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核桃 - 008驱逐 与神同衾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走到上云门山门前,祈云便知道出事了。

      山门悬挂素缟丧幡,平日守门的弟子皆不见了踪影。

      祈云心中生起许多惊恐来,那日出嫁前,师父与她说的话又回响耳畔:“若是可以,师父也想让你一辈子留在上云门。可师父……即将身死了。”

      祈云提起裙摆,往里奔去。

      洛玄真的身死逝世了,上云门上下正在为他操办葬礼,弟子皆聚于灵堂。

      祈云不愿相信。

      她奔过去,想到师父灵位前磕头,哪知脚还未踏进灵堂大门,便被其他弟子赶了出来:“祈云,你还有脸回来?”

      祈云因悲伤过度,泪流不止,面对师兄的斥责只有不解:[师兄,我不知你何意。请你让我进去给师父磕头。]

      “你还有脸给师父磕头?”一旁看得懂祈云手语的师姐站了出来,“师父就是被你气死的,你既嫁给百辰派弟子,又怎的半路与人私逃?你令上云门颜面扫地,还有脸回来?”

      祈云不明就里,明明是百辰派的弟子欺辱她,怎么成了她与人私逃?她还未辩解,江影月便一剑刺来,剑锋刺入祈云的左胸,顿时鲜血染红胸口的衣裳,祈云疼得痛呼出声,不可置信看着江影月。

      “祈云,你败坏我上云门的名声,亏我以前对你那样好。”江影月颤抖着声音,似乎极为悲愤,“我今天就亲手铲除你,为我上云门清理门户。”

      长剑穿透祈云胸口之前,一道寒光劈开,斩断江影月的剑身,祈云随之倒入一个带了温暖气息的胸膛里。祈云目光上移,看到了凌风冷峻的脸。

      凌风忽而出现,上云门弟子纷纷围过来,质问凌风:“你就是跟祈云私逃的登徒浪子?!”

      凌风不明白他们何意,低头见祈云已因失血过多昏厥过去,不再与他们纠缠,抱着祈云迅速离开上云门。

      祈云的伤很重,剑刺入的地方离心脏只有分毫。凌风想以灵力灌入为她治伤,却不知为何无法被祈云的身体所接纳。

      凌风只得先为她点穴止血,按着小白的指示,抱着祈云到了山下最近的小镇看大夫。

      大夫给祈云针织后,取了些金创药来,交给凌风:“你解开你娘子的衣裳,为她敷上药粉,再缠好布条。”

      凌风道:“她不是我娘子。”

      大夫惊讶:“不是你娘子?那你可不能给她换药,这姑娘被男人看了身子,就不能嫁给别人了。”

      凌风想起小白说过相似的话。他眉头微皱,将大夫手里的药粉夺来,又拿了大夫开好的药材包,抱着祈云离开了医馆。

      客栈房间甚是安静,点燃蜡烛,那光足以照亮屋子。

      凌风将祈云的衣裳解开,为她敷了药粉,给她盖好被子。他来人间不过几天,知道做这些,当感谢祈云教了他。

      凌风看着祈云苍白的脸颊,细密的汗珠挂满额头,擦去了却有很快又沁出来。凌风心里有些乱。

      她怎会这样脆弱?

      凌风起身,拿着药材包出门,他想问问这里的老板,该如何煎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