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转 - 第1055章 番外篇 告白 火影之忍界闪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太好了!”

      卡卡西脸上即刻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很是激动的从自来也手中接过了后者刚刚从怀中掏出的书籍。

      他目光落在那本书的封面上,眸子当中,隐隐有着火热之色涌现。

      自来也冲着卡卡西意味深长的一笑,道:“还是你小子识货。”

      “自来也大人,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卡卡西神色迫切的说道。

      “嗯...是没什么别的事了。”自来也刚刚张嘴出声,卡卡西就已经消失在了眼前。

      “飞雷神之术...”

      他抽了抽嘴角,就在这时,目光一转,只见下方旗木一族的院落中,也正有一人抬起眸子朝着这里看了过来。

      “呦,朔茂,好久不见了。”

      旋即自来也纵身一跃,落在了旗木朔茂的正前方。

      ...

      火影大楼,高层会议室。

      “我想也是时候将火影的责任,交给下一代的年轻人们了。”水门望着眼前的几位木叶长老高层,淡然的说道。

      此话一出,富岳、水户门炎、转寝小春以及先代火影猿飞日斩都是露出了惊色。

      “水门,你现在说这些,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富岳望着水门,后者的外貌几乎与二十多年前继任火影时没什么变化。

      虽然他们的年龄都已经不小了,但是水门这个时候就选择下一任火影的继任者,的确显得有些为时尚早。

      其它的几位长老纷纷点头,显然都是这个意思。

      不过他们自然不会以为是水门不想再担任火影之职,这些年来他为村子所付出的一切,不光是村子中的人,整个忍界都有目共睹。

      “确实,所以我的意思并不是立刻就找到继任者。”

      水门耸了耸肩,道:“事实上,下一任火影的人选究竟是谁,我也很难抉择。”

      “如今的村子中,有实力、资格担任这个职务的人,可是不少。”

      几位高层面面相觑,皆都是面露笑意。

      对于如今的木叶,火影的人选,的确并不是唯一。

      “所以,我的想法是,在未来的几年,甚至是以后,将火影之位的沿袭,改变成为竞选制度。”

      “当然,这些竞选的人选,首先是要由村子的高层们制定的。”

      水门说道,一直以来,火影人选的继承几乎都是由前任的火影以及大名两个人决定的。

      但那个时候,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村子中能够担任这一职务的人选并不多。

      可现在时代已经不同了,所以制度也就要有所改变。

      “呵呵。”

      三代火影轻笑了一声,道:“既然有着这么多优秀的后辈,公平竞争也是理所应当的,我没有意见。”

      这时水门看向眉头轻轻皱起的富岳,淡笑道:“佐助也在我拟定的竞选人选当中,我想以他的实力和功勋,其它几位长老应该也没什么异议。”

      他知道富岳在犹豫着什么,也清楚在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两位长老心中,还存在着曾经的派系之争。

      这是他们延续了几十年的认知,即使到了现在,想要彻底将其改变,也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我今天将几位长老都叫来,也并不急着让大家表态,我的方案是否可行,只有根据时间来印证。”

      水门面色一正,道:“但至少,我们需要进行改革的勇气,这样才能进步。”

      ...

      一乐拉面店。

      鸣人和雏田两人在靠近服务台的位置坐下。

      “老板,请给我两大碗原味拉面。”鸣人冲着服务台举手。

      “呦,是鸣人和雏田啊,最近还好吗?”

      正在忙碌的手打老板一听到是鸣人的声音,循声望过来,顿时显得十分热情。

      鸣人在月球上打败了舍人的事情虽然没有刻意宣扬,但还是有一部分人知道,这一次,又是水门和鸣人等人化解了地球的危机。

      “雏田,想吃什么,今天我请客,随便点。”鸣人冲着雏田微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嗯。”

      雏田点了点头。

      不过一会儿,服务员就是将两大碗端到了鸣人和雏田的面前,看着后者的眼神中,仍存有几分惊诧。

      毕竟不久前雏田在大胃王中的比赛,太过令人深刻。

      只是对于她的这种目光,雏田和鸣人竟然都是没有觉察。

      他们的眼神虽然没有完全相对,但是注意力都在彼此的身上。

      自从上次月球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变得与从前不一样了。

      此时,在一乐拉面店外,偷偷探着脑袋观望着这一幕的浅幽缩回脖子,笑吟吟的点了点头。

      “舍人那家伙,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做了一件好事嘛...”

      ...

      “老板,结账。”

      吃过饭后,鸣人从忍具袋中拿出了自己的钱包,冲着手打老板摆手道。

      这让雏田和手打老板都大感疑惑,因为上次他们明明赢走了一乐拉面一年份的限免券。

      拗不过鸣人的坚持,最后后者还是结了这一顿的饭钱。

      随后,鸣人和雏田又结伴在木叶大街上转了很久。

      直至夜幕降临,两人才走上了前往日向一族的回程。

      “花火的身体怎么样了?”鸣人看着身边的雏田,询问道。

      雏田回应道:“嗯,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

      鸣人双臂环抱在脑后,目光看向前方。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走到了日向的正门口。

      两人彼此相视,这一次,他们心中都想着路程可以再长一些。

      “白眼!”

      这时,在日向一族的院落中,花火为了测试视力的恢复,开启了白眼。

      她很快就觉察到鸣人和雏田正在门外。

      唰!

      “姐...”

      正当她已经走到了正门外打算迎接时,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她身边,并且一把捂住了她刚要出声的嘴巴。

      花火一惊,然后就看清了来人的面目。

      “浅幽?”

      “嘘!这个时候,别吵到他们。”浅幽做出了不要出声的手势,轻声道。

      她们就这样躲在门后,偷偷地观望着门外的鸣人和雏田。

      “谢谢鸣人君送我回家,我到了。”雏田低垂着眼帘,小声说道。

      “嗯...”

      鸣人应了一声,伸出手指挠了挠自己的脸,好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急的他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门后面,浅幽都是为他心中焦急。

      “笨哥哥,快说啊...”

      “鸣人君,你怎么了?”雏田微微偏过头,疑惑的看着鸣人。

      “没...没事。”鸣人磕磕绊绊的说道。

      “哦。”

      雏田抿了抿嘴唇,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哥哥真是个大笨蛋!”暗中的浅幽都替鸣人着急。

      这时,就连花火都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本质,只不过她心中却是在说雏田。

      “姐姐,这个时候,你怎么也变得这么迟钝啊!!!”

      门后的两人都是急的面色焦急。

      雏田和鸣人道别后,缓缓地转身。

      “等一等!”

      看着雏田转过去的身子,鸣人忽然发声,帮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雏田猛地一怔,然后回过眸子,注视着鸣人。

      这时,鸣人深吸了一口气,盯着雏田的眼睛,道:“有些事情,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到底要该怎么开口。”

      “明明今天早上出门时,妈妈和妹妹已经跟我说过好几遍了,可到了现在,我却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鸣人说着显得有些逻辑紊乱的话,但雏田听着他的语气,身子犹如触电了一样,眸子中荡起波澜。

      “该怎么说呢...”

      鸣人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道:“其实以前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我以为我和雏田之间只是从小到大一块成长起来的同伴。”

      “但是当上次从爸爸那里听到你被人抓走的消息时,我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就像最宝贵的东西被人突然从身边夺走了一样。”

      “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在寻找你的那段时间里,我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

      “那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我想如果要是找不到你的话,我肯定会疯的!”

      皎洁的月光挥洒在街道上,男孩大声的诉说,女孩静静的聆听。

      雏田空灵清澈的美眸中,凝聚起了点点晶莹。

      “我不太清楚这种感觉叫做什么,直到爸爸妈妈告诉我,我才明白过来,我是不是很笨啊。”

      鸣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可这时他紧紧注视着雏田的眼睛,神情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雏田,我喜欢你!”

      听到鸣人的告白,雏田终于是喜极而泣,扑入了他的怀中。

      初时,鸣人的身体显得有些僵硬,但是感受到女孩的体温与柔软,他也是渐渐地揽紧了雏田,眸子之中的神色,显得坚定无比。

      “雏田,以后我再也不会让别人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

      “嗯,我也是,最喜欢鸣人君了!”怀中的雏田也是说道。

      望见这一幕,门后的浅幽和花火相视一眼,都是松了一口气。

      两人身体贴着墙壁坐了下来。

      “姐姐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花火笑了笑。

      浅幽点头,小脸上同样露出微笑,道。

      “哥哥,谁说你不善言辞的嘛,刚才的那些话,说得简直太好了!”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