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53)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啊?

      林岩脑子宕机,听不太懂韩霁说什么,抬手去抓对方,揪着韩霁的手臂,眼中水汽弥漫:哥嗓音轻软,带了一点鼻音,入耳格外缱绻,不经意挑起心绪。

      韩霁抓着他的手,十指交扣压到两侧,对上那双含着水光的眼睛,目光下移,看着面前诱人的身体,然后倾身咬上林岩玉白的颈项。

      第71章

      林岩喝醉了如果不睡觉,就有点闹腾,哥哥、爸爸叫个没完。

      韩霁不想伤了他,一面压着他不让他乱动,一面还要哄着他。

      不过有一点,喝醉之后林岩的非常诚实,舒服还是不舒服了直接说,勾着韩霁磨蹭催促。

      但这个劲头也没持续多久,到后面就一直边哭边骂了,抽泣着让韩霁停下来。

      两年的禁欲生活,如果林岩清醒着就该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一头饿狼,林岩从开始的骂骂咧咧到最后没力气,只是抽泣着一遍遍地叫着韩霁的名字。

      林岩所有举动都是遵循本能,攀附住对方的脊背,贴近那个温暖的胸膛,无意识地叫着韩霁名字,配合他一碰就碎的脆弱表情,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感觉好像是过了很久,林岩才终于如愿以偿地落入那个温暖的怀抱,贴着对方的胸口沉沉地睡去。

      这一觉,林岩睡了很久,中间甚至没有任何动静惊醒他,他有轻度失眠,偶尔还需要吃药,好久没睡得这么沉过。

      只是感觉有点累,睡得浑身酸软,林岩迷迷糊糊地起床,结果刚一起身,就酸软着身体躺了回去。

      浑身酸痛,感觉像是前一天剧烈运动的后遗症。

      等他完全地睁开眼,渐渐清醒过来,细碎的片段,陆陆续续出现在脑海中。

      想到昨晚的癫狂,林岩的脸色十分精彩。

      尤其是自己勾着韩霁的腰,一会儿要求人家轻一点,一会儿又要求人家重一点。

      好在卧室里现在就他自己一个人,林岩拖着酸痛的身体起来,被子滑下去,身体上遍布的暧昧痕迹暴露在空气中。

      林岩强忍着羞耻四处去找衣服,但他没看见自己的衣服,只得去衣柜翻找韩霁的衣服。

      结果里面就没几件衣服,只挂着两套衬衫西服,连件t恤都没有。

      韩霁骨架宽,衣服穿在林岩身上并不合身,但现在也顾不得太多,先离开再说。

      出了卧室,林岩直奔门口。

      偏偏房门还加了一道内锁,他不得不停下来解锁。

      你如果现在离开,以后就再也不要再来了。

      韩霁轻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此刻的韩霁坐在沙发上,他将手中的杯子放到茶几上,慢慢地说道:我一直觉得你们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并非是一个予取予求的好人,凡事都有个底线。韩霁声音漫然,不见往日的柔和,带着一丝冷意。

      林岩动作一顿,怔然地站在门口,背对着韩霁,手指忍不住发颤。

      韩霁放下交叠的长腿,徐徐地站起身,朝着林岩走过来:既然决定离开,就不要再回来,我可以等一个两年,不会再等第二个两年。

      林岩低着头,用力地握紧门柄,心口泛起钝钝的痛。

      他对自己昨晚的举动后悔不已,想说些什么,可是喉咙有些发堵,说不出话来。

      想到以后还有不知道多少个这样的两年,林岩心脏像是让人拿捏住,胸口憋得难受,眼眶热辣辣的,他抬头眨了一下眼睛,试图逼退眼中的热流,他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太狼狈。

      但下一瞬,肩上传来一股力量,林岩被迫转身,整个人无所遁形地对上韩霁。

      韩霁抓着他的一只手,对上林岩泛着雾气的眼睛,声音平静地说道:我以前对你好,是因为我不想看见哭,你高兴我心情自然也好,但如果让你不哭的前提,是让我难过的话,那么我不会让步,我本来就是个自私的人。

      林岩死命地摇头,哽咽道:不是的温热的液体却顺着脸颊滑落,他下意识地抬手捂着眼睛,试图遮掩住自己的情绪,但马上他的手就让就让人抓了下来,双手让韩霁怼在光滑的门板上。

      不要再对我抱有什么幻想,我不会再对你心软。韩霁用力扣着他的手,不容他移开视线,我现在给你机会,你可以转身推门离开,以后再也别出现在我面前,也别再对我露出那种没有我就活不下去的表情。韩霁的声音很冷,隐约之间带着一种克制的怒意,是从未有过的狠厉。

      林岩对上那双黑沉的眼眸,心间一阵颤动,只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他脸色灰暗,慢慢地闭上眼,靠着门慢慢地向下滑坐,泪水无声无息地从眼角滑落。

      韩霁随他蹲下身,单手扣住林岩白皙的下巴,然后倾身吻了吻他水色的唇:真的要离开我吗?声音清冷低沉,却带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林岩难受得厉害,他紧紧地握拳,似乎在压抑着什么,十指恨不得抠进血肉,他几次动动唇,拒绝的话始终堵在喉间,发不出声音。

      最后,他闭上眼,认命一般抬手环住韩霁的脊背,贴近对方的胸口,将头埋进韩霁的怀中。

      韩霁轻笑一声,顺势将人抱了起来。

      你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韩霁将人重新带回卧室,英俊的脸上带着动人的笑意,你知道如果你选择离开,会是什么下场吗?

      林岩眼神有些迷离,仰头看着韩霁挺直的鼻梁,半响,才问:什么?

      韩霁抬手擦去他眼角的水汽,缓声说:把你关进一个房间,然后不给你衣服穿。

      林岩张了张嘴,看着眼前英俊优雅,相貌堂堂的男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话韩霁以前就说过,只不过那时候韩霁是在开玩笑,总觉得现在的韩霁变了很多,更加危险霸道。

      其实他心里很不安,总觉得自己头脑发热,做了一件不顾后果的事情。

      但很快,他就没有心思想这些了,韩霁解开外套躺上了床。

      昨晚的酸痛感还在,林岩还没缓过来,下意识地求饶:韩霁真的不行了。

      你可以的随着清润悦耳的声音,那件不合身的衬衫渐渐离开了他的身体。

      再次醒来,韩霁已经穿好衣服站在了床边,林岩抬了抬胳膊去拽背对着他的韩霁。

      韩霁扎领带的手一顿,然后转过身。

      林岩眨了眨眼,就那么地看着韩霁,他并不想说话,刚才只是不清醒时候,下意识的动作。

      韩霁手撑着床,俯身问道:要再睡一会儿吗?

      林岩下意识地摇头,想要起身,却发现没什么力气,身体酸痛得厉害。

      林岩忍不住瞪视韩霁。

      这个人在床上不是一般的恶劣,只会说情话哄人,根本不管你说什么。

      韩霁微笑着拿过床边的衣服,替林岩穿上,明显看得出心情不错。

      林岩想拒绝,但想想还是算了,这人根本不听他的,反正以前韩霁也经常给他穿衣服。

      等收拾齐整,简单地吃了个饭,韩霁说要带他去个地方。

      林岩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得回去,关茜会担心。

      吃完饭又想睡了,就是累。

      韩霁扶了一下镜框,说道:不用担心,我和她说你在我这里了。

      啊?林岩疑惑地看向韩霁,说不出什么原因,他觉得韩霁和关茜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

      林岩靠在副驾驶的车窗上,整个人恹恹的,没什么力气,没多久他便又点头想睡。

      他也不知道自己眯了多久,醒过来的时候,车已经停了,而自己的头顶着韩霁的手背。

      林岩坐起身,清醒了一下。

      明明自己更年轻,结果精力显得如此不济,果然还是最近缺少锻炼。

      韩霁收回撑着他额头的手,解开安全带下车。

      林岩跟着他下车。

      一阵凉风扑面,看着眼前让水域包围的别墅,林岩忍不住愣了愣。

      环绕四周,远花近树,阳光一照,美得生动,眼前的这个别墅住宅,像是印在画中的城堡。

      和之前看过的宋芷的别墅有点像,但看上去明显更好一些,至少眼前的这个池塘比宋芷那个大了不少。

      水是从后面的大湖引过来的,循环流动,韩霁说物业会帮忙打理。

      韩霁带着他穿过一条青石小路,进到了别墅内部。

      好在里面没有那么夸张,是他喜欢的简约风。

      你现在住这里吗?

      看了一圈别墅里面的布置,还有玄关的鞋,林岩突然意识到,韩霁现在其实已经搬离了公寓。

      难怪公寓里没有韩霁的衣服,他还以为韩霁真的打算不给他衣服

      但是韩霁是怎么确定自己会去公寓找他的?

      他就这么笃定?

      好吧,前后跑过去两次,韩霁确实有这个自信。

      酸软的身体,倒在了沙发上。

      林岩对自己没出息的表现有些绝望。

      韩霁撑着沙发,俯下身亲了亲他:以后你也住这里,这是我准备的婚房。

      婚房?

      这人真的是什么话都说。

      林岩让他弄得耳根发热,忍不住侧过头,咬了咬唇,终于问出他一直想问的问题:你不是订婚了吗?

      韩霁反问:你想让我求婚?

      不是,我是说你和那个叫谭羽佳的女孩,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林岩知道自己和韩霁之间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他也知道解决不了,所以下意识地回避,但是订婚这事儿,现在必须得说明白。

      本来他就是为了阻止韩霁结婚才找上门的,既然已经这样了,自然是要有始有终。

      韩霁看着细软白皙的耳根,淡淡地笑了笑,慢慢地说道:算是未婚妻吧。

      林岩倏然转头,瞪着大眼睛看向韩霁,他想说些什么怒斥韩霁,但是对上那双黑沉如墨的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红着眼睛想要起身。

      结果让韩霁箍着双肩压了下来。

      骗你的,我只是帮她一个忙。韩霁轻声安抚。

      林岩也觉得韩霁不会干那种骗婚的事儿,就凭昨晚一直折腾他的热情,他也不可能喜欢别人。

      只是他还是忍不住心底泛酸,扭开肩膀,冷脸道:你怎么就那么好心,订婚这种事情也能拿来帮忙?

      林岩说得也不算错,确实也不算好心,各取所需罢了。

      但韩霁并不想自己在林岩这里的形象大打折扣。

      韩霁的手机开了静音,这会儿一直振动。

      他没有理会,而是和林岩解释道:她是我看着长大的妹妹,我不能看着她走向绝路,但我不会真的和她订婚。

      林岩不说话,脸色好了一些。

      韩霁继续循循善诱:如果是关茜找你帮忙,你也不理她吗?

      我

      林岩转过头,但马上被他口袋里振动的手机吸引了注意。

      你先接电话吧。开车的时候,韩霁的电话就一直振动,电影还在宣传期,平时应该很忙,今天和他耗了这么久。

      不过韩霁拿出电话的时候,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谭羽佳三个字尤为刺眼,林岩的脸色立时变了。

      韩霁对上林岩控诉的目光,轻叹了口气,开了免提接听了电话。

      或许这就是有家室男人的烦恼,韩霁的感觉也不算坏,但马上他就不这么看了。

      韩霁你能陪我到医院产检吗?我一个人有些害怕

      第72章

      我确定他杀人。

      清冷的小酒馆里,言华章脸色阴沉地看着关茜,他此刻的眼睛犀利,冷冷地沉下声:他杀了晋阳,那天我看着晋阳高兴地出了门,人就没再回来,除了韩建彬,没人会让他露出那种表情。

      原本那段时间晋阳一直郁郁寡欢,连课也不去上,或许他实在是很想倾述,所以和他说了很多韩建彬的事情,言华章便隐约觉得韩建彬比他想象得还要危险。他一直劝晋阳和韩建彬断了关系,但晋阳却一直对韩建彬抱有希望,觉得对方是因为迫于压力才会选择结婚。

      可晋阳陷入自己的情绪中,已经听不进去任何劝说,说多了反倒会惹得他发火。

      证据呢?关茜拿着烧酒杯,目光淡然地笑了一下,他都有不在场证明,你知道什么叫做疑罪从无吗?就算知道他是个烂人,但是没有他杀人的证据,你的目的不能理直气壮。

      所以呢,你打算放弃?这和你当初承诺我的可不一样,如果当初你是这个态度,我根本不会帮你!言华章有些激动,将杯子重重地放到桌上,你手上的证据足够将人送进去了,还在犹豫什么?

      关茜沉默半响,最后轻轻地闭上眼,说:我我也不知道,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再好好想想该怎么做合适。

      言华章却是撑开椅子,站起身:你最好快一点,我等不了太久,一个月,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我要看到他的社会版新闻。韩建彬不伏法,《维鸠》就拿不到龙标,在戛纳报名截止前,他一定要拿到上映许可。

      言华章离开了。

      关茜一个人坐在小酒馆,不是饭点,这个时候没有客人,冷冷清清的,就她一个人喝酒。

      喝到微醺的状态,她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过来喝酒,地址我稍后发你,别告诉林岩。

      韩霁在接电话。

      林岩因为产检问题一时间想了很多。

      难怪要订婚,原来是出人命了。

      酒后乱性还是意外怀孕?

      竟然是和《维鸠》一模一样的剧情,难道韩霁是有样学样,想学贺成把他发展为地下情人?

      如果按照剧情发展,他要是和韩霁继续下去,就要走苗煦的老路。

      当初拍电影的阴影还在,直到现在林岩都心有余悸,这个电影对林岩造成了很大影响。

      如果贺成这个角色影响到了韩霁

      林岩越想越害怕,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有的演员入戏太深就会效仿角色的行为,以前他就听说过这种事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