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蒜了 - 14.他的鸡巴肯定很大。 昭昭(禁忌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首-发:po18.vip「po1⒏υip」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回了趟家,秦昭昭晚上梦到了过去。梦见她还在高中,没有和苏致远结婚,也没有和沉赴牵扯上。

      南临村的小孩儿只能去就近的两个高中上学,一个是成绩比较好的私立中学,一个是成绩普通的一中。

      秦昭昭从小成绩就一般,秦立树和王舒芬也没指望她能读出个什么名堂,自然就没有花大笔价钱送她去私立中学读书。秦昭昭对自己的未来更没有什么明确规划,她爱漂亮,喜欢化妆,听过几个学姐说的经历,想着要是大学考不上了,去职业学校学个美容化妆也不错。

      于是她对自己高中叁年的要求就只是开心就好,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谈一个帅帅的男朋友。

      她长得漂亮,在村里是远近闻名的小美人。也时常在不认识的人嘴里听见自己的名字,女生一半骂她,一半说她漂亮,男生一半说她肯定浪,一半说想要操她。

      但她心大,听过陈奕迅的歌,知道“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这句词,于是将他们恶意的言语都当作是得不到她的自我意淫。每天只和自己相熟的人玩耍,沉浸在友好的关系中,倒也过得舒坦。

      有不少同校的男生追她,都被她拒绝,有时候,她甚至会将这些事告诉秦立树,让她爸来保护她。总而言之,她一直都很珍惜自己。她看不上周围的那些男生,他们长得不好,成绩不好,还不懂得尊重女孩。

      高二的时候,她的名号传到私立中学去了。

      某一天放学,她被一个男生堵住路,那男生个子不高,但长得还算清秀,穿的衣服也是高中生中最高档次的衣服了。

      他说要追她。

      秦昭昭说:“你是?”本来是故意说出来让他难堪的,可眼前的男人却一点都不尴尬,笑得露出八颗牙齿:“苏致远。”

      秦昭昭没应他,转了个方向就走了。第二天她朋友来找她,说起苏致远的八卦:“全村都知道啊,苏致远是苏家的私生子,去年刚接回来的,以前跟他那个妈妈待在一起,穷的呀,又不安分,流氓一样,打架斗殴,差点还去蹲局子。”

      秦昭昭没听完全,只是反问了句:“苏家?”

      朋友眉飞色舞:“就南临村最有钱的那户,房子盖了六层楼,金碧辉煌,墙壁上都恨不得镶金的那户。”

      秦昭昭沉默。

      朋友猛拍她:“就是沉赴他家啦!沉赴你记得吧,去年我们去私立办运动会的时候,那个全校第一,长得帅,跑得快,下面还很大的那个。”最后一句话说得很小声,似乎怕周围人听见了,朋友还瞥了瞥四周。

      秦昭昭的表情终于松了松:“沉赴啊……”装作才想起来的模样,其实在朋友提起苏家的时候,她的脑中就浮现出沉赴那天在操场上跑接力的样子了。

      是高一的校运会,一中为了节省资金,蹭了私立中学的运动会,美其名曰“联合举办”,其实就是借用私立中学的操场来比赛,左右两所学校也离得不远。

      秦昭昭对运动本不敢兴趣的,却在最后一天下午被朋友强硬拉去观赏,说是私立中学帅哥很多,不去的话,会后悔一辈子。

      于是她去了,接着对场上的那人一见钟情了。

      最后下午是每个班级的接力赛。

      沉赴个子高,头小肩宽,一站在场上就是最拔眼的存在。他是他们班最后一棒,站在操场的最后一个定点位置。他穿的衣服很专业,是专门用来跑步的紧身套装。

      他在固定的位置上做热身动作,秦昭昭不由自主地将眼神投在他身上。周围的女生似乎也在讨论他,细细碎碎的声音惹得她有些心烦。

      比赛很快就开始,接力赛几乎是整个赛事中最为激烈的比赛,观众的反应也最是活跃。秦昭昭在此起彼伏的欢呼呐喊声中,紧盯着那人。她看着他准备,看着他起跑,看着他狂奔,看着他反超了两人,最后拿了小组赛的第叁名。

      虽然成绩并不是很好,但是她看得出来他尽全力了。他一停下,周围的人便挤上去,给他递水同他说话……他的人气好像很高。

      莫名的,秦昭昭紧盯着的那个人突然抬头看向她这里,秦昭昭一愣,心脏都缩了一下,毫无预兆地和他对视上。或者没有对视上,她也不知道,只是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得十分狂烈。

      她希望他看见她了,因为她今天很漂亮的,如果他也对她一见钟情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人又一下别开眼神,仿佛只是凑巧朝她这个方向看过来而已。接力赛结束,他和伙伴坐到一边,几个人凑在一起说话喝水。

      操场是二层的结构,一层有阶梯,二层有看台。

      秦昭昭拉着朋友一起走到栏杆边,正好就在他的头顶,她心怀鬼胎地想要窥探些关于他的信息。

      朋友却像是看透了她的内心,对她小声说:“你看下面,那个男的,跑接力的,好帅啊。”

      秦昭昭“自然”地看过去,能看到他的头顶和凸起的鼻梁,是很帅,皮肤白皙,骨相优越。她轻轻地应了一声,朋友更加起劲,盯着楼下的几人不肯挪开视线。

      几秒后,朋友在她耳边爆发出笑声。

      秦昭昭问她怎么了。

      朋友捂着嘴巴偷笑:“刚才我看见下面的那几个男的,指着帅哥的那里,帅哥急得脸都红了,把衣服往下扯扯盖住了。”

      秦昭昭心跳加速,明知故问:“什么意思?”

      朋友瞪大眼睛:“你不懂吗?肯定是他那里太大了,或者是因为跑步还是怎么样硬起来了啊。刚才离得远看过去,我都觉得他那里不小。”

      秦昭昭捂了捂脸:“什么啊。”心脏几乎要蹦出来,耳朵也像是烧起来一样发烫。

      朋友更是震惊:“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秦昭昭打算装傻到底,不肯回话。

      朋友大发慈悲向她解释,贴着她的耳朵小声说:“我说的是,他的鸡巴肯定很大。”

      秦昭昭像是被她咬了一口,猛地推开她,慌乱之间,秦昭昭又下意识地将眼神落到那人身上。

      她呼吸一窒——

      对视上了。

      千真万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