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也白 - 无奈射不出 哪里逃(1V1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这陆知许骨子里虽孟浪,但收敛性子不做声,往那一站,就有些清冷孤傲的贵公子味儿了。

      “陆公子可还有事?”秦小小瞧陆知许面善,也稍微有勇气敢正眼看他。

      “无事。”说完陆知许转身便离开。

      待秦小小看不见他们身影的时候,她才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陆公子明明面善,脾气却似乎不大好。

      只有陆知许自己知道,他竟然盯着人家那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发了昏。

      明明没哭,眼睛里的可怜却莫名让他感到燥热。

      陆知许抱着青楼花魁,身体也是滚烫。

      花魁早已将衣服脱了一地,唯挂着一件松松垮垮的肚兜在胸前,嘴上叼着酒杯,依靠在陆知许怀里,低头作势要用嘴给陆知许喂酒。

      陆知许早不是第一次来雀影楼,每次来都直接包下一间房和花魁的一整天。出手的阔绰和英俊的面容,让整个雀影楼的姑娘可都希望被他宠幸。

      偏不知是他有钱还是要求高,每次来只点花魁。这次伺候陆知许的,就是前两日新选出的花魁,如今不过一十有七,却也是挨过诸多男人疼爱的。这不,靠着熟练精湛的技巧和年轻幼嫩的长相与身体,立马就被票选为新人花魁。

      陆知许让花魁岔开腿坐在自己大腿上,一手隔着肚兜揉她的胸,一手搂着花魁的纤腰,慢慢地抚摸娇嫩的肌肤。

      配合地饮了酒,花魁刚松开嘴放下酒杯,就被陆知许用手捏住下颚给强吻了去。

      来雀影楼的男人大部分都是读书或有些文化底蕴的公子哥儿。因为雀影楼的装潢风格和里头的姑娘皆是受过一定培训,特殊时候还能够陪他们吟诗作画一番。

      书生在情事上一般都比较客气,像陆知许这样霸道强势的,花魁还是第一次遇到。尤其是他熟练的撬开她的嘴,捉住她的小舌,另一手甚至直接从后边往前探去,修长的食指直接摁上那凸起的小肉粒,还一圈圈打转……这哪像个读书人!

      花魁只听过陆知许的名字,却不知道他的技术。现下她身子化为一滩水软在陆知许的怀里,眼波流转间透着风情万种:“啊啊,公子慢点、慢点~”

      没等花魁反应过来,陆知许就径自将中指和无名指插入花魁已经流出水的小穴里,快速而迅猛的抽插,让经过特殊培训的花魁第一次如此快的高潮。

      陆知许虽是书生,但同样好舞刀弄枪。因此陆县长亲自去外地请了一个师傅教导他的武功。常年的锻炼让陆知许的体质更是与普通书生拉开一大截差距。

      他从凳子上站起来,双手拖住花魁的臀部,让花魁的两只腿分别挂在他的臂弯处。下身那早已褪下的亵裤被他踩在脚底,硬的发紫的肉棒子不由分说就一把捅进花魁的湿穴。

      陆知许将花魁扔到床上,听她“哎哟”一叫又快速压上身,直接开始粗暴的冲撞起来。

      花魁不知道伺候过多少男人,那些书生里头大多都是“金玉在外,败絮其中”,尤其是下身那物事一亮出来,大多都不中看也不中用。因此当她瞧见陆知许那支棱起来的肉柱子,心里头又是惊讶又是欢喜。现在又被这般粗大的物事给捣弄着,那般奇特的快活竟直接让她很快就来了第二次。

      陆知许捉住花魁的脚踝,让她双腿分别架在自己肩上,皱着眉:“你这花魁怎么回事,小爷我随便捣鼓两下就泄成这样,爷都还没爽够呢,不行就换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