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色海 - 分卷(6) 小武神可以修仙(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谁知道,在他苦恼着自己该在这三人当中选择谁的同时,原先被他淘汰的贺赢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有出息了,那个没用的男人,会买礼物讨他欢心,可是用的却是他那原配夫人赚回来的钱!贺赢一对自己好,对自己一心一意不假,可他太没用了,这样没用的饭桶,怎配做他白莲华的夫君,再说了,他追求自己的时候,家里已经娶了一位原配夫人,虽然当时他和他说,他对袁晨晨没有感情,娶他不过是给自己病危的母亲冲喜。

      袁晨晨是贺赢一母亲花了二十铜板买回来的,说是看他做事快,手脚勤奋,所以买下了他,贺赢一不只一次买了酒,喝醉了找他哭诉说,他娶了袁晨晨有多倒霉啦,看着袁晨晨的脸他吃不下饭啦,花二十铜板买了袁晨晨他好亏啊!袁晨晨欠了他二十铜板,袁晨晨欠了他,他让袁晨晨干什么,袁晨晨都得无条件服从。

      老实说,同样是哥儿,白莲华有时候真看不惯贺赢一一个男人欺负一个哥儿的举动,同样他也看不起袁晨晨,明明自己是九级小武神了,为何要让着贺赢一这个非武神呢!不过就算是这样,白莲华也没有少欺负袁晨晨,觉得袁晨晨不反抗,被人欺负也是他活该!

      有一次,白莲华被他爹骂了几句,心情不好,贺赢一便提议说,让袁晨晨去给他摘蜂蜜吃,想着袁晨晨是个小武神,就算被蜜蜂叮咬,也会没事,就算有事也死不了!袁晨晨听了,本来不愿意去了,可是贺赢一大声嚷嚷着,他是他家用二十铜板买回来的,他让他干啥,他就得干啥!

      袁晨晨在同龄人面前,被贺赢一批得一文不值,不想再听到什么他欠他的话,便硬着头皮去给白莲华摘蜂蜜,当时的袁晨晨,只是个一级小武神,身体是比非武神健壮,可是对蜜蜂丝毫没有任何攻击力,被蜜蜂叮咬得满头包,双手双脚都被叮咬得很疼,可是当他把蜂蜜拿回来时,贺赢一等人别说一句关心了,一句谢谢和道歉都没有!反而朝笑他的样子更丑,更胖,更滑稽了!

      白莲华喝了袁晨晨摘回来的蜂蜜后,心情好些了,可才那么一口的蜂蜜,哪里够他喝呀!于是,他让贺赢一叫袁晨晨去摘蜂蜜

      之后,白莲华心情不好,和贺赢一、林木、阿佑、贾旭,拿着牛粪朝袁晨晨的脸和身体的方向扔了过去,之后他们五个,一见到袁晨晨就说他臭死了,掐着鼻子走开。

      再之后,白莲华生日的时候,贺赢一、林木、阿佑、贾旭为了讨他欢心,又决定拿袁晨晨开刀,贺赢一把袁晨晨骗到河边,之后林木把袁晨晨推了下去,袁晨晨不会游泳,不停地大喊求救,可是岸边上的几个孩子,就忙着弯腰哈哈大笑,没有要下去救他的意思。

      贺赢一的生母见状,飞快地跳下河救了袁晨晨一命,贺赢一母亲是不会游泳的,当时他是抱着一块木头跳下去救的人,把漂浮的木头给了袁晨晨后,她不幸被河水冲走了,贺赢一当下才知道害怕,连忙大喊求救,附近的村民听到动静,便跑来救人了,只是母亲被救上来之后,已经无力回天了。

      这件事之后,原主贺赢一真是把袁晨晨恨到了骨子里,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的母亲就不会死,一定是他克死了自己的母亲!

      白莲华是知道贺赢一恨袁晨晨,恨不得他快点死的,可是,听他爹爹方才说的话,贺赢一变了,他变得很疼老婆,很会赚钱了,一给就给了十年的房租,而且袁晨晨身上穿的锦衣华服,看着就知道价格不便宜了,少说也得要五十个铜板,看来贺赢一是发财了,袁晨晨的苦日子走到尽头,好日子来了。

      莲华,你是不知道贺赢一那小子现在多富有啊!方才爹爹去收房租的时候,桌子上那一桌的菜都是肉,爹爹我差点儿把持不住流口水了。白村长说,羡慕贺赢一和袁晨晨的现状了,之前贺赢一上门来提亲的时候,说让白莲华做大,袁晨晨做小的时候,他真后悔自己没答应,如果不是的话,这日子早就已经是吃香喝辣了。

      早知道贺赢一那饭桶这么会赚钱,当初别说让白莲华做大了,让他做小,他这个父亲也愿意啊!瞧袁晨晨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啊,每天都不用工作,只需在家里吃吃吃就行了,方才他去大牛家收房租时,大牛还和他说了,贺赢一现在每天都会给他们一个铜板,让他们帮忙洗餐具,如此大手笔,真让白村长乍舌,贺赢一出手还真是大方,一天一个铜板,那么一个月下来,不就三十个铜板了。

      爹,你是说真的吗?贺赢一他真那么有钱?白莲华问,白村长点了点头说:是真的,千真万确呢!我是你爹,还会骗你不成。

      爹爹的话,孩儿自然是相信的,只是贺赢一他,他哪来那么多钱?白莲华好奇地说

      关于这个问题,爹爹也不清楚,不过你可以去问问贺赢一,那小子以前不是很喜欢你的吗?你去问他的话,他一定会告诉你。白村长说

      第10章 :有仇必报

      晚上,

      贺赢一在画着符咒纸的时候,袁晨晨走过来看他画的东西,贺赢一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修炼好了还是累了?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修炼完了,我歇息一会儿,肚子还不饿。袁晨晨说,绘制符咒可是非常困难的,有很多人信心满满地跑去学这个,可是还没学会,就已经放弃了。

      让我看看你修炼到第几层了。贺赢一放下毛笔,看着袁晨晨说,袁晨晨缓缓张开了自己的九片蓝色翅膀,还有一片翅膀,看来就快要长出来了,也就是说,袁晨晨再过不久就是十级小武神了。

      贺赢一抬手碰了碰袁晨晨的翅膀,说:不错,这样的情况来看,不出三天,你就是九级小武神了。

      那个,你、你可以教我画符咒纸吗?袁晨晨问,想来贺赢一是因为卖符咒纸,才会在短时间里赚到不少钱,若是他学会了,就算以后贺赢一离他而去,他也能轻松赚钱了。

      这当然没问题了。贺赢一爽快答应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让袁晨晨坐在他大腿上,袁晨晨脸颊微红,没有多加考虑,深吸了一口气后,坐在贺赢一的大腿上,贺赢一一手挽着他的腰,一手抓住袁晨晨的手,两人共同握住一只毛笔,在白纸上绘制着符咒。

      我先教你画止血符,这是最简单的符咒,学绘制符咒,最先学的就是止血符,如果连止血符都不过关的话,那就不必学了,这里一笔一画都要当心,不能错了一笔。贺赢一温和地说,可即使是最简单,最容易画的符咒,它的一笔一画都非常困难,而且算下来,少说也有五十来笔,这五十笔当中,不能有一笔一画画错了!难怪符咒纸这么值钱,这就是它的原因。

      画好之后,要在这上面写上止血二字,然后再像这样折起来。贺赢一放下画笔后,抓住袁晨晨肉乎乎的手,教他折纸。

      唿~好难画啊!你学这个学了多久?袁晨晨问,才画一张,他就觉得两眼昏花了,好辛苦啊。

      我学了大概一年左右吧。贺赢一说,当时他都觉得自己是个神童了,别人少说多要花个几百年,才学会的绘制符咒,他有年就学完了所有符咒的绘制,谁知道他那宝贝弟弟比他更加可怕,一学就会了,虽然他抓毛笔的姿势不对,可是在绘制符咒方面,却有出人意表的天赋,父皇和母后都说,皇弟是因为长得太可爱了,所以被上天眷顾。

      你真厉害。袁晨晨笑说,贺赢一见他笑了,心中一喜,控制不住自己亲了袁晨晨一口,袁晨晨的脸颊红了,连忙从贺赢一的大腿上离开,贺赢一把他拉了回来,椅子发出吱呀一声,没多久就噼里啪啦地四分五裂了,在那一霎那间,贺赢一眼明手快地环住了袁晨晨,两人双双倒地之后,袁晨晨闭上双眼,可是预感的痛楚久久没有传来,他睁开双眼一看,原来自己倒在了贺赢一身上,吓得他连忙跳起来。

      袁晨晨本来还想着扶贺赢一起身的,想着自己那么胖,那么重,整个人压在贺赢一身上,贺赢一一定很痛,可是贺赢一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焦急地检查着袁晨晨的身体,看他有没有受伤:晨晨,你有没有哪里疼?受伤了要告诉我。

      咦?袁晨晨歪着头,方才被压在身下的人是贺赢一不是他对吧?

      我很好,我没事。袁晨晨说,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又感觉到,贺赢一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讯息,是他的错觉吗?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天色晚了,你也累了,快去睡吧。贺赢一微笑地说

      我在家都睡了一整天了,我不累。袁晨晨才说完呢,贺赢一在他后颈给了一个手刀,袁晨晨沉沉昏睡了过去,在他睡过去后,贺赢一温柔地把他打横抱起来,放到床上,盖上棉被后,回头冷声冷眼说出了三个字:出来吧。

      这时,原主贺赢一的灵魂,出现在赢一面前,瞪着贺赢一,咬牙说:你为何要对袁晨晨这个贱人那么好!还有,为何要给他钱花,要给他买新衣!他不配拥有这些!我离开这具身体之前,明明说了,让你折磨袁晨晨,迎娶白莲华的,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我答应过你什么了吗?贺赢一冷笑说,其实刚刚在椅子塌下来的时候,他就看到原主了!他还看见了,椅子是被原主勐踹一脚踢坏了。

      你别忘记,你现在能有一副身子寄存,都是因为我,你可以继续活着,继续唿吸这世上的空气,都是因为我,这是你欠我的。原主

      欠?你敢和我说欠?在下有欠不还人士,可是说到仇,在下可是有仇必报之人。贺赢一说着,上前掐住了原主的灵魂,不咸不淡,不带感情地说:现在,只要我稍微用力,你就可以灰飞烟灭了。

      你!你、你放手!咳咳咳!原主辛苦地说,贺赢一双眼冒火地看着原主,说:接收了你这身体后,连你的记忆,我也一并收下了,你这不学无用的饭桶,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晨晨,怎么可以欺负这么可爱的萌人儿。

      原主见状,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他来找灭帝赢一,可不是让他消灭自己的,是来让他不要对袁晨晨那么好,让他去追求白莲华的,想着他现在用着自己的身体,完成自己的愿望,很应该的!谁知道,灭帝赢一,竟然要收拾他?

      从你的记忆里,看见你怎么欺负晨晨,我真恨不得自己当时在现场,给晨晨报仇,你们怎么欺负的他,我一定十倍百倍地报复在你们身上。贺赢一说

      原主想说什么,可是灵魂状态的他,现在被贺赢一掐住了脖子,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第11章 :他是无价之宝

      本来还想让你投胎的,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捣乱呢?怪只怪你太愚蠢了。贺赢一不带感情地说,这和原主看到他对待袁晨晨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差点儿要以为这是不一样的人呢!明明之前对待袁晨晨那么温柔,无论如何都不会生气地模样,可原来,那是袁晨晨专有的特权!

      这、这都是袁晨晨、袁晨晨这贱人欠我的!原主艰难地吐出了那么一句话,贺赢一听了,笑了笑说:他欠你的?你到现在还有脸说,是他欠了你,不是你欠了他么?

      他是我娘用二十铜板买回来的奴隶,我让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再说了,我是被他打死的,他这个不知道感恩戴德的狗奴才,现在凭什么过上舒舒服服地好日子!原主咆哮说

      没错,就因为二十铜板,他被你辱骂,被你打也从不还手,不然的话,你以为自己会是晨晨对手?你早死了不下百次了,你活到这个岁数没死,是因为晨晨仁慈,也因为你死去的母亲,是为救他而死,所以他选择包容你,可是,他不知道,他的价值,从来都不只是二十铜板,他是无价之宝,他不欠你什么,从来都没欠过你任何东西,你给他打死也是应该的,你欠晨晨的,就应该以死谢罪,死不足惜。贺赢一淡淡地说

      等,等等!原主焦急地说,贺赢一不带感情地说:你欠晨晨的,我来给他算,你这人渣,灰飞烟灭吧!,贺赢一说着,抓住原主的灵魂,运用灵力,撕裂了原主的灵魂!原主是不用去阎罗王那里报到了,无意间做了一件好事,给阎罗王省了工作,还给袁晨晨报了仇,贺赢一心情好极了!

      解决了原主的事情后,贺赢一心安理得地躺回床上,看着袁晨晨圆滚滚的脸蛋,伸手碰了碰,他长得真可爱,和赢弱一样招人疼。

      在东雀国,长得可爱有什么好处?招人喜欢争先恐后的抢着疼,犯错了也没事,赢弱就是个好例子,他一出生的时候,就是一个舞神了,赢一来看父皇和母后时,母后把重量不轻地赢弱小心翼翼地交到赢一手上,看着这么可爱的赢弱,赢一的心都快融化了,他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疼爱这么可爱的弟弟。

      赢弱一出生就拥有很多东西,想要什么,开口说一句,就有人把他想要的东西送到他面前来,父皇、母后和他每天都会让人给他送来稀世珍宝,把可爱的他当成小祖宗供养着,唉,也不知道他宝贝弟弟现在怎么样了,过得还好吗?一定过得很好吧,听东雀国的人说,那个可爱的孩子是被上天眷顾的。

      早上,贺赢一起身给袁晨晨煮了一桌子美味的食物,袁晨晨一睁开眼睛,看着一桌子的美食,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看到一桌子的肉,他还是很高兴的,今天的菜是鸡肉和鸭肉,有熏的、有烧的、也有煮的和炒的,贺赢一担心袁晨晨只吃一种煮法的菜肴会吃不下,所以,鸡肉和鸭肉都用了四种煮法。

      第12章 :白莲华的讨好

      和往常一样,贺赢一拿起汤匙和筷子要喂袁晨晨用餐,袁晨晨揉了揉脑袋,想着昨晚上,他怎么和贺赢一说着一半话,贺赢一怎么就把他敲晕过去了?开口问:你昨晚上,怎么把我敲晕了。

      早睡早起身体好,你以前老是忙工作,早上早早起身,工作到傍晚,傍晚回到家还要工作到晚上,多么辛苦,我让你多睡一会儿,也是为你好。贺赢一温和地说,袁晨晨接受了这样的解释,没有再追问下去,今天的早餐仍然是丰富得让人口水直流。

      我今天自己吃吧。袁晨晨说,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别人喂食的。

      让我喂你吃吧,我喜欢这样看你吃东西的样子,有治愈感。贺赢一微笑说,看着袁晨晨吃东西,总感觉再普通的食物,都会变得美味起来。

      来,张嘴,啊~贺赢一夹起了一块去了骨头的熏鸭,送进袁晨晨嘴里,袁晨晨长得那么可爱,生来就应该是被人疼的命,可惜呀,他出生在南虎国,他若是出生在东雀国,那该多好啊!如果袁晨晨出生在东雀,他见他长得那么可爱,早就像他提亲了,哪轮得到原主那个混蛋糟蹋袁晨晨。

      啊~袁晨晨听话地张开了嘴巴,贺赢一像前几天那样,把他的肚子喂饱后,自己才吃,和之前不同的是,知道他不是原来的贺赢一后,袁晨晨也就不像一开始那样害怕了,担心他在食物里下毒,要把他毒死,又担心他对自己好,是因为脑子被自己打坏了,万一哪一天复原,就会对自己不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