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7)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林岩看着对方眼中宛若流水的潺潺笑意,不自觉按了下胸口,旋即弯起嘴角:不用

      两人下楼,言华章从阴影处走出来,他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

      所以罗高俊是怎么回事儿?韩霁在车上问林岩。

      林岩看着车窗外,沉默了有一会儿,他说:我最爱的人喜欢过他

      韩霁微愣。

      那现在

      她死了林岩说。

      第9章

      林岩最后拿到了苗煦这个角色,但他的戏份不多,再加上腿伤复健的需要,要比韩霁晚进组两星期,开机仪式和剧本围读都没能参加。

      乔志强将行李放到后备箱,回身气喘着看向林岩:你就这么偷着搬家,不告诉韩霁一声?

      林岩的东西不多,两个大行李箱就装满了,他回过身看了一眼身后的高级公寓,叹了口气说:等我进组再说,他现在拿的是霸总人设,那个气场太可怕了,我现在有点不敢逆着他的意思。

      乔志强一听乐了:好神奇,你字典里竟然有怕这个字,我得和韩霁取取经。

      林岩翻白眼,打开车门上了乔志强的那辆迈巴赫。

      乔志强启动车子,看着后视镜里百无聊赖的林岩,问:韩霁为什么非要你住在他这里?

      林岩蹙起了眉,思索: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车祸之后,感觉变了很多,这孩子估计是吓到了。

      乔志强见他一本正经地分析,忍不住觉得好笑:你这浑天野来野去的,还说别人是孩子,人家韩霁可比你靠谱多了,这次《维鸠》你可是沾了人家的光。

      你说这个,你知道苗煦的角色我是怎么拿到的吗?韩霁大庭广众直接怼言导,后来试镜的时候都没人敢说我不好,那气场,那四两拨千斤的霸气,都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都害怕得罪他,你说以前多温柔的一个人,都学坏了。话虽如此,林岩讲的时候却是一脸卖弄,与有荣焉的模样。

      乔志强一脸惊奇地配合:这么霸气吗?

      林岩眉梢立时得意地扬起来:我现在是霸道总裁的在逃小娇妻。

      乔志强笑了起来,心想,这就是个孩子,难怪韩霁愿意带他,闹腾了一点,但也挺喜庆,心情好。

      快到地方的时候,林岩接到了韩霁的电话。

      在做什么?韩霁低沉的嗓音从电话中传来。

      林岩冲着前面的乔志强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然后说道:刚出完活动,强哥送我回家,我这抽空在车里看剧本。

      前面开车的乔志强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么用功?韩霁微扬的尾音带着一丝浅笑。

      总不能丢你的人。林岩嗓音清润悦耳

      不用有压力,等你进组,我会帮你。

      林岩嘴角不自觉地弯了弯,浅浅的笑意,眼睛亮晶晶:拍戏累吗?

      习惯了,在剧组的时间总比在家多,以前我们也韩霁的声音顿了一下,转而问道,吃饭了吗?

      还没有,等一会儿吧,剧组伙食怎么样?

      一般,你要有心理准备。

      本来也没指望这个,进组前要大吃一顿。

      这样啊。韩霁似乎贴话筒很近,低沉清越的嗓音像是在耳边轻语,打算吃什么?

      林岩心跳骤然慢了半拍,他掩饰性地笑了一下:陈记的鳗鱼饭吧。

      是不是有点太远了?韩霁幽声地问道。

      怎么会?林岩不以为然,同个街区,一个外卖电话就到了,咱们不是叫过吗?

      此时车子稳稳停下,他们到了地方。

      行了,我到家了,先不和你说了。

      哪个家?韩霁的声音是一贯的低沉轻缓,但微微上扬的尾音带着一丝冷意。

      啊?

      林岩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林岩你别墅门口站了个人。乔志强眯眼看着对面,怎么看着有点像韩霁呢?

      啥?

      林岩心口猛然一跳,连忙探身去看,结果太着急,砰地一声,撞了车顶。

      你轻点,我的车。乔志强心疼。

      林岩脸都白了,他看见对面的韩霁放下电话,目光朝着他们的方向看过来。

      林岩颤颤巍巍地指着对面:他他怎么会在这儿?一副不堪打击的模样。

      我怎么知道,你想一想自己哪里出了纰漏吧,人家的地盘肯定有监控啊,主要是这也太夸张了,影视城飞回来得多久,这图啥啊?跑这么大老远来抓你,你这个小娇。妻了可太有排场了。

      林岩也是满脑子的狗血偶像剧,所以言情剧里的小娇妻都是怎么过这一趴的?

      虐身、虐心、失忆、流产

      为什么想得都是这么不吉利的剧情?真是越想越害怕。

      林岩最后还是磨磨蹭蹭地下了车。

      韩霁靠倚在大门上,一条长腿微微曲起,他穿着浅色的丝制衬衫,天太热,最上面的几颗扣子解开了,整个人依旧俊美无匹,就是脸上没表情。

      影视城到b市辗转至少要六七个小时,韩霁怎么会突然回来?

      他怎么突然就回了呢?

      他昨天就知道自己要搬家吗?

      短短的一段路,林岩走得特别艰难,搜肠刮肚想了半天,也没个对策。

      韩霁一手插。在兜里,一直等林岩走近。

      他问:想好怎么编了?声音温柔轻缓,却给人以极大的压力。

      林岩耷拉个脑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上去有些焦头烂额,想进组之前,先把东西搬了。为了缓和气氛,他试图放轻语气,解释道,不好一直打扰你,吃白饭也很有心理负担的。

      韩霁笑了一下,点点头,眸色黑沉:我帮你搬。

      不用

      用不用林岩说得不算。

      韩哥林岩试探着问道,要不要咱们先去吃饭?

      不了,没时间,帮你搬完我就要赶回去。韩霁将后背箱的行李拿出来,语气平和,没有任何怒意。

      但这才是真的生气的表现。

      林岩更愧疚了,下跪求饶的心都有了:韩哥你别生我气。

      乔志强连忙过来打圆场:小林确实是有点不懂事儿,您别和他一般见识,就是不想给你添麻烦。

      韩霁脸上挂着惯有的微笑:辛苦你了,我给他把行李送上去就走。

      林岩将乔志强拉到一边:强哥你先回去吧,我先灭火,有事儿回头给我电话。

      他不会打你吧。乔志强有点担忧,低声道,怪到你怕,这气场确实有点吓人。

      林岩嘴角轻扯:打人倒好说,那我就有理了,这还不如直接打一顿呢。

      这得哄多久啊,想到上次韩霁几个月不理人,林岩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韩霁扶着两个行李箱,林岩手里委委屈屈地拎着个背包,小媳妇似的跟在后面。

      他侧头去看韩霁的脸色,温润的气质,斯文而优雅,修长的手指稳稳地扶在行李箱上,衬衫袖口让他卷折到手肘,露出里面一小节手臂和卡地亚的腕表。

      但仍旧没什么表情。

      原打算是想进组后和你说的,我没想到

      韩霁嗯了一声,走到别墅门口,示意林岩开门。

      林岩微垂下眼睑,柔软的黑发和光影遮住他大半的表情,他默默地将门打开,然后退后一步,让韩霁进去。

      进门的时候,韩霁注意到他落寞的脸色,心下叹了口气。

      现在的林岩才24岁,眉眼间还有些少年气,他不能要求现在的林岩能理解他这些突然间的好心。

      算起来他们现在才认识两年多,加上各自拍戏活动,只是刚刚相熟而已,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前世那般亲密。

      失而复得的情绪让他非常紧张,害怕林岩再有什么意外,他帮林岩接戏,插手对方的生活,这种行为看起来确实过于霸道。

      但一时之间,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将林岩纳入自己的羽翼下。

      韩霁单手摸了摸他的头:我没生气,进屋吧。

      啊?

      没哄就好了?

      这不正常

      林岩看向韩霁,有些难以置信,这么简单?

      他都做好持久作战的准备了。

      韩霁真的变了很多啊

      林岩眯眼看着韩霁的背影:说实话,韩霁你是不是让妖怪附身了?

      嗯?

      韩霁将行李推到客厅,回身看他。

      究竟何方妖怪林岩站在门口,抱臂眯眼说道,老实交代吧,韩霁让你掳到哪去了?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把人交出来,建国后妖怪不能成精,我要是把你举报到上面,你就只能住到实验室,给人搞切片研究。

      韩霁愣了一下,旋即扶着额头失笑。

      林岩见他终于笑了,心中微松,嘴角不自觉地弯了弯。

      原来真的没生气实在是太好了,林岩黑亮的眸子弯成月牙,眉角又是飞扬之色。

      他肃声咳了一下:我劝你还是主动交代,坦白从宽,把那个还在生我气的韩霁交出来!

      哦有点难办了。韩霁配合他,让你发现了,那就不能留你活口了。

      和自己的岁数比,林岩还很年轻,他理应给林岩更多的包容和庇佑。

      妖怪我和你拼了!说着林岩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棒棒糖,直冲过去,对着韩霁的头轻敲了两下。

      韩霁让他幼稚的行为惊呆了,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林岩剥开糖纸,将糖送进韩霁的口中:吃了我的伸腿瞪眼丸,赶紧现原形。

      带着果香的糖在口中化开,韩霁口中含着棒棒糖,此时哭笑不得,他伸出手在林岩的头顶胡乱拨弄了几下。

      别闹了。

      林岩不胜感慨:韩老师你真的越来越好了怎么会有你这么好的人呢?我要是有妹妹一定嫁给你。

      那可惜了,不过你长得这么好,嫁给我也是一样。

      啊?

      林岩极力镇定情绪,最后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想得美。

      韩霁哈哈大笑,摸摸了他通红的耳垂,微笑道:还以为你脸皮多厚。

      林岩惊惶地躲了一下,神色略显狼狈转过头,问道:想喝什么?

      韩霁有些愣然,他收回手,脑中不期然地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

      他看着林岩略显匆忙地走向冰箱。

      这可能吗?

      第10章

      林岩的住所是一个两层楼的小别墅,这个别墅区还住着别的名人,治安环境都不错。

      不过地段没有韩霁市中心的公寓好,出行上不够方便。

      冰箱里的东西差不多都过期了,林岩拿出两瓶水给到韩霁一瓶。

      你真的是来抓我的吗,现在就要走?

      韩霁接过水喝了一口,冲淡口中的甜腻感:回来办点事儿,顺路来看你,结果进门监控显示你在搬家,我就只能来这里等你。

      你这是逮我,太吓人了。林岩心有余悸,你刚才怎么那么有气场呢?你不知道可帅了,就那么一站,气势足足的,强哥都怕了。黑亮亮的眼睛写满了崇拜,看上去真诚极了。

      饶是韩霁被他拍马屁习惯了,对上这样一双眼睛,也是免不了被取悦。

      韩霁看着他,突然唤了一声:林岩

      嗯?林岩喝水的手一顿,抬眼看他,眼中带着一丝疑惑。茫然的大眼,干净清澈,如水晶透彻。

      韩霁笑了一下,想自己刚才怎么会有那种荒唐的念头?

      枚姐说得没错,男人总有些不合时宜的自信,总以为别人喜欢他。

      韩霁笑容明朗,慢悠悠地说道:以后少骗人。

      林岩大眼睛乱转,左顾而言他:着急吗?一起吃了饭再走吧。

      没等韩霁回答,林岩手机响了。

      稍等我一会儿。林岩拿着手机出去了。

      韩霁单手扶着客厅的行李箱,打算帮林岩送到楼上的衣帽间。

      虽然可能在林岩看来他是第二次来,但其实韩霁已经很熟悉这里。当初林岩的腿不灵便,他帮忙介绍设计师改过装修。

      上了楼,韩霁发现衣帽间竟然设了密码。

      不过林岩常用的密码韩霁都知道。

      试了两次,门开的那一刻,韩霁发现自己走错了。

      这里不是什么衣帽间,而是一间画室。

      林岩会画画不是什么秘密,他甚至还做过合作影片的美术指导。

      出事之后,林岩将重心转移到剧本创作,也就鲜少再动画笔。

      韩霁将行李放在门口,好奇心迫使走了进去。

      他记得帮林岩收拾遗物的时候,林珂说过,林岩曾经销毁过自己的一部分画作。

      据说当时林岩的心情很低落,一个人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很久。

      萎靡了很长一段时间,但韩霁却是有些想不起来,印象中林岩好像没有过这么大的情绪起伏。

      画室有点乱,很符合他对艺术家的刻板印象,没用完的画笔水彩颜料随意丢在地上,桌上也摆得很乱,墙上挂着几幅水彩画作和素描,这些作品韩霁以前都见过。

      画板上的人物素描没有脸,应该是还没画完。

      林岩确实多才多艺,他喜欢玩,兴趣广泛,搞美术、玩音乐,还能创作剧本,沉下心演戏其实也不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