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不是鸟 - 17粗壮的鸡巴插软穴,被干到发颤 互换身体后我强啪了竹马(高H1V1甜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那晚她强了顾风,是在身子互换和自己醉酒的状态下进行的,她并不记得太甚,也没那么怕羞,现在她可是无比清醒,又用着自己的身子。

      忽的和顾风这么亲密,最隐私的部位被顾风舔着!

      实在让她有些难以接受,可一波强过一波的陌生快感,侵蚀着她的理智和思想,不多时她便大脑一片空白,白嫩的小脚蹬着床单,十只足尖紧紧蜷缩起来,身子似过筛一般抖动。

      繁多的淫液随着甬道的收缩,一股股泄出肉缝,不过几分钟,她便被顾风舔的泄了身。

      欢愉过后,苏宛宛的身子酸软不已,发了一身的汗,顾风也从她双腿间直起身子,黑暗里她感觉到顾风的体温,知道他在靠近自己,却不知他想做什么。

      台灯被打开的一瞬间,漆黑的屋内立刻亮起橘色的光芒,顾风的脸便近在眼前,笑的暧昧不明。

      “你......你开灯干嘛?关......关掉吧。”苏宛宛脸颊发烫。

      此刻她衣不蔽体,睡裙被撩在乳房上,双腿间一片湿意,因为顾风跪在她双腿间也无法闭拢,再加上顾风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实在让她羞臊难忍。

      伸手下意识便想去将台灯关掉,却被顾风抢先一步,将她手握住,高举至头顶。

      “那晚你醉了,我清醒的很,今晚也该让你清醒的看着。”顾风说完,低头吻上苏宛宛绵软的唇瓣。

      湿软绵长的吻,让苏宛宛一瞬间懵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忘了挣扎。

      待顾风趁她发懵,用舌尖抵开她的牙关,将舌头伸到她口中,她才反应过来,这是她的初吻,而顾风居然是在舔完她那里!!

      她再想反抗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顾风身子虽看起来清瘦,却实在有力健硕,压在她身上,实在让她动弹不得,双手更被他单手握住,举在头顶。

      她只能眼睁睁的感受着顾风的舌头在舔刮她的口腔内壁,勾着她的舌尖轻轻的描绘,她被吻的胸腔上下起伏,喘息不已,渐渐也忘了挣扎。

      只觉胸前也酥酥麻麻的,被顾风抓揉在手心轻柔的爱抚着,双腿间再次泛起湿意。

      顾风稍稍调整了姿势,片刻后苏宛宛便感觉到阴户处炙热的触感,原是顾风已将他胯下的棒子抵在了她私密处,暗暗的蓄力。

      “唔~~嗯~~”

      苏宛宛挣扎的厉害,毕竟第一晚,顾风的棒子插进她下体里,生生将她下体撑裂了,哪怕是破过身了,第二次也不可能不疼的。

      感受到那坚硬的肉棍正拨开肉唇,抵在肉缝前一寸寸想要挤进去,不过入了个前端,她便撑的难受不已,苏宛宛便实在怕的厉害。

      顾风察觉到苏宛宛太过紧张,忙松口安抚道:“不会疼,只会有些胀,你忍一忍。”

      理论上是不疼的,但实践上他也不敢保证,只得且做且试。

      “可......可那么长那么粗~~我~~嗯~~真的好撑~~好不舒服~~”苏宛宛小脸涨红,额上冒着密密的汗液,一想到两人正做着这事,她甚至不敢直视顾风。

      过去十几年里,不说和顾风做爱,哪怕谈恋爱她都没敢想过,一瞬都没有,突然间亲密至此,实在让她好生别扭紧张。

      顾风闻言也担忧的看向两人交合处,他乌紫色的肉柱,不过入了个龟头进去,便将她的粉粉的肉缝撑的变了形状,两片贝肉被撑的薄薄的裹在布满肉筋的柱身上,看着实在不匹配,浅窄的招人怜惜。

      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让他此刻拔出来,他也做不到。

      “你摸着它,你说入多少我就入多少。”顾风拿过苏宛宛的手,摸上自己的肉柱。

      实在没办法,他只能慢慢来,毕竟那晚已经做过几次了,总不至于再弄到撕裂吧。

      手心触到顾风滚烫的肉柱的一瞬间,苏宛宛感觉似触电一般,听着顾风那句话,她也浑身发烫,她从没想过那么下流的荤话,是从清风霁月般的顾风口中说出的。

      不知是刺激太甚,还是旁的原因,苏宛宛的甬道里,此刻竟不受控的收缩起来,淫液也重新开始分泌。

      两人都感受到苏宛宛的身体突然的变化,四目相视间,气氛尴尬且暧昧。

      “你......你流氓!”苏宛宛慌忙松了手。

      顾风却趁着甬道足够湿润,挺腰又入了一截进去。

      “唔~~啊~~”苏宛宛没忍住娇吟出声,声音酥媚入骨,撩的顾风情难自抑,双手钳住苏宛宛不盈一握的小腰,继续沉腰插入。

      肉柱一寸寸挤入软嫩的甬道里,肉与肉的摩擦,炙热不已,让两人的触感都调到了最敏感的程度。

      “好紧~好热!”顾风喘息浓重下意识脱口而出。

      苏宛宛浑身轻颤起来,因着两人交合的酥麻触感也因着顾风现下的每一句由衷之言。

      “你别说!”苏宛宛恨不得将头全部埋到枕头里。

      因为她清晰的感知到,不光顾风的触碰让她动情,连顾风说的话都让她身体反应强烈。

      其实与两人而言,这次做爱都属于真真的第一次,顾风难以控制,因为那晚他除了痛,实在没爽过几下,而现在他身为男人,用自己敏感的性器插入了喜欢的人的下体,这爽到极致的快感,实在让他失了神。

      他甚至并没有太过清楚,他到底在说什么,只遵循着最本能的身体反应,将自己的肉棒一点点深埋到苏宛宛的身体里。

      “说什么?你想听什么?”顾风大脑一片混沌,挺动着腰身插入时,不忘本能的低头轻吻着苏宛宛的唇瓣。

      此刻的苏宛宛感觉下体已经被顾风全数占领,她只觉撑胀不已,甬道连呼吸连带的收缩都难受不已,他的硬物滚烫深深埋在自己的身子里,可他还拼命的继续侵占,像要将她弄坏一般。

      “不要~~嗯~~顾风~~别~~别.....停下来~”苏宛宛声音发颤发软。

      她想说别插了,却实在说不出口。

      “还没全部进去,马上就好。”顾风眼睛红红的,充血一般。

      “还有~~还有多少?”

      顾风微微撑起身子,看了一眼,迟疑到:“还有一半。”

      “你.....你胡说!”

      苏宛宛急的带着些许哭腔。

      她感觉自己一分一毫也容纳不下了,顾风竟说还有一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