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54)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但是话说回来,韩霁应该不会做这种事儿,无论是品行还是外貌,韩霁都完美得无可挑剔,怎么能和贺成一样呢?

      不过,在苗煦眼中贺成也是接近完美的,关茜也一直说他有情人滤镜。

      怕就怕,韩霁这两年发生了什么变化。

      两年时间,足够韩霁学坏了。

      韩霁挂了电话,回过头就看见林岩十分丰富多彩的表情,纠结、烦恼、难过、疑惑,甚至还有害怕,很明显,以林岩丰富的想象,脑中怕是编造了很多个版本的故事。

      那孩子不是我的。韩霁直接澄清。

      林岩抬眼看他,完全是一副看渣男的表情:那为什么她偏要找你去,以前都不见你这么热心。最后一句明显带着醋意。

      韩霁扶了一下鼻梁上的镜架:你不相信我吗?

      林岩咬牙道:渣男pua的时候总说这句话。

      韩霁:

      韩霁收起电话,踱步过来坐到他身边:有些事情我现在没办法和你解释,给我一点时间,你催的太急,我会有压力,你也不想我骗你。

      林岩一脸防备:你现在更像渣男了。

      韩霁以手扶额,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笑了:那怎么办呢?我要怎么证明,我就只上过你一个人?

      林岩:

      林岩脸色红白一片,憋了好半晌,才说道:韩霁你不能这样,我相信你,可我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然

      话没说完,韩霁的电话又开始震动。

      韩霁看了一眼电话,发现是关茜:大概是找你。

      林岩的手机关机,一直没充电。

      以防万一,韩霁这次没有开免提。

      过来喝酒,地址我稍后发你,别告诉林岩。说完关茜就挂了。

      韩霁愣然片刻,然后收起电话。

      什么事儿?关茜的电话,林岩自然是关心的。

      没什么,她打错了。韩霁气定神闲地收起电话。

      关茜只说了一句话,他也只能这么圆。

      林岩没信。

      你和关茜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他敏锐地问道,你们是想背着我做什么?在国外的两年,他并没有听说关茜和韩霁有什么联系。

      要么是有意隐瞒,要么是这两人突然勾连,要瞒着他计划什么。

      比起捉奸,林岩现在的表情看起来更认真,完全严肃下来。

      韩霁弯身拿过茶几上的遥控器,一楼客厅的智能窗帘突然变成透明色,外面的景色一览无遗。

      他看向外面,说:我要出去一下,你在家里等我,如果你想出去,带上外面的人,不要自己一个人行动。

      林岩愣了,看着外面两个穿着黑色西服,设备齐全,正在巡视的壮汉。

      明星有保镖什么的不让人意外,有时候是出活动需要,但一般不会24小时在身边带着。

      虽然林岩家里也有保镖,但都是虚架势,林振江在意面子,就算公司都要垮了,还要请一大堆佣人。

      但韩霁不是这种拿派头的人。

      他看向韩霁,一脸地不可思议:韩霁你要**我?

      韩霁放遥控器的手一顿,也是一愣,他直起身,好整以暇地看着林岩:你倒是提醒我了,把你关在这里更保险一点,你还是不要出门了。

      林岩见韩霁去了外套要走,连忙去到韩霁身边:你去哪儿,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韩霁拒绝,他掐着林岩的下颚,亲了他两下,等我回来。

      不行!林岩拽着韩霁的胳膊,谭羽佳的事儿就算了,关茜找你到底什么事儿,你们非要瞒着我?

      我也不知道,回来告诉你。韩霁抽出手臂,将衣服穿好。

      林岩见他径直往外走,索性从身后勾住韩霁的头,双手环住对方的脖子,咬牙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定要瞒着我呢,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们喜欢把我当做被保护的角色,关茜是,你也是,我真的有那么弱吗?

      他之前和关茜两个人筹划两年,将罗高俊送进去,他自认为没那么笨,但出国后,关茜一直说不能急于求成,要忍辱负重,要等韩建彬放下戒心,一直劝他不要妄动。

      现在看,这完全可能是在哄他。

      他早就怀疑,关茜自己可能在偷偷调查。

      韩霁让人从身后勒着脖子,这个姿势有点不太好弄,他沉默了两秒,突然弯下身,手臂勾着林岩的腿的,倏然将人背了起来。

      林岩猝不及防就伏到了韩霁的背上。

      韩霁背着林岩,轻声笑了,说:你要是有什么宝贝,难道不想藏起来保护好?说着他将背上的林岩颠了一下,把人往上移了一些。

      林岩抱着韩霁的脖子,有点没缓过来。

      韩霁上一次背他,是两年前上节目的时候,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他那时候有种自己被珍视的错觉,就和现在一样。

      他觉得自己对韩霁似乎很重要。

      韩霁背着他往楼梯的方向走,两年前,你为什么会离开我?我没有保护你的能力,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你离开。他声音清润低缓,不是你太弱,是我太无能。

      林岩突然有些难过,他伏在韩霁的背上:不是的,你很好,我只是不想太自私。他那时候拖着韩霁,过一天算一天,不想分手,最后差点害了关茜,还让韩霁差点疯掉。

      他躲在国外的这两年,只是想迟一点面对这些。

      自私有什么不好?韩霁侧过脸轻轻地笑了一下,像我现在一样,狠一点,自私一点,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林岩落寞地叫了一声:韩霁

      韩霁将人带到了书房,放到了椅子上,然后蹲下身看着林岩的眼睛,拇指轻轻地摩挲着他的脸颊,眼神深邃,眼底似有微光,他坚定不移地说道:忍一忍,一切都会好的,我的宝贝。

      林岩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句肉麻的情话,韩霁却能够说得如此深情。

      林岩本来就对韩霁没什么抵抗力,这么一番刨白完全让他恍惚,他所有的脑细胞都死在这温柔的攻势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韩霁已经离开了。

      这算什么?

      美人计?

      韩霁根据地址找到地方,关茜的桌上这会儿已经摆了好几个空酒瓶。

      来了。关茜脸颊红润,笑呵呵地看着他,陪我喝一点。

      韩霁朝四周看了看,一个很普通的小店,除了店主,没有什么人,但私密性很差。

      不用担心,我包场了,我没那么多钱,只能来这种小地方,不过有氛围。关茜手腕拄着额头,呵呵地笑道,这叫烟火气,你们这些大明星不懂。

      韩霁坐到关茜的面前,一股冲鼻的酒气冲入鼻端,但他脸上没什么变化,而是取了杯子,拿了烧酒给自己倒上。

      难怪。关茜扶着头,笑盈盈地看着他:难怪林岩喜欢你,真帅啊,就算我不喜欢男人,都觉得帅林岩他就是颜控,你要好好保养,他这人没长性,你是例外,但如果有一天你变丑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变心。

      韩霁手上一顿,接着将酒瓶稳稳地放在桌上,轻描担心地反问:上辈子他变心了吗?

      关茜脸上的笑容凝滞,她摆了一下手,又去拿酒瓶:没意思。

      韩霁先她一步拿过酒瓶,然后抬手给关茜倒了小半杯:林岩知道我出来见你,最好长话短说,如果他找过来,不会想看见你这个模样。

      关茜有些头疼地抓了抓头发,最后吐了一口酒气:有时候我希望他笨一点,这两年为了骗他,我撒了太多的谎,都快圆不上了。

      韩霁沉默了几秒,过了一会儿,他才看向关茜,目光异常严肃:所以你是有什么收获了?

      关茜笑了一下,不置可否地说道,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拒绝你吗?她将杯中的酒喝掉,皱着眉打了个酒嗝,然后将酒杯放到桌上,慢慢地说道,大义灭亲啊,谁能做到这一步啊,这样的人,要么是为求富贵不择手段的凶徒,要么就是脑子缺根弦的二极管傻缺,韩建彬对你不错吧,我怎么可能信任你?

      韩霁没说什么,而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关茜淡淡地笑了笑:或许真的有那种人,心怀大义,匡扶正义,但我不行,如果林岩杀了人,我一定会帮他遮掩,我这人就喜欢以己推人,所以我没办法相信你包括言华章,他也不信你,所以你怎么找他都没用。

      韩霁修长的手指扶着酒杯,英俊的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淡淡地开口:所以你现在是改主意了?

      关茜将垂下的长发撩到脑后,闭着眼笑了笑:我不相信你,但是我没有办法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睁开眼,整个人已是泪流面满:你不知道,上一世,你们死后,我把韩建彬送进了监狱,我努力了近二十年,终于达成了目标,可我一点都不开心,我站在林岩的坟前,想到的都是他苦苦哀求我的场面。

      她接过韩霁递过来的纸巾,擦掉鼻涕眼泪,吐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林岩和我说,要不惜一切代价要让韩建彬受到应有的惩处,可上一世他却求我,让我放过韩建彬,他说自己就要死了,如果韩霁的父亲再进了监狱,他会从人人仰慕的影帝,受人尊敬的导演,变成人人喊打的罪犯之子,你要他怎么活啊?

      韩霁看着她,眼中写满了震惊。

      林岩那时候刚查出肺癌晚期,我们花了十多年的时间,终于拿到韩建彬违法的证据,我以为见到了曙光,结果林岩却倒下了。关茜低下头,捂着眼睛痛哭失声,我不知道他这些年过得那么痛苦,其实他抽烟没那么凶,比他烟瘾大的人很多,他是把自己为难死的。

      关茜捂着脸,沉痛道:你说,到底哪一个才是林岩真正的想法?

      最后,关茜抹了一把脸,将一个硬盘模样的东西推到韩霁面前:我不会做这个选择题,或许你比我更了解他,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希望这辈子你们能有个好结局,我再也不想一个人站在墓地,怀着愧疚走完漫长的一生。

      第73章

      老谭是我对不住了,我也没想到韩霁会这么莽撞。

      谭家的宴客厅,韩建彬和韩霁到访,原以为是寻常做客,但韩建彬一开口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包括韩霁也挑眉看向父亲,他都不知道自己哪里莽撞。

      谭夫人笑着道:这是怎么说的,韩霁我是看着长大的,最是稳重不过,尤其是这几年,越发的成熟稳重,我也见过不少,可没有几个年轻人能比得上。

      你不用帮他找补。韩建彬叹了口气,佳佳怀孕的事情我知道了。

      一席话,让在场众人脸色各异。

      谭羽佳脸色涨红,谭友清有些尴尬,谭夫人很是震惊。

      唯独韩霁放下水杯,冲着谭家夫妇淡淡地笑了笑。

      所以今天我来,一是给二位赔罪,二是想着这结婚的事儿也该提上日程,当然了,我们也不想委屈了佳佳。韩建彬笑着道,我已经通知馨月了,她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就会马上往回赶,婚礼的事情我们会全权负责,一定会办得热热闹闹,佳佳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

      谭友清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包括谭夫人,她瞪了女儿几眼后,也是笑意盈盈,本身她就对韩霁这个女婿很满意。

      谭友清很高兴:年轻人难免的,你和馨月当初也是先上车后买票,这也不是韩霁的错。

      韩建彬拍了拍韩霁,笑着道:实不相瞒,我其实很开心,老早就想做爷爷了,他现在能结婚,我也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谭友清哈哈大笑:一样一样,我也是想着要抱外孙。

      韩霁始终都没说什么,像是默认了一切。

      谭羽佳偷看了他几眼,心中的石头慢慢落定,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一会儿,我有几个朋友要来,正好你们留下吃饭,我给你们引荐一下。谭友清此时情绪高涨,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色,你们就不要推辞了,我也需要这个准女婿帮我长长脸。

      快要成为一家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韩霁的公众身份也很好用,以前是演员倒还罢了,现在票房大爆的新晋导演,电影口碑爆了,还在宣传期,每天都挂在热搜上,身价倍长,炙手可热的红人,这个女婿谭友清是越看越满意。

      午宴很和谐,韩建彬和谭友清的朋友们相谈甚欢,谭友清带着韩霁到花园里透气。

      身为父亲,谭友清免不了要嘱托一番准女婿:我的女儿我知道,让我惯坏了,脾气上来,霸道骄纵,以后她要是哪里做得不对,你和我说,我来帮你教训她。

      韩霁闻言停下脚步,淡笑着开口:也包括怀着别人的孩子来嫁给我吗?

      谭友清脸色倏然一变。

      伯父以为我不知道吗?韩霁慢条斯理地继续道,很多人都知道,我父亲他也知道,但是他还是让我娶佳佳,您觉得这是因为什么?

      谭友清脸色很难看,他下意识地朝着窗内的人看去,韩建彬此时一脸开怀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有丝毫的不情愿。

      我昨天才知道,屈兴宁是我父亲的人。对上谭友清震惊的目光,韩霁的笑容很淡,我一直以为他是碰巧知道这件事,然后再顺水推舟让我娶佳佳,但我没想到他竟然算计了这么多你肯定因为这件事骂过佳佳,但你没想过如果有人早就设好了套给她去钻,那么她怎么都躲不掉。

      我把佳佳当妹妹,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无论我对她是什么感情,这个婚礼对我其实是有益无害,佳佳以为是自己做错事,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心怀愧疚,小心翼翼地过活,还会想办法补偿我,我要是揪住一点,可以拿捏她一辈子。他看向谭友清,声音漫然,无论是我找情人,还是养私生子,她都会打碎牙自己咽,没办法理直气壮地让你给她做主这是您想看到的结果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