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蒜了 - 17.冷冷地看戏一般等着她的答案。 昭昭(禁忌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在病房门口的沉茹看着秦昭昭抚摸着苏致远的脸,心中百味杂陈。护工同她说的话听进去了,又从另一只耳朵溜走。

      护工殷勤:“他们一看感情就很好。”

      沉茹回过神,扯扯嘴角:“谁知道呢。”她是真的不知道,只知道秦昭昭在嫁过来的这段时间内的确是很温柔乖巧,苏致远也很疼她,不让她吃亏难过。

      但沉茹总觉得自己看不透秦昭昭,她活了半辈子了,看人很准,却觉得自己在秦昭昭身上栽了跟头。

      她认为,秦昭昭不应该是那样的,不该那般坚韧顽强。

      沉茹一直觉得秦昭昭是被养在温室里的娇娇花朵,苏致远喜欢,想要摘了,她和苏诚辉就帮他一把,左右秦昭昭只要能生孩子,她和苏诚辉并没有其他要求。

      一直到事故的那天,她都认为秦昭昭只是多柔软美丽的花,风一吹,太阳一晒,花就会萎掉。

      可在那天,她和苏诚辉接到消息后赶到车祸现场。

      他们看到秦昭昭被警察包围着询问情况,她的脸上有些轻微的擦伤,神色却慌张无比,像是丢了魂一般,见到他们,秦昭昭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声泪俱下:“致远被救护车送走了。”

      沉茹拉着她起来,苏诚辉问她怎么回事。

      她边哭边说:“苏致远让我开车送他去同学会,然后……我们闹了点口角,他让我停下,我不小心转了下方向盘,就撞上去了。”

      苏诚辉皱眉看她:“你没事?”

      秦昭昭哭得更加厉害,嘴角都在抽搐,周围的人听此都在细碎地说着什么话。沉茹拉了拉苏诚辉,意思是说得太过了。

      秦昭昭哽咽摇着头说:“我不知道……”

      沉茹看到她脸上的擦伤和膝盖处血肉模糊的破皮伤口,没再多说,拉了苏诚辉:“我们赶紧去看一下致远的状况吧。”

      秦昭昭也说要去。

      警察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便放她走了。

      叁人在车上沉默不语,秦昭昭也不敢大声哭,只是小声地啜泣着。

      到了医院后,秦昭昭也不肯去看伤口,似乎是想要跟着他们一起守着苏致远,最后甚至撑不住昏倒了才被医生抬走。那天实在太混乱,乱得沉茹不记得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还来不及细问一切,苏致远就被诊断为植物人了。

      全家人被迫接受这个噩耗,不过苏诚辉只是沉默了两天,就打电话给许久不联系的沉赴,之后就是那个荒唐的计划。

      苏诚辉跟沉茹说起这事时,沉茹只觉得他疯了,她觉得沉赴不可能答应,秦昭昭这么个脆弱没有主见的女人更不可能答应。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都答应了——

      沉赴是疯子,为了自由什么都做得出来。

      秦昭昭大概也是个疯子,他们说的什么荒谬建议,她都能答应。

      沉茹一开始是觉得秦昭昭多少是脑子有点问题,竟然将女人最看重的贞洁弃若敝屣,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后来她才反应过来,能做出这样的决定,秦昭昭绝对是坚韧顽强的,秦昭昭比她想象中的更难琢磨。

      但她也不想去思考秦昭昭到底有几分真心,对苏致远,对苏家。

      她和苏诚辉有着一样的想法,只要能生得出孩子,她也不管秦昭昭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

      秦昭昭和沉茹在下午的时候才回到家里,沉赴也已经办公一天了,此刻正有些疲倦。

      阿姨敲门喊他下楼吃饭,他在餐桌上看见秦昭昭。

      她今天化了淡妆,脸色却不是很好,但五官依旧很漂亮,很夺目的美丽。

      两人见面了没有说话。沉赴故意坐在她对面,餐桌上没有任何交谈的声音,只有碗筷磕磕碰碰的动静。

      沉赴穿衬衫,将袖子往上卷了两截,露出一小段手腕,手上的青筋微微凸起。

      秦昭昭瞥了一眼,低头吃饭,没说什么,在餐桌下的脚却“无意间”踢到了他的小腿。

      沉赴隔着镜片投了个眼神给她。

      她故意没接,只顾低头张嘴小口小口吃饭,脚上动作却不停。

      两人的气氛慢慢燥热起来,沉赴正准备放下碗筷的时候,听见苏诚辉问秦昭昭:“今天去看致远了?情况还好吗?”

      在他小腿上点火的脚突然顿住,他身体里燃起的火苗顷刻被浇灭。

      沉赴静了片刻,再抬眼看向对面的人。

      冷冷地看戏一般等着她的答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