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色海 - 分卷(3) 小武神可以修仙(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这样的食物,在东雀国,别说是他的宝贝弟弟了,就连他弟弟养的两条灵犬都不会吃的!

      不不不,味道很好,味道好极了!袁晨晨连忙说,见贺赢一豪不犹豫地把烤肉撕下来吞下去,他安心了不少。

      是吗?贺赢一疑惑地说,不怎么相信袁晨晨的话。

      袁晨晨连忙点头,担心贺赢一不相信,急忙说:我、我爱吃甜的。

      哦,那还好。贺赢一说着,继续喂袁晨晨吃烤肉,喂完之后,贺赢一拿起了自己刚熬煮过的毒蘑菇粥,要喂袁晨晨吃,袁晨晨露出了抗拒的脸,烤肉就算了,他不确定烤肉有毒没毒,可是这毒蘑菇绝对是有毒的啊!

      贺赢一搅拌了一下毒蘑菇粥,自己尝了一口,确定不烫后,舀了一汤匙就要送进袁晨晨嘴里,袁晨晨闭紧了自己的嘴巴,他刚开始,还以为贺赢一想用毒蘑菇毒死他来着,这毒蘑菇,一点儿的量就足以拉肚子拉到第二天早上了,贺赢一在粥里头加了这么多毒蘑菇,这么多的量,袁晨晨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自己吃一口就能拉肚子拉到死了,于是坚决不张开嘴巴。

      这很好吃的,你快尝尝看。贺赢一说,袁晨晨仍然没把嘴巴张开。

      别挑食,这对你身体有益,快张开嘴巴。贺赢一耐着性子说,袁晨晨摇头,坚决自己不吃的立场!

      乖,你看这不烫的。贺赢一以为袁晨晨怕烫自己吃了一口,这热度刚刚好,不会太烫也不冷。

      袁晨晨仍然摇头,一脸防备地看着贺赢一,不敢张口吃他喂过来的有毒蘑菇。

      这个不烫的,很好吃的,吃了以后对身体很好的,你吃了之后,我给你买新新衣,给你钱花好不好?贺赢一哄小孩般地哄着袁晨晨张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自己那么好,给自己钱花,还给自己买新衣,他已经很多年没有买过新衣服了,身上的这件衣服,还是五年前,自己缝制的。

      袁晨晨慌神了,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巴,像是突然忘记了喂过来的毒蘑菇有毒了一样,张嘴吃了进去,味道不错,香甜可口,传来地粥香实在是勾人食欲。

      晨晨真乖。贺赢一欣慰地抬手摸了摸袁晨晨的头,细心地喂他喝完了一碗粥,又给袁晨晨盛了一碗,袁晨晨担心自己喝了一碗后,就说自己喝饱了,贺赢一听了,没有勉强他再多喝一碗,想着他真的饱了,这食量,吃得比他弟弟少,比他的宝贝弟弟赢弱还要好养活,贺赢一把媳妇儿喂饱后,才自己吃,袁晨晨坐在一旁,等着泻肚子的,可是他等了好一会儿,肚子也没有任何不适,奇怪,这不是不能够吃的毒蘑菇么?他吃了一碗,肚子竟然没事,他小时候吃了一口,泻了大半天了,大人们都试过了,这毒蘑菇不能吃,一吃就会泻肚子。

      可是,自己吃了怎么没事儿?

      袁晨晨感到难以置信,可是,抬眼看贺赢一,他自己也在吃着烤肉和毒蘑菇粥,若是他在里面下了毒,不可能自己也吃啊,难不成,是为了要让自己放松警惕,好让之后自己没有防备他煮的食物后,再下毒手?

      这样想着,袁晨晨觉得不无可能。

      贺赢一吃饱后,收拾了饭桌上的碗碟,他虽然不会洗碗,也没有洗过碗,可也不能叫自己辣么可爱的媳妇去洗碗啊!于是,东雀国的灭帝贺赢一,把碗碟送去给附近的邻居,留下了一个铜板,让他给自己洗碗,邻居大牛当然是高兴地答应了,这年头找工作不容易,他给人上山砍材一个月才十个铜板,现在给贺赢一洗碗碟就有一个铜板了,何乐而不为呢!

      贺赢一把碗碟拿给邻居后,回到屋子里,让坐在床上的袁晨晨躺着休息,袁晨晨躺下后,贺赢一又说:你明天别去给陈老板砍柴了,我已经帮你把工作给退了。

      退、退了?你怎么可以把这份工作给退了?袁晨晨激动得从床上跳了起来说,天知道他有多么辛苦才拿到这份工作,别人想要这份工作都没有啊!袁晨陈没有去过学堂,目不识丁,不识字,能够找到一份煳口的工作实在是不容易啊!贺赢一怎么可以在未经他允许之下,把工作给退了!

      袁晨晨焦急地下床,想要去找陈老板,希望自己还来得及挽回这份工,却被贺赢一拦住了,说:你腿受伤了,不能去外头工作。

      我不出去外头工作,谁养这个家?袁晨晨焦急地眼眶都红了,几乎快要哭出来了,他必须在陈老板再请一个新人顶替他工作位子之前,赶过去才行啊!

      我养你。贺赢一说着,拿出了身上还剩下的二十个铜板,塞到袁晨晨手里说:我身上现在只有这些钱,你省着点儿花,明天再给你钱。,说完,贺赢一摸了摸袁晨晨的头,把他赶回床上休息后,给他盖上被子后,就开始忙自己的事情了。

      贺赢一提笔在白纸上连续画了十张止血符、补血符、传送符,止血符和补血符可以卖给大夫,传送符是自己要用的,最靠近平和村的小镇,距离了五公里,来回十公里,走路去也要半天的时间,他可没有时间耗,他现在还得忙着修练,赚钱养媳妇呢!

      画好符纸后,贺赢一把符咒纸收好,这样一个符纸,可以卖五十个铜板,卖了符咒纸后,就可以给媳妇买东西了,贺赢一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后,静下来打坐修练,然后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在确认贺赢一睡着后,袁晨晨睁开了双眼,转身看着自己的丈夫,如果不是一模一样的脸,他都快怀疑这个人不是自己的丈夫了。

      贺赢一这混帐怎么可能会对他那么好呢?袁晨晨想,一定是他脑子被自己打坏了,抬手碰了碰贺赢一的脸颊说:如果这是梦,我希望自己别再醒来了,如果你是因为脑袋被我打坏,才对我那么好的话,我希望你永远别好起来。,说他自私也好,现在的贺赢一对自己柔情似水,温柔体贴,他不希望他好起来,真心不希望他好起来,不想要以前的那个贺赢一回来。

      以前的贺赢一动不动就对他拳打脚踢,现在这个贺赢一动不动就献殷勤。

      如果我好起来的话,你再打一掌就行了,我对你不好的话,你直接把我打死也行。贺赢一说,如果原主回来,他举双手赞成袁晨晨把他打死!原主那样的人渣就不应该活着!

      你还没睡呀。袁晨晨有些难堪地说,糟糕,被贺赢一听到那些话,他会不会觉得不高兴?

      还没。贺赢一睁开双眼说:你别担心这是梦,因为你睡醒之后,我仍然会尽我所能,给你最好的生活,你也别再出去工作了,在家好好休息,明天给你买新衣,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买。

      真、真的吗?袁晨晨

      君无戏言。贺赢一说,在这里,贺赢一说的那个君,是指一国之君的君,袁晨晨以为他说的,是君子的那个君。

      我想要吃馒头。袁晨晨说,他想要吃松软又热腾腾的馒头。

      你身体现在正在发育,多吃点肉吧。贺赢一说,不知道没有馅料的馒头有啥好吃的,还是肉可口,以前赢弱都无肉不欢的,每顿饭都要吃肉。

      袁晨晨,说好的君无戏言呢?

      第5章 :挣钱养媳妇

      修仙者,可以修金、木、水、火、土,五种异能里的其中一个,有些幸运的修仙者,他们天生就有这其中一项异能,而灭帝赢一和其弟赢弱,就是那少数幸运的,含着金汤匙出生,含着异能出生,在前世里,赢一的异能是木,可以操纵树木,而赢弱的异能是金,可以变化出金子,使得东雀国很富有,财力比其他三国都来得强大。

      而在这一世,贺赢一仍然有异能,他的异能和前世不变,是木!山上的树木,他若是想要,动动手指就能放倒一棵,家里没肉了,贺赢一用传送符上了一趟山,来到山上后,看见猎物,也不必布置陷阱,直接放倒一棵小树,压死了一头野猪,贺赢一用传送符把小树和野猪传送回家,家里的柴火是不用担心了。

      贺赢一把野猪交给附近一个杀猪的村民处理,处理好后,给了对方一个铜板,拿着猪肉回家,袁晨晨看见贺赢一带回来的猪肉,一双眼睛都发光,今天他又有肉吃了!贺赢一一大早给袁晨晨煮了猪骨汤,烤猪肉,泡好了茶,加了蜂蜜进去,因为他宝贝说过,他爱吃甜的,所以贺赢一没有把剩下的蜂蜜拿去卖,他妻子爱吃,就给妻子留着,吃完之后,他再上山去摘。

      贺赢一一大早做好早餐后,耐心把袁晨晨喂饱后才用早餐,吃完之后,收拾饭桌上的碗碟,送到邻居家,留下了一个铜板,每天一个铜板,让邻居给自己洗碗碟,早、中、晚的碗碟都拿到隔壁大牛家,大牛妻子,小牛负责洗碗,一个月的月薪算下来都比大牛多了三倍。

      我出去了,中午会回来,等我回来,不要出去,有男人来敲门也别应声开门。贺赢一说完,袁晨晨点头后才出门,出门之前,在门口贴了一张符咒纸,看门符,如果有人从外边打开门,又或者是袁晨晨不听话,从里面打开门出来,他都可以感应得到。

      贺赢一用传送符快速地来到了小镇上的市集,这里虽然没有城市繁华,但比乡下好多了,贺赢一在市集里转了一圈,找到了木匠,定制了一个大型浴桶,大型浴桶要二十五铜板,花了钱定制后,贺赢一身上的钱花光了,去了附近的医管卖补血符和止血符,可是买卖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

      徐大夫摸了摸白花花的胡子,看着符咒纸问:这符是你自己绘制的?,贺赢一点了点头,徐大夫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上拿着的符咒纸,问:这符咒卖多少钱?

      五十铜板。贺赢一说

      五十铜板?你敲诈么!这里的止血符也好,补血符也罢,都只卖二十铜板!徐大夫气急败坏地说,当然,他生气不过是做做样子,好让这年轻小伙子误以为他拿来的符咒纸,只值个二十铜板,好让他低价买回来之后,高价卖出去,他这里来看病的病人,家里没什么钱的,受了伤,买药的话,喝几天才能好,可若家里有几个钱,买止血符和补血符,一下子就能好起来了,而他这里,一张符咒纸,要价八十铜板。

      五十铜板,少一个铜板,我都不卖。贺赢一淡淡地说着,把自己拿来的符咒纸都收好,眼前这个徐大夫就是看他年级小,以为他不懂事,不知道这里的行价,想要宰他一笔!

      不卖就不卖,你以为这平安镇,只有你一个小伙子会画止血符和补血符,哼,这里多的是会画符咒的人才。徐大夫不屑地说,嘴巴上是那么说没错,可是补血符和止血符,哪有那么容易绘制出来,画错了一笔一画,都是会出人命的!有些止血符画错了,轻则是可以及时止住血,可是会有副作用,会让人全身无力个两、三天!重则则是连命都保不住,所以绘制符咒的人,在这个小镇上并不多,是徐大夫看贺赢一新来报道,年纪又轻,想要煳弄他来着。

      在这平安镇,就徐大夫认识的,会绘制符咒纸的,只有三个,最年长的那个叫李木尘,约莫五百来岁了,是个五级武神,学绘制符咒,学了三百年了,可是画出来的符咒纸,十张里面,只有六张有效果,只有六张成功了,但是效果却不怎么好,发动止血符后,也要半个时辰后才见效,至于第二个,是李木尘的师弟,叫陈家胜,他绘制出来的符咒,十张里面,只有四张有效,至于第三个,是李木尘的弟子,叫李皓桢,他是个神童,绘制出来的符咒中,十张里,有七张是有效果的,简直就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对,这镇子确实不只我一个会绘制符咒纸,可也不只有你这里有医管。贺赢一不客气地说,拿了自己绘画的符咒纸,正要离开的时候,身后的徐大夫又突然开口叫住了他:年轻人,年轻人,你先别走,你画出来的符咒纸,也不知道十张里头,有没有一张能用,一张我开价二十铜板,已经算高了,这样吧,看你年少无知,老夫我出二十五铜板。

      我的符咒纸,每张都能用,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贺赢一说

      怎么试?徐大夫问,他现在可没有身受重伤的病患。

      你往自己身上插一刀,不就可以知道了。贺赢一不咸不淡地说,如果不是四周没有看到刀剑的影子,他早就拿起附近的刀剑,往徐大夫的腹部来一刀,证明他所说的话不假。

      你这小子还真是无礼。徐大夫脸色有些难看地说

      不买拉倒。贺赢一拿着符咒纸,去了下一家医官,下一家医官开出的价钱和徐大夫开出的价钱一样,贺赢一不卖,他绘制出来的符咒纸,怎么可能只值个二十铜板呢!然后又去了下下一家,这次的医管,比前面两间医官还抠门,竟然只愿意给十五个铜板!贺赢一又去了下一家医官,黄大夫正好有位身受重伤,急需救治的病患,碰巧止血符和补血符都没有存货了!

      眼看病患情况严重,黄大夫连忙差人去买止血和补血的符咒纸!去向附近绘符师购买也好,高价向同行的人购买都行,他不能让这位孙大人有个三长两短!这孙大人来头不小,是这平安小镇上德高望重的一位人物,是一位正七品的小将,一级大武神,是这个小镇上唯一的大武神,也是这个平安镇最早修炼到大武神的人物,最近在修炼闭关,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导致他性命垂危,可是他是平安镇的骄傲,可不能让他有事啊。

      眼见一群人忙得手忙脚乱,医官外的民众却纷纷停在路口看热闹不嫌事大,这可是会减少空气流通的,孙大人的手下连忙驱赶看热闹的民众。

      快走,没什么热闹看的,快离开。

      快走快走,赶紧散了。

      赶紧滚,滚!再不走就把你们通通抓进大牢里关着!

      贺赢一上前想要卖符咒纸都被孙大人的手下拦住,不让上前。

      是要止血符和补血符吗?我这里刚好有,一张一百铜板。贺赢一趁火打劫,狮子大开口!孙大人的手下听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病急乱投医,直接给钱就抢走了贺赢一手上的一张止血符和补血符,给了3个银板,说不用找了,孙大人的手下急着给孙大人急救,管这是谁拿来的符咒纸呢,管用就行了。

      止血符打进了孙大人身体里,没过一会儿,血就被止住了,再打进一张补血符,流失的血立马被补回来了,虽然补血符补的血,只有孙大人流掉的血的一半,可这也足以让他保住自己的性命了!

      这止血符和补血符效果真好。孙大人,孙达高兴地问:这是谁绘制出来的符咒纸?李木尘、陈家胜还是李皓祯?据他所知,这附近的绘符师,比较了得和有名地,就这三位了,毕竟这里只是个小镇。

      孙达的手下,也就是刚刚那位从贺赢一手里买符咒纸的那位手下,青月摇头说:回禀孙大人,属下也不认识对方是何许人,刚刚孙大人情况实在是危急,属下担心迟了一步,孙大人的情况会更加不妙,实在是无暇多想,只想着止血符和补血符可以救孙大人,给了钱就拿走了符咒纸,没有留意对方是什么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