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也白 - 初识陆小爷 哪里逃(1V1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陆知许两脚刚踏进酒肆,就瞧见侧边一个站姿端正,微微蹙眉的女子。肤色白皙,两颊有肉,圆润的脸让她看过去十分乖巧可爱。

      “小秦,给爷装满。”赵宇豪气地将自己的酒壶拍在那女子面前,身子侧着往前倾。

      秦小小垂下眼眸,腮边肉眼可见地泛起红晕,语气和她的长相一样,软软绵绵的:“赵公子,读书人慎酒。”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卖酒人劝买酒人少喝酒的,陆知许向前两步,也走进秦小小的视线。

      她一看就是腼腆的闺阁女子,快速抬眼瞧了瞧陆知许就很快低下头去,让陆知许还以为自己面容吓到她了。

      “害,这回儿可不全是爷的份,喏我这陆兄弟也来尝尝鲜。”赵宇说着摆摆手,“你且快快取酒来,小爷今天还有要事。”

      这下秦小小也不敢多说话,拿着酒壶子就立刻转身小跑离开。

      啧啧,背影看上去都小小幼幼的。陆知许挑眉朝赵宇问道:“赵公子,和这姑娘还挺熟啊?还有,爷什么时候要尝鲜了?你还有要事,怎么第一次听说逛青楼还是要事啊?”

      本来他们俩约好了今日去雀影楼快活一番放松自己,没成想赵宇来到半路突然说去打壶酒。他素来爱喝酒,陆知许也没起疑就陪他一起过来。

      谁承想弯弯绕绕的,竟非要跑这么个偏僻地方来买酒。

      环顾四周,这酒肆虽整洁却简陋,要说赵宇单单来买酒,陆知许可不信。

      “哎哟我的爷,你不知道这可是我几日前才发现的宝地,”说着赵宇斜觑一眼那秦小小离开的方向,偷偷附在陆知许耳边道,“这酒肆平日就是她一个人在这儿,这姑娘傻乎乎的,不像别的酒肆老板精明晓得参水,在这儿才能喝到醇酒嘞!”

      “一点酒害得爷跟你跑这鬼地方来,要不是爷今个儿心情好,”陆知许瞥了赵宇一眼,“有你好果子吃。”

      “是是是,是我考虑不周,陆爷饶过一次。”赵宇连忙赔笑,用衣袖颤巍巍地擦额头汗。

      这陆知许是南州县知县的老来子,是从小护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宝儿,也正因此养得他打小就是骄纵的性子。偏偏这人不似寻常的纨绔子弟,他在读书上面有惊人的天赋。叁岁识字,五岁成诗,如今一十有五的年纪,已经连教学夫子都甘拜下风了。

      这样的才华自然是给知县长脸,陆家上下都宠爱他。

      陆家还是当地的大族,家境殷实,一点醇酒在陆知许眼里自然算不得什么,他家里什么好酒没有。

      赵宇讨好陆知许,就是为了在南州县混点名头出来。有陆知许这一层关系在,他也收罗了一些小弟。

      赵宇以为陆知许会回到马车上坐着休息,没想到他居然就站在那儿等着,这让他心更虚。

      其实,买酒也只是一个小借口,这酒肆里的秦姑娘才是真真让他想念的。

      还没长开的小脸蛋儿和怯生生的模样,着实是勾得人心痒痒。

      思及此,赵宇也大着胆子和陆知许攀谈:“陆小爷,刚才瞧见那姑娘没?”

      陆知许不说话,只斜眼看他,赵宇被这么一盯,哪敢再藏着掖着话,赶忙解释:“这小丫头脾气好,说话声也是江南女子那种绵绵嗳嗳的侬语,我这也不单纯为买酒嘛~”

      话音刚落,秦小小就端着酒壶从里头走出来,放在赵宇面前,推给他:“赵公子,您的酒。”

      赵宇眼珠一转,利索地收好酒,扔了两个铜板在秦小小手里就往外头走去,嘴上还咋咋呼呼的:“行了这就走。”

      秦小小收好铜板,发现陆知许还站在原地,似乎在看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