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50)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助理这边连忙动作,用手机将林岩的微博调了出来。

      林岩的最新微博刚刚刷新,上面只有一句话

      【倒计时十五分钟】

      而上一条是

      【倒计时三十分钟】

      粉丝不明所以,好多人在底下刷评论。

      【是要发九宫格自拍吗?】

      【猜一个日全食cp公开】

      【闻到一丝瓜的味道】

      【自拍想要看自拍的岩岩】

      【好奇怪,岩岩很少发这种微博】

      【不是很少,岩岩除了广告根本就不发微博,要发就是大事情】

      【预订一个热搜】

      最新微博已经发出去5分钟,再有10分钟就是倒计时后的内容。

      韩建彬阴沉着脸,让人把关茜松开。

      关茜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你都看见了,马上下一条微博就是那天你和林岩在温泉小镇的录音。

      她看着韩建彬继续说道:现在就放了我和林岩,不然你会后悔的,你应该还记得吧,那天你亲口承认了参与到阿姐的事情中,罗高俊择日宣判,你作为帮忙遮掩的参与者,也难逃法律的制裁。

      关茜一口气说完,韩建彬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

      他突然拿过保镖手上的枪,直接对准了林岩。

      你是想和林岩同归于尽吗?关茜面不改色地说道,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这条录音对林岩和韩霁也没什么好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不是你今天咄咄逼人,我也不会把这张底牌亮出来,我知道你的强大,所以一刻都不敢放松,来之前我就做了一些准备,我是干什么的,估计你也调查得很清楚,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想解除危机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亲自动手,放我们离开,不然大家就共沉沦,你杀了我们,你自己也跑不掉。

      韩建彬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关茜好似没听到他的话,自顾自地往下说道,刚才林岩和于景辰说的话你已经录音了,现在你我手中现在各有一张底牌,大家相互制衡,双方都不敢妄动,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吗,难道非要将林岩再羞辱一番?那样你会和韩霁彻底地反目,韩先生的大局观去哪里了?关茜将利害得失分析得清清楚楚,她说,如果我们这条录音先公布的话,你刚才的录音就会失去应有的效力,韩先生还有十分钟的时间,你确定还要继续思考下去吗?

      韩建彬看着她那张犀利冷静的脸,他笑了一下,眼神却很危险:多少年了,没人敢这么威胁我了。

      关茜笑了,秀气的眉眼带着一丝冷意,那是因为你没早点遇见我,时间不多了,韩先生还要放这种上位者的狠话吗?你要知道,其实我们是不怕和你同归于尽。说着她看向林岩,脸上带上柔和的笑意,只是我们因为担心彼此才会受你威胁,可我不可能活着让你伤害我的朋友!

      林岩看着她,眼中浮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关茜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关茜笑着摇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我虽然怕死,但如果是和朋友一起,那么就没什么可怕的了,我知道你的,你也不怕对不对?

      林岩闭眼点头。

      韩建彬最后还是放了他们。

      走之前,韩建彬面色阴沉地对关茜说:你会后悔的。

      目光相对,关茜看着他,嘴角轻扯:我拭目以待。

      坐上车,确认安全后,关茜拿出电脑,取消微博操作,更换定时内容。

      林岩握着方向盘,依旧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感到有些恍惚,他缓了缓呼吸,说:关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关茜坐在副驾驶,一边低着头摆弄电脑,一面回道:你这是在夸我吗?

      是吧林岩回忆起刚才关茜的神态,沉思了片刻说:刚才你的气势和你平时完全不一样,像是突然变得非常成熟。那种气度完全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能表现出来的。

      关茜手指顿了一下,随即说道:不装一装,怎么能吓到韩建彬?要是真让你和于景辰上床,我也就不用活了,死了干脆,憋屈死我得了。

      林岩看着面前蜿蜒盘旋的道路,落寞地笑道:我太没用了,还要你来保护。

      你什么意思,看不起女人吗?关茜侧头看向他,你打小就没有大男子主义那套东西,我希望你以后也别有,对付韩建彬这种人,自然是要预想出各种可能,不过这次我们惹恼他了,还是暂时躲躲风头,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变态的手段,就怕我们到时候招架不住,我今天真是大开眼界,没想到人能变态到这种地步。

      她轻吐了口气:在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我们不要再贸然行动了,下一次,我们直接把他咬死。

      我明白林岩眼神飘忽地看着前面的道路,深吸了口气,关茜我们去澳洲吧。

      啊?

      关茜一愣。

      我如果早点和韩霁分开,就没有今天这种事儿了,是我太自私了,还要反过来让你们保护,你不知道刚才面对韩建彬的时候,我多想强硬一点的,可是林岩声音哽住,呼吸变得有些局促难忍,可是每一次交锋,他都让韩建彬拿捏得死死的,每一次对方都掐着他的死穴让他屈服,他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我知道,我明白你的感受,我也是一样的,被人拿枪指头的时候,我也要崩溃了,但我们毕竟都是普通人,不要对自己要求这么高,做到这样,其实我觉得我们挺了不起了。关茜吐了口气,合上电脑,说道,我们已经把罗高俊送进去了,韩建彬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只是这个过程有些难熬罢了,林岩你相信我,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林岩淡淡地笑,你不用安慰我,今天我才知道,原来韩霁早就知道我一直在查韩建彬的事情。他紧握着方向盘,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我是有多无能,要让你们这么保护,再有这么几次,我不是把你的命弄丢,就是把韩霁逼疯。如果当初果断一点,就不会把韩霁牵扯进来,他和关茜也不会过早地暴露。

      你这让韩建彬ptsd了,韩霁知道其实是早晚的事情,自己的爹是什么模样,估计他心里也多少清楚,不然也不会选择帮你,你就别担心了,我刚给他发了消息,估计他下飞机就能看见。关茜说道,韩建彬会发怒也不单单是因为韩霁的事情,我们频繁地接触赫尤美,也让他感觉到危机,出国的话出国也行,反正我有很多事儿,在国外也能做,我们去澳洲看看朋友,放松一下吧。

      林岩沉着目光看着前方,说:定机票吧,我们今天就走。

      这真的是仓皇出逃啊。关茜叹了口气,也好,这样韩建彬也能放心一点。

      虽然这么说,关茜的眼神变得有些冰冷:下一次,出逃的对象一定会换成韩建彬!

      韩霁下了飞机打来电话的时候,林岩已经和关茜在机场了。

      他们只是回去拿了证件,连行李都没收拾。

      其实不是不能晚一点走,但是林岩怕自己会犹豫,当初他就是因为忍受不了孤独和害怕,才会不停地去寻找韩霁索求安慰。

      我没事儿,他没把我怎么样。林岩在等候区接到了韩霁的电话,笑着安慰对方,光天化日的,他能做什么?

      韩霁通过特殊通道,高大的身影脚步匆忙地越过人群: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我机场内人来人往,林岩跟着人群走向登机口,他淡淡地笑道,不是说了吗?我要去国外,马上就要走了,先去澳洲,之后再去美国,四处都走走看看

      韩霁慢慢停下脚步,站在人流中,他闭上眼:林岩

      韩霁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是想瞒你一辈子的,我知道不可能,但一直希望这一天可以晚一点到来。林岩轻声道,我太软弱了,没办法保护好你,说起来,这些日子我反复无常,一直都是你在包容我,对不起我早应该和你说对不起的。

      没有,一直都是我不肯放手。韩霁笑着道,该我说抱歉,是我没能保护好你,其实我在心里一直隐隐地抱有一种期待,就是他没那么丧心病狂,他没有杀人。结果就是这一点期待让他大意,把林岩置于危险的境地。

      林岩低头,眼中有了清泪:虽然现在说这些没有什么意义,但是韩霁,当初我主动接近你,并没有想过你会是他的儿子,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让人崩溃的巧合,我不希望那种大义灭亲的剧情在你身上上演,我也不希望你为我做得更多。

      我明白。韩霁蓦然转身,他穿着黑色的风衣,高大的身影朝着机场等候区的方向移动,你现在在哪儿,我们见一面。

      林岩眼睛酸涩得厉害,他低微地轻语:以后我会保护好自己,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这样我们才会慢慢地放下彼此,不再为彼此挂心。

      韩霁眼眶一涩,他轻轻地开口:林岩你要这么残忍吗?连最后一面都不肯见我。

      韩霁林岩垂下头,喉咙酸涩,眼角温热的液体砸落到地面,我不敢,我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你不要动摇我最后一次。他捂着脸,压抑着波涛汹涌的情绪,将哽咽的泪水遮掩起来,无声无息地抽泣。

      韩霁拿着电话站在原地,听着机场的广播,看着远处的登机人群,他落寞地,孤零零的一人伫立在那里,久久未能出声。

      他看着那个逐渐淡去的人影,身体的力气仿佛全部被抽干。

      第68章

      两年时间说长不长,但足够发生很多事情。

      演员流量更新换代,许多更年轻的血液重新注入这个圈子,一直询问林岩什么时候回归的粉丝走了大半。

      没有作品的林岩,很快为市场所淘汰,红得如昙花一现。

      《维鸠》几次送审失败,拿不到龙标,电影一再推迟上映。

      从言华章的采访看,似乎已经不抱希望,筹备的新电影马上就要开机。

      韩霁成功退居幕后,做起了导演,处女作《误会》票房口碑双丰收,事业如日中天。

      两年间,林岩去很多地方,但大多时候都是一个人。

      关茜一年前便回国了,似乎赫尤美介绍的那个催眠医生很管用,缓解了每天晚上侵扰她的噩梦。

      只不过林岩觉得关茜变了很多,这一度让他担心,是不是那个催眠师在关茜的脑中灌进去了一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催眠本身就是个很玄的东西,他很担心是宗教洗脑。

      你也回国吧。平板里是关茜的影像,隔着时差,国内正好晚上,关茜穿着浴袍在擦头发,一个人在外面,有什么意思?

      林岩却无所谓地道:我觉得还行,习惯了。

      关茜将毛巾放下,说道:就是习惯了才麻烦,你没发现自己都很少笑了吗?慢慢地,你会越来越沉默,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不想社交,不想出门,每天都是混日子,日子过得多一天少一天,对你来说都没有意义。

      林岩怔了怔,但马上他便笑道:感觉你现在就可以出诊了,真的是久病成医,心理医生看多了。

      我不是心理医生看多了。关茜叹气,有些落寞地道,说了你也不明白,但我没和你开玩笑,最后真的会变成这样,孤家寡人一个,只剩下你自己,靠着回忆过完余生,后悔一辈子。

      林岩单手扶着后脑,笑看着她:我就说那个催眠师在你脑子里装了奇奇怪怪的东西,像个老人家似的,喜欢和人讲道理,还总唉声叹气,一个人发呆,这个病治的人都傻了。

      关茜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目光沉静、哀伤、寂寥、空旷

      林岩愣了一会儿,颇有些无奈地道:你这个眼神,真的是让人有点受不住,要不要录下来你自己看看?

      你和韩霁一直都没联系吗?关茜突然开口。

      林岩笑容一顿,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有什么可联系的,现在这样就挺好。欠韩霁的注定还不了,不如就这样,偶尔能在新闻上看到对方,了解对方的近况就已经很好了。

      韩霁也不联系你吗?

      林岩心口一痛,强笑道:你这话说的,当初我走的那么是个人都受不了,他不恨我就不错了。当初韩霁求他见最后一面,结果他走得决绝,说什么不肯答应,他可以想象当初的韩霁有多伤心,怎么可能还来找他。

      关茜眼神黯淡,低下头说道:林岩如果我们放弃追查韩建彬的话,是不是你们就可

      关茜!林岩打断她,我不会放过韩建彬的,韩建彬也不会允许我靠近韩霁,我和韩霁已经不可能了,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抱歉。关茜沉默下来。

      林岩觉得关茜现在的变化非常大,以前她是不可能说出这种话的,她对韩建彬的恨意甚至高于林岩,但现在她却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

      是时间消磨了恨意?

      林岩也不知道说什么,他忘不了韩建彬用韩霁来威胁他,也忘不了那人用枪指着关茜的头,更没办法对姐姐的死释怀。

      这些都是他最亲的人,他早已把这种恨刻在骨子里,没办法随着时间而淡忘,反而每次忆起的时候都会气血上涌,气闷难受,两年来,他的恨意有增无减。

      林岩回国吧关茜突然说道。

      不回。因为刚才的事情,林岩有点不高兴,正气着。

      关茜透过屏幕看着他,笑着道:你得回来,有个画展你要参加。

      林岩皱眉:什么画展?这两年他去过世界各地很多地方,画展看了不少,什么画展值得关茜特别一提,甚至让他回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