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蒜了 - 10.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女儿! 昭昭(禁忌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秦昭昭第二天回娘家了,在沉赴醒来之前就出发了,走之前还偷偷亲了他一下,见他睫毛颤了颤,她心脏猛跳,趁他还没睁眼就赶紧溜了。

      踏着熟悉的山路到达屹立在高大丛林间的小庙,庙旁边有一栋叁层的平房,房子不论是外部装修或者是内部装饰都没苏家气派,甚至称得上是朴素。

      秦昭昭的前二十年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早上下了雨,山路虽然泥泞,但这段路她走了二十几年,自然不觉得危险,只是到家门口的时候,运动鞋底已经脏得不成样子了。没有直接进家门,她将还在往下滴水的伞放在石板路上,直接去了庙里。

      她妈像过去的二十年一样,一大早都会在庙里收拾。

      见秦昭昭回来了,王舒芬一愣,擦了擦手指上的红色立香粉,问她:“怎么突然回来了?”

      秦昭昭刚结婚的那段时间很经常回家,一周要回四五趟,苏致远出了事后反倒是没怎么回来了。每天来庙里的人来来往往,传着风言风语,她也听了些传闻,问过秦昭昭,她却说都是她们瞎说的,于是她便没在意,现在秦昭昭突然回来,她有些惊讶。

      秦昭昭笑笑:“就是想回来看看。”

      轻松愉悦的模样看得王舒芬一愣。

      这是秦昭昭结婚后第一次这么笑,像是回到了几年前秦昭昭上学的时候,无忧无虑开朗轻松,每天都缠着自己要吃什么大闸蟹。

      王舒芬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问她:“有什么好事?”

      秦昭昭瘪嘴:“没有呢。”

      秦立树在门外听到动静后踩过门槛进来,意料之外见到秦昭昭,他明显僵住,片刻之后又笑道:“这是哪尊大佛啊?”

      秦昭昭笑:“你的亲亲女儿。”

      秦立树:“舍得回来了?都多久没来看我和你妈了?”

      秦昭昭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最近有点忙。”脸颊蓦然有些发烫。

      秦立树和王舒芬想起最重要的事,脸色淡下来,问:“苏家人现在怎么对你?”

      秦昭昭:“挺好的。”

      “苏致远现在怎么样?”

      “在医院呢,他们每天都去看他。”

      “没让你去?”

      秦昭昭如实摇头:“没有。”

      王舒芬皱了皱眉。秦立树没多说什么,拍了拍秦昭昭的肩膀:“我去买点你爱吃的海鲜,中午好好吃一顿。”

      秦昭昭笑得甜甜:“谢谢爸。”

      王舒芬看着女儿熟悉的愉悦笑容,又想起前段时间秦昭昭的状态,心口蓦地有些发酸。虽然不够厚道,但苏致远这一出事,她女儿终于回到以前的模样了。

      王舒芬不由得默念了句阿弥陀佛,不愿再多想,催着秦昭昭帮她忙。

      收拾完后,秦昭昭去隔壁看电视了。

      王舒芬正好碰上有人来算卦,便继续在寺庙待着。

      秦昭昭收到沉赴的消息,他发语音问她去哪了。

      秦昭昭问他:“想我了?”故意说得小声,像羽毛一样。

      沉赴似乎刚起床,声音低哑,落在她的耳中,很是性感。

      他只说了一个字:“嗯。”

      秦昭昭忍不住露出笑容,可这笑容正好被准备进来的王舒芬看见。

      秦昭昭瞥到她妈的身影,顷刻收起笑容,盯着王舒芬:“结束了?”正襟危坐的模样明显。

      知女莫若母,王舒芬一眼就看出她的不自然,走近她,问:“什么事这么开心?”

      秦昭昭摇头说没事,伸手拢了拢自己头发,却无意将耳后的皮肤露出来。

      那里带着一点红痕,昨晚沉赴舔着那里怎么都不肯松嘴,她早上也忘记遮了,现在倒是明显地袒露在王舒芬眼前了,但秦昭昭并没有反应过来。

      王舒芬无意间瞥到那里,神色一僵,想起最近那些不像话的传言。

      秦昭昭只知道她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恨铁不成钢一般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秦昭昭吓了一跳:“怎么了?”

      王舒芬突然大哭起来:“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女儿!”呜咽声中夹杂着绝望和愤懑。

      秦昭昭听此,心一凉,知道她这是没瞒住了。可惊慌的情绪只持续了几秒,之后袭来的是无边的无奈和失望,她还觉得有些可笑。

      她也的确笑出来了。

      王舒芬在哭。

      秦昭昭看着哭泣的母亲,嘴角竟微微上扬。

      秦立树回来的时候,秦昭昭已经不见了,家里只剩他哭得不成样子的王舒芬,和撒了一地的桔子。

      ——

      喜欢的话收藏头猪留言一条龙,谢谢大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