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56)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林岩我想把别墅卖了。韩霁突然开口。

      林岩霎时红了眼圈,点头说:好,卖了还钱,我们一起,很快就能把所有的钱还完的。

      韩霁缓缓摇头,声音很轻地道:我自己就可以了,你还有自己的生活,我不能让一个受害者跟着我一起背负这些,林岩我们

      不行!我绝不同意,我不会和你分手的。林岩双目胀痛,心疼得厉害,其实这些日子我才意识到,这么久以来,我们都想着为对方好,为对方去打算,然后自己做决定,一个人去承受,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去面对过,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是你说一切都会好的,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就算再难,两个人在一起,至少可以相互依靠,互相取暖韩霁林岩喉咙已经哽咽,我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你,你也别离开我好不好。他眼中氲出了雾气,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本能地哀求着,想将韩霁留住。

      林岩韩霁闭眼,喉间有些发堵。

      林岩上前一步,抱住韩霁,温热的液体润湿了对方的衬衫:求求你,以前都是我错,给我一个机会,不要离开我。

      韩霁紧紧地回抱住林岩,轻语道:我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我以为我可以轻柔的絮语突然哽住

      你不用那么强大,还有我呢,只要我们一起就没有过不去的坎,还有我,还有我陪着你。

      韩建彬还在调查取证阶段,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宣判。

      网上关于韩建彬最终的刑期都有讨论,普遍认为10年以上,无期徒刑的可能性也很大。

      这天,随着一趟从新西兰到海市的航班,韩建彬接到了探监通知。

      女人戴着墨镜,一头蓬松的卷发,女神风的长裙,腰间一根白色腰带勾勒出玲珑的身材,她踩着高跟鞋,戴着质地上乘的珠宝首饰,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昂贵的气息。

      看到韩建彬,她将墨镜微微下移,笑了,呦这么憔悴,不是说参加儿子的婚礼吗,怎么变成了对前夫的探监了?不过也差不多,都是好事儿。说着她露出一个如春花绽放的笑容。

      郑馨月!韩建彬的脸色很冷,外面的女人画着精致的妆容,笑得嚣张得意,白皙紧致的脸,完全看不出是五十多岁的人。

      郑馨月笑得越发开心,她将墨镜推到头顶:以前想看你生气不容易,没人敢惹你,我以前真是怕死你了,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我的儿子终于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儿。

      韩建彬看着她得意的脸,气极反笑:你觉得这是好事儿?我名声扫地,你的儿子难道会好?手刃亲父,他一辈子都要背负双重骂名!

      什么亲父?郑馨月抱着胸,故作疑惑地说道,哪个亲父,你在说你吗?

      韩建彬皱眉:你什么意思?他一时间有些拿不准郑馨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不是很聪明吗?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不懂吗?郑馨月突然笑了起来,一副很开心的模样,韩霁本来就不是你的儿子,哪里来的手刃亲父啊?

      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韩建彬狂怒,他倏然起身,直直地盯着窗外的女人,眼睛仿佛能冒出火来。

      我没有胡言乱语啊。郑馨月一脸的无辜,听说你找了个小明星套路佳佳,然后让韩霁背锅,但你有没有想过

      她停下来,美丽的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韩建彬,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自己也这么被套路过呢?

      第75章 正文完结

      不可能,你骗我!韩建彬怒不可遏,拔高的音量,甚至引来狱警的提醒。

      等狱警离开,郑馨月笑看着他,继续说道,很早以前我就奇怪,我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我每天战战兢兢地,就害怕你哪一天发现,我当时都已经找人盯着了,害怕你背着我去做亲子鉴定。郑馨月眨了眨眼,笑得明媚动人,但是你没有,你一直对此深信不疑,从未怀疑过。

      不可能,不可能!韩建彬瞪视着她,额头青筋直爆,你在骗我,我不信!

      郑馨月眯着眼,微微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说韩霁长得像你,然后你就把别人的话当真了,从未怀疑过这件事儿,不过也算是老天帮我。她扯了一下裙摆,换了一下交叠的美腿,我一直以为孩子会是单眼皮,我和他爸爸都是内双,但是韩霁却是纯正的双眼皮,如果不是我确定那天醉酒和你什么都没发生,我都会以为我自己搞错了。

      韩建彬雷劈了一般彻底愣住了,下一秒,他突然声嘶力竭地大喊:你撒谎!郑馨月你休想骗我!狱警马上过来拉人,制止住狂躁的韩建彬。

      郑馨月站起身,将墨镜扒拉下来,说道:难得你是不是猜到了孩子的父亲了?这就是当初你欺骗我的代价!

      曾经她觉得自己头脑发热,做了一件蠢事,一直害怕自己无法收场,但这一刻她确是畅快无比。

      你没想到他也会背叛你吧,男人真的很好哄,喝了点酒,言语相激几句就上套了,他怕极了,自然是不敢和你说实话。说着郑馨月凑到玻璃前,慢慢地冲他做口型,韩霁这算不算是替父报仇?

      郑馨月最后满意地抱着胸,看着让狱警带离的韩建彬,而后嘴角微微挑起,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我以前不相信宿命论,但是现在你妈我是虔诚的信徒,善恶有报,你有什么可不开心的?

      郑馨月坐在沙发上,细长的手指夹着一根女士香烟,对韩霁说道:他公司还在呢,那些股东助纣为孽,用得着你去承担什么?网上抹黑你的水军都是他们故意放出来的,这事儿你就不用管了,你妈我也不是吃干饭的。

      韩霁看着对面翘着二郎腿吞云吐雾的郑女士,仿佛像是第一天认识她,这个不管儿子丈夫,只顾自己四处游玩享乐的女人,竟然也安慰起他来。

      破天荒地头一遭。

      你什么眼神,去去去郑馨月抬脚踹了韩霁一下,去给我洗几个水果,英国的飞机餐真么不是人吃的,饿死我了。

      韩霁神色淡漠,什么都没说,站起身去厨房,给她下了碗面条。

      郑馨月看着眼前的青菜牛肉汤汁面,整个人都愣了:你做的吗,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

      韩霁漫然地看了她一眼,直接道:你要是不吃,我就端走。

      郑馨月掐灭了烟蒂,单手扶住碗,说道:我还没吃过我儿子做的饭呢,再难吃我都吃完。

      韩霁神色一顿,然后慢慢坐了下来,看着对面的郑馨月吃饭。

      太久不见,他已经快要忘记母亲的模样,印象里那个对他不闻不问的冷漠形象,好像突然变得鲜活起来。

      我艹,好吃啊,儿子不错啊。郑馨月眼睛一亮,暴风吸入了几口,她感叹道,我儿子人长得帅,做饭还这么好吃,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姑娘。

      韩霁没什么表情,高挺的鼻梁,银框眼镜,眼眸漆黑而沉静,整个人显出几分锐利。

      没有姑娘,我的爱人是个男人。他声音轻缓,没什么情绪。

      郑馨月顿住了,她抬起头看向餐桌对面的人,青年穿着黑色西服外套,扣子没系,衬衫领口微敞,面容英俊,身材清逸笔挺,看上去十分帅气,但是整个人略显紧绷。

      对上她的视线,韩霁移开目光,看似轻描淡写地道:我以为你知道。

      你没和我说过或许也是知道自己不太关心儿子,她咳了一声,说道,你小时候没这个倾向,我就是有点意外。说着便继续埋头吃面。

      之后两人都很安静,谁也没再说话,只有郑馨月咀嚼面条的声音。

      一大碗面,她结结实实地全部都吃完了,韩霁都有些意外,平时林岩都吃不下这么多。

      他过来收碗的时候,突然身体一滞,郑馨月突然将他抱住。

      郑馨月女士拍了拍他的背,说道:儿啊,不用怕,有妈在呢,不会有事儿的。

      韩霁整个人僵住,拿着筷子,下意识地张着手臂,表情愣然,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说不清是什么感受,这个女人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问他为什么这么做,只是告诉他不用怕。

      心底此刻像是有涓涓暖意流过,胸口跳动的地方微微涨满,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不是因为家人,以前只有林岩会带给这种感觉。

      我没怕韩霁声音干涩低沉,没什么太多情绪。

      郑女士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就是想抱抱你。

      韩霁:

      气氛凝固,韩霁深沉的眼眸中闪着微妙的情绪,心底有些冷漠的东西像是渐渐被什么撕碎,韩霁慢慢闭合手臂,将怀中纤细的女人抱在了怀里。

      林岩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对抱在一起的母子。

      他拎着一箱螃蟹站在餐厅的门口,略带迷惘地看着他们。

      呦挺帅啊,我儿子眼光还不错啊。郑馨月松开韩霁,上下打量林岩,品味和我有点像啊,比妈妈的男朋友还帅。

      韩霁头疼地扶着额头,郑女士的口无遮拦他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去适应。

      林岩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看起来四十不到的女人,竟然是韩霁的母亲。

      您好我叫林岩,是韩霁的朋友。他上前打招呼,对待长辈依旧是没什么经验,只是礼貌地微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得体一点。

      哎呀,这小帅哥近看更帅了,这皮肤嫩的

      韩霁连忙扶着郑女士的肩膀制止了她上手的行为,将人推离了餐厅:你行李还没收拾,二楼右数第三间,客房已经给你收拾好了。

      人走了,林岩抱着箱子,感受着脸颊还未散去的热度,处于一种失神的状态。与。熙。彖。对。

      韩霁指腹摸了摸他略微发红的脸颊:疼?

      林岩缓过神,摇了摇头,然后看向韩霁,略显焦急:我还是先回去吧,你好好陪一陪阿姨。

      见到对方的长辈莫名心慌,有种说不出的心虚。

      没有哪个家长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喜欢男人,刚才对方掐他的脸,是不是就是一种反对的信号?

      不知道韩霁的母亲现在是怎么看他。

      他没有经验,得回去和关茜好好研究一番,应该怎么应对?

      之前和韩建彬都弄得剑拔弩张,这一次,不能重蹈覆辙,得想办法留下个好印象。

      他倒是忘了自己和韩建彬剑拔弩张的主要原因。

      你想回去?韩霁静静地看着他,温软的眼眸流露着一丝无法言喻的落寞情绪。

      对上这样的眼神,林岩立时解释道:主要是不方便。

      韩霁迟疑道:那我把她赶走?

      你说什么呢?林岩差点跳起来,他忙拽过韩霁,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我不走,关茜刚送了几只帝王蟹过来,晚上给吴嫂蒸一下,你妈妈喜欢吃什么,有没有什么忌口?声音略显烦躁。

      韩霁并不知道郑女士的口味,看了一眼光底的碗,说道:她什么都吃。

      那也应该有喜欢吃的啊?林岩无奈地看着韩霁,结果又对上那双乌黑温润的眼眸,漆黑、浓稠,隐隐写着忧伤寂寥,算了一会儿我自己问吧。

      最近林岩发现韩霁有些变化,他很少笑,也不太爱说话了,有时候会发呆,连以前那种温和的笑容都不愿意维持,甚至对**都不热衷,还要他勾引才行。

      他感觉韩霁像是抑郁了,只不过因为这个人的性格,所以看起来不太明显。

      林岩一直小心翼翼地照看他,每天都陪着他做一些事情,看电影、打游戏、运动、散心,不让他看新闻,远离一切能让韩霁感到不开心的事情。

      两人又说了几句,林岩让韩霁去陪母亲,他将螃蟹拿到厨房,顺便给关茜打个电话求助。

      韩霁看着林岩走进厨房,微光闪烁的眼眸带着一些复杂的情绪,等他回过头的时候,发现郑馨月女士正站在门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你难过我倒是相信,但我不知道我儿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郑女士靠倚在门边,慢悠悠地说道,我看你皱一下眉头,小帅哥都紧张得不行,你这是把人吃得死死的啊。

      韩霁沉默了几秒,然后走过去,单手将郑女士带离了餐厅。

      郑女士一面被韩霁推着走,一面说道:我和你说,韩建彬充其量也就是判个无期,监狱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就和现在封闭式管理的学校一样,作息规律,每天有放风时间,能学习知识技能,还管饭,有什么好操心的?

      最后她停下来:你在小帅哥面前,装一装就算了,但对韩建彬,你半分难过都不要有,你不欠他的。

      韩霁深深地看着她,没有波澜的眼眸慢慢地染上一些微光,似有亮芒闪过,最后,他露出一个似有若无的笑容,说:我知道。

      晚上吃完饭,林岩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郑馨月女士似乎并不讨厌他,和他说了很多韩霁小时候的事情。

      别的都还好,就是听到韩霁幼儿园的时候给小女生写情书的事情,林岩就不太行了。

      如果从幼儿园算起,不知道韩霁以前有过几段情史。

      这事儿只要想一想,林岩就嫉妒得咬牙切齿,洗完澡出来,林岩打算旁敲侧击一下对方丰富的感情史。

      韩霁这会儿已经洗漱完,坐在床上,腿上放着一个蓝色的漂亮盒子。

      什么东西?林岩爬上床。

      结果看到里面的东西,林岩整张脸涨成猪肝色。

      你林岩指着盒子,表情甚是精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