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蝉鸣 - 第九章 老同学慕名而来 任意门开局点化秦始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大秦开科举制度。

      这完全就是一场超越了千年的轰炸。

      百官们一个一个激动却又迷茫,想要吐槽和劝谏,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最后,还是隗壮比较清醒,站出来问道:“陛下,这科举考试,内容为何?”

      此问一出,大殿之上立即安静下来。

      嬴政愣了一下。

      心说,对啊,仙师只是说了要开科举考试,未曾说,这考试的内容是什么。

      当即沉思了一下。

      蒙毅也是一样,他最开始还非常兴奋,大秦要改变二世而亡的宿命,还可能建立一个真正的盛世。

      结果,一下子就卡住了。

      开科举考试,那这考试的内容是什么?

      是法家之学说?

      还是儒家之学说?

      又或者是道家、阴阳家、纵横家?

      因为他们都明白,一旦定下来,那就相当于是大秦支持那一派之学说。

      到时候也必然会造成其他的学派有所不满。

      “此事暂行商议,等仙门再一次降临,朕再询问于仙师。”嬴政沉声问道。

      暗自责怪自己当初实在是太过激动了。

      听到大秦二世而亡的时候,就忘记了如此重要的事情。

      其实,关键也是科举制度在这个时候并不太合适,因为大秦的读书人,也就那么几个。

      寒门根本就没有读书的机会,也就百家之学中的几家会招收一些弟子。

      “喏!”

      朝会之后,嬴政来到了未央宫,背着手,站在当初仙门降临之地。

      “扶苏参见父皇!”

      一身白衣的大秦公子扶苏,走进了未央宫,对着嬴政施礼。

      ……

      楚风给金毛洗漱了一下。

      出来就没见到嬴政和蒙毅两人。

      “看来,他们就是从剧组出来的,在这里混吃混喝,演的还真像。”

      楚风越想越觉得自己亏了。

      “下一次,一定要收他们的钱,再给他们做饭。”

      一夜过去。

      又是新的一天。

      喂了鸡、放了鸭子,给金毛倒了狗粮,也给自己做了饭。

      这才一边吃,一边看着电视。

      “今日,陕州又发现一处古墓群,根据专家鉴定,此处乃是大秦丞相蒙毅的墓葬……。”

      楚风顿时来了兴趣,“哟,这算是大发现啊!”

      “叮!你有新的订单,请及时查收。”

      就在这时,手机传来声音。

      楚风拿起来一看,是有旅客在这里定了三件客房,还有三餐。

      “佛跳墙?”

      看到菜单里面有一个佛跳墙,楚风顿时皱了一下眉头。

      他并不是不会做。

      而是因为佛跳墙要准备的食材有点儿多,花费的时间也比较多。

      是一道非常讲究的菜,也是一道比较昂贵的菜。

      “看来,这一次来的是大客户。”

      吃完了饭,楚风就骑着电驴,带着来福去了市区。

      采买回来之后。

      清扫了一下小院,就等着大客户上门了。

      山间小路,一辆路虎车飞快地行驶,一个漂移,直接过了弯道。

      听到声音的楚风,走出小院,就见到不远处的路虎飞快奔来。

      “呲!”

      “吱!”

      “咚!”

      一个急速刹车。

      路虎直接停在了楚风身前的停车场,完美入库!

      这让楚风皱了皱眉头,从这开车的风格来看,对方的性格可能就是大大咧咧,还有可能比较急躁。

      主驾驶位的车门打开,伸出来一条大长腿,然后一位长发披肩、身穿白色风衣、蓝色短裙、肉、色的丝、袜,身材妙曼的少女下了车。

      一转身,那白嫩的瓜子脸上,一双明亮而又自信和狂野的眼睛,看向楚风的时候,明显还有一些挑衅和不满,又有一些不清不楚的意味。

      这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另一边,副驾驶的门也打开了。

      这是一个冷艳的女子,她有着雪光萦绕的肌肤,高挺的鼻梁显出凌厉的线条,微抿的薄唇似是透出寡情的信号。

      那一双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睛,便能拒人千里之外。

      而后座的车门也随之打开,一位身穿休闲服,身材高挑、面容白净的男子,和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也随之下车。

      “呼,总算是下车了。”

      李玉昊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一脸后怕地说道:“李玉言,别人开车要钱,你开车是要命,回去的时候,换我来开!”

      李玉言朝着李玉昊冷哼一声,又笑着对站在那里安静地看着他们的楚风说道:“楚同学,又见面了哟。”

      楚风眉头一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也有一些想要躲避起来。

      “哈哈,是呀,又见面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李玉言伸手撩了一下自己肩上的头发,脸色带着一些神秘而又傲娇的神色。

      “当初听说你放弃了花维的招揽,就觉得不可思议,本以为你会进入科研院。

      却不想,你不声不响回到老家办了一个民宿。

      虽然找到这里稍微有一些难度,不过嘛,也不是没办法。”

      李玉昊搬完了车上的行李,不满地说道:“别炫耀你的那点儿技术了,赶紧的,介绍介绍,说一下我们这一次来的目的,好让你的老同学有个准备。”

      李玉言不满地说道:“行了,催什么催。”

      “楚同学,介绍一下,这位呢,是我的叔叔张天风,这位是我的闺蜜张澜。

      我们这一次来,就是听说你有一手很好的厨艺,可以让人流连忘返。

      我闺蜜最近得了厌食症,请了名医都治不好。

      你还记得李娟吗?

      我们就是从她口中得知,你有一手厨艺,可以用膳食治好她的厌食症。

      所以就调查了一下你的身份,结果没有想到是你。

      我就立即下了订单,赶了过来。”

      楚风看了看张澜,那雪白的肌肤并不是原生态,而是生病了啊!

      “我只能说尽力,上一次,那是碰巧。”楚风并没有直接打包票。

      张天风则是上前伸手,说道:“我已经求了很多人,连国医那边都求了。

      也不差这一次,倘若真能治好,算是我张某欠你一个人情。”

      此人面色憔悴,但是说话的时候,语气却有一种浑厚和强势,身上上位者的气息也显露无疑。

      楚风伸出手,微微握了一下,说道:“试试看吧,你知道,我并不是一位医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