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丘 - 分卷(1) 没人知道我爱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没人知道我爱你》txt下载(全本)作者:仲丘

      简介:

      娱乐圈重生文

      韩霁的老友病重,为了却老友的心愿,他千里迢迢找来林岩一生求而不得的爱人,却发觉原来老友骗了他整整二十年。

      原来那个一见钟情误了林岩一生的人竟然是自己。

      重来一次,我可能仍旧不会爱你,只愿护你一世无忧。

      一句话简介∶点击就看直男如何打脸掰弯自己

      重生前,韩霁收拾林岩的遗物,发现一封泛黄的信纸。

      「没人知道我爱你。

      我偷偷碰了你一下,却不料你如蒲公英散开,此后到处都是你的模样。」

      重生后,韩霁听见那个肆意张狂的少年说:我喜欢韩霁,怎么可能?暗恋就更不行了,这个年代还搞暗恋?

      高大英俊,温柔绅士,腐书网?那都是韩霁的人设,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但没人知道,这个嫌弃他的少年,上辈子为了他失去了双腿。

      韩霁直接将这个说他坏话的少年抓了个现行。

      他将少年逼到墙角,笑得温文如斯:不是暗恋,难道你是想追求我?

      少年烫红了一张脸,话都卡不成句:追追怎么追?

      韩霁吻上少年的嘴角,声音清润低沉:恭喜你,追到了。

      真正的一句话简介:教老婆怎么追自己是个技术活

      温柔斯文影帝攻vs深情克制贵公子受

      第1章

      身在澳洲的关茜收到了一封来自国内的挂号信。

      「关茜女士:

      您好!

      您的好友林岩两年前被诊断出肺癌晚期,或许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希望能够和自己珍视的挚友见上最后一面。

      我清楚他这些年对你的思念,这份感情如陈酿的酒让他浅藏深埋,所以我瞒着他寄出了这封信。

      人生一世,来如风雨,去似微尘。我希望您能同我一起为他做最后的送别。

      静候回音。

      祝安好

      韩霁」

      信封里还附赠了近一周内的回国机票。

      关茜拿着信盯看了一会儿,转身却将信封连同机票一起扔到了垃圾桶。

      结果第二天她才知道,随着这封挂号信漂洋过海而来的还有信的主人。

      高挺修长的男人,一身高档的浅黑色大衣,清逸笔挺地站在雪地。七月,正是澳洲飘雪的季节,纷飞的雪花落在男人的肩头。透过窗棱,清雪中优雅的男人像欧洲中世纪的绅士,如同镶在框里的精美画作。

      男人保养得很好,四十多岁的年纪,依然俊逸清雅,男性魅力不减,或许这就是他这些年一直人气不衰的原因。

      可他不知道,林岩或许并不希望她回去。

      两天后,韩霁和关茜一同回国了。

      林岩半阖着眼睛,雪白的病房称得他脸色越发苍白,他有气无力地埋怨韩霁:这么老远地去折腾人家,怎么年纪大了,反倒任性起来。

      男人笑着道:就是老了才这样,今天我都是第二次让人骂幼稚了。

      林岩虚弱地笑了笑:还有谁能骂你。

      韩霁紧紧地抓着对方的手,看着对方枯瘦的脸,眼眶发酸地笑道:还能有谁,枚姐啊,讽刺我说男人至死是少年。

      林岩笑了一下,他看着白色的房顶,眼神有些飘忽,他轻轻地开口:最近我总会梦到以前的事情,刚认识你的时候我就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堂堂大演员连个小龙套的事情都能记在心上

      韩霁鼻腔有些酸涩,他轻吸了口气,笑道:你这是骂我,什么大演员,是你一个富二代假装小演员,骗了我那么久。

      林岩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低微地轻语:你那时还与我生气,不肯理人,好在我脸皮厚,死缠烂打你这人就是太温柔,明明讨厌,还不会拒绝,让我钻了空子。

      韩霁紧了紧手上的的力量,隐藏在镜框下的眼睛闭了闭,低低笑道:你把我想得太好,我是怕太快原谅你,你还会骗我,你太聪明了,又爱玩,枚姐说你就是个放荡不羁专骗纯情少女的纨绔。

      林岩笑了:果然是枚姐,这比喻我喜欢你真是厉害,那之后我就真的不太敢骗你了

      韩霁沉痛地闭上眼,随即轻呼了口气,对林岩笑道:骗也没关系,会闯祸,活着才不会无聊,我应付的来。

      是么林岩低低地笑道,但脸上的笑容却慢慢消失,眼神变得有些暗淡空茫,他干涩地说,对不起

      韩霁扯着嘴角强笑道:怎么,是想到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情,要坦白?

      林岩笑了笑,轻轻闭上眼睛,声音极弱:韩霁啊

      韩霁心下一紧,缓着声音道:你说

      林岩说:我的人生很圆满,没有任何遗憾。

      韩霁闭眼,五脏如焚。

      林岩缓了口气,继续说道,你的人生还有很长,我不过是一个强行闯入的过客,不要太难过,我知道很多人爱我,这双腿也没有阻止我去爱别人他轻轻地喘了一下,呼吸似乎微弱了几分,韩霁谢谢你,好好活着,这世上有很多美丽的风景,我常说想要去西藏,想着总有机会结果人就等到了现在,所以你要替我好好看一看。

      韩霁心底绝望,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上一次他这么慌乱无力,还是十七年前,那时候他眼睁睁地看着林岩再也站不起来,纵有全身的力气却什么也做不了。

      这一次,他也是一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友,无力施手。

      他总以为自己很强大,却独独林岩让他抓不住,无论怎么小心,对方总会失控地离开。

      你要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好好地活下去

      韩霁闭上眼,沉痛道:好。

      林岩放心地闭上眼,缓着呼吸道:我睡一会儿你去替我送送关茜,辛苦她了。

      关茜在走廊里等着他。

      两人一面说着话来到了医院外面。

      许是韩霁太出众了,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显得他身材越发的颀长坚。挺,即使带着口罩,也有人交头接耳地猜测他的身份。

      但他习惯了别人的目光,步调坦然闲适,以至于没人上前验证。

      我一直想问你。走到没什么人的地方,韩霁摘了口罩,露出他英俊的脸部线条,他取了一根烟夹在手上,如果林岩没出车祸,你会接受他吗?

      韩霁已经四十五岁,工作带给他的满足感远超于感情。但林岩不一样,这么多年的时间去爱一个人,却连表白都不敢,他想替好友问一问,这段感情究竟是不是完全没有开始的可能?

      关茜看着对方手中未燃的香烟,她感受到这个男人对她有怨责,但却仍然极力把持着风度。

      关茜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肯对喜欢的人表白吗?

      韩霁神色一顿,抬头看向关茜。

      这句话精准地抓住了韩霁的脉门,林岩执念了一辈子,他曾经一直鼓动林岩去表明心迹,但他却说对方不喜欢他。

      他不理解,林岩一直活得热烈恣意,遇事自信乐观,想要的就会努力去争取,但为何唯独对感情怯步?

      关茜缓缓说道:林岩这辈子其实一直都很任性,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不计较结果得失,但他唯独不肯对自己爱的人肆意妄为,他小心翼翼,仔细权衡,怕破坏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

      韩霁沉默了几秒,说道:越喜欢便越珍视,他太喜欢你了。

      关茜不置可否,她说道:他是想得到对方的尊重,获得同等的爱意,不是施舍、怜悯,不敢是因为太过珍稀。

      韩霁深吸了口气,缓着情绪道:你是觉得林岩哪里不好?他会是一个有责任担当的爱人。

      关茜看着对方,认真地说道:最后你的问题我的答案是我会,如果他爱的是我。

      关茜离开了。

      韩霁点燃手中的香烟,脑中始终挥散不去关茜最后的那句话。

      关茜是在说林岩喜欢的另有其人?

      可能吗?除了关茜,林岩还能喜欢谁?

      但她似乎没有必要撒谎。

      韩霁突然意识到,如果不弄清楚这个问题,他就再也没有机会知道答案。

      他掐灭了烟蒂,快步回到医院,结果却看见被推进抢救室的林岩。

      他最终失去了得到答案的机会。

      一直到林岩的葬礼。

      韩霁打着伞站在雨中,看着往来悼念的人,他觉得自己的心无法再平静。

      这些人中是否有林岩求而不得的挚爱?

      他曾试图在林岩的遗物中寻找答案,结果一无所获。

      到底什么样的人值得林岩如此小心翼翼,不肯留下任何痕迹。

      他甚至怀疑是否是哪个有夫之妇,林岩一直挣扎于一段不容于世俗的情感。

      如今,他就像是守着一本缺失结局的悬疑小说,留下永远的遗憾。

      韩霁打着一把黑伞,一个人走在郊区的路上,慢慢往回折返。

      心口有种空洞的痛,仿佛平白丢失了一块,风雨中,他突然觉得身后像是压了一块巨石,浑身一丝力气也无。

      坐上车的那一瞬间,他好像突然意识到林岩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他,这个世界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颗颗冷汗顺着额头滴落,他像是突然生了大病,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久久不能发动车子。

      直到手机铃音在沉寂闷热的空间内响起

      哪儿呢,看新闻了吗?枚姐急切的声音从电话一端传来。

      什么事儿?韩霁问。

      韩总出事儿了。

      韩霁缓了口气,问:他怎么了?

      你自己看新闻吧,避开记者,赶快往回赶。

      韩霁启动车子,驶向雨幕中。

      他打开手机查看消息,确定老爷子不是身体抱恙,也就松了口气。

      父亲生意上的事情,他从不过问,各过各的生活,谁也不干预谁。

      但父子关系却是强行捆绑一处,一损俱损但又有什么关系呢,累及的不过是金钱名声,他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无聊。

      林岩离开后的这段时间,仿佛什么都不能激起他的热情。

      雨越下越大,雨刷也不能清晰视线,大雨仿佛要冲破窗镜,淹没一切,温热的液体在脸上蔓延,慢慢模糊了视线。

      哐当

      强烈地撞击后,他听见急刹车和刺耳的喇叭声。

      胸骨如错位了一般,韩霁想自己就算活下来,大概也会和林岩一样,落得个终身残废,那不如现在就结束。

      他闭上眼,并没有太多沮丧和痛苦。

      只想着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韩霁!韩霁

      迷迷糊糊中,他仿佛听见了林岩的声音。

      韩霁!韩霁!不要睡,醒醒林岩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林岩韩霁用力地睁开眼,然后他真的看见了林岩。

      对方在他不远处,双腿卡在变形的座位内,但人却一直努力朝着自己的方向奋力攀爬,试图硬将腿从车座中拔。出来。

      韩霁瞬间清醒!

      停下!他大声疾呼,想阻止林岩,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气无力,虚弱得说不出话来。

      脑中不停闪回的是十七年前,医生对他说过的话

      人当时可能是吓到了,害怕车子爆炸,但他要是不用蛮力,等待救援,或许腿还有救。

      或许腿还有救

      这话他记了十七年!

      停下!你特么地给我停下,林岩!

      停下!我没事儿,别动,给我停下来!

      第2章

      韩霁用力发声却音不可闻,他发现自己连根手指都抬不动。

      韩霁你醒了?

      终于,林岩有了回应。

      韩霁闭上眼,泪流不止:我没事儿,你别动,等人来救我们,别动

      他其实分不清现在真实还是虚假,但他终于知道林岩当初为什么那样冲动,他终于知道林岩的腿是怎么废的。

      听见韩霁的声音,林岩笑了,泪水混着血污顺着俊俏的脸庞颗颗掉落:那你千万别睡过去,你流了好多血就都是你的血,怎么喊都不醒,我一直喊你,你不动林岩有些语无伦次,声音打着颤,你别睡,都是血,我怕到处都是

      我不睡韩霁浑身发冷,强自打着精神,和林岩说话:你不要动,一会儿就有人来救我们,会没事儿的不会爆炸

      韩霁林岩声音惶恐,他趴在地上,手中抓着虚无的空气,我不该让你上车的

      韩霁似乎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慌乱的林岩,他强睁着眼睛,温声哄慰道:不要怕我没事儿,你不要动,听话

      听话不要动韩霁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告诉自己不能睡,逼迫自己发出声音。

      司机已经昏迷过去,外面是通往影视城的荒郊大道

      终于,他听见了救护车的急鸣,耳边传来嘈杂呼喊的人声,韩霁侧头最后看了林岩一眼,终于放心地睡了过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