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蒜了 - 3.哪个好人,会操自己的弟妹呢? 昭昭(禁忌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沉赴刚释放过的性器又重新勃起,他伸手去揉捏她的软奶,指尖揉捻着圆粒,另一只手在她的身下抚摸,将被爱液浸湿的手指插入她的身体,带出她浅浅的呻吟。

      她几乎瘫软在他的怀里,他轻易地将她翻了个身,吐出舌尖去舔弄她的乳头,咬住吮吸。

      她叫个不停,谄媚高低起伏的浪叫听得他浑身发热,打开她的腿,湿漉漉的手指摸上她的软乳,将汁液涂抹在她的奶尖上。

      他俯身进入她。

      她无声张嘴,胸膛狠震一下,眼里沁出泪水。

      他在她身体里操干,盯着她涨红的脸,问:“爽吗?”手指插入她半启的嘴,勾着她的舌头搅弄。

      她呜呜地呻吟,很乖地舔着他的手指:“爽……啊……”

      他重重地撞进去,她小腹瑟缩。

      他贴着她发热的肩膀,唇无意识地在她的皮肤上流连摩挲,看着她迷离的侧脸,他的脑中突然出现一个问题:“只对我一个人这样?”问完,他才猛地回过神,故意想要让她闭嘴回答不了一样,狠狠地操弄着她。

      秦昭昭被干得胡乱叫唤,却还是在颤动中盯着他的脸,呜咽:“只对沉赴这样。”

      他一愣,将她翻了个身继续操。

      不想看她的脸,不想让自己的心混乱。

      *

      沉赴其实很早就知道秦昭昭这个人。

      应该说是整个南临村都认识住在山上的秦家,也知道秦家只有这么一个娇娇女儿。秦家是附近有名的通灵家族,说得通俗点,就是他们家很会算命,秦昭昭的妈妈算卦是出了名的灵。

      村里若是有大活动,都会去询问秦家后再定下日子。村民不论是怀孕生子还是乔迁开地,也都会去问问秦家的意思。

      秦昭昭在这种家庭里长大,性格自然不内向,从小就乐观开朗,见了客人都会嘴甜地叫声叔叔阿姨,有小朋友来她家,她也会热情地献出自己的玩具,很快就能和对方打成一片,好不欢乐。

      村里的人都喜欢秦昭昭,越夸她,她便越外向越招人喜欢,循环一般。

      她顺风顺水地过得很好,却不知为什么会嫁给苏致远。

      在他的印象中,秦昭昭不是这样柔软娇弱的性格,更不是这么一副动不动脸红,哼哼唧唧在他身下求操的模样。

      他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为的都是更好的未来,他只想快点完成任务,抽身离开,离开这个鬼一样阴魂不散的家族。

      他在离开这里之前见过秦昭昭几次,甚至还冒犯过她,虽然那时有原因的,可他还是对她感到愧疚。回来后,再见到她,他很惊讶,得知她是苏致远的妻子之后,他更是惊讶,心中翻起不小的涟漪——

      一是因为他年少时与她的过节。

      二是因为苏致远竟然真将她娶到了。

      其实他那时冒犯她,也只是想要惹怒喜欢她的苏致远而已。

      如今苏致远成了植物人,他和她结合,他只觉得命运无常,荒唐至极。

      但他知道更荒唐的是答应给苏诚辉留个孙子的自己。

      苏诚辉知道他想要脱离苏家,只给他下了一个条件——

      给苏家留个后,需要秦昭昭生下来。

      只要秦昭昭怀孕了,他就可以永远离开这个家,苏诚辉答应以后绝对不会再找他。

      他很相信苏诚辉的这番话,因为他知道苏诚辉只想要个子嗣而已,而这个子嗣是谁都可以,只要留着苏诚辉的血就行,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姓苏。

      这就是苏致远一回来就比他受欢迎的原因,因为他姓沉,随他死掉的妈妈姓。

      他深谙这件事放在当代社会里几乎是可以上新闻的程度,“兄弟共妻”这四个字就足够将他和秦昭昭两人钉在伦理的耻辱柱上。

      可他别无办法,他早就坏掉了,他要摆脱,他要绝对的自由。出乎意料的是,秦昭昭居然也同意,于是他便和她达成了合作关系——

      他们每天做爱,他每天都在她的身体里留下精液。

      她怀孕后,他就能离开了。

      他一点都不担心之后孩子出生了没爸爸之类的事,对他来说,他只是留下了精子而不是孩子。那孩子会被苏诚辉照顾得很好,他一辈子都不需要操心。虽然这样听起来很是冷酷绝情,可他早就承认自己不是个好人。

      哪个好人,会操自己的弟妹呢?

      他再一次在她暖融融的身体里射精,抱着她湿热的身体:“饱了吗?骚货。”

      秦昭昭几乎在昏迷的边缘,无力地趴在床上,摸着他的手臂,模糊又沙哑地说了句:“我爱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