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9)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韩霁这次果然粗鲁了很多,死死卡着林岩的腰身,让他一寸不得挪移,林岩莫名感到一丝危险。

      粗粝的手指狠狠地碾过他的唇,甚至有些疼痛。

      确定?韩霁一把将人怼到门板上,声音危险地道,不跟着我了?

      林岩摇摇头,手臂的痛感,身体扭曲的姿态让他有些痛苦,衬衫的两个扣子被扯落,连惊惶的情绪都跟着放大。

      韩霁又马上将人正过来,搂着他柔韧的腰身,凑近对方漂亮的容颜眉眼,声音有些沙哑:不找你哥了?

      林岩看着他,圆润的下巴微微抬起,干净透亮的脸蛋,睫毛如蝉翼一般在眼睑打出两排阴影

      发梢的一滴水珠突然落到睫羽,他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韩霁,眼中氤氲着水光,泪水要落不落,他说:我哥他不要我了喉咙酸涩,声音饱含悲伤。

      韩霁愣然了一瞬。

      林岩改台词了

      少年闭了一下眼,睫毛上温热的水珠倏然落下。

      韩霁心脏一跳,粗砺的手指狠狠地在柔嫩的嘴唇上碾磨了两下,低头狠狠地吻了下去。

      充满攻击性的男性气息瞬间将林岩包围,最初的惊愕后,林岩开始抵抗,他倏然挥拳,却让韩霁精准地扣住手腕。

      之后少年的挣扎,让韩霁全数压下,他几乎是掐着林岩的脖颈,凶狠地吞噬。

      外面传来清晰的走动声,甚至有醉汉在他们对面停下来。

      醉汉拽了拽门,发现打不开,骂骂咧咧,开始踢门。

      少年睁着眼,颤抖的睫毛,昭示着主人的惊恐与紧张,听着外面的动静,呼吸都要停滞住。

      但这也没能阻止男人疯狂地攫取。

      过了一会儿,外面的醉汉终于离开,林岩闭了闭眼,深深地呼吸。但下一瞬,他身体让人大力一带,整个人就让韩霁顶到了墙上。

      林岩看着面前俊逸的脸再次倾过来,没来由的恍惚,轻轻地闭上眼。

      好,不错,休息一下,再补一条。

      导演终于叫停。

      韩霁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水,视线落到林岩被咬得通红的唇上,他开始怀疑让林岩接这个戏是否正确。

      言华章问林岩:你是怎么想到用那句台词的?

      林岩开口,嗓子有点哑,声音发颤:我话一出口,他便微微撇过头,眼圈泛红,眼角泛着未褪尽的泪光,看上去有些委屈。

      韩霁看着他被欺负狠了的模样,不自觉软了心肺,心下的怜惜和愧疚升腾不止,刚才确实有些粗暴。

      第13章

      林岩喝了几口水,滋润了火热的喉咙,缓了情绪,才开口:就下意识,感觉死字有点说不出口。

      言华章摸着下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韩霁教的?看来还是下了点功夫的。

      林岩喝水的手一顿。

      韩老师确实是帮了我很多。但不能一直依赖下去。

      下一条再用原台词过一遍。

      林岩点点头,没说话,一时无法平息心中的战粟感,连手都是抖的。

      一抬头,看见韩霁朝他走了过来,林岩浑身一僵,捏着瓶子的手忍不住收紧。

      电影就是这样,要求高,需要多拍几条,方便导演选片,别怕,嗯?韩霁声线十分轻缓沉稳,带着一些哄慰的温柔。

      再见面,不算拍戏,这是韩霁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林岩撇过脸,酸涩涌上鼻腔,心口涌上难以言喻的委屈,他笑了一下,说:我知道。

      换机位,再来一次。

      休息了一会儿,导演的声音响起。

      四处走动的工作人员全部离开镜头区,周围慢慢完全安静下来。

      韩霁半抱着林岩,在他耳边轻语:别怕再一条就好了。

      林岩嗯了一声,微低着头,白皙的脖颈泛起红晕。

      韩霁看着他泛红的耳根,手臂不自觉地拥紧,感受到对方略有僵硬的身体,他轻笑了一声,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林岩的衬衫的扣子掉了两个,韩霁的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衣领下的风景,脖颈优美的弧度,美得惊心动魄。

      韩霁深吸了口气,再次用力地朝林岩的唇吻下去。

      唇齿相依,美好无端地让人沉迷,韩霁觉得自己像是被蛊惑了,情不自禁地进一步掠夺

      感觉到林岩的僵硬,韩霁抚上对方紧绷的背,渐渐温柔了起来,然后手掌扣住他的后脑,将林岩的头与冰凉的瓷砖隔离开。

      这是一个漫长的吻,导演一直没有喊停,两人渐渐沉醉其中。

      第二遍,拍摄的过程很顺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导演终于喊停。

      唇齿分开,林岩本能地大口喘息,眼神略显茫然。

      韩霁揽着他一面安抚地拍着林岩的背,一面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着砰乱的心脏,从情。欲望中解脱出来。

      韩霁扶着林岩的肩,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毛巾帮他擦汗和发梢的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缺氧,林岩头晕的厉害,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却发觉手脚有些发软,身体虚得厉害,只能扶着韩霁半靠在对方身上。

      林岩微低着头,闭眼轻缓着呼吸,他知道自己现在脸色通红,一定十分狼狈。

      一方面尴尬,一面庆幸韩霁没有松开手。

      苏彤的工作被抢,她站在一旁忍不住感叹道:韩老师真是温柔,我这辈子要是能和韩老师拍吻戏,死都值了,真的太会亲了,看得人心砰砰直跳,拍完戏还能这么体贴,怎么会有这么绅士的人?

      也就林岩吧,别人的话,他其实也就是做个面子。韩霁的助理孙威从旁道。

      突然,林岩推开了韩霁,直接冲到洗手台前呕吐起来。

      所有人都惊了一跳。

      言华章看向韩霁,一脸疑惑:你是中午吃什么吗?

      韩霁没理他,几步走到跟前。

      林岩难受地扶着洗手池,背着身冲身后摆摆手:没事儿,水喝多了。

      他是太紧张,紧张之下又喝了太多的水,便忍不住想呕。

      感觉太难受了。

      还没缓上几秒,便又呕吐起来。

      他今天也没吃什么东西,吐出来的都是水。

      苏彤一脸担忧地道:是不是病还没好全啊。

      生病?韩霁清润低冽的声音响起,尾音微微扬起,有种冷凝的怒意。

      林岩一直解释自己没什么事儿,就是水喝多了。

      紧张便想喝水缓解,刚才他压力到了临界值。

      言华章看他苍白的脸色,后面还有林岩的戏,之前排好的场次,也不好挪到明天。

      你去休息一会儿,我们补拍一下几个镜头,先转别的场。

      不用,没事儿。林岩摆手,他不想第一天就影响进度。

      韩霁拎着外套,一把抓着林岩的胳膊,直接将人往外带。

      林岩低头看了一眼韩霁的手,半垂着眼眸,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到了外面,林岩这才缓着声音解释:只是压力有点大,我会调整好的。

      韩霁停下来,回身看他,视线落到他被咬得透出艳丽红色的唇,想到刚才的唇齿相依的美好触感,此刻有种想要将人拥到怀中抚慰一番的冲动。

      他轻缓了口气,才问:生病了怎么不说?

      韩霁心口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怜惜感,林岩以前生病哪次不磨人。

      看着面前这张漂亮精致的脸,只觉这几天整理好的情绪,一夕崩塌。

      林岩沉默了几秒,然后笑道:抱歉,我也不知道会影响进度,休息一下就没事儿了。他对上韩霁的视线,笑容看起来很真心,顺从平静得没有任何情绪。

      韩霁闭了闭眼,抬手抚上林岩的肩,轻叹了口气:如果哪里不舒服要说出来,我和言导去说,不要逞强,明白吗?

      我知道。林岩笑容柔和明艳。

      但韩霁却感觉到一种礼貌的疏离:你

      韩老师言导让您过去。身后突然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

      韩霁握着他的肩膀,手掌收紧,随即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你去那边好好休息一下,等结束我来找你。

      苏彤看着离开的韩霁:韩老师可真体贴,这种人很难不让人心动吧,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感觉和卜思雨两个还挺般配的。

      肩膀的余温还在,林岩看了一眼韩霁离开的方向,转身去到休息区。

      罗高俊这会儿在休息区看剧本,旁边几台大风扇呼呼地吹着。

      林岩走到遮阳伞下,接过苏彤递过来的剧本,两个人谁也没和谁打招呼。

      林岩根本看不下去,反复扫过剧本上的几行字,无法集中注意力,读不懂上面的意思。

      林岩闭了闭眼,韩霁太会演戏了,刚才他有种错觉,仿佛被韩霁深爱着一般。

      第14章

      林岩没办法不紧张。

      他拿出手机,试图转移注意力,平复悸动的心跳。

      打开微博超话,发现首页已经cp粉占领。

      都是他和韩霁最新的视频剪辑。

      最近因为两人又重新合作电影,cp粉们疯狂剪辑视频做数据,又将[日全食]刷到cp超话第一位。

      我们的语言一旦带上日字,那极有可能往黄暴的方向发展。

      所以cp粉们要么在超话写小黄文,要么剪辑十九禁小黄。片。

      之前两人出演过一部电视剧,各大颁奖礼同台、候场、热聊的素材不少,给cp粉们以极大的发挥空间,况且他们还有隔空剪辑的能力。

      他从不小看粉丝的能力,剪辑水平不比某些影视剧差,起承转合,跌宕起伏,荡气回肠。

      什么家族恩怨,杀父之仇,灭门之恨,求而不得,强取豪夺。

      狗血滔天的剧情,没有他们不能编的。

      但是今天的内容还是突破了林岩的下限。

      【一日不做,百日不食】温柔暴君和他的娇艳小郎君/日全食cp高甜/有车!记得戴耳机!

      【日全食cp破镜重圆向】休弃后,得知王妃怀了自己的孩子,王爷慌了/虐恋相爱相杀/生子

      林岩盯看着生子两个字,震惊了两秒,心火蹭地就上来了,他迅速切换上自己的小号,留言评论

      【林岩是攻:什么狗屁玩意,韩霁生孩子还差不多,林岩是攻,韩霁一看就是温柔人。妻】

      结果刚发没两分钟就让其他cp粉围攻了

      【又是你,圈地自萌不懂吗?跑这里来ky什么,有本事你自己剪一个。】

      【全网就你觉得林岩是攻,你要不要检讨一下,为啥你就这么奇葩?】

      【这货咋还在,我还以为让人骂自闭了】

      【都温柔点吧,好歹算半个友军,留着力气和黑粉干仗啊喂】

      他们所说的黑粉,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其实是韩霁的粉丝。

      因为韩霁,林岩个人热度一路上涨。

      但对于林岩「蹭热度」「捆绑cp」的行为,韩霁的粉丝深恶痛绝,对于已经拿过两个国内影帝的韩霁来说,他们不需要这种热度。

      【没有哥哥某人是不是不会独立行走了?】

      【天天变着花地蹭热度,蹭资源,吸血没完了】

      【麦麸上瘾是吧,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净化首页,什么煞笔东西不要来我家广场】

      【远离瘟神,害得我家哥哥车祸还不够,吃相别太难看】

      【希望林某人知道人和人的差距比人和猪的差距要大,狗皮膏药不要再缠着韩霁了】

      粉丝大战,林岩的粉丝开始的时候让人按在地上摩擦,没什么好作品粉丝吵架底气都不足。

      不过因为有cp粉回血,竟然和韩霁的粉丝也能打的平分秋色。

      cp粉的强大,所以有些营业cp一结束,就张罗着提纯粉丝。

      吵架没吵过,还捡了一堆骂,林岩心情更差了。

      怎么了?苏彤问,是不是有黑粉骂人?别看,红了都会挨骂,这说明你现在火。苏彤用自己的一套理论安慰林岩。

      林岩抬眼看她,神色带着几分讥诮:麦麸挨骂不算什么,如果有的人骗婚,打的是谋财害命的心思,求娶人家正经姑娘,背地里私生活混乱和男人搅在一块,那才是真的恶心。

      啊?

      苏彤似乎有点没听懂的模样。

      有这种人?

      看一眼都会嫌脏,这种人遮羞布一旦让人扒开,名声就会臭如过街老鼠,再无翻身的可能。林岩的声音尖锐冰冷,透着一股子凶狠,和刚才那个柔弱可欺的形象判若两人。

      罗高俊突然站起身,他将剧本放下,深深地看了林岩一眼,冷笑了一下,带着两个助理走了。

      罗老师怎么走了?苏彤一脸疑惑,下一场不是有你们的戏,都不对对戏吗?

      林岩眼睛都没抬一下,他对苏彤说:去给我买杯冰饮,降降火,看见煞笔就火大。

      苏彤走后,林岩带上耳机,点开app软件,然后眯起眼睛,独自享受风扇吹过来的凉风。

      林岩再次翻开剧本

      7月18号上午九点半,你在哪里?柴警官虎着脸将文件夹摔在桌子上,他双手扶着桌子,目光犀利地看向对面的少年。

      苗煦吓得身体一颤,目带惊惶地抬头,素净的脸蛋有些苍白,脆弱得像是一根随时会开裂的木头。

      说话,哑巴了?!

      对面的警官黑着脸,气势凛然。

      苗煦苍白着脸,张了张嘴,好半天才低声说:我我不太记得了。

      你特么柴警官气得要上前揍人,他身边的警员连忙拉住他。

      旁边的警员叹了口气,给苗煦倒了一杯水,缓了声音问道:7月18号有人看见你去了东四大街的小白楼,你去那儿干什么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