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2)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头很重,憋闷难受,韩霁感觉头上似乎裹得和粽子一样,连视线都被遮挡了一部分。

      这是受了多重的伤?

      两次车祸都大难不死,这本该庆幸,但韩霁却觉得自己变得更加不幸。

      他躺在床上,想起自己昏迷前的那个梦,或许当时真的是那样的情形。

      林岩见他昏迷不醒,又血流不止,以为他出了事,所以才会惊恐之下,生生扯出双。腿。

      以前他从未往这个方向想过,只觉命运喜欢开玩笑,自己晕过去什么事都没有,而清醒的林岩却因为自救强行爬出,折了双。腿。

      他也责怪过林岩的冲动,如果不那么冲动,他的腿就不会有事。但是在当时来看,林岩的这个举动是合理的,车子已经侧翻,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所有人都说是林岩运气不好。

      可原来不是林岩运气不好,而是自己拖累了对方。

      这个认知让他万念俱焚,原来是他毁了林岩的人生。

      最先来看韩霁的是枚姐,几声高跟鞋噔噔噔的声响后,对方站在他的床前。

      我的大少爷,您可真是厉害,平时好好先生,一来事儿就给我弄个大的外面的记者乌泱乌泱的,这两次来都费死力气。

      韩霁费力地抬眼,余枚好像换了发型,一身优雅的黑色连身长裙配上蓬松的卷发,手里抓着爱马仕的小包,看上去干练又亮眼。

      只是

      韩霁笑笑,有气无力地道:你怎么年轻了这么多,哪家医美这么厉害。

      你这脑子果然是伤得不轻,你枚姐天生丽质,做什么医美。说着余枚叹了口气,你这好了,医生说没有十天半个月出不了院,言导那边说要开机了不能一直等,我这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怕是要白白便宜了许天斌。

      韩霁头晕沉沉的,总觉得余枚的话有些费解难懂。

      他什么时候和言导约了电影?

      韩霁已经很久不接戏了,自从林岩病重,他就减少了工作量,这些年也是导戏的时候比演戏多。

      你说你,要进组了都,怎么就不能在家里好好看剧本,去找林岩干什么?你能不能离他远点,不知道他正在和你捆绑cp蹭热度吗?这下好了,甩都甩不掉了。

      余枚很生气,掐着腰在屋内转圈,一副有火发不出的模样:《维鸠》是冲奖的片子,能让你身价翻倍,这笔账我肯定要好好和乔志强算一算。

      维鸠?

      余枚在说什么?

      给点反应行不行?合着就我一个人着急上火,你都不觉得可惜?

      韩霁听她说完,笑了出来:是挺可惜,许天斌凭片摘了戛纳影帝,我过了八年才拿了提名,等了十二年才拿了导演奖,你怎么又和我翻起旧账了?

      想余枚是气狠了,这新仇旧火要一同发出来。

      你说什么呢?余枚愣了,她掐着腰和病床上的韩霁理论,你这真是脾气见长,这是在嘲讽我势力吗?《维鸠》本子你又不是没看过,完全可以冲击金棕榈,就算不拿奖,那也是难得的曝光机会,你知不知道你错过什么啊?

      韩霁头有些痛,总觉得这对话驴唇不对马嘴,他扶着额头突然扫到对面的电子钟,随即整个人突然愣怔住。

      脑中不断闪回的画面,终于让他意识到一件事

      你做什么?余枚看着突然掀被子的韩霁,忙道,别闹,我的错,我的错,你这车祸了,我还总想着工作,你也知道我这张嘴,你可别吓我,好好养病,我不拿这事儿烦你,其实还没定死,我再去和言导谈,你别多想

      林岩林岩呢?韩霁出了一身冷汗,头疼欲裂,身体像是散了架,每动一下都撕裂一般疼痛。

      你怎么还有心思管别人,你伤得比人家重多了!余枚将人押回床上,人没事儿,中间还来看过你,你们俩可真是一个脾气,那位也是不听劝的,坐着轮椅也要看一眼,生怕你人已经出了意外,怕被哄骗。

      轮椅

      韩霁头嗡嗡直响,急切地看着余枚:他的腿

      好像是有点骨折,需要养一阵子,伤得比你轻,但是动了骨头,这就有点耽误事儿了,乔志强有的愁了,他那戏已经开拍两天,换角是一定的了。

      韩霁努力消化着余枚的话,还是不放心地确认:他的腿没断吗?

      哇你们这脑补能力,他以为你死了,你以为他腿断了,可见真的是吓坏了,也是,车祸这种事儿,都是死里逃生。余枚安慰道,放心,你们都没事儿,好好养着吧,别操心那么多了。

      再见林岩,对方正拿着扑克牌给小护士变魔术。

      他淡淡垂眸,纤长的睫毛在眼底打出一排阴影,他用白皙修长的手指捏着几张扑克,在小护士面前晃了一圈。

      指尖干净,骨节分明,那是很漂亮的一只手。

      各位,重点来了,仔细看,发现这几张扑克牌有什么不同吗?

      数字不同

      花色不同?

      林岩非常欣慰,给每人发了一张,说:在上面写上数字,谁也不要告诉,不要相互偷看,我也不看。

      说着自己也把眼睛闭了起来。

      林岩闭着眼,继续说道:写好了,正面朝下放到我手上,能把读心术变好的魔术师不多,国内除了刘谦就是我,一会儿我给你们签名,比韩霁的有收藏价值,他经纪人霸道又大牌,过气是早晚的事儿,没要到就没要到,不用抹眼泪。

      林岩等了有一会儿,结果手上还是空空如也,他奇怪地睁眼,对上一道沉静而深邃的视线,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站在他面前。

      小护士都不见了,林岩面皮不自觉地抽了一下,而后挑起秀气的眉,漂亮的眸子漾出倾城的笑意,半是开心,半是心虚:大明星,你经纪人终于舍得放你出来了,亏我帮你压着,不然你耍大牌的传闻就要传出去了。

      韩霁没笑,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高大的身体罩下一大片阴影,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

      韩霁平时是很温和的一个人,脸上永远挂着笑容,这个模样说明人已经很生气了。

      林岩大眼睛有些哀怨:唉我知道我的错,害你丟了言导的戏,你经纪人好一顿骂啊,强哥现在怂的要给我转院,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倒霉,碰上个疲劳驾驶的大货,等好了,去庙里拜拜,去去晦气。

      我不能接受

      韩霁闭了闭眼,慢慢地说道,你当时是不是没想过后果?

      十七年的过往,那瞬间心底浮起的一幕幕,最后都定格在夕阳下那道刺骨落寞的身影。

      啊?林岩没听懂,但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本能向后退了退身体,这么计较,不是吧?

      韩霁看着林岩,英俊的眉宇间隐含怒意: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自己的腿弄断?你有没有想过,你冲动行事硬去抽腿会有什么后果?你就不怕后半生会落下残疾?

      一连几问,林岩微微一愣,随即脸上缓缓露出笑容,摆摆手道:怎么会,你当我傻的吗?你真的是吓坏了吧,我

      他话没说完肩膀就让韩霁擒住,他能感觉那大力扣住的双手微微颤抖。

      韩霁林岩心口铮然一跳。

      韩霁眸色深沉地看着对方:没有下次!

      林岩从未见过韩霁这么生气,蹙眉,明媚的眼有些迷茫。

      韩霁抬手扣上他白皙的下巴:说话!异常严厉。

      林岩忍着疼痛,回道,没有下次。他眨着黑亮的眸子,哭丧着脸和韩霁保证,我发誓,下次再也不干这么傻缺二极管的事情,您大人大量别和我计较。

      韩霁深深地看着他,漆黑温润的眼眸沉淀着一些晦涩的情绪,他长臂一伸,牢牢地把人圈到胸口,缓缓说道,我不能接受。他闭眼长叹了口气,我没办法接受你因为我断了腿,一辈子都站不起来。

      第3章

      林岩僵硬着身体,感受着对方温暖宽广怀抱传递过来的热度,久久不能发声。

      过了有一会儿,林岩才缓过情绪,语气有些不自然地道:你这怎么比余枚还吓人,这日子过得太糟心了,还不如听强哥的,早点转院算了。说着他伸出手臂去推韩霁,想要退开身。

      林岩韩霁将人紧紧地扣在怀里,声音平静而冷酷,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你今天可真有点霸道总裁的范了,温柔一点行不行?林岩嘴角微扬,极其乐天地说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兄弟的好日子在后头呢,你没有言导的戏还会有陈导的戏,丢了一个男二,说不定还有男一等着我。

      是吗?韩霁的声音很平静,但手上的力度更大。

      上辈子的林岩也说过同样的话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兄弟的好日子在后头呢,腿折了比命折了强,这回可没人敢逼着我上工了,小演员没人权,成天让人呼来喝去的,我连考公务员,曲线解约这事儿都想过。

      呵

      总归是没一句实话,谎话张口就来。

      感受着怀里健康年轻的身体,平复着失而复得的激动,韩霁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他深吸了口气,缓缓退开身。

      你倒是想得开。韩霁在林岩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扶了一下银框眼镜,脸上的笑容温文如斯。

      不然呢,我要不这么安慰自己,得愧疚死了,余枚简直了,都恨不得给我扒皮了,你说这能怪我吗?是那大货突然撞上来的。说着他懒洋洋地叹了口气,人呐,老往自己身上揽责任,那多累啊,你就该学我,知道怎么推卸责任。

      韩霁一巴掌呼上他的头,然后轻轻地落在发顶揉了揉,笑容很暖:余枚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回头我不让她再念你。

      终于听见一句公道话了,老祖宗的经验,告状果真有用。林岩收起扑克牌,碎碎念道,女人和女人怎么差那么多,都不知道心疼人,我都这样了,躺床上挨骂

      韩霁听着他说话,觉得心口涌上一股微妙的暖意,慢慢地流向四肢百骸,心脏有种满涨的感觉。

      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不是梦,但他希望这个梦,可以持续的久一些。

      韩霁很快就出院了,顺便将林岩接到自己家里,林岩的腿没什么大碍,但需要养一段时间,没必要继续待在医院。

      为了确保林岩的腿没事儿,韩霁还请了中医给他做康复性按摩。

      当然,林岩本人很抗拒,但韩霁这次异常坚持,谁都不能动摇他的决定。

      韩霁将主卧让给林岩,自己搬到了客卧。

      晚上回来的时候,客厅里暗沉沉的,没有光亮,韩霁打开灯,发现林岩躺在沙发上,两条笔直的长腿随意地搭在边缘。

      回来了。林岩声音沙哑,手捂着眼睛,有些受不了刺眼的灯光。

      他眼神迷离地看着韩霁,一副刚刚醒来的倦容,哑着声音说道:这么晚。

      韩霁切了小灯,走过来看着困顿的林岩,身体遮挡住光亮:怎么在这儿睡上了?

      林岩看着脱外套的韩霁,半眯着眼笑了一下:我也没想到你回来这么晚。然后坐起身。

      韩霁将外套放到一边,弯身帮他收腿。

      有事儿想和你说呢。林岩抬起光洁的额头,继而说道,我腿没什么事儿了,准备明天搬回去了。

      韩霁松领结的手一顿,闻言侧过脸看向林岩,说道:那正好,我刚和言导推荐你了,再几天你就去试镜。

      啊?林岩迷茫,不解,你怎么和言导又搭上了?

      韩霁坐到沙发上,长腿交叠,拿起茶几上的半杯水:不要小看枚姐的本事,言导要改剧本,档期推后了,有个角色一直没定下来,我就和他推荐了你。

      林岩漂亮的眸子瞬时亮了起来,探着身体,认真地问道:就是说你还会出演他突然顿住,目光看向韩霁手中的杯子,那是他的喝水杯。

      怎么了?喝了半杯水,滋润了干渴的喉咙,韩霁疑惑地看向他。

      没什么不是,你说《维鸠》还是你来演对吗?

      韩霁放下杯子,见他一脸懵然的模样,满意地笑道:对,不是你说的吗?舍我其谁,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

      林岩嘴角微扬,眼睛含笑:行,我去试镜,但你可别抱太大希望,我的演技你是知道的。

      有我呢,不用怕,你大部分对手戏都是和我。他之所以推荐林岩,是因为这个角色提名了最佳男配角,戏份不算多,但是很出彩,虽然没获奖,但傅盛也借由这个片子打入了电影圈。

      林岩现在的演技确实算不上好,但是有他这个调。教过不少演员的导演来教,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不将人放到自己眼皮底下,终归是不放心。

      莫名的,他总觉得林岩是多灾多难的体质。

      那么就由他这个运气好的来帮他挡一挡劫。

      你先别搬,这两天我和你对对戏,免得试镜怯场。

      林岩想想也觉得有道理,他实在是对演戏这件事没什么自信,但有韩霁在他便心安了不少。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也就各自回房间睡觉。

      半夜,韩霁起来喝水,晚上的鱼太咸,喝了很多水,结果睡一半还是渴醒了。

      恍惚中,韩霁没太注意,回了自己原本的卧室。

      早上,林岩感觉自己靠着一个温暖的热源,身体仿佛遭到禁锢,一只手绕在他背后,下一瞬,他发现自己躺在了韩霁怀中,整个人被充满古驰香水的男性气息包围。

      他呼吸一滞,惊愕地看着对方俊逸的侧脸,心口砰然跳动,而后连忙慌张地起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