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累马 - 4 不太乖(骨科)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我们……昨天……”陈尺试探性地开口。

      “哥你忘了,你昨天喝醉了,非要拉着我一起睡,我力气小,想反抗都反抗不了。”

      陈尺忽然看到床下的绳子,额头青筋暴起,他咬牙切齿地盯着她,质问道:“陈梓你到底都干了什么?”

      “哥,你怎么那么凶。”陈梓委屈地抓了下被子,声音绵软恰似奶油蛋糕。

      陈尺想到刚刚所见的场景,手忍不住颤抖,一向温和的他,怒气冲天,撕碎他向来沉静的表情:“陈梓,我可是你哥……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

      “干了什么。”陈梓轻声呢喃着他的质问,看向他,目光柔软,歪头无辜道,“哥,你说,妹妹能对哥哥做些什么啊?”

      “……无可救药。”陈尺真是气急了,当初答辩如流的他,现在竟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胸膛起伏,看了她一眼,就推门出去了。

      陈梓眨眨眼,没太预料到事情的发展,迷茫地扯扯被子,才起身,穿起鞋,悄悄跟在哥哥身后。

      水龙头哗啦啦地响,哥哥对着洗漱台不停地呕吐。

      陈梓抿起唇,委屈又无措。

      哥哥他就这么嫌弃她吗?明明之前,之前他那么纵容她,还让她抱着他的腰。

      可现在却,却因为她的触碰呕吐不止。

      “哥……”她怯生生地呼喊他。

      “……”继续呕吐。

      “哥你别这样。”

      “……”呕吐得更厉害了。

      “哥我……”

      “滚。”哥哥抬起头来,直视着她,语气平静,目光却极冷。

      陈梓吓了一跳,她不安地扯了扯裙子,睁大眼渴慕地望着他:“哥,我喜欢你,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哥别赶我走好吗?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你会,会找女朋友,会结婚生子,会抛弃我……哥……”

      “我只是太害怕了,哥,你不要赶我走,不要抛弃我好不好?哥?”

      对方一直沉默着,陈梓怔了会,惴惴不安地喊了声哥。

      “说完了没?”在喊完哥后,他敛起眉,冷冷的目光刺痛着她的心,自脸颊刮落一滴水珠,他盯着她,“说完就滚吧。”

      “陈梓,我不想见到你了。”

      陈梓无措地看着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可他却进了浴室,反锁了上门。

      陈梓站在浴室门前,哥哥洗澡水声穿过缝隙,落在她的眉眼,脖子,手腕,腿弯,束缚,束缚,缠绕,缠绕,她被悲怨收紧,收紧,这些消极的情绪,割着她的皮肉。

      她落在一个巨大的蜘蛛网里,无数蜘蛛顺着蜘蛛网爬到她的身边,缠绕她,啃噬她,可她却完全不能动弹。

      “哥哥……”

      “陈梓就交给你了。”

      “陈开明你倒是想得好,把这个累赘丢给我,自己潇潇洒洒去了。”

      “陈开明你说你有半点当爸爸的自觉吗?陈梓长到那么大,你陪她陪了多久?”

      “姜水雅你烦不烦啊,你不要,就让她在这自生自灭吧。”

      女孩半夜被吵醒,拎着爸爸妈妈在生日时送给她的玩偶熊,站在门口,听着他们吵架。

      “好啊,就让她在这自生自灭吧。看谁熬得过谁!”

      女孩坐在沙发上,很乖巧,就在刚刚,爸爸妈妈拿着属于他们的东西,离开了。哦,唯独把她留在这。

      “哥,我饿了。”

      尚且还在上高一的陈尺,穿着蓝白校服,紧紧地抱着妹妹。

      “哥哥这就给你煮好吃的。”

      女孩却摇摇头。

      “为什么?”

      “哥哥做了这一次就要离开了。”

      “不会的,哥哥会为你做一辈子的饭菜。”

      “哥哥骗人。”

      “没骗你。”

      “骗人。”

      “不骗你。”

      “……就是。”骗子。

      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

      不是说好要为她做一辈子的饭菜吗?为什么要和别的女孩靠得那么近?为什么要收别的女孩的发夹?

      “哥哥你骗人。”

      陈梓将手狠狠地攥着。

      “你是。”

      她吸吸鼻子,眼里却没有眼泪流下。

      “骗子。”

      陈尺推开门的时候,陈梓就站在门口,额前柔软的碎发自两边滑落,贴在耳边。她一言不发,漆黑的瞳孔没什么情绪,在他望向她之时,陈梓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

      陈尺心乱如麻,但洗澡之时,到底冷静了点。他揉揉太阳穴,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再次看向她,想说些什么,但顿了顿,垂眸,与她相顾无言。

      陈梓也只是等着他说话。

      最终他半阖着眼,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但语气还是不可避免有点冷,他低垂着睫毛,面容有些疲惫:“做到什么程度了?”

      “哥哥不是知道的吗?”陈梓眼瞳漆黑,看向他时目光沉沉,有很深很奇怪的情绪在翻涌,“毕竟……我们昨天那么熟悉彼此的身体。”

      “我们是怎么样……”

      “不要再说了。”

      “哥你在害怕什么呢?”

      “我说不要再说了!”

      陈梓却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哥你知道你昨天一直抱着我的腰,把我的衣服扯掉,不管我怎么反抗也没用……”

      她说得很快,唇角的笑容也愈发嘲讽。

      “可是我也没想反抗,哥哥的鸡巴插进去的时候,我很快就高潮了……”陈梓故意使用了鸡巴这个词描述,她知道粗鄙的名称会让哥哥无地自容的……她就喜欢看哥哥这样。

      “陈梓你还在骗人吗?”陈尺又羞又恼,耳根红透,望向她的目光,满是失望,“喝醉了根本就硬不起。”

      “哥,”陈梓收敛起嘴角的讽意,弯唇露出个甜甜的微笑,“那哥哥要看我腿心的精液吗?”

      说着她向他走去,陈尺下意识后退一步,躲过她的触碰,陈梓毫不在意,微咬下唇,逼近哥哥。

      “哥哥想知道我是怎么让你在梦中也硬起来的吗?”

      他后退,想躲开她灼热的呼吸,却退到了门上。

      “嗯?哥哥也有害怕的事吗?”

      “还是说你不敢听自己是怎么被妹妹弄得满身白液。”

      终于他忍无可忍,抓住她的手腕,很用力。

      他目光之中有几分沉痛:“你……”

      陈梓没再靠近了,只是懒懒道:“哥我在你牙刷里下了药啊。”

      得到确切的答案,陈尺厉声道:“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

      “强奸?还是自己的亲哥哥?”陈梓微微睁开眼,微翘的眼角泛起迷离的水光,“我当然知道啊,哥哥。”

      “真是我又不是叁岁小孩了,”她启唇露出几颗小巧洁白的牙齿,笑了下,又嘟嘴,颇为不解地看向陈尺,面带讽意,“被捅进那么大的东西还不知道是什么吗?”

      似乎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东西,她目光清厉,疾声道:“不然是小孩子的游戏吗?”

      “嗯?我的好哥哥。”

      她顺势靠近哥哥。

      “不要碰我!!”陈尺极其厌恶地推开她,转身进入房间。

      陈梓则站在原地,揉揉手腕。

      啧,现在好了,在哥哥面前,真面目全都暴露了。

      不过没关系,她可不想当他一辈子的乖妹妹。

      哥哥啊,睡了一次,第二次还会远吗?

      嗯你说什么?至于报警,哥哥那么疼爱着她的妹妹,怎么可能这么做呢?而且不是有句古话嘛。家丑不可外扬啊。和妹妹做过爱的哥哥,又有什么资格再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呢?哥哥你就羞恼吧愤怒吧无能为力吧,反正最后都是你在自责,都是你在痛苦在厌恶在悲泣在怨恨之中割舍不下。

      反正她是一定会紧紧地抓住哥哥的。

      陈梓低头扫过自己腿上亮晶晶的液体,笑得愈发灿烂了。

      真是太好了,不管哥哥承不承认,哥哥的第一次,都是属于她的了。别人也休想得到他。他是她的,只能由她来上。

      她有的是办法盯着哥哥管着哥哥占有着哥哥。

      “哥哥,你是属于我的。”

      谁都不能夺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