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蒜了 - 18.沈赴朝她走近了一步。 昭昭(禁忌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18.

      秦昭昭点头说:“他挺好的,气色还不错。”

      沉茹补充:“我们走的时候,护工都说他今天状态不错,好像是因为昭昭去了。”

      秦昭昭脸色一僵,没有多说,扯了扯嘴角,低头吃饭,对面突然响起椅子拖拽的声音——

      沉赴起身:“我先上去了。”

      秦昭昭抬眼,只能看见他离开的背影,她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垂下眸子。

      桌上叁人都因为沉赴的突然离场而变得不大自在,一顿饭吃到最后什么滋味都没了。

      秦昭昭洗了个澡,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却怎么都睡不着。一天都没见他,没跟他说上一句话突然就被甩了脸,她也觉得委屈,但她知道自己不能率先服软。

      她的目标是长远的,是坚定的。

      她要一步步地让沉赴离不开她,让沉赴爱上她。

      此刻沉赴的反应其实是在她意料之外的,他比她想象中的更加在意她。想到这里,郁闷委屈的情绪便稍稍散开,她在睡之前又看了看手机,确定没消息之后,才关了手机进入梦乡。

      她又做梦了,一开始是梦见苏致远,梦见刚结婚时的场景,几乎让她窒息。之后她又迷迷糊糊间梦见沉赴压着她接吻,他扣住她的手腕压在枕头上,湿热带着掠夺气息的吻不间断地落下,他咬着她的耳朵,舌尖舔弄着她的耳垂,问她苏致远好些还是他好些。

      秦昭昭回答不过来,只是从喉间发出呜咽的声音,眼角湿漉漉的。

      沉赴不肯放过她,又问了一遍。

      秦昭昭抱紧了他的脖颈,将他压向自己:“我只要你,我只要沉赴。”情绪不知怎么突然就崩溃了,她哭得厉害,脑袋里的神经钝钝地疼。

      沉赴僵住身体,没再吻她,抱着她的身体轻轻柔柔地安抚着,最后她在他抚慰下才平静下来情绪。最后梦里发生了什么,她也不记得了,只是那温柔宽厚的怀抱却让她眷恋不已。

      早上起床的时候,她有些迷糊,隐约想起昨晚的缠绵,却又在下意识认定那是梦,做了噩梦后头还是有些疼,她洗漱后出门,正好碰见沉赴。

      他穿戴整齐,似乎也是要出门的模样,秦昭昭一愣,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问他:“要出去?”

      沉赴看她一眼:“没有,待会儿要开视频会议。”

      秦昭昭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她在有意识地让气氛变得尴尬,经过他的时候,她微微顿了顿,正好又在那一瞬间被他抓住手腕。

      秦昭昭脸热,羞怯地扭头看他。

      沉赴离她很近,垂眸盯着她看,问:“昨晚没睡好?”

      秦昭昭摇头:“挺好的。”

      沉赴轻轻“啧”了一声:“撒谎,我睡衣都被你哭湿了。”

      秦昭昭怔住,脑子快速运转着,她迟疑地问:“昨晚……你来找我了?”

      沉赴捏她的手掌心,软乎乎的,他爱不释手。

      他问她:“失忆了?”

      秦昭昭露出点笑容:“以为做了个美梦。”说完还快速地吐了一下舌头,娇俏调皮。

      她是真的开心——

      沉赴朝她走进了一步。可是还不够,远远不够呢。

      她紧盯着沉赴,启唇小声说:“昨晚我是不是很乖啊,你抱抱我,我就不哭了。”

      沉赴喉头发紧,她这是在帮他回忆昨晚,其实昨晚对他来说几乎是酷刑。他得了她的那个答案,心情愉悦,想要做爱,却无奈她哭得厉害。于是心疼地抱着她哄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在他怀里不哭了,他低头一看——睡死了,眼角湿漉漉的,鼻尖和嘴唇都泛着粉色。

      不忍再将她叫醒,他只能压抑着欲望,最后是盯着她那张幼嫩又素静的脸自己动手疏解了。

      醒来的时候,天刚亮没多久,收到中午要视频会议的通知,他便回到房间去收拾了,这一出门又碰见她。

      她还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看来是不知道昨晚他为她吃的苦。但他也不怎么想计较了,她昨晚那句歇斯底里的“我只要沉赴”已经在极大程度上取悦了他,他意外的心情不错。

      沉赴捏了捏她的掌心,开口:“嗯,乖的。”眼底是淡淡的笑意。

      秦昭昭却在下一秒松开他的手:“你待会儿不是还要忙吗?下楼吃饭吧。”说完就像花蝴蝶一样飞走。

      沉赴看着她的轻快背影,又猛地陷入一种茫然中,他摸不透她,她能在上一秒和他亲亲我我,却又能在下一个瞬间松开他的手。

      他倏然察觉到一种抓不住的惶恐中。

      他强压下心中的那种彷徨,眼神紧随着她,也跟着下楼去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