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5)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林岩的形象是没什么问题的。编剧丛雯开口道,上妆效果应该不错,只不过这个角色和你以往的角色差异很大,可能需要多下一些功夫。

      这个我会帮他。韩霁接过话头,他笑容有些淡,形象贴合才能事半功倍,林岩是最适合的人选。

      两位编剧对视了一眼,韩霁的态度看起来非常强硬,他们也就不再说什么。

      林岩看了韩霁一眼,神色有些微妙,但没有说话。

      又小坐了一会儿,下面晚宴重头戏正式开始,几人便下了楼。

      宴会上的韩霁很受欢迎,他这个性格和出众的外貌气质,圈子里喜欢他的男男女女很多。

      主持人特别地介绍他,还拉人上台互动。

      台上的男人宽肩长腿,高大帅气,笑得斯文有礼,礼貌又不失温和,一身利落的深灰色西服将他俊美的气质完美呈现。

      林岩靠倚在柱子上,眼中是促狭的笑意,台上的人无奈地朝他做了个手势。

      你不适合苗煦。

      一道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林岩的思绪,他微怔了一下,有些意外地看向说话的言华章,对方此时正翻看着手中的拍卖物料,并没有给他什么眼神。

      他目光停留在书页上的古董花瓶,一面仔细打量,一面说道:我看过你的作品,千篇一律,都是一模一样的角色,我想这并非是你运气不好,而是你根本驾驭不了新角色,当然最有可能的是你把所有角色都演成了一个模样。他姿态随意,不知道的会以为他们在闲叙家常。

      林岩敛了笑意,盯着眼前这位名导,想了想,说道:我以前演戏

      我不关心你之前是怎么演戏的,重要的是现在我不觉得你能胜任这个角色,与其试镜的时候当众出丑,不如现在就主动退出。

      如此直白的拒绝让林岩当场愣然,他静了几秒,随即懒散地笑了一下,收起之前的礼貌和恭敬:您大可以刚才吃饭的时候就这么说,现在的做法可不太君子。

      言华章合上手中的资料,看向林岩:韩霁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人太热心,但有时候太好心是不合时宜的,《维鸠》这个本子我前后准备了五年,不能找个扯后腿的演员来拉低质量。

      他说:话可能是不太好听,但我想这对你我都好,你做你的流量明星,我拍我的电影,何必给彼此找不愉快?

      所以体面一点,你主动退出,韩霁也不用为难。

      韩霁回来的时候刚好听到了这一幕。

      他看着两人,眸色黑沉如墨,刚要快步上前,就听林岩的声音传来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退出才是让韩霁为难,我或许真的算不上是最合适的人选,但韩霁说能让我演好这个角色,那我就相信他。林岩姿态坦然,他轻轻地笑了笑,笑容很和气,您是导演自然有选择演员的权力,如果直接和我说没有试镜的机会,我自然也说不出什么,但您现在的做法我就有些看不懂了但我其实也不用看懂,成就成,不成就不成,其他的你和我说,我也听不懂,今天我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言华章脸色沉了下来,作为受人追捧的大导演,已经很久没人会这么顶撞他,更何况眼前还是一个让他瞧不上的小演员,他深吸了口气,然后挂上笑容:行,那就看看韩霁有没有点石成金的本事,我也期待。说完他便带着资料,回到自己的位置落座。

      林岩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黑发垂额,乌黑幽亮的眼眸闪动着晦暗的情绪。

      看什么呢?韩霁从他身后绕过来,递给他一杯水果调制酒,问,怎么不去坐?

      林岩笑了,修长白皙的手指抚上下巴:美女可真多啊,进娱乐圈是我做的最正确的决定,我要是努努力,没准和你一样,得老鼻子美女喜欢我了。

      韩霁笑了,手搭在林岩的肩上,十分柔和地道:刚才看见你和言导说话,都聊什么了?

      随便聊聊。林岩接过酒杯,姿态自然懒散,导演提前考察了一下演员。

      那考察的怎么样?

      他没说。林岩端着酒杯,嘴角扬笑,理所当然地道,但应该是很满意。

      韩霁深深地看着他,谁说林岩不会演戏的,骗起他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呵

      虽然早知道这人的德行,但是目睹整个过程还是让人惊奇和不爽。

      韩霁推了一下眼镜,笑得有几分挑衅,但他似乎对于景辰更满意。他目光看向不远处人气鼎盛的一桌人,于景辰正在给言华章敬酒,你觉得你们最后谁能得言导的青眼。

      林岩微顿,转过头看向韩霁,眯眼:我以为得你青眼就够了,没人告诉我还要去讨好导演。

      这话完全取悦了韩霁,他抿了一口酒,心满意足地微笑:还不算傻,你记住,我要给你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听他这么说,林岩微愣,半弯如月的眼睛化开层层笑意:你是穿进霸道总裁剧本出不来了吗?

      韩霁看着对面于景辰在言华章的示意下坐到了林岩的位置上,他放下酒杯,长臂一伸勾过林岩的肩:走,霸道总裁带你体验下一下偶像剧女主的待遇。

      林岩看着他勾在自己肩上的手,这种亲昵的拉扯,总会让他温暖而无措。

      晃神的工夫,他便被韩霁带到了对面。

      于演员是不是坐错位置了。韩霁声音平静,虽然微笑着,但眼底却没什么笑意,让一下吧,我们要落座了。

      林岩有些意外韩霁的直接,这可不像他平时的作风。

      不过,车祸之后的韩霁确实变了很多,更成熟自信也更犀利直接。

      于景辰转过身看过来,但是没有起身,而是笑着对着林岩说道:言导说让我坐这里和他聊聊角色,林岩你去坐我的位置吧,坐哪里不一样?

      林岩闻言看向言华章,但对方没什么反应,正侧头和制片江远说话,仿佛根本没在意他们说了些什么。

      这事儿言导说得可不算,林岩的位置他做不了主。韩霁笑得温文有礼,但话说得一丝情面也无,有的人让人捧久了,就真以为自己有特权了,于演员你这是有样学样吗?你这一出捧高踩低,逢迎拍马的作态可太娴熟了。

      这话一出,言华章终于朝着他们看了过来,他面色阴沉,不见适才的和气儒雅。

      制片江远一看,连忙道:哎都是小事儿,我让人加个坐,小辰你也是的,说一声不就好了,犯得着这样吗?言语间带上了责怪,他自然不希望戏没开拍,导演和演员就闹不和。

      加坐就不必了,太挤了。韩霁却表现得不近人情,他微笑着说道,既然言导想和于演员坐一块,不如就劳驾动一动换个桌,把我的位置让出来。

      第7章

      众人一愣。

      言华章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一桌上的人是随便坐的,并没有按照名牌,言华章坐的确实是韩霁位置。

      林岩有些惊到了,如此具有攻击性的韩霁,他是第一次见到,他现在确定韩霁很生气。

      就因为一个座位?

      如此不顾颜面地得罪大导演,韩霁的底气似乎太足了。

      接下来的《维鸠》要怎么合作?

      这说的哪的话。江远没想到韩霁这么刚,心下有了火气,但是面上打着圆场,小辰回自己的位置吧,别在这儿挤了,闹闹哄哄的。

      选不选林岩两说,但于景辰他是不想用了,那几句话说得太特么拱火了。

      韩霁现在这么不待见他,怎么可能和他好好合作?

      于景辰脸色很不好看,他看向言华章,想要做最后的挣扎。

      但对方淡漠着一张脸,根本不看他,于景辰心下更气,不明白韩霁竟然连言导的面子都不给,而言华章这么大的导演竟然不能主导选角。

      我

      你什么你,赶紧的。江远打断于景辰,根本不打算让他再说话。

      心烦意乱,今儿的事儿都是他惹出来的。

      于景辰走了,韩霁也就没有再要求言华章换位置,他在林岩身边坐下来,脸上始终挂着柔和散淡的笑意,好似刚才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快的事情。

      制片从中调和缓和气氛,韩霁和言华章这两人表现得像个人精,说着场面上的话,还相互恭维起来。

      林岩低头无奈地笑了,感情是白担心了,韩霁比他会做人。

      没等到宴会结束,韩霁借口有事和林岩两人先离席了。

      穿过后花园的小路,林岩和韩霁碎碎念:你哪儿那么大火气,都没签合同,要是找个理由把你换了怎么办?

      也是,刚才冲动了,怎么办?韩霁笑眯眯地反问,要不要回去道歉?

      你林岩侧过脸,两人的视线碰到一处,林岩微怔了一下,对上韩霁揶揄的笑意,他有些无奈,忍住嘴角猝然而生的笑意,切了一声,说,不要。

      韩霁对他的回答很满意,轻缓的嗓音带着愉悦的调子:你也不用给任何人道歉。

      林岩奇怪:你就真的不怕失去这个角色?言华章的戏意味着提名、奖项、知名度、曝光率还有上涨的片酬,我以前都不知道你这么豁达。

      一个角色而已,你要是赋予它过多期待就难免有太多的得失心。

      你少忽悠我,之前你明明很看中维鸠的本子,团队和个人为了这个项目忙活了几个月。

      那你当初还不是想要推掉苗煦这个角色?

      豁不豁达与名利无关,与目标有关。

      我还以为你的梦想是站在演员的最高领奖台。

      以前是

      两人到外面的时候发现司机和车都不在。

      你在这儿等我,我去看看。韩霁拿出手机,一边拨通电话,顺着停车场的方向寻过去。

      没走出多远,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他面前,驾驶座上的余枚摘下墨镜朝他看过来。

      张波呢?韩霁放下电话。

      我让他回去了,我这亲自来接我们的大明星不行吗?余枚拿着墨镜,手臂搭在车窗外,听说我们的大明星今日战绩斐然,当着众人,把言导好一通骂,就差指名道姓了,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我们韩大明星脾气这么火爆。

      是吗?韩霁面带微笑,不紧不慢地说,可能是以前你对我有什么误解。

      韩霁!余枚深吸了口气,说道,一个雄性不断向雌性展示自己强大,那是物种本能,但我就纳闷了,你没事儿对林岩开什么屏?今天的事儿,至于吗你,啊?

      你要在大路上和我吵?韩霁靠倚在车窗边,望向朝他走过来的林岩,朝对方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言华章的事情我能处理,不要在林岩面前抱怨是非,如果你不想我跳槽到格耀的话。

      这是威胁?

      余枚简直无语,她看着对方眼角眉稍倾泻出的温柔:我是真的有点看不懂了,你这是要做黑骑士,守护你的林岩公主?

      清幽的月光下,林岩一身利落的银灰色正装,走过来的时候两条腿绷得笔直修长,清逸笔挺的身姿,仿佛夏夜里携着一身舒爽凉意的夜风,安抚着燥热的情绪。

      韩霁唇角淡笑,他说: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

      上一世的林岩,总会在两人意见相佐时,笑着对他说:大导演,你可要好好爱惜你的编剧。

      他当然要好好爱惜林岩,这是他一生的挚友。

      试镜的日子很快到来。

      林岩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以前一直都是公司给他选本子,他觉得合适就接。

      两年的明星生涯,花瓶谈不上,但一直不死不活,不温不火。

      近半年借着和韩霁的关系,他关注度高了一些,作品的话,其实有些稀烂,怪不到言华章不喜欢他。

      最后一共有五个演员试镜苗煦这个角色,他们聚在一个宽敞的房间内,不是单独面试,而是公开选拔。

      包括导演、制片、编剧、监制以及其他定下来的演员都在。

      面前坐着十多个评审他们的人,韩霁、罗高俊也都赫然在列。

      他们只拿到一小部分的剧本。

      从苗煦这个角色视角看,故事大概就是暑假回来,他得到一个消息,邻居一个非常照顾他的哥哥失踪了,有人说他死在外面了。但后来,他在城里重新见到了对方,而裴彦表现出并不认识他的模样。苗煦觉得自己没有认错人,但看着对方以另外的身份生活,一时之间陷入了迷茫。

      故事背景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

      他们要试的一段戏便是两人的重逢。

      只给了几句很短的台词,情景全靠自己发挥。这也是言华章的特点,充分给演员发挥的空间,甚至可以改动台词,但是这也很考验演员,言华章经常会带着演员一遍一遍地磨,为了效果,拍摄周期经常无限拉长。

      他们五个人要分别和韩霁搭戏。

      裴彦

      逼仄的小巷子里,苗煦气喘吁吁地从自行车上下来,雨帘如幕,少年头发滴着水,他抹了一把脸,看着前面的背影:哥是你吗?少年嗓音带着干涩的颤音。

      男子顿了身形,声音不耐:你谁啊?认错人了。男子并没有回身,抬步便走。

      你是!少年带着倔强的声音响起。

      他推着车子,追着男子,脚踩在水沟里:哥他们为什么叫你贺成?明明

      苗煦还没说完就让突然转过身的男人拎住了衣领。

      车子倒了,少年让男人踉跄拖着往前走了几步。

      哥少年惊慌地挣扎。

      哐当

      男人将苗煦掼怼到墙上。

      别跟着我!男人危险地看着苗煦,眼睛沉得不透一丝光亮,你给我听着,我不认识你,滚远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