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4)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不喜欢。段晗菲直接道,反正你也是走流程,不喜欢我,不如随便找个地方坐坐,聊聊天,到时间你再送我回去。

      我没不喜欢你。林岩为自己辩解了一下,他扯了扯衬衫领口,算了,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吧。他只是想气气老东西。

      但林岩没想到对方要换的地方是酒吧。

      朋友开的,放心,私密性很好。说着段晗菲晃了晃肩,有些俏皮地说道,我特地选的这件衣服,适合到酒吧玩。

      林岩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放弃了。

      酒吧确实是个聊天放松的好地方,最近工作多,他有一段时间没出来玩了。

      小姑娘对娱乐圈充满好奇,林岩几乎是知无不言,不知道的还给现编一段,把段晗菲唬得一愣一愣的。

      说真的,伯父保持得真不错,儒雅有风度,长得好又有能力,不像我爸老早就中年发福。

      林岩端着淡红色的酒水,闻言哈哈笑了起来,嘴角却带着冷意:真不巧,他的两个老婆也和你有同样的错觉。

      嗯?

      两个老婆?段晗菲一脸震惊。

      林岩说着话,手机响了。

      林岩靠倚在柱子上,拿着手机呵呵笑了两声:爸爸啊呵呵呵

      回家了吗?电话另一头问。

      林岩啧了一声,说:别吵,给漂亮姑娘讲故事呢

      说完就把手机挂了。

      韩霁看着挂断的电话,皱着眉头说:喝醉了?不然也不会叫他爸爸。

      收了手机,他放下交叠的长腿,抬头对着前面的司机,说:前面转弯去城西,接个人。

      第5章

      晗菲张了张嘴,似乎被林岩刚才讲的内容吓到了:这些是可以直接说的东西吗?

      林岩漂亮的眸子闪了闪,轻轻一笑:你爸要是知道我家里的事情,还会让你同我交往吗?

      不好说,他想事情和普通人不一样,只要他觉得合适,我的意见就不重要,不过我爸看样子不太喜欢你。段晗菲分析道,两个老婆也可能有点跌破他的底线,虽然他也没什么底线。

      林岩将高脚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子重重一放,忽而一笑:那你可以好好和你父亲说一下林振江的两个老婆。

      林振江娶了两个老婆,这在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了,但他处理得很好,一个放国外一个留国内,儿子接回身边养,女儿和另一个老婆扔在国外,一直不准她们回国。

      他缺点确实不多,总结起来就三个,贪财,花心,重男轻女。

      嫁给我的女人势必是要生儿子的,他对儿媳的要求也是三个,有钱,家庭主妇,能生儿子,少了哪一样都不行,你要是放得下身段,前面两个对你来说不难,最后一个你要是运气不好,他就有可能给我塞女人。

      段晗菲不信:你开玩笑的吧,他连这个都管?

      林岩不置可否,接过酒保新调的酒,说:你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说卢慧君一手好牌打烂?不是因为她遇见我父亲,不是因为她自贬身价和别人的女人抢男人,而是把自己的幸福交到别人手里,如今不得不忍受另一个女人的儿子登堂入室,而林振江现在的一切用的都是岳丈家的人脉。

      卢慧君根本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她不知道自己连累了自己的女儿,林珂空有抱负和才能却不能继承家业,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如一个不学无术的弟弟,她不会觉得是自己做了错误的选择,只会觉得自己命不好,没有儿子傍身。

      你这是不是故意的?我承认你长得好看,让我有点犹豫,但用不着这么说让我打退堂鼓吧。段晗菲有些不高兴,刚我朋友都夸你帅,让我交往看看呢,结果你竟在这里吓唬人,卢阿姨和林珂有这么惨吗?

      林岩嗤笑一声,林珂惨,我姐比她更惨他盯着眼前的杯子,神色变得有些落寞,但我想了一下,这个家里除了他,每个人都很惨。

      林岩看着亮起的电话,微微笑了笑,然后摇晃地站起身,我有一段时间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把每个人都弄得不成人样,自己却活得潇洒自在的?

      你是不是喝醉了?段晗菲不解道,你姐不是林珂吗?啊没等说完,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林岩闷声笑了出来:没错,我还有个亲姐姐。

      只是已经死了

      他扶着晕沉的额头,半眯着眼深吸了口气:我不能送你了,我给林振江打电话了,他会派人来接你。

      韩霁到酒吧的时候,林岩正微笑着站在路边,183的身高,西服很好地勾勒出他修长的身形,衬衫有些凌乱,但看上去更加俊美无匹,优雅而高贵。

      晕黄的灯光,迷离的月色下,吸引了众多目光。

      开始韩霁没看出他喝醉,他冲着韩霁礼貌地微笑,然后又深深鞠了一躬:辛苦你了,又给你添麻烦了。然后起身的时候踉跄着差点跌倒。

      韩霁连忙扶住他摇晃的身体。

      他揽过林岩,将对方的肩膀靠在自己怀里,把人往车上带。

      林岩漂亮的眼睛笑出一条缝:你真是个好人,韩霁你是韩霁吗?

      司机也出来帮忙,一齐将人送到了车上。

      林岩在车中正身而坐,但车子一启动整个人便栽歪到韩霁身上,他打着精神要起来,结果让韩霁扶着头按在自己的肩上。

      韩霁?

      是我,休息一会儿。韩霁扶着他,往自己身上靠了靠,问,喝了多少?

      林岩努力睁大自己漂亮的眸子,认真地回道,一个小红、两个小蓝、一个小黄说着他自己突然呵呵笑了起来,韩霁,我没醉,就是头晕晕的,有点开心,老家伙快让我气死了

      哦?韩霁侧了侧身,让他靠到自己怀里,神色平静,你都干什么了?

      林岩窝在韩霁的怀里,头昏昏沉沉,怔忪着看着车顶,突然红了眼眶:其实好像什么都没干好难,怎么这么难呢韩霁,我在哪儿啊?

      韩霁脸上的坚冰终于散了一点,揉了揉林岩柔黑的头发,神情柔和了下来:一会儿就到家了。

      爸爸?

      韩霁:

      韩爸爸?林岩不死心。

      车内的韩霁失笑:我答应倒是没什么,醒了你认不认账?

      笨啊,你录下来啊。林岩给他出主意,说着还要掏手机。

      韩霁抓住他乱动的手,笑着道:喝醉了就喜欢坑自己,还敢在外面喝醉。

      林岩大眼睛看着黑乎乎的车顶,喃喃自语:韩霁我得搬出去了,我得走了,谢谢你

      韩霁手上一顿,看向窝在他怀里的人。

      林岩已经闭上眼,声音微微沙哑:谢谢你

      太温暖了,只会让人不舍。

      韩霁是背着林岩上楼的,林岩虽然不算重,但也是个183的大男人,还是累得韩霁气喘。

      进门后,韩霁给他脱了外套,然后取了睡袍,将人带上。床。

      林岩衬衫的扣子一颗颗地解开,露出里面大片漂亮的白。皙的肌理,韩霁手上一顿,他是第一次给别人换衣服,只觉得这场面莫名暧。昧。

      韩霁抬起对方的胳膊,想要将衬衫给他褪下来,林岩不适地微微仰起脸,眼角含着一丝水汽,眉头微蹙,看着似乎有些委屈。

      韩霁无奈地叹气,一只手绕到林岩背后,然后将人整个揽到自己怀里,体温相贴,细软的腰身,无端地生出几分满足。

      林岩身体软绵,头垂在他颈窝,这个姿势让韩霁的动作顺畅了很多,青年的皮肤入手滑嫩,漂亮的肩颈和后背映入眼帘。

      韩霁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将睡袍给对方罩上,结果林岩不适地唔了一声,嘴角轻轻擦过脸颊,若即若离地轻触着他的耳垂,仿佛厮磨一般,韩霁呼吸停滞了一瞬,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窜上心口。

      韩霁停下动作,忙撤身将人扶正,就见林岩微微扬起脸,因为酒气脸色泛着淡淡的晕红,眼睛迷蒙,睫毛如蝉翼般闪动,水色匀淡的唇,仿佛在邀人亲。吻,不经意地挑人心绪。

      韩霁将人重新放到床上,抬手将睡袍替青年笼上,遮挡住胸口大片漂亮的肌肤,将完美的身材裹进去。

      对自己心猿意马的表现,韩霁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想他是禁。欲太久,而林岩长得太漂亮,皮肤清透白皙,双。腿修长笔直,身体无一处不完美。紧致的腰身抱在怀里,仿佛是在捧着一个精美的艺术品,忍不住想贴近又怕动作太大磕破坏了。

      林岩的漂亮韩霁是知道的,演了一部烂剧男二就吸了一堆的粉,新近流量预备役,作品不好说,可钱途无量。

      但现在,他扶了一下让林岩碰歪的眼镜,又沉默地盯着林岩半晌,或许这种美丽有些男女通吃,人好看到一种程度,会产生极大的杀伤力。

      你说今晚吗?早上起来,林岩收到了一个让他感到有些紧张的消息,你之前怎么没说。

      之前不是问过你有没有时间吗?韩霁靠在门框上,看着呆坐在床上的青年,嘴角挂着温柔的浅笑,提前说了,怕你太紧张,简单地碰个面,留个好印象,私下里言导很随和。

      不是林岩坐在床上,有气无力地道,我要准备什么吗?

      什么都不用,礼服一会儿你经纪人给你送来,晚上我过来接你。说着他看了一眼腕表,然后用醇净低沉的嗓音问道,你刚才有什么事儿要和我说?

      没有了林岩抓了抓自己的一头乱发,看了一眼自己的睡袍,黑发遮眸,掩去了眼底的慌乱,让我静静。然后拎着被子躺回床上,将自己完全埋进去。

      韩霁忍不住笑了一下,林岩算是聪明,唯独对演戏十分的不自信,很多时候只想接综艺不想演戏,若不是公司还算负责任,韩霁拦着,给他做了职业规划,或许现在已经是个综艺咖了。

      这次碰上对艺术要求高的言导,他信心全无。

      华灯初上,欧式装潢的宴会厅内传来悠扬的音乐,长桌上摆满了精致的餐具和各式的酒品点心,空气中满是百合香槟的气息,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处,觥筹交错,谈笑风生。

      这个慈善晚会是圈中大导以父亲百岁寿宴为名举办的,来了很多富商以及圈内名流。

      韩霁在娱乐圈积累了不少的人脉,很多人过来打招呼,约片,互换名片。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拿着酒杯走过来,他看都没看林岩一眼,直接和韩霁热络地说道:听说韩哥也接了言导的戏,那接下来我们就要合作了,第一次出演大屏幕,韩哥到时候可要带一带我。

      林岩从旁扫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于景辰是选秀出身,演过几部小甜剧,以前公开说过几次自己是韩霁的粉丝,还蹭了好几次热度上热搜。

      林岩就看不上和他一样无耻的人。

      哦?韩霁听他说完,淡淡地笑了笑,倒是没听说,你接了哪个角色?

      于景辰挑着眉梢,很是得意地道:苗煦,据说咱们有不少对手戏。

      林岩脸色微变,韩霁也是一愣。

      第6章

      于景辰缠着韩霁约时间,说要进组前对对戏,需要和前辈请教经验。

      抱歉,时间上不方便。韩霁面色平静,脸上没有半点波澜,最后选角还没定下来,也不急于一时,或许最后我也不能出演这部戏。

      不知道是不是蝴蝶效应,上一世这部戏一直没有传出于景辰出演的消息,如今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怎么会呢?于景辰不以为然,笃定地说道,言导都是用你和资方加码,你知道大制作的文艺片风险大,能不能在国内上映都两说。

      那我还真的不清楚,我一会儿问问言导,抱歉,失陪一下。说着他示意林岩,两人离开了热闹的宴会厅,去了楼上。

      敲开门,里面是个小型的聚会,屋内已经坐着四个人。

      哎韩霁来了,正说你呢,还有林岩,过来坐。对面矮桌上的中年男子立时热情地招呼他们。

      屋内三男一女,导演言华章,中年男子是制片,剩下两位是编剧。

      两人盘膝坐下,桌上摆着小火锅,蒸排骨、鱼头豆腐汤等中式经典菜肴,和外面精美的食物不同,面前冒着热气的食物看着更有食欲。

      今天的场地是制片出借的,剧本还在修改阶段,主演和主创借着机会小聚。

      几个人边吃边聊,他们很尊重韩霁的意见,凭借上一世的导演经历,韩霁的观点很有见地,非常得其他几位的喜欢。

      林岩也很意外,没想到韩霁对电影的见解这么深刻。

      这会儿他才知道言华章之所以要改剧本就是因为韩霁给他提供了新思路,并不是枚姐的路子广,这也是韩霁有底气推荐林岩的原因。

      林岩在一旁给几人倒酒递茶,这是不成文的规矩,年纪小、地位低的要伺候局。

      他也没端着大少爷脾气,表现得十分谦恭。

      刚我们碰见了于景辰,他说他会出演苗煦这个角色。韩霁一面说着话,一面从林岩手中取过酒瓶,亲自给言华章倒上。

      他这么说的?言华章一脸惊讶,这个角色确实有很多人选,但现在还没定下来,你知道这个角色对演技要求很高,小于的演技还算可以,我也在考虑当中,林岩

      说着言华章看向林岩:林岩也不错,韩霁很积极向我推荐你,我还是很期待的。

      林岩露出礼貌的笑容,他拿起酒杯,身体微微前倾,双手举杯恭敬地说道:我会努力,希望不会让言导失望。说完便将杯子的酒一饮而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