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51)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关茜笑得有些阳光灿烂,她说:我给你办了个画展。

      什么?林岩一惊,猛地站起身。

      关茜真的是给他弄了个大麻烦,他画画的水平什么时候够资格开画展了?

      一个业余爱好者,哪有开画展的资格?当时关茜说帮忙保管画作,他也没多想,结果现在要给他开什么画展。

      都不够他丢人的。

      他必须阻止,不然这事儿就会成为他人生的重大黑点。

      演技不好这事儿,他不太在乎,那么多人一起挨骂,但是画画可不一样,脸多大,这种水平去开画展?

      但关茜却说,请柬都发出去了,甚至还和他说

      你不回来也行,我一定会给你办的很成功,新闻通稿发一发,上个热搜肯定没问题。

      狗屁!

      林岩鼻子都气歪了。

      无论林岩怎么说不行,关茜都是一副你随便怎么说,反正她就是要开,说什么都不肯取消画展。

      林岩只得回国,亲自解决画展这件事。

      下了飞机,林岩一手托着行李箱,一面打电话给关茜:你在哪儿?

      你到了?关茜所在的环境似乎有些杂乱,声音让音乐遮掩了大半,不得不提高了音量,我在参加柯姿的订婚宴,你要来吗?

      林岩深吸了口气,说:给我地址。

      两年时间,林岩不是没想过回国,但熟悉的一切都会勾起他不愿意回忆的过往。

      他最害怕的是自己哪天耐不住寂寞,半夜突然跑去找韩霁,这真的是他能干出来的事儿。

      有一次,他在瑞士,半夜冻醒,睡不着,疯狂思念韩霁,怀念起那个温暖的怀抱,大半夜的哭得像个傻逼,直接定了回国的机票。

      如果不是因为飞机第二天才飞,早上起来后,林岩自己冷静下来,说不得就闹了大笑话。

      到了地方,是关茜到门口把他迎了进去,也不管合不合规矩,林岩用欧元现包了个红包。

      订婚宴是在花园里举行,玫瑰百合铺就的会场,芬芳扑鼻,一个五人的乐队在角落里演奏着悠扬的乐曲。

      会场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柯姿作为流量小花,她的订婚宴,自然是少不了圈内的名流参加。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林岩闻着花香有些发晕,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休息。

      关茜给他倒了一杯果汁,吐槽道:你就是疏于锻炼,开始的时候还能四处走走,这半年你就几乎宅在家里哪也不去了。

      林岩深吸了口气:别和我说这些,那个画展,你赶紧给我取消了,不然我身体再好,也会让你气死了。

      关茜笑了笑:啊那个啊,再说吧,人家订婚宴呢,回头再说。

      你

      嘘关茜示意他小声,订婚典礼快开始了。

      果然音乐停了,主持的声音响起。

      订婚典礼的流程很简单,半个小时不到就结束了。

      据说正式的婚礼要在国外举行,所以在国内先举行了订婚仪式,让没有时间和不方便的亲友参加。

      柯姿的未婚夫是个圈外人,但是长相丝毫不逊于明星,年轻英俊,笑容温柔,看上去非常绅士的一个人。

      挺帅的。林岩评价了一句。

      能不帅吗?那是赫尤美的双胞胎哥哥,他们家的基因摆在那里呢。关茜在一旁道。

      啊?赫尤美还有哥哥

      林岩一愣,有些意外道:那难怪了,确实很帅。眉宇间还是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很难看出是双胞胎。

      韩霁关茜突然对着林岩身后打起招呼。

      林岩立时身体一僵,他不确定关茜是不是开玩笑故意逗他。

      但心跳控制不住地加速,心悸得厉害,两年时间,心底的那份爱意有增无减。

      关茜给他打手势,让他起来,但是林岩缓着呼吸,试图聚集一点力量。

      林岩吗?

      韩霁清润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林岩闭了闭眼,而后慢慢站起身,转过头笑着道:好久不见。

      声音先于动作,林岩怕自己看到人,话都说不出来。

      韩霁英俊的脸上挂着斯文得体的笑容,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黑色正装勾勒出他修长的身材,他拿着高脚杯,一手插在兜里,周身散发出的迷人气质,很有杀伤力。

      林岩心悸得呼吸困难,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强忍着自己不去捂胸口。

      好久不见。韩霁笑容清浅,情绪一丝不泄,仿佛就像是普通旧友重聚,什么时候回国的?

      就刚刚。好不容易回了三个字,林岩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是怎么发出去的,只希望自己现在的模样看着别太傻。

      他在心中告诫自己出息一点,又不是没了男人就不能活了

      但是

      还是想抱一下对方,那坚实温暖的怀抱,仿佛是能抵御一切风雨的安全之所。

      他脑子有点乱,一时又想到,自己刚下飞机,风尘仆仆,着装也很随意,脸色也可能不太好,如果知道这个场合会碰到,应该好好收拾一番的。

      韩霁笑着点点头:打算待多久?

      我

      他啊,还要开画展,一时半会儿走不了。

      林岩大脑迟钝,正犹豫着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关茜接过话茬,替他说了。

      不是林岩气死了,什么画展,不要乱说。

      哦韩霁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那不要忘记请我。

      可是林岩对上韩霁沉静柔和的眼睛,到喉咙的声音怎么都发不出来。

      第69章

      韩霁哥哥两人的聊天让一道悦耳清脆的声音打断。

      那是一个穿着黄色小礼服的活泼姑娘,她走过来直接挎上韩霁的胳膊:你在干什么,不是说介绍我的朋友给你认识吗?

      林岩愣愣地看着她拉扯着韩霁的手,心口突然堵得厉害。

      两年时间,变得不止是关茜的恨,原来还有韩霁的爱。

      没人会在原地等你的。

      他明白,却没办法云淡风轻地接受。

      失陪了。韩霁冲着林岩和关茜两人笑了笑,始终都是斯文得体的笑容,不显冷淡也不过分热烈,他说,再联络。

      说完便和女孩一道离开了。

      林岩见过这个女孩,当初他们拍维鸠聚餐的时候,这姑娘还送了韩霁一个娃娃。

      当时他醋意大发,信誓旦旦地说要给韩霁弄个大房子,结果现在

      不能实现诺言,自然会有人取而代之。

      不懂珍惜,自然有珍惜的人。

      明明早就预想好的结局,可还是心痛得厉害。

      怎么了?关茜有些担忧,心口疼?

      林岩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捂着胸口,躬着身体坐了下来。

      林岩摆摆手说,没事儿对上关茜担忧的眼神,林岩露出一个坦荡无谓的笑容,能怎么?这都多久了,韩霁就算结婚我都不意外,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关茜看着他,忧心不减,刚想说些什么,不远处几人的交谈飘入耳中。

      娱乐圈下一个订婚的会是韩霁吧。说话的人看着不远处两人相携的身影,远烨集团的千金,看上去还挺般配,就算是联姻也不亏。

      什么联姻,人家青梅竹马。那人感叹地说道,听说是两家是世交,感情一直很好,韩霁一直不出绯闻,就是因为顾忌这个小青梅。

      没想到韩霁竟然也是出身名门,这娱乐圈竟然有这么多的富二代,可够卷的。

      以前是明星嫁豪门,现在明星自己就是豪门,难怪现在都挤破头想进娱乐圈呢。

      林岩眨了一下眼,眼神迷茫,脸上的笑容已经维持不住。

      韩霁真的要结婚了吗?

      是的吧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那么多人喜欢韩霁,正常的,都是正常的

      关茜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叹了口气道:我们回去吧。

      林岩的别墅这一年都是关茜帮着打理,和出国前差不多,没什么变化。

      林岩却是没有心思多看,一路回来到现在,都是一副精神恍惚,倍受打击的模样,那双明媚的眼挂满了哀伤。

      受不了的话,就去抢回来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关茜看不过眼,便随口说道。

      是啊,抢林岩一顿,徐徐地转过头,开什么玩笑,我没有受不了,就很正常,正常的但林岩的声音却听着有气无力,双肩垮垮的,眼中是掩饰不住的黯然。

      关茜坐在沙发上,交叠着腿,不置可否地说道:有些人,错过就是一辈子,顾虑重重,最后就会空留悔恨。

      林岩站起身,略显心烦的说道:我累了,先回房间了。

      关茜看着他的背影,心道,打击有点大了,这人是不是忘记为了什么回来的?

      这一路上,画展的事情半个字都没提,看来是很难过了。

      林岩泡了个澡,然后便一直在床上躺尸。

      两年时间,他都没有真正接受自己失去韩霁这件事情,听见对方恋爱的消息依旧心痛得厉害,心口像是让人揪得死紧,很难受,空落落的,像是让人挖下去一大块。

      但没什么是忍受不了的,林岩忍不住蜷起身体,这两年他都是逼着自己这么过来的,一切都可以习惯,习惯没有韩霁的日子,习惯一个人。

      前二十年的人生,他没有韩霁也过得很好,难过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再不能遇到比韩霁更好的人。

      韩霁是独一无二的,失去了就失去了,不会有替代品,他要承受这样的结果。

      小时候他和关茜抢玩具,打得昏天暗地,姐姐拉开他们,说:不是所有好东西都会成为你的,有些东西注定不属于你,要学会站在远处欣赏,不是只靠抢就可以的。

      他知道,他得认命予。溪。笃。伽。

      结果林岩这一躺,就躺在床上没能起来,关茜过来找他,才发现他发烧了。

      关茜难过: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呢,去澳洲的时候也是,下飞机就病倒了,算起来这都是第几次了,以后韩霁结婚、生孩子,你是不是都得来一遍?

      习惯就好了。林岩苍白着脸,笑得没心没肺,反正过两天就好了,不用担心。

      每一次都是这样,病好了,就算是挨过去了。

      他自小如此,像是身体对感情的一种切割,姐姐去世的时候严重一点,其余的至多两三天,然后一样生龙活虎。

      他想这应该是身体的自我调节能力,就像是免疫力一样。

      他自己习惯了,也不觉得怎样。

      果然,晚上的时候,他就退烧了,关茜也松了口气。

      但让人措手不及的是,第二天林岩又发起了高烧,这一次比昨天还要凶猛,烧得嘴唇干裂,开始说胡话。

      关茜吓得打电话给物业找人帮忙,想将林岩送到医院。

      结果就是转身打电话,倒杯水的功夫,林岩就不见了。

      关茜在物业调了监控,发现林岩是离开了,手机什么都没拿,上了一辆出租车。

      关茜只得发动身边的朋友去找,甚至联系了出租车公司。

      她想了想,又打电话给韩霁。

      林岩他有没有去你那里?关茜解释,他生病了,手机钱包什么都没带,一个人不知道去哪儿了,所以想问一下,人有没有在你那里?

      韩霁这会儿正在上妆,稍后他有个电影主创的采访。

      听关茜这么说,便叫来助理,拿过另一部备用手机,将家中的监控调了出来。

      五个监控视频,一一点开,都没有看见林岩的影子。

      他没在我这里。韩霁回道。

      关茜有些失望:那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再找找看。

      工作人员进进出出,环境很是嘈杂,两人没说几句,便挂了电话。

      韩霁坐在化妆间的靠椅上,他穿着一件卡其色的束腰风衣,里面是白色衬衫,身材笔挺而帅气,气质高雅华贵,只是温润柔和的外表此时显得有些冷峻锐利的味道。

      过了一会儿,韩霁修长的大手抓住从他身旁走过的制作人,说:我有事情要回去一趟,这里交给你了。

      啊?制作人一愣,你这个导演走了怎么行?什么事儿,非要你自己亲自去,我帮你找人处理行不行?

      韩霁站起身,淡淡地说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

      这制作人对上韩霁的目光,温和优雅的谦谦君子,眉宇间有种不容置疑的稳固气质。

      好吧,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说话。

      韩霁没有回自己的新居所,而是开车回了之前的公寓。

      那并不是韩霁的房产,而是属于公司的,现在已经有了别的明星入住。

      上了楼,出了电梯间,他便看见坐在门口的林岩,抱着膝盖将脸埋进双腿,整个人瑟瑟发抖。

      或许是听见电梯声响,林岩缓缓地抬起头,韩霁他苍白着唇,眼睛有些不聚焦地问道,你怎么不给我开门啊。他声音很轻,有气无力的脆弱模样。

      韩霁大步走过去,直接弯身将人抱了起来。

      林岩没有任何反抗,而是下意识地往韩霁怀里缩,他很冷

      韩霁扯开风衣外套,将人罩住,按了电梯按钮下楼。

      林岩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他感觉自己似乎梦见了韩霁,温暖的怀抱,让人迷恋的熟悉气息,林岩下意识地贴过去,紧紧地环住对方的腰,贴着那温暖坚实的胸口,脸颊轻轻地磨蹭,忍不住满足地喟叹了一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