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49)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嗯?

      林岩睁开眼,声音轻缓地说道:以前总想着还年轻,还有机会,结果等到现在,哪里都没去过,韩霁我想出去看看。

      林岩

      对面的韩建彬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也不着急催促,只是目光朝着一侧的关茜看了一眼。

      林岩马上道:我定了飞美国的机票,韩霁我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回来,或许会很久,所以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

      林岩我说过你根本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韩霁突然打断他,声音突然变得锐利,我所有的踌躇犹豫,都是因为害怕失去你,比起飘忽不定的爱情,友情总是能够走得更长久。

      我知道。林岩笑着道,一滴滚烫的泪珠顺着脸颊砸到地面。

      你不知道。韩霁低缓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林岩你是我的命,我保证谁都不能动你!

      第66章

      林岩愣然地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下意识地看向对面的韩建彬:你怎么突然这么说,谁没事儿能来惹我,先不

      林岩,我保证谁都不能动你!就算是韩建彬也不行!韩霁冷肃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怎么会?

      林岩全然震惊,好似吓到了,半张着嘴,漂亮的眉眼显得惊惶无措。

      韩建彬皱了皱眉,脸上的笑容消失,冷声道:他猜到了?

      他很意外,这个儿子到底是有多情种,才会几句话就能听出当下的这个局面。

      你把电话给韩建彬。韩霁的声音在林岩耳边响起。

      林岩拿着电话,大脑有些迟钝,他略显迷茫地看着韩建彬:他让你接电话。

      手中的电话让韩建彬的手下取走,林岩一时间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

      韩霁是怎么知道的,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怎么会猜到韩建彬在这里?

      林岩大脑很混乱,心慌得厉害,他朝着对面的关茜看过去,关茜轻轻地冲他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儿

      我的儿子真的是出息了,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猜到的,难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暗语?那几句话,听着十分正常,只是带着些许伤感的离别,开始他还以为是林岩识趣,两人的关系到底有多亲密,才能到这种地步?

      韩建彬想到上次节目的测试,韩霁能够百分百地猜到林岩的喜好,那样的默契足见韩霁对林岩的重视,这让他脸色非常不好看。

      听着电话里的声音,韩霁慢慢闭上眼哪里有什么暗语,上一世林岩与他告别的时候,说了同样的话。

      他忘不了林岩诀别时说的话,每个让噩梦惊醒的午夜梦回,他都告诉自己不能重复上一世的悲剧。

      除了现今这种情况,他想不到林岩为什么会突然做这样的诀别。

      听到父亲声音的那一刻,韩霁心底是绝望的,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韩建彬你到底想做什么?韩霁的声音低哑晦涩,带着压抑的怒气。

      你在直呼我的名字?韩建彬语调微沉,已然有了冷意。

      韩霁闻言冷冷地笑道,那你现在还像是一个父亲吗?你抓了我的爱人,你还想我把你当做父亲?他深吸了口气,说道,韩建彬我不管你想做什么,把林岩完好地放回来,你我就还是父子,但如果你做了任何伤害他的事情,咱们的父子关系一定会就此断绝。

      你用这个来威胁我?韩建彬带着愠怒的声音响起,我教出的儿子,不会这么天真吧。

      韩霁死死地抓着电话,说道:如果你拒绝我的提议,我现在会马上报警,同时在微博发布建云地产的事情,我也会在媒体揭发你对林岩姐姐的迫害,以我的影响力,警察势必会对你展开调查。

      韩建彬眼神彻底冷了下来,他说: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我确定,你动他一下,我就不会再顾忌任何父子之情,你的事情,有证据没证据的,我都会告知警方,以我在内娱的影响力,这件事情会持续曝光,这些年你也得罪不少人,落井下石的一定会不少,舆论发酵的过程中,你公司的股票会崩盘,你的商业帝国会走向崩塌。

      韩霁说一句,韩建彬的脸色就阴郁一分,最后他深吸了口气,笑着说道:相信我,你要是怎么做,我会让你马上失去他。最后三个字,韩建彬刻意加了重音,威胁的意味甚浓。

      韩建彬!韩霁惊怒。

      韩建彬皱眉,声音十分不悦:我实在是不喜欢你叫我的名字,我的儿你在怕什么呢,你觉得我会对他做什么?

      韩霁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要是伤害他,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韩建彬眼神阴鸷,沉声道:这个时候你还要和我硬来,你真的是想帮他吗?你越是这样,我就越不想放过他。

      韩霁拿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呼吸起伏,冷汗从额头一滴一滴地落下,他闭上眼,慢慢地说:父亲求你不要伤害他。

      韩建彬笑了,他看向面前神色惶然的林岩,说道,我把人完好地给你不就可以吗?他看了一眼表,说道,你现在从海市往回飞,我保证你回来的时候,他人会完好无缺地站在你面前。

      你到底想要对他做什么?韩霁自然不能因为他这么说,就放下心。

      我只是想要一张自保的底牌,最近实在是有些不胜其扰,我要将这些潜在的危险都扼杀在摇篮里。说到这里,他笑了一下,放心我不会杀了他的,我甚至都不会动他,你说的没错,公众人物的影响力确实很大,有些事情,真的很让人头疼,我要是杀了他,第二天我可能就进去了。

      说完这些,不等韩霁再说什么,韩建彬就挂了电话。

      他把电话交给身边的人,然后面带笑容地看着对面的两人,缓缓开口:不好意思,以这个方式请二位来做客,实在是两位太过让人为难,我也是不得已。

      林岩目光直直地看着他,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韩建彬却是看看四周的环境,说道:这里似乎不太方便说话,还是换个好点的地方吧。

      很快地,林岩和关茜的头让人用黑布袋子罩住,送到了一辆车上。

      林岩以为自己会让人带到哪个荒郊野外或者废弃厂房,但他感觉自己是进到了某个地下停车场,然后又乘坐了电梯,等恢复视线的时候,林岩发现自己是在一个装修豪华的酒店内。

      他连忙去找关茜,发现对方在房间的另一头,靠近玄关的位置,稍稍松了口气。

      只是和他不同,关茜让人捆缚住,嘴上贴着黑色的布贴。

      关茜冲他摇了摇头,让他不用担心。

      但这种情况,两人的心都揪得很紧,心下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不用怕。韩建彬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笑着道,我答应韩霁不伤你,自然就不会动你。

      但他话音一落,关茜的后脑就让一把枪顶住了。

      你干什么?林岩惊怒,刚要站起身,就让身边的两个壮汉压了下去。

      韩建彬气韵稳固地看着他,笑容始终和煦:我不能伤你,又想你听话,这自然是最好的办法。

      林岩压下心中狂涌的怒气,深深地闭眼:你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韩建彬看了一眼身边的助理,那人便走上前给了林岩几张薄薄的纸。

      上面是台词,你是演员这个对你来说没什么难度吧。韩建彬的声音又轻又慢,给人以极大的压力。

      林岩接过来,看着上面的台词,只觉一口浊气上涌,捏着纸的手微微颤抖。

      演员自然是要和演员对戏。韩建彬笑着抬了抬手,助理走过去,将侧门推开,不多久,于景辰低着头走了进来。

      他慢慢地走到韩建彬跟前,低低地叫了一声:先生

      韩建彬抬了抬手,于景辰立时顺从地蹲了下去。

      韩建彬摸着他的头,笑得温柔:刚才做得不错,接下来也不要让我失望。说着话,韩建彬的手已经移到了他的脖颈,细细地摩挲,有些暧昧的味道。

      于景辰后背的冷汗却一下子上来了,他连忙道:我我一定会好好做的,先生放心。

      韩建彬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说道:去吧。

      于景辰也拿了一份台词,走到了林岩面前。

      他深吸了口气,照着上面的内容,然后用轻缓愉悦的语调地说道:林岩你真的是为了查明你姐姐的死因才进娱乐圈的吗?

      林岩抬头,目光阴冷地看着他。

      于景辰咽了一下口水,抓紧手中的纸,下意识地避开林岩的目光。

      怎么?韩建彬的声音响起,不喜欢上面的台词?但我听说演员都要听导演的才可以,你不会这么不敬业吧。

      下一瞬,林岩便听见扳机扣动的声音。

      不是林岩的声音响起,我和她很早就分开了,这么多年根本就不联系,还不至于为了一个挂名的姐姐这么折腾,我需要一个向上的踏板,她刚好合适而已。

      那你怎么想着进娱乐圈的,难道是因为我?于景辰的声音带着一丝调笑。

      呜呜呜

      听着关茜传来的呜咽声,林岩闭上眼,笑着道:可不就是为了你吗?想睡明星的办法自然是自己做明星。

      于景辰笑了几声,说道:我看你不是为了我,你整天缠着韩霁,怕不是早看上人家了吧?

      那是个直男,根本撩不动,我放弃了。林岩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气急败坏,我之前故意放出去的绯闻,让他非常生气,现在已经不理我了,直男真特么地难搞,弄得我都想给他下药。

      可别,你可别学傅璟,现在人都进去了。说着于景辰似乎有些生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次录节目,又和一个小学员勾搭上了,还开了房,你这是想走傅璟的老路啊。

      傅璟太笨,我手段可没那么低级,我会让他们主动投怀送抱,再说我现在的人气、声誉都不是他能比的。林岩似乎很是志得意满,随便一个新闻就能上热门,我现在是优质偶像,人气爱豆都不如我,哥哥今天教你一个道理,当明星有没有作品不重要,只要你会运作你看着吧,要不了几年我就是行业翘楚,到时候就算是韩霁也得仰视我。

      于景辰叹了口气:我算发现了,这上赶子不是买卖,咱们一个被窝睡了这么久,你还总想着别的男人。

      我这不是知道错了吗?你比韩霁你比韩霁好多了,又骚又浪,让人不够。

      林演员似乎需要好好熟悉一下台词啊。韩建彬的声音打断了他们,这剧本我看了,写得确实不太好,有点业余,我听说言华章导戏,就会给演员充分地发挥空间,你们也可以自由发挥一下,我这也是第一次导戏,没什么经验,不像二位是正经的演员出身,一会儿还有床戏,你们可要好好表现,我很期待。

      林岩看向他,抓着纸张的手指尖泛白:你不觉得自己的手段太下作了吗?

      韩建彬笑了,和林演员比,似乎还差一点。说着他眼神冷了下来,嘴角轻勾,让我的儿子来查我,想利用他把我送进监狱,没人比你更敢想,我原以为你不会成事儿,结果韩霁真的一直在查我,林岩你真的惹火我了。

      林岩动了动唇,想说自己没有过这个打算,他一直都不知道韩霁帮他查韩建彬的事情。

      他原以为是自己一直在保护韩霁,却没想到原来是对方一直在保护他。

      韩霁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为什么会在没有和他对峙的情况下,就选择无条件地相信他,站到自己的一旁,与父亲对立。

      林岩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值得韩霁如此待他?

      韩建彬的声音冷冷地传来:我说过我不喜欢你离我儿子太近,但你似乎根本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今天韩霁叫着我的大名来威胁我,这可都是你的功劳。

      说着韩建彬徐徐地站起身,走到林岩跟前。

      于景辰连忙退到一边。

      你想让韩霁手刃亲父,这笔账我自然是要和你清算一下。

      林岩目光狠狠地盯着他,眼神狠戾,手指无意识地握成拳,恨不得上去直接弄死对方。

      韩建彬蹲下身,笑看着他,我的儿子眼光不错,这个皮相确实值得花些心思讨好。说着他的手抚上林岩的肩膀,看着他领口质地白皙的皮肤,下海拍的片子,一定很多人都喜欢看。

      林岩浑身一僵,感受着韩建彬的目光,觉得自己像是让一条毒蛇盯上了,周身充满了恶寒和恶心感。

      韩建彬笑了一下,手慢慢移到林岩的领口,摸上他衬衫的扣子,手指勾着他的衣襟轻轻地扯了扯,看着林岩惊怒的眼神,韩建彬脸上的笑意更深:你倒是让我想起一个人,虽然你长得不太像他,但是你总会露出和他一样的眼神,实在是让人有些怀恋,你这样的人确实比于景辰更有意思。说着他的大手滑向林岩细白的颈项。

      够了!突然一道女声打断了韩建彬的动作。

      不知道什么时候,关茜咬开嘴上的布条,她大声道:你已经拿到你想要的了,放了我们,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第67章

      韩建彬的保镖这才发现关茜的异动,连忙上前去捂嘴。

      但关茜却借着这个空闲,大声说道:你去看林岩的最新微博,不然你会后唔关茜被捂嘴。

      韩建彬的脸色沉了下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