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蒜了 - 2.我想你干我,好不好 昭昭(禁忌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他摸着她的身体,轻车熟路地点燃她,当她在他身下发浪呻吟的时候,他猛地将自己的阴茎推进她的身体里。

      她倒吸一口气,抱着他呜呜呻吟。

      他一点点动起来,做到一半,将她捞起,换了个姿势,从后面进去。

      圆润的臀肉被他握住,不由自主地扇了几下她的屁股,她疼得叫,可那种声音又似乎是舒服的反馈。他每拍一下,她就会夹紧他一下,于是他乐此不疲。

      她的腰几乎都已经塌下去了,整个人像块软掉的糖果一样粘在床上,只是屁股依旧被他提着,快速进入。

      她大口大口喘息,反手摸他的手,求饶道不行了。

      他没听,继续发狠操干。

      她的呻吟越来越短,越来越尖,终于她叫了一声,下体剧烈收缩着,喷出一股热流。

      她被操尿了。

      沉赴一愣,也没见过这种阵仗,但也不觉得鄙夷或者恶心,男人爽了射精,女人爽了就尿,一样的道理。

      能感觉身下的床单越来越湿,越来越热,她没再抬头,将自己的脑袋埋在枕头里。

      沉赴沉默着,最后竟然听见她哭了。

      知道女孩儿脸皮薄,他捞起她的身子,拨开她脸上的头发,不熟练地哄道:“不哭了……”

      秦昭昭眼睛都被泪水糊得一团糟,睫毛湿漉漉得颤着,别扭地躲着他的眼神。

      沉赴见她一脸尴尬委屈,心尖莫名一软,又补了一句:“不丢脸,我喜欢你尿。”

      秦昭昭一愣,脸一下涨得通红,看了他一会儿,她瞥向他的下体,依旧肿胀硬挺着,她挪唇:“要我给你口吗?”

      沉赴一愣,说不用。倒不是有什么洁癖,只是没想到秦昭昭会主动提出这个请求,他莫名失了点兴趣。

      他拉着她起身,“你去洗个澡,我整理一下床。”

      秦昭昭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可你还没射呢……”

      沉赴不在意:“没事,你去洗吧。”

      秦昭昭洗完澡后便没再来找他了。

      他换了块床垫,重新躺上去,被子上还有一点她的味道,淡淡的骚骚的,他扯着那块被子蒙上脸,撸动着自己的下体,脑子里想象着她刚才高潮的模样。

      时间过得很慢,他终于射精了,有些疲累地叹了口气。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回来之后,找上他的所有事情都事荒唐至极的。可他没办法拒绝,苏诚辉给他开的条件,他没办法拒绝。

      他需要和秦昭昭做爱。

      众望所归的结合能让两人之后的生活都好过些。

      第二天,他是被秦昭昭口醒的。

      女人趴在他的身上,从被子里窜出个头顶,在他不知觉的时候扒下他的裤子,含住他的龟头,舌尖在沟壑处前前后后地划着,她卖力地吞吐,津液顺着粗壮的柱身流下。

      他一开始是拒绝的,看着她水汪汪的眸子和泛红的鼻尖,他又开始放纵了,一下一下地按着她的脑袋,把握着节奏和深度。

      最后已经不是她在口他了,是他在操她的嘴。

      精液射在她的脸上,她的睫毛上挂着几滴欲坠未坠,他见她毫不嫌弃地伸手擦掉,心中冒出些古怪的滋味。她的唇因为摩擦而变得通红,嘴角也有一些白色的液体,他拿纸给她,她擦了擦手上的东西,然后伸舌把唇边的精液卷入口中。

      他一愣,装作没看到,低头穿上裤子。

      秦昭昭捋了捋头发,小声跟他说:“早上好。”

      沉赴盯着她此刻清丽的脸,不懂她为什么能在纯洁和淫荡之间转变得如此之快,心中蓦然有些东西塌掉了,他摸了摸她的脸:“早上好。”

      秦昭昭低头,笑了笑。

      她爬到床头,想拿床头的水喝,刚拿起水杯,便被身后的人一扯。

      水杯砸在地上,水倒了一地。

      她被按倒在床上,沉赴公狗一样趴在她身上,咬住她的耳朵:“一大早就这么骚,欠操了?”一只手滑向她的下体,那里空荡荡的,还有些湿。

      她没穿内裤来的,刚才那么帮他舔,下面早就湿了。

      现在被他这么肆无忌惮地摸着,她几乎快要瘫软,侧头将唇贴在他的脸上:“只对你这样的……沉赴,我想你干我,好不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