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蒜了 - 1.你喜欢哪个姿势? 昭昭(禁忌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 1

      南临村不大,可一旦谁家今晚生了个男孩儿,明天一早全村都会知道谁家添丁了。南临村藏不住任何秘密,所有消息不胫而走,似乎是风将消息吹得满村皆闻。有风的地方,就会有讨论八卦的声音。

      最近南临村发生了件大事——

      村里最有钱那户人家的儿子出车祸被撞了个半死不活,成了只能躺在医院里依靠着仪器活着的植物人。有点可惜的是,刚进门的漂亮媳妇儿一下成了半个寡妇。

      还听说,那户人家前几年被赶出去的逆子回来了。

      但被村民讨论得最多的事,是苏家的老头子似乎打算把那寡妇重新许给他那刚回来的儿子。

      嘴碎的妇人在自家门口和邻居开玩笑道:“哇,这是兄弟共妻啦?”

      邻居笑着问:“不然能怎么办?让人家二十岁出头的俏姑娘守寡?还是离婚?哪个肯同意?”

      “听说苏家那个老大比老二出息多了,长得好,也会读书。”

      “胡说八道!不就是因为他不服管教,做了错事才被赶出家门吗?”

      “你懂什么,我在他还上高中的时候就嫁过来了,老大之前很乖的,老二是私生子,老二被接回来后,老大才性情大变,我觉得老大就是被老二害的,否则真是一个大好青年呢,听说全校的姑娘都喜欢他。”

      “啊?那他为什么被赶出去?”

      “家事,这倒是没听见风声,听说就是老头大怒,让他滚。这老大也挺横,真就直接走了,提着一个包自己出去上大学了,好几年没回来了。”

      “那这几年也没回来找他爸讨点钱什么的?”

      “怎么可能啊!闹这么僵……要不是这次老二成植物人了,我估计他要等老头死了才肯回来。”

      “哎哟,你嘴真贱。”

      “我说的可是真话。”

      “那老大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混得怎么样?”

      “没消息,但前些天我见他回来,我家那口子说他那是豪车,估计赚得不少,我都说他是大好青年了,一个人在外面也能赚这么多。”

      “哈,那长得帅,又有钱,苏家那儿媳岂不是大赚特赚了?”

      “你疯了?你老公死了,让你去伺候你大哥,你肯吗?”

      “你嘴是真贱啊!”

      “说实话又不爱听。”

      ……

      天黑了,南临村安静下来,除了树丛里的喧嚣的昆虫声,村里的角落里还有听了会让人面红耳赤的动静。

      正被村里人火热讨论的两人此刻正在一间房里——

      沉赴喝了点酒,眯眼看向床上的女人。

      秦昭昭躺在床上,露出一点圆滑的肩头,床头的橙灯将她的脸映得影影绰绰,黑发落在枕头,莫名让沉赴心烦,就像是落在他的身上,他觉得全身都在发痒,很难受。

      他快步走过去,一下压在她身上。

      她吓得短促得叫了一声,见来人是沉赴,眼神一下软了下来,轻轻地叫了一声:“大哥……”含羞带怯的模样最是勾人。

      沉赴太阳穴狠狠地跳了一下,伸手摸她的脸:“别这样叫我。”声音沙哑低沉,听得人耳朵发痒。

      他们第一次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对话——

      她穿着布料极少的情趣内衣,圆乳晃眼,奶尖挺翘粉嫩,白白嫩嫩得手拉着他的手腕,娇娇地叫他一声大哥。

      他没有甩开她的手,只是哑着声音说:“别这样叫。”

      秦昭昭眨眨眼睛,等着他继续说。

      沉赴当时没说话,只是将她推倒,伸手揉着她的胸乳,顺手扯开那个蝴蝶结,火热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你喜欢哪个姿势?”

      秦昭昭满脸通红:“都行。”

      沉赴将她的内裤扯下,伸手去摸她的下体,“容易湿吗?”

      她缩了缩,用腿夹住他的手,眼神闪烁:“我不知道。”

      沉赴没说话,低头去吃她的奶,含住白软的乳肉后伸舌去挑逗顶尖的圆粒,湿热的口腔包裹着她的开关,她在他的口中开花绽放。

      她颤抖着身体,跟着濡湿的口水声发出隐忍淫荡的呻吟。

      他再去摸,低声说:“湿了。”

      她听清楚后咬牙,眼里都噙着泪水。

      后来是顺理成章的进入和操干,在她体内射精后,他退出来。

      出乎沉赴意料的是,他有些着迷了,到最后甚至有些不知节制——

      身下的床单凌乱得可怕,深深浅浅的水渍看得人害臊,交合处那里混乱不堪,不知是的体液,混在一起,淫糜又放肆。女人被操得满脸通红,眼眸水汪汪的,鼻尖泛红,皮肤上盖着一层薄薄的汗珠。

      抓过被子给她盖上,又扯了几张面巾纸,递给她。

      她没接,只是喘息盯着他看,无意识地咬咬唇。

      沉赴突然又有了一股冲动,但他忍下,哑声问:“我给你擦?擦哪里?”

      秦昭昭:“下面,流出来了好像,太多了。”很不好意思的模样,声音小得几乎快听不见。

      沉赴掀开她下面的被子,分开她的大腿,盯着水汪汪又粉嫩嫩的私处看,果然流出来了,浊液顺着小洞往外流,他伸手去擦了些,指尖不小心碰到那粒花蒂,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又在颤抖。

      他脑中的那根筋又绷紧,抬眼看她:“好了?”

      秦昭昭点头,红着脸说:“谢谢。”

      之后两个人分开去洗澡,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秦昭昭已经不见了。

      莫名有一种愧疚感,觉得自己是那种拔屌无情的渣男,他无言地点了根烟,抽了一会儿才去睡觉。

      时间回到当下。

      她又叫他大哥,他让她别这么叫。

      她这样做只会提醒着二人此刻在做什么离谱荒唐的事,他和她做爱,大哥和弟妹,是在乱伦。

      只是在这个鬼家庭,他们这种行为是被允许的,甚至是被要求的。

      两人才遇见没叁天,就已经做过叁次了,每一次都很激烈,秦昭昭的嗓子到最后都会有些发哑,可第二天,她就又能用娇娇的声音来呻吟。

      他也搞不懂,可能她这个女人天生就是尤物吧。

      逼紧声甜,还很敏感,摸两把下面就能犯洪灾,操起来水汪汪的很带劲。

      秦昭昭这次学乖了,直接脱光了衣服来找他,浑身不着片缕。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