍沉。

      苏曜又抿了口酒。

      他看着眼前,眸中透出三分玩味,视线凝在琵琶上描绘的燕子衔泥纹上。

      有趣。

      肃杀转淡,曲调忽而诡异了那么一刹,接着陡然明快。叮咚清越的几声,若冰山融化变作清泉,潺潺流淌滋养万物。而后这清越声漾开,曲调变得温柔流畅,直令殿中深沉的熏香味都显得清新了三分。

      听者皆不由自主地舒了口气,觉得胸中开阔,心旷神怡。

      最后,这曲调就在这片温柔里转淡、终了。

      殿中的安静好生持续了一会儿,直至拊掌声响起。

      一声、两声,众人醒过神,循声望去,就见拊掌的乃是九五之尊。他清隽的面容上含起笑,语声朗然:“是什么曲?竟未听过。”

      他语中的称赞之意令顾燕时心弦一松,她立起身,沉静道:“近来风雪多,这曲子是我来时看到积雪临时起意编的,就叫《瑞雪兆丰年》吧。”

      “瑞雪兆丰年。”苏曜敛目,自言自语地细品。身边的淑妃看着他的神情终是忍不住了,美眸凌凌挑起:“曲是好曲,名字却俗。再有,你入殿时礼都不见一个,陛下问话亦答得毫无恭敬之意,你的规矩是谁教的!”

      顾燕时心底打颤。

      她太紧张了,进殿时头皮发麻,手也发僵,满心都在想如何以一曲搏得出路,哪还顾得上礼数。

      “我……”她刚欲开口,贵妃却笑起来:“淑妃妹妹平日总说我脾气不好,今天怎的自己火气也这么大了?”

      她边说边笑看顾燕时,又朝皇帝颔一颔首:“臣妾倒觉得规矩可以慢慢学,这样的技艺却难得。臣妾还有个不情之请——眼下这后宫之中姐妹太少了,不如让这位姑娘来跟臣妾做个伴?”

      淑妃面露怒色:“贵妃姐姐……”

      顾燕时适才刚刚松下的心弦骤又绷紧。

      她觉得贵妃与淑妃仿佛两个江湖侠客,说话间刀光剑影,这剑影原与她并不相干,但偏偏扫到了她。

      她屏息看向皇帝,这是她第一次直视这位新君。

      如兰月所言,他如传言中一样玉树临风、气度不凡。他以手支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慵懒地沉吟。

      不多时,他启唇:“也好,那就……”

      “不……”眼见他要应允,顾燕时终于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我,我不能进后宫……”她连连摇头,“我是……我是先帝妃嫔。”

      话音落定,满座死寂。

      贵妃僵住,淑妃亦僵住。宗亲、朝臣、命妇无不瞠目结舌地看着她,又窒息地望向九五之尊。

      苏曜神情未变,只眼底微不可寻地微微一凛。

      接着,一声轻笑缓解了殿中僵硬的气氛:“原来如此,是朕冒犯了。”

      他说着,眉宇微挑:“给这位母妃添个席位吧。”

      “这位母妃”。

      殿中的尴尬随着这四个字彻底消散。

      先帝晚年昏聩,人尽皆知,后宫妃嫔多得连他自己都认不全。

      新君不识得很正常,贵妃不识得更正常。

      很快,两名宦官沉默无声地上前,为顾燕时添了一席。

      她是长辈,理当入上座。他们便将贵妃的席位向后挪了挪,为她置上了桌椅佳肴。

      苏曜抿笑:“母妃请。”

      顾燕时强定心神,安安静静地入了席。

      面前尽是珍馐美味,泰半菜肴她见都没见过,却没心思吃。

      她抱着琵琶怔怔地坐在那里,心底一片阴郁。

      事情办砸了。

      她原本只想来献个曲就走,不论席间谁听着觉得好,都可让江德阳知道她的本事,让她留在教坊。

      可现下她被逼得当众说出了自己乃先帝妃嫔的身份,原本要暗度陈仓的事就被拿到了台面上,便是谁夸她都没用了,江德阳必不敢留她。

      “唉。”顾燕时叹息。

      “母妃。”苏曜衔笑一唤。

      她后脊绷紧,举目望去。苏曜含着笑:“琵琶可先交由宫人收着。”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抱着琵琶。

      “免得用膳时再碰坏,还要叫工匠修。”他又说。

      顾燕时眼底一震,面容发白。

      她身上莫名冷了一阵,眼睛怔怔地对上他的笑眼。他目光一转,不再看她,就着淑妃的手吃了口菜。

      他认出她了……

      他知道她就是那日摔了琵琶的人。

      顾燕时脑海中乱成一团,心咚咚重跳,僵坐在那儿的身形变得更僵。

      苏曜不着痕迹地乜了她一眼。

      这么紧张吗?

      小母妃鸽子胆。

      .

      宫宴在一个时辰后散去,圣驾离殿时,除了顾燕时这个“长辈”,满座尽叩拜恭送。

      等圣驾走了,无数目光又沉默地投过来,静等顾燕时离席。

      顾燕时早已如坐针毡,见状忙起了身,闷头往外走去。

      席间稀稀拉拉地响起一片恭送声,她听得出他们多有不情愿。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不配。

      她才十五岁,进宫半年,只侍奉过先帝两回,更无儿无女。能被尊封为太贵人,是因本朝重孝道。若刻薄些说,她不过是个地方官吏送进宫来讨巧的“礼物”。

      步出殿门,寒风扑面而至。

      兰月已在外等候多时,见顾燕时出来便忙上前为她拢上斗篷。

      “可成了么?”兰月问。

      顾燕时眸色沉了一沉:“回去再说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