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马 - 找她 不太乖(骨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即将开学,陈尺问陈梓准备什么时候收拾东西前往学校。正在家里养伤的陈梓这才想起,她所读的学校离陈尺就读的学校就差了几条街。这下可好,她受伤的事要瞒不过去了。

      更可怕的是到时候哥哥肯定会来给她搬行李,谁知道那天那个王八蛋龟孙会不会来骚扰她啊。虽然她上次已经把他揍得鼻青脸肿了,但是、但是要是让哥哥发现那件事,她在哥哥心中乖巧懂事的形象就毁了,虽然本来就没剩多少了。

      “这还不简单,我替你缠住他。”

      小涵将脚搭到沙发,姿态优雅地品着她家的红酒,漫不经心地说道。

      “小涵姐你要是能够拖住他,我也就不会刮伤手了。”

      “你确定不是因为你偏要上前揍他才不小心被灌木树枝刮到的?”

      “还不是因为他我才受伤的啦。”陈梓叹了口气,坐到她身边,“我就说当初不应该找个什么都不懂的。”

      当初陈梓发现自己喜欢上哥哥,倒是没什么太大的自厌自弃颓废心情,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烦忧,她深知哥哥道德感极强,而且对她也只是单纯的兄妹情,要是没她主动,他们之间也就这样了。对此她不免感到无力。但坐以待毙向来不是她的风格,即使不可能的事情她也要去试一试。

      陈梓总是觉得自己很清醒,想要什么不去想太多,就去争取了。之前也是,爸爸根本就不喜欢她,用冷冰冰的言语攻击她,她也不在意,还笑嘻嘻地上前讨好他。当然不是什么渴慕之类的可笑理由,只是有利可图罢了,帮妈妈多收集点爸爸出轨的证据,离婚的时候也能多分点。

      毕竟比起爸爸,妈妈至少不会凶她。

      但妈妈对她也没有爱意,她把她的心剪得稀巴烂,然后随手抛给外面的小情人,留给她的,连破铜烂铁都不是。利用她得到爸爸出轨的证据,她便露出了真面目,找情人瞒也不瞒一下,对她也是经常冷言冷语。虽然在很早的时候,陈梓就知道爸爸妈妈都外面都有情人,还自以为把对方瞒得很好。但是至少那时候他们还会做点表面工作。

      不过是因为这个家耽误了妈妈和她那个酷似白月光的纯白男大学生在一起,她便眉头也不皱一下,就要离开她们,对于陈梓这个没有感情的怪物,虽然伤心,但也没那么伤心,只要哥哥在就好了,为此她还装懂事可怜兮兮诱导妈妈多给点钱,好让她就算和哥哥在一起,也能生存下去。

      其实比起爸爸,妈妈对她还是很好的。所以就算妈妈出轨,就算爸爸出轨是因为妈妈出轨,那也一定不是妈妈的错。她一直都是站在妈妈这边的。甚至连那个男大学也是陈梓蓄意接近,介绍给妈妈的。他们之间偷情的各种掩护也是她打的。当初她以为妈妈就是玩玩,但没想到她是真的想要和他在一起。

      不过没关系,她还有哥哥。在这个家里,爸爸妈妈和她,都是疯子,无可救药的疯子,也就只有哥哥算是正常人了。所以哥哥注定抛弃不了她,因为正常人是赢不了疯子、好人是斗不过坏人的。

      她会如同附骨之疽一样一直纠缠着哥哥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她想要考到哥哥旁边那所重点大学,以便更好地与哥哥交流感情,不也做到了吗?

      即使那时候老师同学甚至连哥哥都以为,她能考上个一本就谢天谢地了。但永远也不要低估一个疯子的能力,特别是这个疯子拥有高度的计划性与执行力的时候。

      制定计划,精细到各科各题,确保自己有能力实现,计算分数所能增加的最大限度,一天的每个时间段每个刻度她都像是机器运转那样一点一滴分毫不差地走过。那时候就算心中再来乱,也能认认真真地学习也不去想什么情啊爱啊的东西。因为她有更大的目标。

      却也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不清醒的时候,也会迷恋小概率事件,也会做出没有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她选择勾引哥哥,勾引一个道德感很强、不会动摇的哥哥。甚至在得知哥哥宁愿假装喜欢别人,也不愿看看她的情况下,失去理智下了药给哥哥。

      明明在之前她就用尽了作为一个妹妹能够靠近的距离,可以使用但不必被怀疑、即使怀疑也无法找到证据的手段,蓄意拉进呼吸,刻意勾引肉体,让哥哥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了。但他却依然不动如山,果真对她一点点想法都没有。甚至还皱着眉逐渐与她拉开距离。这叫她如何能忍?

      她偷走了哥哥特意要别人帮他代买的发圈,切开大拇指上的表层皮肤,用血一点点地染红,染上属于她的颜色,属于她的气味,再偷偷放回去。

      她在警告哥哥。

      但她也不想这样的。本来之前她以为哥哥会有女朋友,都准备保持距离让位了,但没想到小涵姐姐告诉她,送哥哥发圈的人,早已有了男朋友了。

      于是她发了疯,一发不可收拾。

      更加迫近哥哥,更加暗示哥哥,更加用情色诱惑哥哥。

      陈梓的确是个偏执的疯子,哥哥要是真与别人两情相悦,她也无可奈何。但如果哥哥只是欺骗她的话,她便要发了狂了,即使让她最心爱的哥哥感到疼痛也没关系。因为只伤害哥哥一个人的话,哥哥还会原谅她,但要是因此误伤到别人,她就会被两个人怨恨一辈子。她不想被哥哥讨厌,也不想别人因此悲怨一生。即使是疯子的她,也曾默默品尝过愤怒悲痛的情绪。那不是很好的感受。

      她即是慈悲的路人,也是恶劣的朋友。

      小涵是这样评价她的,陈梓本人也深以为然。

      对此陈梓还有一套奇怪的逻辑,大概是来源于妈妈吧。只会伤害亲近的人。因为就算外人再怎么悲怨于她,她也不会愧疚并且弥补的,而只有哥哥她才会用一生去弥补。

      某种意义上,陈梓就是个窝里横,就敢欺负欺负家里人。

      高考完,和大多数家长一样,陈尺对她的容忍度也下降了。对于她一本正经的性知识话题,大多也是采取冷淡逃避状态。这让她很苦恼。

      所以当小涵告诉她,有可以暂时转移注意力、并且发泄情绪的方法后,她承认她动心了。然后就稍微地尝试了一小下。并且很不想承认的是,在这种荒唐的游戏里,她甚至想过,就这样放手也好。可惜的是,最后她还是没能成功,爱着哥哥就好像吃饭睡觉呼吸一样,强行排斥逃离,只会饥肠辘辘有气无力精神萎靡呼吸困难。明白这些后,她便退圈了。

      蒋科是她的第二个调教对象。

      而她没想到的是,她会是蒋科第一个调教者,并且他还会对她的凌辱上了瘾。总是缠着她,要当她的狗。即使被她打得鼻青脸肿也要摇着尾巴来找她。

      如果她还没有退圈的话,她还是很乐意有这么一只可可爱爱的狗狗用以鞭打的。

      不过现在她也不怕,反正开学了,他就不得不离开这座城市从而无法纠缠打扰到她了。陈梓给他做出危险程度评估,发现危险系数暂时还没那么高,就没太在意了。就像小涵姐所说的那样,他所能够实施的影响时间并不不长,只要这段日子她瞒得好,哥哥也就不会发现了。

      但是她没想到,打脸来得如此之快。即将开学的前两天,哥哥发消息说他帮导师干活恰巧路过这,就随道来看看她,而且现已经站到门口了。要是平常她一定会惊喜地上前开门,随便口嗨调戏一番的,但是现在,好巧不巧,想要当她狗的蒋科正好就站在12栋楼下,正梗着脖子眼巴巴地望着把头探出一点点来看他的陈梓。

      就很死亡,谁知道哥哥在开学之前,会主动来找她的。

      ——

      那个妹妹的确在高考后玩了sm,其实前面也有暗示的,男配也只是个工具人不必在意。没别的,就是想写哥哥吃醋后悔别扭又自责悲恸、自我唾弃却控制不住沦陷的样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