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52)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两年间,他都没有梦到过韩霁几次。

      如此奢侈的梦境,他想任性一点,毕竟下一次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只是后来,他感到有温热柔软的东西落到他的唇上,开始和他抢夺呼吸,让他不得不张开嘴,结果有什么东西探入口中,吸吮着舌尖的神经。

      林岩整个人更晕了,身体发软,浑身无力,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林岩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房间里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

      原来真的是梦,落寞之后,林岩自嘲地笑了笑,病糊涂了还能做春梦,他也是厉害。

      不多久,病房的门推开。

      看见关茜进来,林岩说不清心底是什么感受,失望大概还是有的。

      关茜将保温壶放到桌上,颇有些无语道:怎么?把人折腾了一晚上还不够,白天还想人陪着啊?

      啊?

      林岩没懂什么意思。

      关茜说道:抱着人韩霁一晚上不撒手,吭吭唧唧地一直撒娇,简直没眼看。

      林岩愣愣地看着她,黑润的大眼写着迷茫,似乎没反应过来。

      关茜见他傻愣愣的,忍不住逗他:我昨晚就该给你录下来,让你看看多丢人,医生护士都在笑你。

      开什么玩笑?林岩微咬嘴唇,一些混乱的片段出现在脑海中,他自己也辨不清真假。

      但韩霁应该是真的来过来吧,意识不清之下,自己真的可能干出一些什么不得体的事情。

      你一会儿慢慢回忆,先去洗漱一下,吃点东西,你这一天多没吃饭了。

      林岩晕乎乎地走到洗手间,看着镜子里凌乱的头发,和略显颓废的脸,还好人还是帅的,只是大概对韩霁来说,现在的自己早就没了吸引力。

      他低头洗了几把脸,或许是因为烦躁,他的动作有些大,温热的水流顺着领口滑了进去。

      他拿着毛巾擦了一把脸,然后将睡衣的领口往下拉了一下,去擦拭胸口的水迹。

      他手上突然一顿,发现锁骨附近有一个可疑的红痕。

      好像肩上也有

      第70章

      林岩一直纠结身上的这些可疑红痕,他想问关茜,但又羞于开口。

      他和韩霁到底昨晚是怎么个情形?

      如果是以前,他大概不会在意这些痕迹,会以为是蚊子咬的,但现在这个痕迹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韩霁很喜欢这么做,在他的皮肤上碾磨吸吮,手口并用地留下痕迹,他不明白韩霁为什么会热衷于在他身上啃咬。

      每次都是他不胜其扰地将韩霁的头推开,他最渴望的是两人肌肤相贴时的温暖触感,坚实的怀抱,有力的心跳,美好到让人沉迷。

      有段时间,他觉得自己似乎患上了肌肤饥渴症,见到韩霁就想抱,甚至可以治疗他的失眠。

      关茜见他似红似白的脸色,有些担忧地道:你是不是又发烧了?我让大夫给你测个体温吧。

      林岩脸红到耳根,连忙说:没有不是,我已经好多了。

      关茜不信,刚想说什么,结果电话响了。

      关茜接听后,看了一眼林岩,说道:醒了,嗯好像还有点发热,等大夫一会儿给他看看,好,这就给他。

      说着她走到林岩身边,将电话递给他:韩霁打来的。

      啊?

      林岩顿时手足无措,心跳得厉害,缓了几次呼吸,才双手接过电话。

      喂林岩的声音像是从齿缝里挤出来一样,声音很轻。

      好点了吗?韩霁低沉磁性的嗓音从电话中传过来。

      好好多了。林岩暗自缓了呼吸,然后用轻快地语调说道,昨天麻烦你了。

      韩霁嗯了一声,说道:确实有些麻烦。

      林岩愣了一下,随即脸色涨红,他黯然地低头:抱歉

      电话里静了几秒,随即问道:所以你因为什么道歉?

      林岩语塞,他该道歉的地方太多了。

      韩霁的声音是柔和的,但他觉得韩霁今天有点凶,以前他都不会问他这么刁钻的问题,除非生气。

      大概是昨天他太过分了。

      也说不上什么原因,林岩鼻尖发酸,也不知道自己难过什么。

      可能是因为生病,莫名其妙地委屈。

      总之对不起。带着鼻音的道歉,声音控制不住轻颤发软,有那么一点撒娇的味道。

      电话对面的韩霁轻笑了一下,说:注意身体,我

      韩霁哥哥你在给谁打电话?

      一声娇俏的女声从电话另一端传来,林岩拿着电话的手有些发紧。

      一个朋友

      他听见韩霁用清浅的语调回应对方。

      什么朋友,是不是女孩子?

      不是

      韩霁最后挂了电话,看向身前的女子:你怎么出来了?

      她神色一滞,察觉到韩霁不悦的情绪,说道:是韩伯伯见你出来太久,让我出来看你的。

      韩霁知道她在说谎,韩建彬不会在意这种事,不过他没说什么,和她一起回了酒店包厢。

      里面是两家的长辈,还有几个叔伯,坐了一大桌子。

      这会儿正赶上服务员上龙虾,盖子一掀开,热气浓香的味道散开,谭羽佳突然感到一阵恶心,捂着胸口,难受得想吐。

      韩霁递了一杯清水到她面前。

      谭羽佳心下一暖,抬眼看向韩霁,对方此时已经移开目光,和身边的伯伯说话了。

      你别老粘着人家韩霁,一个女孩子家别这么没羞没臊的。

      两人刚落座,谭父的声音响起。

      谭羽佳放下水杯,不满地噘嘴:我哪有啊,你怎么老喜欢说我?

      韩建彬扶着杯子,笑着开口:年轻人喜欢在一起玩很正常,不能用咱们那时候的老观念来约束他们。

      谭友清叹了口气:女孩子总归是让人操心一些,这么大的姑娘也不结婚,一催就和你急,我和她妈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这是要学人家做老姑娘。

      谭羽佳不满道:说什么呢?爸你别那么老封建。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谭夫人出声训斥。

      韩建彬哈哈一笑:都一样,我们家里这个也是,也是让人头疼。

      有人感叹:现在的年轻人自己主意正,听不得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意见,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也不要太干涉,免得惹人烦,你们说是不是?

      众人哈哈一笑,获得不少应和。

      有位长辈不同意:我倒是觉得他们两个挺般配,既然都让人头疼,不如就撮合到一块,两人一起长大,感情还好,年龄也相当,小佳要是嫁给韩霁,老谭还能放心。

      这个提议一出,引得不少人的赞同,纷纷打趣两人。

      年纪大的人热衷于做媒,似乎是当做一种乐趣。

      谭羽佳脸色晕红,下意识地看了韩霁一眼。

      韩霁表情始终都很温和,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我看是有戏,老谭就看你同不同意了。那人看向谭友清。

      谭友清面带犹豫:这我说没有用,主要是小佳她

      那人打断他:你也别说你闺女,你眼光高,真要是个普通的,你宁愿自己养女儿一辈子,咱们先过你这关,就说你觉得韩霁这个女婿怎么样吧?

      谭友清笑了笑:韩霁当然是很好,我也是看着他长大的,自然是比外面的那些人要好。

      这就行了。那人站起身,看向韩建彬,老韩你觉得佳佳给你做儿媳,你愿不愿意?这位秋叔是很能张罗的一个人,看样子是非要把这件事促成不可。

      那自然是好的,我老早就有这个想法,只是韩建彬叹道,但我哪里能做他的主,让他自己说吧,不然到时候埋怨我这个当父亲的。韩建彬把话茬直接引到了韩霁身上。

      众人齐齐地看向韩霁。

      这个时候他要是拒绝的话,就是在众人面前扫了谭友清的面子,韩建彬显然是故意的。

      韩霁看向众人,微微笑道:没有意见。

      那位秋叔一拍巴掌,说:都没意见,就差咱们小佳了,你觉得你韩霁哥哥怎么样?

      谭羽佳低着头夹菜,红着脸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女大不中留,这是害羞了

      众人哈哈大笑。

      促成一桩美满的姻缘,豪华包间里热热闹闹,气氛很好。

      等韩霁坐上车离开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

      驾驶座上的孙威回身将一个信封递给他,说道:谭羽佳果然没说实话,孩子的父亲是个小明星,前些日子还陪她做了产检,不过现在已经分手了,是她主动提的。

      韩霁翻看了几张,就将照片扔到一边,谭羽佳骗不骗他这件事儿并不重要。

      开车吧。韩霁疲累的声音响起。

      孙威连忙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韩哥你说这事儿谭友清知道吗?孙威忍不住说道,我总觉得他知道,但他又看不上那个小明星,知道谭羽佳喜欢你,所以用你让她和那个小明星分手,这些商人真的太会算计了。

      韩霁闭眼笑道:他算不过韩建彬。

      孙威立时沉默了。

      他之所以还能留在韩霁身边,一方面是韩霁愿意给他一次机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韩建彬。

      两个人以他达成了和解。

      韩哥说得没错,谭友清算不过韩建彬,韩建彬早就盯上了他这块肥肉,就等着对方放松警惕,主动咬钩。

      韩霁闭眼小憩,车内很安静。

      两年间,他一面忙事业,一面应付韩建彬,每天休息不了几个小时,总会趁着车上的时间补眠。

      车内沉静的气氛让一通电话破坏。

      韩霁看了一眼来电,接起电话,声音轻缓地喂了一声。

      韩哥,公寓我已经找人给你腾出来了,你什么时候搬过去都行。

      韩霁笑了笑,说: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一直在外面拍戏,本来也很少住那里,韩哥下部戏有合适的角色别忘了我就行。

      见韩霁挂了电话,孙威忍不住问道:韩哥,你怎么突然想要回去住了呢?

      韩霁收起电话,想到那日林岩蜷缩在门外的场景,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他说:守株待兔。

      啊?

      孙威没懂。

      一个星期后,韩霁订婚的消息在圈子里小范围地传开了,虽然没上新闻,但是赫尤美这些人都收到了消息。

      这些日子,林岩一直抱有一种期望,就是之前的一切都是误会,韩霁和那个女孩并没有什么,不过都是巧合罢了。

      当知道韩霁订婚的消息,林岩一时间无法接受。

      之前那么多的心理建设完全白费,他觉得自己就不该回来,明明在国外好好的,怎么一回来,韩霁就结婚了?

      那你觉得韩霁应该什么时候结婚?关茜问他。

      是啊

      那韩霁应该什么时候结婚?

      关茜把他问住了。

      韩霁不可能一辈子不结婚,就这么和他耗着的。

      我想回澳洲。林岩失魂落魄地放下筷子,饭是一口也吃不下去了。

      关茜夹了个大虾给自己,直接道:那你回去吧。

      林岩:

      关茜一面剥虾一面说道:放心,你现在想干嘛干嘛,根本没人拦着你,韩霁也不会拦着你,人家现在正准备订婚的事情,然后结婚生子,没有闲心管你这些,你就好好过自己的日子,身体健康,看他子孙满堂就行了。

      林岩落寞地盯着眼前的餐具,愣愣地说道:你说得没错。

      看开点吧。关茜拿过手边的红酒给林岩倒上,今天陪你喝点,今晚一醉方休,睡一觉,明天一早起来,这全都不是事儿。

      话是没错,林岩也喝醉了睡下,但睡到一半,便借着酒劲儿轻车熟路地跑到了韩霁的公寓。

      韩霁开门的时候,先是闻到一丝酒气,然后就看见林岩红晕着脸站在门口。

      林岩雾气蒙蒙的眼睛瞪着韩霁,说道:你现在不能结婚!

      韩霁穿着黑色的睡袍,好整以暇地问道:那我要什么时候结婚?

      林岩咬咬牙,不讲道理地说道:两年!再等两年,我不想你了,你再结婚。

      韩霁靠倚在门边,抱着胳膊,笑了一下:我等不了两年。

      啊?

      林岩愣愣的,大概是没想到韩霁会拒绝,反应了一会儿,才又说道:那就等我回澳洲的,你再等等。

      韩霁的脸色冷了下来:回澳洲,什么时候?

      我我明天就回去。林岩晕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胡言乱语些了什么。

      话音一落,就感到身体一轻,整个人直接让韩霁抱了起来。

      再有意识的时候,林岩已经躺在了床上,外套已经没了,而韩霁在解他衬衫的扣子。

      林岩想要起来,结果让韩霁抬手压了下去,再起,再推。

      林岩直接气哭了,委屈道:抱抱啊,你抱一抱我啊,韩霁,你怎么不抱我呢?

      韩霁手上一顿,直接将衬衫扯开,露出里面的玉色肌肤,弧度优雅的颈项,玲珑雅致的锁骨,漂亮的肌理,林岩的身体美得一如往昔。

      林岩支起胳膊还要起来。

      韩霁扣住他光裸的肩膀,略有粗糙的指腹轻轻地磨蹭了一下,入手细白嫩滑,他说:你不是明天要走吗,还要我抱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