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郭儿 - 第3节 七零小福女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毕竟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走了那么远的路,又没有吃饭,又饿又累的,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

      不过,这次宝芽又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里的她一直在哭,梦外的她也害怕的流了一脸的眼泪……

      ………

      公鸡打完鸣,把还在沉睡的太阳叫了出来。天边慢慢的泛起了鱼肚白,整个村庄都开始苏醒。

      杨玉兰是老宋家里第一个起的,因为今天轮到他们三房的做饭,所以听到鸡打鸣后,就早早

      的起床了。

      把窝里的鸡蛋小心的收好,然后扫院子,再洗衣服,等做完这些后,天也开始大亮了。几个屋里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传出了动静。

      杨玉兰用清水洗了把脸,毛巾简单的擦了两下就进了厨屋,开始准备给一大家子人做早饭。

      用抹布涮了遍锅,然后倒上两大瓢水开始烧。填柴火的时候发现没多少柴火了,她就往锅底填了一大把先烧着,然后拿了个筐出门了。

      高高的麦垛就堆在院子旁边,也就几步远的距离。走近了之后,杨玉兰伸手准备装麦秸的时候,发现自家麦垛里面竟然睡了一个人?

      小小的身子蜷缩在一起,看着也就是个几岁的孩子。她忙转头看了看周围,大清早的家家户户起来的也都在做饭,外面并没什么人。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忙回屋去叫了人。

      这个时间大家差不多都起了,大房的哥嫂正在洗脸,而她的婆家娘冯桂芝刚好从屋里出来。看她有些慌慌张张的样子,皱着眉开口问道:

      “咋了这是?”

      一大家子的人都聚在了堂屋里,中间站着宝芽。

      大人们皱着眉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是从哪来的。而小孩们则对她充满了好奇,不知道这个好看的妹妹为什么出现在他们家。

      宝芽刚醒来就被一群陌生人围着有点害怕,怯怯的揪着衣角不敢乱动,一双大眼睛红彤彤的,看着可怜的惹人疼。

      陈秀秀盯着宝芽看了好一会儿,还是对她没有印象。疑惑的开口说道: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跑到我们这了?”

      睡了一夜宝芽的头发有点乱了,身上穿的衣服也沾了泥土,但是一张小脸还是十分的白净,大眼睛又黑又亮,格外的好看。如果之前见过,陈秀秀肯定有印象。但她感觉宝芽脸生,好像之前没在大队里见过。

      孙素云也疑惑不已:“不知道啊,咱生产大队里也没看到过这个孩子啊,她是从哪跑过来的?”

      一大家子人,谁都给不出答案。

      眼看自己也猜不出个结果,陈秀秀就看着宝芽道:“小丫头,你是从哪来的啊?爹娘是谁?”

      宝芽睁着黑黝黝的眼睛看着她,没说话。

      “那你知道

      自己叫什么吗?”陈秀秀又问。

      宝芽还是没吭声,小手紧紧地揪着衣服不敢抬头。

      孙素云看这情况皱了皱眉头说道:“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说完就看她婆家娘冯桂芝往她这边看了一眼,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吭声。

      “是不是谁家来的亲戚,一下走丢了?”一旁的杨玉兰想了想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等家里人醒来发现小丫头丢了,就该出来找了。”

      这样的话,那就好办了。

      “先吃饭吧,有啥事等吃完饭再说。”看一时半会也说不出个结果,冯桂芝挥了挥手,干脆道。

      大家都没有异议,然后该搬凳子的搬凳子,该盛饭的盛饭,该端碗的端碗,一下子热闹起来,准备开始吃早饭了。

      而这时宝芽的肚子咕嘟又响了一声,她低着头用两只手捂着肚子,但是它还是一直叫。

      也不怪肚子抗议,才那么大点的孩子都快一天没吃饭了,这就是搁在大人身上,大人也受不住。

      冯桂芝坐在主座上离宝芽不远,这声音她也听到了。怎么说也还是个孩子,虽说他们老宋家穷,但也不至于缺这两口饭,苛待个孩子。

      她看了眼宝芽,转头对着宋天恩说道:“去,让你娘等会多盛一碗。”

      宋天恩应了一声,再好奇的看了宝芽一眼后就跑去了厨房。

      “娘,娘,奶说……说让你多……多盛一碗。”宋天恩一溜烟的跑来了厨房,结结巴巴的说道。

      杨玉兰应了一声,然后把手里刚盛出来的一碗稀饭递给了他,叮嘱道:“这碗给你爹送过去,慢点走,别烫到手。”

      “嗯。”宋天恩重重的点着头,然后端着碗小心翼翼的往西边的一间屋子去。

      把饭端给了卧床养伤的宋建业,宋天恩站在一边磕磕绊绊的跟他说起了突然出现在他们家的宝芽。

      第3章 番茄炒蛋

      老宋家大大小小加一起十七口人,去掉没在这的宋建业宋建设,还有不满一岁的宋甜甜,这屋里也有十四口人,两张桌子都得挤挤才能坐下。

      而现在又多了个宝芽,虽然她人小,但是桌上是怎么挤也挤不下了。杨玉兰看她可怜,就让她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然后在她面前放了一碗稀饭,又把自己手里的黑面馒头掰了一半给她。

      宝芽怯怯的看着她,不知道能不能拿,但她的肚子实在太饿了,最后还是接下了。

      杨玉兰冲她笑笑,端着碗站在一边吃。

      冯桂芝看到了也没说话,大家都安静的吃着饭。不过,那边的小孩子们是一边吃,一边还偷偷的往宝芽这边看几眼。

      宝芽没有注意这些视线,她的两只眼睛都只顾得看面前带着米粒的稀饭还有手里的馒头了。

      她捧着碗慢慢的喝着热乎乎的稀饭,吃着带着香气的馒头,感觉难受的肚子一下舒服多了。一碗稀饭下肚,她的小肚子也差不多饱了。

      吃完饭,人也放松了不少,这个时候,宝芽的小脑袋才有空去想别的。

      她感觉早上起来后脑袋好像清明了一些,不像以前一样懵懵懂懂的了。以前的一些不太懂的事情,现在也都有些模模糊糊的知道了。

      不过,她还不太懂这代表了什么。

      她又想起了昨天做的那个梦。如果她回到家的话,会和梦里发生的一样吗?

      宝芽低了低小脑袋,再想起昨天陈凤霞把她丢了的事,突然不想回家了。

      可是,不回家她又去哪呢?

      ……

      吃完饭,赶了大房二房的儿子儿媳去上工,三房的媳妇则去刷锅洗碗。半大的孩子们也自发的出去打猪草摘野菜去了,只剩冯桂芝坐在主座上看着坐在旁边怯生生的宝芽。

      想了想后,决定还是带她去了大队部。

      毕竟是突然冒出来的孩子,也不知道爹娘是谁。如果真像三儿媳妇说的那样倒还好办,但就怕不是。

      反正不管怎么样,跟大队长说一声,让他们帮着找人也快些。她们地里人还得上工干活,最多也只能帮着问问。而且,这孩子的去处也需要大队长给安排一下

      。

      这年头谁家的粮食也不多,要说省下来几口给个孩子吃也没啥,但谁知道这丫头啥时候能找到爹娘?可能是一天,但也可能是十天,谁家也养不起。

      而且,这事往小了说,是邻里互帮互助。往大了说,还可能有关整个生产大队的荣誉。所以,怎么安排也要队长决定才行,她们自己可不能私自做主。不然回头传出去,明明做好事的人也成了偷藏孩子的人贩子了。

      一路带着宝芽来到了大队部,冯桂芝找到了大队长宋远刚,跟他说了宝芽的事。

      “这丫头是早上在我们家麦垛里发现的,看着脸生,不知道是外边的人还是大队里谁家的亲戚,问也没问出啥来。估计是饿了挺长时间,早上一大碗粥都给喝完了。家里人估计也挺急的,咱地里人不知道该咋办,就送来大队部看看队长咋安排。”

      宋远刚听完皱着眉看向了宝芽,小丫头年纪看起来很小,黑白分明的眼睛很是好看,此时正怯生生的看向他。白净的小脸上一点肉都没有,看着怪可怜的。

      他想了想,这丫头看着脸生,可能不是他们生产大队的,但刚才冯桂芝说的可能是哪家接过来的亲戚也不是没可能。但,大概率还是别的生产大队的。

      这人来了他们生产大队肯定就不能不管,而且还要好好的管。这可是好人好事,回头报上去也是要受表扬的。

      想着人是在老宋家发现,他想了会儿对着冯桂芝道:

      “这样,这几天还是先让这丫头在你们家住着吧,我去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找到她的家人。不过,桂芝姨你也放心,这做的是好事,这是在为整个大队做贡献,所以咱大队也不亏待你。”

      “这孩子住你家一天,就按一个工分算,你看咋样?”

      搁别人宋远刚也未必肯出这么多的工分,也是看冯桂芝思想觉悟好。而且,她们老宋家也确实是日子过得不容易。

      家里男人死的早,就留下了她们孤儿寡母的,当时还正怀着老四,结果听到男人死了的消息就早产了。其他三个儿子都半大点,一个女人领着四个孩子是真不容易。

      而且,这一个人好不容易把几个孩子拉扯大了,还结了婚,这日子该快好了吧?

      没

      想到三儿子又摔断了腿,一连几个月都干不了活。四儿子身子又弱也不能下地,一家人看着人口多,但是能干活赚工分的也没几个。

      外面大家都说他们老宋家走背字,一家子的老弱病残。

      所以,在家里已经挺困难的情况下,人家还愿意给个非亲非故的孩子饭吃,还想帮忙给找到家人,这思想觉悟太高了,确实该多给点工分。

      冯桂芝来的时候就想着,宋远刚大概会给点好处然后让他们家继续养着。不过还真没想到,他这回还挺舍得,一天一个公分养个半大的丫头,这要是说出去,估计别人都得眼红死。

      他厚道,她也不贪心,开口道:“都是为了咱生产大队,大队长说啥就是啥。”

      这事就这么定下了,冯桂芝一路领着宝芽回去了。

      正值六月,天也渐渐的热了起来。

      地里的麦子刚刚收完,今年的收成还挺不错,去掉了上交的粮食,每家也都分到了不少。虽然还不到可以敞开吃的地步,但也算可以了,生产队的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而且忙完了抢收,现在地里活也不重,大家一边干着活一边聊聊闲话,还能赚着工分,算得上是最轻松的一阵日子了。

      老宋家虽然也分到了不少的粮食,但架不住家里人口多,所以日子比别人还是紧吧了点。现在就算多了宝芽的一天一个工分,但能上一天工还是多上一天。

      所以,带着宝芽回家的冯桂芝稍微收拾了一下,拿上草帽也去地里了,身后边还跟着宝芽。

      路上的时候,冯桂芝瞥了眼宝芽,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直说道:

      “还没找到你爹娘之前,你就先在我们老宋家住着。好吃好喝的没有,但也不会缺你口吃的,你先放心的待着,等找到你爹娘再把你送回去。”

      宝芽低着小脑袋,没有出声,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来到了分配的那块地,冯桂芝让宝芽坐在树荫下等着,自己就去干活了。等晚点三媳妇过来送水的时候,再让她把宝芽带回去。

      宝芽乖乖的在树荫下坐着,眼睛盯着冯桂芝的方向看。

      地里一起的孙婆子看到宝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哎,桂芝,这孩子是你家亲戚?之前没见过

      啊。”

      她这一说,旁边的铁蛋他娘一拍巴掌,哎哟了一声:“你这不说我都没发现,刚才远远的看着,我还以为是她家云朵呢。不过,这女娃脸生啊,之前咋没见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