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8)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韩霁以前觉得这样的人应该没有定性,什么都懂一点,什么都不精专,但后来发现林岩只是太聪明。

      韩霁随手翻看他桌上的素描簿,里面一连十几幅画作全部都没有脸。

      他回身看了一眼画板上的人物素描,原来林岩画的是同一个人,确切地说是同一个男人。

      男人的着装感觉是林岩随意发挥的,西装、汉服、英伦、欧风、朋克

      甚至还有没穿衣服的

      但不得不说,确实是十分好看。

      线条自然流畅,即使没有脸,也能看出是个俊美不凡的男子。

      这是动漫形象?

      还是现实中某个人的映射?

      什么男人能让林岩如此崇拜?

      韩霁竟然不知道,除了他,林岩还有什么关系亲密的

      韩霁看着面前的素描人像,脑中铮然一声,手上的素描散落在地。

      那些他曾经解不开的迷雾,仿佛突然之间散去,真相此时清清楚楚地放到了眼前。

      林岩打完电话,发现韩霁不在客厅。

      上楼后,在看见画室门口的行李那一瞬间,林岩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凝固起来。

      他快步走过去,看着韩霁的背影,他大脑像是让石锤狠狠重击了一下,他愣怔地站在门边,头嗡嗡直响,仿佛失去了所有思考的能力。

      林岩觉得喜欢韩霁这件事算不了什么,人心有遮掩的余地,只要他不说,就没人知道,他可以一直是韩霁的至交好友。

      但现在这层遮羞布让人扒了下来,他极力隐藏的龌龊心思完全曝光人前。

      那一瞬间,林岩好似掉入了一个冰窟,浑身冰冷无力。

      林岩大脑一片空白,几次想说话,都难以成言,他拼着意志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慢慢走过去,蹲下身去捡拾落在地上的画作。

      听到身后的动静,韩霁转过身,蹲下来帮忙:抱歉,手松了。

      林岩低着头,接过韩霁递来的画,艰难地扯出一丝笑容:没事儿,又不是什么名家画作。

      两人默默地捡拾,空气中有种莫名尴尬的氛围。

      剩下最后一张的时候,两人一同伸手,那是一张半裸的男子素描,韩霁收回手。

      林岩将那幅画捡起来,他抬起头,勉力地维持着正常的情绪,声音干涩地开口:强哥说我要去补一下照片,今天不能和你吃饭了。

      没关系,我也要回剧组了。

      林岩见他眉目舒展,似乎暗松了口气。

      他不记得韩霁是怎么离开的,林岩浑浑噩噩,脑中一片模糊,在画室坐了整个下午。

      看着眼前是没有脸部的素描,林岩微微抬起修长的手指,但却在触碰的瞬间,灼伤了一般收回手。

      窗外的天空仿佛燃着了一般,如火焰般瑰丽绚烂,金红的光线在林岩脸上罩上一层朦胧的轮廓。

      林岩脚下拖着一条长长的影子,屋内格外安静,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只有画笔的沙沙声。

      他有些无知无觉,直到那张俊逸的脸完全地呈现在他面前,一瞬间灼伤了他的神经,手中的画笔倏然掉落。

      林岩病了。

      第二天下午,因为联系不上,乔志强来找人的时候才发现躺在床上的林岩。

      第11章

      发热,嗓子干哑说不出话,没有力气,不想吃东西。

      但林岩坚持不去医院,他只说是普通的发烧感冒,进了医院怕是又有奇怪的报道。

      快进组了,怎么就感冒了?乔志强有些着急,你别那么折腾就好了,之前在韩霁那不是养得挺好?

      林岩闭上眼,有些不想听这个让他心烦意乱的名字。

      我让小彤过来照顾你吧。

      不用林岩哑着嗓子说,关茜一会儿过来,生病的事情不要告诉剧组,也不要和韩霁说。

      但你这个模样,要怎么进组?

      会好的林岩头昏脑涨,呼出的都是热气,马上就会好的,很快

      乔志强看着他苍白的脸,黑发盖额,病弱的模样看着让人心生不忍。

      他劝道:其实你用不着这么拼,生病请假剧组也能理解,我去和他们解释,耽误两天其实没什么。

      不用。林岩粗哑着嗓音,态度执拗。

      乔志强叹了口气,坐了下来: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不是说过几年就要回去继承家业了吗?怎么突然弄得这么认真了?

      林岩闭着眼,有气无力:什么家业我什么时候说过?

      这用说吗?当明星是不错,但哪有自己当老板好?那么大的家业现在的这个风气,你要是同意,我就给你打造个回去继承家业的明星人设,娱乐圈现在就吃这一套,苏爽吸粉

      放心林岩笑了一下,脸色苍白,我不会回去的

      但乔志强当他开玩笑:不想回去继承家业的人设更好,粉丝很吃这一套,出去吹牛都有面子。

      林岩头更疼了,觉得他实在是沟通费劲。

      你说你命怎么这么好呢?家里有钱,长得又好,人家辛辛苦苦求不来的机会,你不屑一顾,刚让人嘲进不了主流电影圈,上不了大银幕,这马上就有朋友帮忙上大导的戏,人就不能拿来比较,我都羡慕你。

      你有潇洒的资本,有什么可看不开的呢?乔志强说。

      林岩淡漠地眨了眨眼,脸上露出微小飘忽的笑容,他有些虚弱地闭上眼,是啊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关茜来的时候,林岩刚睡醒一觉,或许是药效起了作用,他终于有胃口吃了点东西。

      怎么总关键时候掉链子呢?关茜收拾完餐具,弄了靠枕让他倚着,又车祸又生病的,没等收拾罗高俊,你反倒先垮了。

      不用担心,小感冒,很快就能好的。林岩安慰,声音还是有些虚弱,不会耽误进组的,那煞笔我不会放过他的。林岩看上去也没什么精神,俊美的脸苍白病弱,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此时也显得黯淡,但他提到罗高俊的时候,眼神仍旧充满了狠意和怒气。

      你这样怎么能让人不担心,我们连罗高俊背后是谁都不知道,能让林振江舍弃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人要么是让他畏惧的人,要么是同一个利益链条中的人,但无论怎样,都很难对付,我真的害怕关茜心下酸楚,怕你把自己折进去,我已经失去阿姐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我会小心的,光天化日的,真当没有王法了。林岩虚弱地笑了笑,呼吸有些粗重,没事儿的。

      你不用哄我,你自己也知道危险,不然也不会总让我小心,还从韩霁那里搬出来

      听到韩霁的名字,林岩脸色又白了几分,这几天他觉得这个名字像是一座山压着自己,只是听着就让人喘不过气。

      你这丫头,不要把天聊死了。林岩强打起精神,笑道,我不出点事儿,都不知道你这么关心我,以前明明总喜欢和我吵,我还当你是个狠心的丫头。

      关茜的眼神落寞下来,她抱着手中的杯子,幽幽地说道:没有拉架的人,再吵有什么意思。

      林岩十二岁之前一直都在国外,和母亲姐姐一起住在华人区,关茜是他们邻居。

      关茜自小机灵,林岩鬼主意多,但两人并没有臭味相投,反是谁也不服谁,总是吵得不可开交,一见面就打架,惹急了还动手。

      大人们打趣说他们两个是欢喜冤家,长大了说不得能成就一对小爱侣。

      但林岩不以为然,他很不喜欢关茜,这个人总是和他抢林洛,总以男孩子要让着女孩子为借口,得到林洛更多的关注。

      母亲想回国,但屡屡让林振江按住,陷在自己的情绪中,孩子都扔给保姆。

      姐姐的关爱便弥足珍贵,但关茜却要将这份关心分去一半,惹人厌烦。

      关茜也不喜欢林岩,她觉得林岩幼稚不成熟,这人从来都不会让着女孩子,撒泼打滚用的比她都娴熟,老是用那双无辜的大眼来争宠,惹得大人们心肝宝贝地抱在怀里叫。

      他连阿姐的万分之一都不如,她怎么会喜欢这样的男人?

      可少年情谊也最真诚无邪,这个打出来的情谊,让他们彼此很信任。

      林岩

      嗯?

      要不就算了吧,我最近每天晚上都做梦,要么梦见你死了,要么就梦见你腿断了关茜垂着头,眼中有了泪意,我怀疑我们真的可以吗?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

      林岩闭了闭眼,说:丫头你不要再管这件事儿了,我会看着办的。

      你知道我不能不管,但是林岩你现在太危险了,我总觉得我的梦像是什么预兆,这两天我心慌得厉害。

      林岩淡淡地看着对面的相框摆台,漂亮的眸子暗光闪烁,他说:他们已经看到我了,躲也没用,所以你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让我分心。

      进组那天,林岩的病真的奇迹般的好了。

      导演言华章见到他:好像瘦了点,下巴都尖了,不过倒也贴合苗煦的形象。

      林岩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微微一笑:瘦了吗?也不错。

      言华章拍了拍他:一会儿第一场戏好好表现,也不枉韩霁那么举荐你。

      林岩脸上的笑容颓然消失,表情淡了下来。

      韩霁这会儿正在和女主角宋漫晴对戏。

      林岩第一场就是吻戏,导演的恶趣味啊。宋漫晴拿着剧本捅了一下对面的韩霁,打趣道,我和你说,言导话少,但手段可黑,你得小心护着点。

      韩霁抬起头,看向对面正和导演说话的林岩,摸摸胸口,碧潭一般的双眸溢满温柔的笑意:要是真的,那言导遇到对手了,林岩的手也不白。

      第12章

      灯光迷魅,舞池里挤满了红男绿女,年轻的人们随着音乐摆动摇晃着身体,喧闹热烈的空间内闪耀着迷醉的光。

      苗煦缩在角落如坐针砭,几次想离开,又舍不得票钱,看着舞池里高大的身影,一直咬牙忍耐。

      先生,皇冠还是花环?突然来了一个男服务生。

      啊?

      苗煦瞬时紧张起来,看着对方,白净的脸蛋挂上细碎的汗珠。

      这里一个果盘要三十,一盘瓜子要二十,根本不是他这个穷学生能消费得起的。

      他一个月的生活费才五十块钱,门票刚也是拿夏装补助买的。

      先生看中哪个姑娘,现在选礼物现在可以给您便宜,等台秀开始就贵了。

      不不要,谢谢。少年拘谨地扶着膝盖,鼻尖渗着汗珠,让绚丽的灯光打得晶莹光亮。

      服务生看他一身白衬衫和黑长裤打扮,模样好看,但一副不谙世事的学生样,也没多纠缠便走了。

      等苗煦再将目光投向舞池的时候,他已经找不到贺成的身影了。

      他慌忙地站起身,绚丽的灯光,吵闹的噪音,感觉脑袋有些空。

      苗煦在人群中穿梭,四处张望,四处都是浓烈的香水、酒气、汗味,他感到大脑缺氧,周遭是喘不过起的窒息感。

      他来到洗水间,清凉的水一遍遍冲刷燥热的脸颊,直到慌乱的情绪渐渐沉淀。

      他扶着洗手台,深深地吐了口气,抬头去看镜子里的自己。

      突然,苗煦感到脖颈一紧,一只胳膊突然勒上他。

      那人一只手捂住他的口鼻,一路将他拖行到厕所隔间。

      苗煦惊恐地睁大眼睛,那只手遮住他半张脸,只露出带着水珠的额头和惊慌的眸子。

      他感到身后成年男子粗。重的气息,颤抖着身体,一动不敢动。

      你在找我?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男人贴得很近,完全地将苗煦罩在身体里。

      听见声音,苗煦闭了一下眼睛,水滴划过净白的耳侧落到脖颈。

      那人低头看着他白皙的脖颈泛起的红晕,手指慢慢下移,贴到少年柔软的唇上:说话。

      少年颤抖地动了动唇,声音干涩:我我大概是认错人了。

      男人搂着他的腰,手指在他唇上碾了碾,成年男子的手有些粗糙,所过之处泛起了白印。

      咔

      言华章突然喊停。

      韩霁身体一滞,撤开身,抱着林岩的手松开,不自觉地碾了碾手指上残余的柔软触感。

      林岩愣怔,他湿着头发,略有紧张地看向导演,想是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结果导演对着韩霁说道:用点力,他不是瓷器,你是胁迫,不是谈恋爱。

      韩霁接过擦手的毛巾,淡淡地说:抱歉

      接着,言华章和林岩说:还不错,紧绷感有了,后面最好要有情绪的转换,不能一直这么僵和怕,要放松下来,具体你和韩霁两个掌控好节奏,有个情绪上的递进。

      林岩接过小助理苏彤递过来的水,点点头,额头满是汗珠,发梢的水滴顺着脸颊脖颈滴落,分不清是水还是汗。

      林岩大口大口地灌水,滋润干渴的喉咙,降低身体的燥热感。

      这个夜总会的棚子是临时搭建的,八十年代的复古风,没有空调,助理拿着小风扇帮他降温。

      林岩抹了一把脸,表情云淡地对韩霁说:你可以用力点,我没事儿。并没有眼神上的交流,说完便又灌了几口水。

      韩霁深吸了口气,那一瞬间,好像有种类似男性自尊心的东西碎掉。

      他笑了一下,眼神有些变了,眼底温软的情绪变得犀利起来。

      灯光摄影重新调度了一番,言华章开始喊:重新开始,再来一遍,各部门准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