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蒜了 - 11.沈赴……在这里操我。 昭昭(禁忌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沉赴出门的时候正好被沉茹撞见,她见他火急火燎的多问了句:“急着去哪?”

      沉赴停住脚步:“随便出去逛逛。”

      沉茹点头没再多说,她和沉赴的那套母子情深的戏码早在多年前就不演了,他得知真相后很是不屑,她便也懒得装他的好母亲了,左右她不是他真妈,见了面就跟亲戚一样打招呼,她觉得也足够了。

      沉赴出门开车,十几分钟后到了山下,今天是雨天,并没有多少人来爬山。他将车停好,看见山脚处的小亭子里坐着一个人。

      那人被雨淋得湿透。

      头发湿漉,穿的裙子也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裸露出来的皮肤像是淬了寒,格外白皙,却没有什么生气。

      沉赴立刻下车,撑了伞,朝亭子跑过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在洗漱的时候收到了秦昭昭的消息。她问他能不能来她家接她,现在下雨,她忘记带伞了。

      他没忘记自己说的想她,于是理所当然地应了好。

      以为她是被雨困在哪里了,却没想到她淋得这般湿。

      秦昭昭的脸上冰凉凉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她也分不清楚,寒意从脚底往上窜上来,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空旷寂静的不远处传来汽车驶过的声音,之后就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抬眼——

      看见男人跑过来的身影,他穿一套黑色的运动装,头发很温顺地贴在额头上,很像他高中时的模样。

      温润清澈。

      于是她的心脏不合时宜地狂跳着,委屈和无奈的情绪顷刻涌出来,她的眼眶莫名发热。

      她看着他一步步朝自己走来。

      她在想她明明没跟他说她住在哪里的,沉赴为什么能来得这么快,她还没整理好自己呢,她现在肯定皱巴巴得像是被水泡透的纸,肯定很丑。

      可是还是忍不住,把他当作自己的救世主,将目光投在他身上,渴望他能温暖她,救她出水深火热的地狱。

      他站在她的面前,放下伞,蹲下和她平视。

      看清她的狼狈模样后,他蹙眉,眼底混着许多情绪,隐隐作痛的疑惑的还有一些怒意,伸手摸了摸她发凉的脸:“怎么弄成这样了?”

      秦昭昭摇头:“没带伞。”

      “怎么不让你爸妈送伞下来?”

      秦昭昭抬起水润的眼睛望他,并不说话,只是咬唇。

      沉赴直起身子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套上后,拉起她同样冰凉的手,“走。”

      像牵着被父母丢下的小朋友。

      秦昭昭跟着他回到车里,担心把坐垫弄湿了,她迟疑地看他一眼,他将那件衣服垫椅子上,让她坐上之后问她:“全身都湿了?”

      秦昭昭点头,刚才跑得太急了,忘记带伞,也不可能回去再拿,于是便边哭边跑下山了。

      沉赴开了暖气,又拿纸巾给她。

      秦昭昭将脸上的雨水都擦干后,低头擦自己的前胸,虽然空气变暖了,可风吹到身上,她还是觉得冷。

      沉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不然脱了?”一双清澈的眸子盯着她看,似乎是认真提议。

      秦昭昭被冻白的脸一瞬间变热涨红。

      沉赴继续提议:“脱了穿我这件衣服,也够长,可以遮到大腿。”

      秦昭昭接纳了他的建议,当着他的面将湿透的裙子脱了,连着里面的内衣也是。

      她含羞带怯地捂住自己的胸,欲盖弥彰的模样看得沉赴太阳穴跳得厉害。

      白嫩的乳此刻看起来也是冰凉的,被冻过一般,一闪而过的乳尖很挺,此刻被她压在手臂下。

      她抬起屁股,去拿身下的衣服,有些不大方便。

      沉赴头脑发热,伸手帮了她一把,将那件衣服拿了起来,虽然有些湿,但也比她那件裙子强。

      秦昭昭一愣,眼睁睁地看着他把那件衣服拿了起来,却不递给她。

      她面红耳赤,羞得浑身发热:“给我。”

      沉赴哑着声音:“过来,我给你穿。”清澈的眸底燃着细细的火焰。

      秦昭昭心脏狂跳:“我自己穿。”

      “昭昭……”他喊她:“过来。”声音温柔,眼神缠绵。

      秦昭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中了蛊一样,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跨过中控区坐到他的大腿上了。

      大腿还很凉,压在他的腿上,相差的体温让她感到些许温暖,神经缓了缓。

      他没食言,帮她穿上了衣服,只是却不把拉链拉上。

      白皙的皮肤和黑色的布料形成鲜明的对比,衬得她更加肤白。

      他的手在她的大腿上,微凉的皮肤被他掌心的温度融化。

      可那小火炉一般的手却不是很安分,顺着她的大腿根部,滑到她的双腿之间。

      摸到她湿了的内裤。

      她颤了颤,听见他说:“脱了?”

      “……”

      沉赴:“操操就热了,要不要在这里做爱?”

      秦昭昭抱着她的脖子,在他耳边重重地呼吸,身体已经渐渐热了起来,她吐出热息:“要。”舔了舔他的耳垂,鼻尖蹭着他的头发:“沉赴……在这里操我。”她贪婪地汲取他身上的气味和温度,像攀住了能量之源,不肯放手。

      ——

      下一章车震。。。有人在看文吗,留言留言,谢谢,

      蒜敬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