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蒜了 - 15.幼稚鬼。 昭昭(禁忌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15

      满脑子都是“他的鸡巴肯定很大”的秦昭昭和沉赴对视上了。

      做贼心虚,她也顾不上自己今天漂不漂亮了,只觉得她是在火眼金睛下无所遁形的妖怪,脑中的想法皆被他看穿,却也忘记躲开了,沉赴的眼睛似能摄魂,勾着她沉进去。

      是沉赴先移开眼神的。

      秦昭昭有一种捆在脖子上的绳子突然松开的劫后余生之感,她大口大口呼吸。朋友扒着她的手臂,着急问:“刚才他在看你?”

      秦昭昭出神一样,慢慢摇头:“不知道。”

      朋友笑着掐她的脸:“果然美女就是引人注意。”

      秦昭昭轻声嗔她:“乱说。”心里想的却是,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所有比赛结束,秦昭昭和朋友离开私立中学,回到自己熟悉的座位时,她有一种自己是灰姑娘的错觉——

      钟响了,她回到现实了,心中扬起一阵无力的虚无感。

      但生活的车轮一直在往前跑,时间过得很快,即使她拼命想要把那个英姿飒爽的身影和对视的那一眼留在脑中,可他在她脑中的模样还是渐渐模糊。她也试着故意去私立中学门口晃荡,却怎么都没再碰见他。

      朋友跟她说,那人叫沉赴,就住在南临村,是南临村里最有钱的那户人家的儿子。长得好看,性格温润,成绩好,前途无量,而且还没有女朋友。

      秦昭昭听的时候面上冷静,并不露出什么情绪,却在心里打鼓,春心荡漾地想起他的模样来。可是老天似乎没听见她的心声,她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见过他。

      她从高一到高二都在想他念他。

      再后来听见他的名字却是因为他是苏致远的哥哥。

      当时的她一头热地想要见到沉赴,冲动地做了不少荒唐的事,好在最后兜兜转转,她还是碰上了他,还跟他绑到了一起。

      *

      秦昭昭第二天是在沉赴的怀里醒来的。

      昨晚两人在车里荒唐了过后,他带她去市区买了新衣服还吃了饭,两人像情侣一样约会拥抱,还喝了同一杯奶茶,他说太甜,她笑着在他耳边问:“有我甜吗?”他捏了一下她的屁股:“没有。”

      回来以后,大家都已经睡了。两个人各回各的房间,她却在洗完澡后,看见了正在她床上躺着的沉赴,他戴着眼镜,还在回复手机上的消息。

      她说不清自己的感受,却体会到一股绵延的淡淡的欣喜。

      今天实在是太过美好,美好得让她淡忘了早上与母亲的争吵。

      别人说的话算什么呢?

      她要的只有一个沉赴而已,只要沉赴还在她身边,她就什么都不在乎。

      于是她赤着脚踩上他的脚背,问他来找她做什么。

      沉赴抬眼看她,放下手机,抱着她的腰,一手脱下眼镜:“睡觉。”两个字说得正经,道貌岸然的模样让她误会他真的只是来睡觉的。

      但是叁分钟后,他就又硬了。

      她嗔他,他抱着她说她比奶茶甜。

      两人又做到后半夜才睡觉。

      此刻醒来自然是觉得疲累,双腿之间尤其酸,她低头盯着他的手指看了一会儿,然后无聊地伸出自己的手,一根根比对过去,惊讶于两手大小相差悬殊,又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手扒开,将自己的手和他掌心相贴,热热的掌心贴到一起,她的心脏开始荡漾。

      她偷笑,发觉自己实在是无聊,但是又舍不得离开,于是像在寻宝一样挖掘着他平时不会显露出来的小地方。

      比她大了很多的手掌突然动了动,他握住她的手——

      沉赴醒了。

      秦昭昭被他往怀里压,脸压在他的胸膛上。

      她听见他沉沉的心跳声,还有头顶轻轻的一句。

      “偷偷摸摸做什么呢?”末了还补了一个词:“幼稚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