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3)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韩霁醒了,迷迷糊糊地将人重新搂到怀中,长臂一伸拉上被子,无意识地拍了拍他的背,安抚着慌乱挣扎的林岩。

      他声音低哑地笑道:晚上走错房间了,别怕,你接着睡。

      林岩停下来,半躺在韩霁胸口,脑袋垂在他颈窝,体温相融,身体绷紧得像只虾米。

      韩霁略带笑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去弄点吃的,你再睡一会儿。韩霁揉了揉他的头,缓了一会儿困顿的睡意,然后半睁着眼坐起身,给林岩盖好被子后,然后下了床。

      留林岩一人在床上惊魂未定。

      过了一会儿,韩霁过来叫他起床吃饭。

      林岩这次没赖床,快速地起身洗漱。

      弄得韩霁有些莫名其妙。

      饭后,林岩开始翻看韩霁给他的剧本。

      剧本只有自己角色的那一部分,林岩一面看一面推测剧情全貌,当他看到贺成将将苗煦拽到自己大。腿上,然后两人开始动。情亲。吻的时候,他整个人呆愣住了。

      他抬头看向韩霁。

      韩霁递给他一杯水,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怎么了?

      这是同志片?

      不,是犯罪片,只是主角隐藏了自己的性向,这个角色的戏份不多,看似脱离主线剧情,但其实是主角悲剧的起点和终点,对主角人物的塑造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林岩张了张嘴,黑色的眸子沉淀着几分意味不明的情绪,最后他放下剧本:这个本子我不能接。

      韩霁有些意外,你是觉得尺度太大,接受不了?接着他淡淡地笑了笑,只是吻戏而已,放心,这不会对你的个人形象造成什么损失,相信我,这个角色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林岩摇头,漆黑如墨的眼,笑容有些淡: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个人接受不了,这事儿就算了吧。

      韩霁看着对方,沉默良久,才说道:你恐同?

      林岩闻言立时站起身,语气有些烦躁:总之,我不想接,抱歉,浪费你的好意。说着便要逃离开。

      经过韩霁的时候,对方抬手拉住了他的手臂。

      韩霁坐在沙发上,将林岩重新拉回到身前,看着他,慢慢说道:对象是我也不行吗?

      林岩呼吸一滞,他看着面前斯文优雅的男人,心中突然升腾出一股恼怒,漂亮的眉眼略显锋利:不行,我讨厌同性恋,这种关系让我觉得恶心。

      韩霁看着突然激动的林岩,神色有些费解: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激进?

      你以前也不会强人所难,你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林岩的声音有些冷酷尖刻。

      说完连林岩自己都愣住了,他怔在原地,下意识地退后一步,黑亮的眸子有些茫然。

      空气中有片刻的沉默。

      最后是韩霁的手机铃音打破了尴尬。

      韩霁看了一眼,是父亲的电话。

      他接起电话,然后冲林岩摆了摆手让他坐下。

      车祸是怎么回事儿?电话对面直接问道。

      新闻应该写得很全面。韩霁走到阳台的落地窗前,语气淡漠地道,但你的报纸时效性有些差。

      我最近一直都在国外,才知道消息,没人告诉我,但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不知道通知我一声,你母亲也是,什么都不说,整天就知道

      韩霁耐心地等着对方说完,然后问道:还有什么事儿吗?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片刻,说道:肇事司机抓到了?确认是疲劳驾驶?

      不然呢?难道是你惹了什么仇家,要报复在我身上?韩霁想到他车祸前看到的那条新闻,轻缓了口气道,你的事儿我从不过问,但是做人总该有底线,就算做不到表里如一,也不该道德缺失。

      韩霁挂了电话,转身回了客厅。

      他看到林岩坐在沙发上,阳光透过纱帘柔和地落在他身上,笼上一层淡淡的金光,林岩垂颈低首,不知道在想什么,孤零零的身影,显得有些落寞和沮丧。

      韩霁笑了一下,寂寥的心口像是让什么瞬间填满,他径直走了过去,勾着林岩的肩膀,在他身旁坐下来:不想演就不演,不要因为这个气,我和言导说一声就好了,以后再有什么事儿,我会先问过你的意见。

      林岩抬起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底像是闪着一抹流光,慢慢化成明媚的笑意,但接着他笑容散去,欲言又止:言导会不会

      不会韩霁笑眯眯地看着他,你应该关心我会不会生气,竟然就这么被嫌弃了,一下子从男神降格成普信男。

      林岩侧过头,嘴角微微绷着笑意,你也知道普信男,你刚才可太自信了。说着他竟叹口气,又学着韩霁的语气,说,对象是我也不行吗?韩大影帝,照片是我,怎么,不满意?

      韩霁挑挑眉,笑得温柔,他将手抱在自己的头上,微微向后仰去,假意叹了口气:其实以你的演技,想要得到这个角色也确实有点困难,圈子里演技好的,形象相当的也有不少,席炎我觉得好像还可以,高竟轩好像也刚提名了最佳新人,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嫌弃言导的戏。

      林岩笑意凝滞,他淡淡地垂眸,沉默了一会儿,他语气有些不自然地道:你你能先别和言导说吗?我再考虑考虑

      韩霁靠在沙发上哈哈笑,他拍了拍林岩的背,说:试镜约在下周三,这之前你可以好好考虑。

      第4章

      林岩考虑了一晚上,早上吃饭的时候,他和韩霁说,我觉得还是算了,我不适合这个角色。他揉了揉鼻翼,声音平叙,没什么感情,我不喜欢。

      韩霁给将牛奶推到他跟前,笑着轻轻地说:那就不演,以后会有更好的本子。

      林岩喝了一口牛奶,唇边泛着奶白:唬我呢,言导的戏哪那么好再遇,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在念我不识好歹,没事儿,你说我也不生气。

      只要你不后悔,我没什么好气的。韩霁叉起一块蛋白,说,但我说有更好的本子也不是哄你,不过要等我自己导戏的那天。

      林岩差点没呛了,他眯起黑润的大眼睛,笑道:行行行,等你做导演,真有那么一天,您不止得工钱给够,也别嫌我演技差。

      你演技差吗?韩霁挑眉,笑盈盈地道,你对自己怕是有什么误解,平时骗我的演技用上,足够了。

      谬赞了啊。林岩舀了一大勺鸡蛋羹往嘴里塞,香香滑滑的口感,让他满足地眯起眼,不过冰雪聪明倒是真的,就天生丽质。

      韩霁失笑,眸子盛溢着满足和愉悦。

      吃着早餐,林岩放在桌上的电话响了。

      韩霁扫了一眼,看见上面写着小青梅。

      林岩快速地接起电话,人站起身往外走。

      银行流水正常,但如果收的是现金,短期内很难查到什么。关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林岩淡淡地笑了笑,眼神冷了下去:同样的手法,不会是巧合,他不会留下什么证据的,你不用再查了,以免对方察觉到你。

      那你怎么办?电话里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担忧,这次是车祸,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了,他胆子太大了,人命都不放在心上,死了人也不过是找个替罪羊关个两三年,他会变本加厉的。

      林岩靠在窗边,神色淡漠地看着楼下的花园:我不会再给他机会,没有下次!没弄死他之前,我不会让自己有事。冷酷的音调没有一丝情感。

      我还是觉得你方法太冒进了,你现在不只接近不了罗高俊,还让他产生了警觉。

      林岩不置可否,神色平静地反问:他最近有什么动作?

      电话一头叹了口气,说:听说是拿到了言导的戏,估计一时半会儿没什么精力搞事,但你也不要大意,出入都小心一点。

      维鸠?

      你知道?关茜有些意外,好像还没官宣吧。

      林岩沉默了几秒,说:韩霁有推荐我出演。

      啊,他们是同公司的,资源共享,那正好,只是安不安全?

      不安全的只能是他。林岩凉凉地说道。

      林岩回到桌上,几口吃完蛋羹,然后抬头看向对面的韩霁,说:我改主意了,我要演《维鸠》。

      韩霁颇为意外,他放下餐具,徐声说:是关茜让你改变主意的?

      啊?

      林岩目光游移了一瞬,而后从善如流地笑道:算是吧,她说我应该挑战一下自我,我也觉得自己之前太短视,演员就应该挑战各种角色。

      所以她说话比我管用。韩霁扶了一下镜框,抬头看他,你们是什么关系?

      关茜否认了他们的关系,他想看看林岩怎么说。

      就朋友啊,能是什么?林岩无语,声音凉凉,人家心有所属,看不上我。

      大概就是这种态度才会让韩霁误会。这些天,他一直观察林岩周围的人,发现他人际关系极其简单,大少爷脾气,聊得来的朋友两三个,女性朋友就只关茜一个。

      他确实找不到那个值得怀疑的人。

      韩霁放下餐具,喝了口水,唇边挂了丝笑意:那你呢,重要的是你喜欢谁?

      林岩站起身收盘子,干净修长的手指,白皙如玉,我喜欢的人多了,你问的哪一个?他收起韩霁面前空了的餐盘,拿腔拿调地说,倒是韩影帝不如关心关心你自己,你这样连个绯闻都没有,容易过气。

      韩霁微笑地看着他动作,然后慢悠悠地说:所以这是你变相骂我多管闲事的原因?

      林岩端着餐具往厨房走,佯装失语:那可真糟糕,让你发现了。

      韩霁靠在椅子上,闻言轻笑出声:我是演员,我要是想谈恋爱,枚姐也阻止不了。

      林岩背身切了一声。

      韩霁笑得温柔:再则谁说我没绯闻的,我不是在和你炒cp吗?

      哈?

      日食cp我有看,只是为什么要叫日食?韩霁有些不解。

      笨呐,霁日,岩石(食),谐音组字。

      事实上霁月比霁日更常用,月食更贴切,但那帮没节操的说日比月更有发挥空间。

      哦?韩霁了然地点头,不慌不忙地说,你知道?

      林岩:

      他将碗放进水池,韩大影帝,你要知道cp粉是我的衣食父母,不然靠着我那仨瓜俩枣的粉丝怎么能吵得赢你那些战力点满的毒唯粉?

      韩霁哈哈大笑,评价道:说得有道理放洗碗机,剩下的等陈嫂来收拾。

      少操点心吧。

      林岩没想到刚和韩霁讨论完感情问题,家里就帮他安排了相亲。

      双方家人来得都很全,不止是父亲,连卢慧君和林珂都出席了,对面也是一大家子。

      看上去倒是热闹。

      看新闻,真的太惊险了,听说你腿受伤了,现在怎么样了?对面的女孩一身斜肩小礼服,发型首饰,妆容从头到尾都透着精致,她看着林岩,好奇中带着一丝担忧。

      林岩给她盛了一碗菌汤,坐回自己的位置,嘴角勾出一抹笑意:不好说,看着是没事儿,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别的倒不怕,就怕男性引以为傲的能力丧失。

      女孩愣了一下,随即笑道:真会开玩笑。

      林父皱了皱眉,冲着林岩低斥道:说什么呢,有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吗?

      卢慧君冷嗤一声:都说不让他混娱乐圈了,也不知道和谁学的,竟说些上不得台面的话。

      你闭嘴!林父缓了口气,向对面解释道,孩子小,所以让他在外面游荡两年,长长见识,过两年回来继承家业,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的东西以后自然都是他的。

      滋呀

      一声拉长的餐盘的剐蹭声突兀地响起。

      抱歉。林珂若无其事地切了一块羊排,看也没看众人。

      林岩看了林珂一眼,无声地笑了一下:这话是真的,我们家重男轻女,林珂再能干,也是为别人做嫁衣,林家的东西和她没关系。

      林岩!林振江怒斥,你姐姐那是偏疼你,不想和你争,别耍你的少爷脾气。

      对方连忙出来圆场道:难得他们姐弟和睦,不争不抢,林总教得好,这一双儿女,谁看着都是人中龙凤。

      林振江难得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刚要客气一下。

      只听林岩矜持地假笑道:哪里,还是段总厉害,能让我爸看上的女孩,一定是出身了得,我未来的岳丈就算不是商业巨擘,家里也是名门勋贵。

      对方微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笑道:年轻人,还挺幽默。

      林振江不好发作,忍着气让他别说话。

      一顿饭不咸不淡地吃完,林振江顺势提出让两个孩子单独相处,给了他们两张音乐剧的票,让两人去看。

      让年轻人他们自己聊聊,咱们在一旁,他们也不方便说话。

      话都这么说了,对方就算是没看上林岩,也不好拒绝。

      女孩礼貌应约,林岩笑着点头。

      你喜欢音乐剧吗?

      还行。林岩淡淡垂眸,他今天穿了一身质地考究的黑色西装,微敞着领口,身材修长地站在那里,犹如优雅的贵公子,只是情绪有些不高,很少看。

      那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女孩建议。

      你不喜欢?林岩挑起好看的眉,有些意外地看向对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