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6)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少年有些害怕,但仍旧倔强地抬起白皙的下巴:哥你不是说我到城里上学,你就来看我吗?咋他们就说你死

      闭嘴!男人用力扣住他的下巴,贴近少年:你听不懂人话?

      两人距离很近,仿佛只有一张纸的距离,贴近的呼吸随着胸腔的节奏起伏,少年眸中带水,一副怕极了又不服输的模样,剑拔弩张的氛围带上了一点危险的暧。昧。

      安静的空气变得晦涩不明,只有两人略显沉重的呼吸声。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少年秀气的眉锁得很紧,心中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苗煦眼中慢慢氤氲着水汽,动了动唇:哥,我知道是你,你为

      话说一半,男人突然大力掐住他的脖颈,他眼睛泛红,微微颤抖的手掌慢慢地开始用力。

      少年因为窒息脸色憋红,他抓着男人的手开始用力挣扎,额头和脖颈绷紧的青筋,昭示着他正在忍耐着极大的痛苦。

      苗煦痛苦得低低呻。吟,拼命地抬手去扒脖颈上的大手,但对方却力量逐渐收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力量渐小,翻白的眼睛渐渐失神,好似要昏厥过去。

      他闭上眼,浸润的泪珠倏然而落。

      韩霁倏然松手,抬手去扶林岩的后脑,将人往自己身边带过来。

      没事儿吧?韩霁摸了一手的水。

      自行车和下雨的情境是林岩自己加的。

      他用矿泉水打湿了头发,恰好屋子里还有个手扶滑板,都让他利用上了。

      林岩吐了口气,接过毛巾,摆摆手,说:没事儿。说完他回过身看向对面。

      众人还有些震惊,那段窒息的戏码太真实了,如果不是现在的林岩面色无状,他们以为两个人是来真的。

      制片甚至有念头让人拉开两人。

      这是韩霁这几天帮林岩补课的功劳,怎么用力才能脸色憋红,青筋绷紧,造成痛苦的效果。

      身为演员,又做了近十年的导演,韩霁调。教演员的能力已经炉火纯青。

      当然,林岩很聪明,领悟力一直很强。

      自己给自己加的情境也不错。

      林岩后面还有两个人,有了对比,显得就有些不尽人意,甚至有一个干脆学的林岩,只是效果差了很多。

      于景辰脸色不太好,看着林岩的目光有些阴鸷。

      他觉得韩霁有私心,但从刚才的发挥看,韩霁和之前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反倒有点收敛。

      可这也更让人将注意集中到了林岩身上。

      都结束后,导演和编剧交流了几句之后。

      大家表现得都不错,所以辛苦一下大家,我们加试一道题。

      加试?

      勾。引他。言华章指着对面的韩霁,无论什么方法,谁能撩拨动贺成,这个角色就是谁的。

      众人随着他的目光看向韩霁。

      韩霁有些意外,不是意外加试,而是意外这个加试题目。

      因为他没教过林岩怎么勾引男人。

      第8章

      韩霁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五个人中至少一个性向有疑,两个有跳舞功底,一个腐剧出身。

      林岩他真的知道怎么勾。引男人吗?

      韩霁只要坐着好好享受,等他们发挥就行。言华章发话。

      女主角宋漫晴噗嗤笑了,从旁打趣道:韩老师艳福不浅啊,羡慕了。

      韩霁:

      如果可以选择,他并不希望让男人勾。引,演戏是演戏,莫名来五个男人朝他抛媚眼算怎么回事儿?

      韩霁靠在椅子上,双。腿交叠,黑色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温和中散发着一种傲然不羁的气势。

      他目光在林岩几人身上扫过,随即脸上露出一个堪称和煦的微笑:诸位尺度小一点。

      噗嗤

      众人哄笑开,严肃的试镜氛围轻松了许多。

      于景辰第一个来,起身前他低声对林岩说,我要是你,就不会到这里丢人,言导根本就不想用你,你他停了一下,语带挑衅地慢慢说道,你做什么都没用。

      说着于景辰便微笑地站起身:我第一个来吧。说完他自信地看了林岩一眼。

      结果发现林岩根本没看他,而是神色凝重地看着对面,放在膝盖的手蜷紧在一起。

      不是在看韩霁,好像是评委中的某个人,但他也来不及细观察。

      学舞蹈的确实有优势,于景辰身姿妩媚,手搭在韩霁肩上贴着身体跳舞,性。感与力量兼备,全程充满魅惑的挑。逗和刺激。

      只能说为了角色大家都很拼。

      室内的气氛很快热情高涨起来。

      众人开始哦吼大喊着起哄。

      但韩霁面对冲他扭臀摆跨的男人,只想闭上眼睛,他自身不喜欢这种直白的表达,很糟糕的体验。

      可他没想到,于景晨开了头,后面还有更劲爆的,吹耳朵,碰大。腿,摸喉结专挑人敏。感处下手。

      接着,选秀出身的姚日凡更是干脆来了一段激。情四射的魅力猛。男秀,完美的肌肉、性。感的身材,贴身互动坐大。腿,强行让韩霁参与。

      气氛一时h到顶点。

      旁边的人看得血脉偾张,而韩霁勉强维持着脸上的微笑。

      此刻他就是个任人调。戏的工具人,没想到言华章竟然来这么一手。

      终于等到林岩了,韩霁看向对方,如释重负。

      但他也好奇林岩打算怎么勾引他。

      林岩突然偏头,低声对于景辰说:你知道什么叫「躺赢」吗?

      什么?于景辰一愣。

      林岩学着他的口气,慢慢地说道:我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赢你。

      林岩站起身走到韩霁面前,笑了一下,说:韩老师他话没说完,就突然冲着韩霁猛地挥拳。

      韩霁侧头,抬手抓住对方的手腕。

      你干什么?韩霁问的克制,深沉的目光中沉淀着漆黑、深邃的情绪。

      他不知道林岩接下来做什么,只是本能地配合他说点什么。

      林岩没有回答他,另一只手也朝着对方挥过去。

      韩霁侧头避开的同时,不得不将林岩推开。

      或许是太用力了,林岩身形不稳地向后退了几步,接着整个人朝着后面倒去。

      韩霁见状连忙伸手去拉人,结果被林岩用力一拉。

      两人一起朝着地面倒了下去。

      韩霁脸色微变,在倒下去的一刻,他下意识地用手护住林岩的后脑。

      这个姿势并不容易,韩霁掌心稳稳垫着林岩的后脑,两人距离薄如纸张,下一瞬便要贴合在一起。

      磕到了吗?韩霁微微撤开身,温声问道。

      林岩没说话,只看着他,漆黑幽静的眼眸仿佛卷着万般情绪,像是湖底深处的宝石,藏着惊魂动魄的美丽。

      让这样一双眼睛望着,韩霁有瞬间的失神。

      然后,韩霁行动了,他握住林岩的后脖颈,拇指轻轻摩挲林岩水色光泽的唇,温柔地低语:别闹了,好不好?他声音清润低缓,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幽哑。

      林岩羽翼一般的睫毛轻颤了两下,白皙的面容有种精美的脆弱感:不好

      韩霁哑哑地轻笑了两声,下一刻,他突然倾下身。

      众人呼吸一滞,突然期待起来。

      林岩却在最后关头侧开头,躲开了这个吻,呼吸落在耳边,恰好停滞住。

      看客们莫名遗憾,差点叫一声可惜。

      韩霁站起身,将林岩拉起来,再次问道:没事儿吧。

      林岩扶着左肩晃了晃,低着头闷声说:没事儿。

      韩霁见状,扶住他的肩帮他舒展起来,轻叹了口气:没有下次,没有保护措施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动作。

      编剧丛雯感叹道:我们韩影帝也太温柔了吧,无论什么时候都体贴备至,心动了呢,我的少女心啊。

      暧。昧浅尝,余韵悠长。制片江远看向余下的四位,你们方向弄错了,苗煦会给贺成跳艳舞吗?

      不是导演说的什么方法都可以吗?有人不满。

      于景辰也说道:韩霁太配合林岩了,刚才到我的时候,他就一动不动,根本不接戏。

      丛雯摇头道:这就是你们失误了,我们韩老师一向温柔体贴,就算感到不适也一直忍着你们,但林岩多聪明,直接上演苦肉计,可不就着了道吗?

      话虽如此,但谁都能看出,后面韩霁的表现明显是带着私心,主动配合林岩。

      但忽略这个,林岩今天的表现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很聪明,并没有传闻那般不济,也不知为什么网上把他形容的像个废物。

      只要林岩拿得起,他们也就不再坚持,没必要和韩霁对着干。

      韩霁这么坚决的态度,面子是一定要给的。

      早知道是这样你们让我们来干什么?

      姚日凡突然站起身,不满道,导演说了让韩老师坐着不动,结果呢,他就只全程配合林岩,林岩做什么了,他就是躺赢。不知道是不是听见林岩和于景辰的对话,他现在直接站起来质疑。

      屋内诡异地安静了几秒。

      大概是没想到会有人会脾气这么冲,他们都是绝对的权威,小演员很少有敢直接这么得罪人的。

      林岩抬眼看向姚日凡,笑着开口道:你有什么好奇怪的?人一旦有了权力和资源,那么约束他的就只有自身的道德,有的人是完全可以按照自己喜好办事,只要你后台够硬。

      啊?

      姚日凡一时间没听懂他的意思。

      韩霁也看向林岩,这番言论太奇怪了。

      林岩似乎意有所指。

      他在骂谁?

      要不是他了解林岩,这话活像是在骂他。

      但是林岩挑着好看的眉,理直气壮,你输得不冤,因为你不但没有勾。引到韩老师,还让他厌恶,我就算什么都不做,一样可以赢你们,所以各种意义,我确实是躺赢。

      你这是诡辩,根本

      好了。最后言华章说话了,勾。引是要让对方受到诱。惑,但你们只是单纯地在展示自己,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感受,落了下乘,林岩比你们聪明。

      没错,就算是之前你们表现也不如林岩,有什么好不平的?江远附和。

      丛雯也道:我们要是黑幕,直接内定就好了,何必还要你们来试镜?别阴谋论了,演员真的要学会用脑子,足够聪明才能领悟角色,林岩确实比你们做得更好一些。

      韩霁也知道林岩很聪明,但他能感受到今天的林岩特别拼,和往常有些不一样。

      他看向林岩,发现对方的目光正盯着罗高俊,眼眸黑沉冷漠,夹杂着一些隐晦微妙的情绪,但很快地,林岩就将目光移开了,恢复了最初的平和。

      而罗高俊似乎显得有些无知无觉,和身边的演员低头说着什么。

      但仔细观察,也会发现他的目光也会常常朝着林岩不经意地扫过。

      他们之间隐藏着一些微妙的情绪。

      所以回去的时候,韩霁问林岩和罗高俊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没有。林岩微顿,轻嗤一声,我人见人爱的,怎么会和别人有过节?

      是吗?韩霁点点头,不想说没关系,我可以去问罗高俊。

      林岩停下来,两人站在走廊的玄关。

      我真的和他不熟,你怎么会觉得我们有过节?林岩解释,就是好奇罢了,以前都没怎么见过。

      是吗?

      林岩笑了,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反问道:如果我真的和他有过节,你要怎么样?

      帮你出头。韩霁侧过身,单手插进裤子口袋,优雅而霸气,我现在可以回去揍他。

      林岩抽了抽嘴角,忍不住笑了:走吧,我饿了。

      你不信?

      我信。林岩转身,催促道,走吧,走吧,回去。

      你还是不信。

      韩霁突然转身往回走。

      林岩一惊,连忙回身去拉他:你干什么啊?

      韩霁声音平静:揍他。

      开什么玩笑。

      韩霁抬步就走。

      林岩连忙用力拉住他:你别去。

      韩霁面无表情地看了林岩一眼,挣开对方的手,他常年健身,力气不是林岩可比的。

      韩霁没走出几步,就让林岩从身后抱住了,死死地抱着韩霁往回拖:别去,怎么能无缘无故地去打人?

      韩霁神色淡漠,继续往前走:也不算无缘无故。

      林岩用力死命将韩霁往后拖:不能去!真没什么过节。

      那我问问。

      别

      韩霁走,林岩拖,两人上演了拉锯战,韩霁走出几步,就让林岩拉回去。

      到后面,韩霁索性也不挣脱,像是做游戏一般,带着林岩在走廊角落转圈。

      韩哥林岩的声音清澈,气声变弱,隐含哀求。

      信我吗?

      我信,我真信,我就信我韩哥的。林岩义正言辞,我韩哥机智聪敏,冷静果决,胆识过人,没有什么是我韩哥做不到的。

      韩霁站定:早这么真诚不就好了。

      林岩见对方态度缓和,忙松开手走到韩霁面前。

      结果发现对方嘴角噙着揶揄的笑意。

      林岩反应过来,这人一开始就在逗他,怒道:韩霁嗓音带着一点少年特有的清亮。

      怎么?韩霁好整以暇,要我回去揍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