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蒜了 - 12.怎么这么不中用? 昭昭(禁忌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12/

      沉赴和她相处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她把自己当作救命稻草的错觉,不论是在做爱的时候,还是当她看向自己的时候。他是被菟丝子攀附的植物,被她吸食着营养,却也不想躲开。

      谁能躲得开呢?

      他大脑发热,视线落在她的侧脸上,刚才被冻白的脸此刻已经有了些许血色,小巧的耳朵红得厉害,像是被蒸熟了一般。

      让沉赴想起兔子、棉花糖这一类粉粉白白的东西。

      可这兔子咬人的——

      她一口咬住他的耳朵,湿热的舌头在他耳肉上舔了好几下,微微急促的呼吸声像是在催他一样。

      他忍不住笑,胸口起伏着,将唇印在她的脸侧蹭了两下:“喘这么厉害……?”

      秦昭昭恨死他这副悠然自得还有闲情逸致来调侃她的模样了,又羞又急,于是脸更红了。

      她伸手摸着他的侧脸,柔软湿润的唇从他的耳朵移到他的唇边,她吻了吻他的唇角,放软了声音:“大哥……”

      沉赴应激般抽了抽眉毛,低头衔住她的唇吻了好一会儿。

      秦昭昭像是被亲晕了,清醒过来的时候,身上他帮她穿上的衣服又被他亲手脱了下来,垫在她身后,防止她硌到方向盘。

      他调好了空调的温度,空气都是暖融融的,思绪也变得更加燥热兴奋。

      沉赴还没怎么做前戏,秦昭昭就已经湿得厉害了,脸颊红扑扑的像是打了腮红,水润润的眸子像是被欺负惨了的模样。

      两人因为空间不足而靠得很近。沉赴去搂她的腰,盯着她:“我裤子也被你弄湿了。”只不过用的不是雨水,是她的体液。

      秦昭昭羞得将头埋在他的肩颈处,不回答也不看他,只是哼哼唧唧地呻吟着。

      沉赴抬起她的屁股,脱下自己的裤子后,扶着她的腰,对准了地方,一点点地将她往下压。

      秦昭昭几乎窒息,能感受到肉壁被性器逐渐分开的过程,他将她破开,她把他包裹。

      脑中莫名想起将钥匙插入锁的模样,还没深想,他便浅浅地插了起来。

      几乎是他在主导,她第一次在这种地方跟人做爱,羞得恨不得埋进他的怀里。

      他扶着她的腰,让她上上下下地起伏,呼吸声和呻吟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沉赴硬件条件好,毅力也不错,十几分钟下来也没有要射的征兆。

      反倒是秦昭昭已经累得全身是汗了,像是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样,两人相贴的皮肤都湿腻腻的,她呜呜在他耳边求饶:“不要了……”她已经高潮过了,此刻全身都没了力气,只想要休息一会儿,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去上上下下地动了。

      沉赴蓦然意识到车内并不是个做爱的好场所,尤其对象是秦昭昭又不怎么爱运动的女孩儿。

      他揉着她的屁股:“怎么这么不中用?”

      秦昭昭哼哼了两声,耍赖一样,趴在他身上,那里还含着他的性器,却不肯再动了。

      沉赴头大,轻声哄她,吻落在她的脸上:“昭昭乖……再弄一会儿,就一会儿。”

      秦昭昭耳朵发痒,任由着他亲,直到他的吻落到她唇边,她才露出点笑意,躲着他的嘴巴,却又被他擒住。

      两人对视一眼后,又激烈地吻到了一起。

      对秦昭昭来说,这几乎是在充电了。

      于是她松口,摸着沉赴的嘴巴,商量:“就一会儿哦。”

      沉赴无奈地笑了笑。

      秦昭昭继续动了起来,女上男下的姿势实在太累。每一次都顶得她有些难受,没动了几下她又放慢了速度,偷懒一样,趴在他身上。

      让沉赴想起在冬日暖阳中晒太阳的惬意小狗。

      沉赴说:“怎么像小狗一样?”

      秦昭昭咬他:“你在跟狗做爱?”龇牙咧嘴的模样却有些可爱。

      沉赴:“嗯,你叫一声来听听。”说着就用手指在她下巴处挠了挠,逗狗一样。

      秦昭昭气得脸红,一口咬住他的手指,怎么都不肯松口。

      沉赴任着她闹,等她开心了之后,才又哄着她换了个位置。

      她在下,他在上。

      ——

      首-发:po18.vip「po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