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是萌点 - 第94节 为你揽星辰[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鸢宝!”鸢家粉丝狂喜。

      阮星祺的粉丝也跟着高兴,“嫂子真好,爱了爱了!”

      隔壁黎鸢鸢的妈粉听到,化身被踩了尾巴的猫,“鸢宝还小,妈妈不允许!”

      话音刚落,妈粉立刻被周围的老公粉团团包围。

      “岳母大人,把鸢宝交给我吧~”

      “我申请当你的女婿。”

      “请丈母娘放心,我会给鸢鸢老婆幸福的。”

      “走开!”妈粉在线哭泣,“你们穿条裤子吧,别惦记我家宝贝女儿了。”

      第63章 随时诈尸

      《super idol》一公开始录制前, 场控神神秘秘告诉现场观众:今晚有个特别的惊喜。

      台下观众面面相觑,偷偷猜测会有怎样的神秘惊喜。

      现场广播倒数三个数,录制正式开始。

      舞台灯光亮起, 身穿黑色礼服裙的主持人登场, 状态明显有些紧张。

      “欢迎各位收看《super idol》第一次公演, ”漂亮的主持人拿起话筒,视线缓缓扫过每位观众,“我是今天的主持,黎鸢鸢。”

      “啊~!!!”台下响起一片惊呼。

      “鸢宝当主持!”

      “我鸢加油!”

      “呜呜呜, 妈粉好欣慰。去年我鸢自我介绍的时候,连镜头都不敢看, 今年已经能当主持了。”

      “搞到养成系爱豆了,鸢宝暴风成长!”

      “嘘——”黎鸢鸢竖起手指,虚虚压住下唇,示意台下安静些。

      她愿意担任主持, 除了节目组给了通告费以外, 还因为《super idol》的舞台比较特殊。

      这里是让她克服恐惧, 逐渐自信, 感受到大家爱意的地方。

      所以, 黎鸢鸢才有勇气接受新的挑战。

      她能够清晰感觉到,现在的自己能从容面对舞台, 甚至对更大、更闪亮的舞台心存期待。

      因此, 她要更投入的感受舞台, 热爱它。

      “我第一次担任主持, 业务生疏,请各位观众多多指教。”黎鸢鸢浅笑,拿起台本手卡, 用清润动听的声音介绍,“首先,有请本届《super idol》的导师团。”

      “有请出道三年,归来仍是c位的爱豆顶点,叶浓导师。”

      “嗨~”叶浓今天穿着背心和短裤,打扮十分清凉。

      又长又直的女团腿,看得台下妹子眼睛都直了。

      众所周知,女生比男性更懂得欣赏美女。

      许多观众纷纷玩梗,表示叶导师的腿不是腿,是勾魂的刀。

      美女如此养眼,搞什么男爱豆?

      黎鸢鸢:“接下来,有请歌坛最佳mc,主持界天籁女歌手,春晚没她我们不看的蔡琳导师。”

      蔡琳今天打扮依旧喜气洋洋,路过黎鸢鸢身边时,悄悄询问,“刚才那段文案是谁写的?”

      黎鸢鸢四平八稳回答,“你好蔡导师,写文案的同事已经连夜辞职,扛着飞机跑路了。”

      “哈哈哈哈哈哈!”

      “鸢宝好有梗,我喜欢。”

      导师席最中间的位置还空着。

      “最后…”黎鸢鸢刚起个头,现场发出起哄声。

      仿佛高中课堂,老师正好点一对小情侣回答问题那样。

      “咳、咳。”黎鸢鸢故意咳嗽两声,抬眼撩了眼底下。

      观众们识相的收起声音,努力憋笑。

      黎鸢鸢重新念介绍词,“最后,有请阮星祺导师。”

      话音刚落,阮星祺从后台上来,却没有立刻去自己位置。

      “黎导师,”阮星祺来到她身边,“我的介绍词呢?”

      他那么幼稚,像个讨要糖果的小孩。

      “阮导师还用介绍吗?”黎鸢鸢自我圆场。

      “需要!”观众不配合的大喊。

      阮星祺:“听,观众都这么说了。”

      黎鸢鸢无奈,把台本卡朝他那边侧一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嘟囔,“你自己看嘛。”

      阮星祺瞥了眼,悄悄问了句,“包括你吗?”

      “……”黎鸢鸢眼里带了点委屈,讨饶地说,“不要打扰我工作。”

      “好。”阮星祺如她所愿,回到自己位置,眉梢眼底透着开心。

      观众满头雾水。

      所以,台本上到底写了什么?!

      【现场速报,公演还没开始,狗粮已经吃撑了】

      【每日一问,今天星缘官宣了吗?】

      【这对臭情侣能不能先官宣再秀恩爱?】

      【业内消息,他俩真没谈,公司和圈内好友都否认了】

      【因为鸢宝的团还没解散吧?好烦,星缘cp粉肯定是全世界最盼望siss解散的人】

      【+1,还有三个月,急死我了】

      【急什么?暧昧期的糖最好嗑,以后光明正大的秀没有这种暗搓搓的刺激感】

      【嗑到了,太甜了,原地结婚!】

      《super idol》一公还未播出,相关词条被顶上热搜,#星缘发糖#。

      瞧见热搜标题,众多网友带着降糖药戳进来,依旧被现场repo甜得嗷嗷叫。恨不得把他俩绑起来,送到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

      从上届《super idol》播出至今,整整一年时间。大众对于阮星祺对黎鸢鸢的偏爱,从震惊,到习以为常,再到嗑生嗑死。

      现在,除了黎鸢鸢家少数妈粉以外,大家已经把两个人当成情侣。盼星星盼月亮,等这对‘注定会成为全娱乐圈最甜情侣’的cp官宣。

      男生版《super idol》比女生版早三天播出,节目安排和赛制完全相同。意味着今年《super idol》决赛夜过后,siss限定团正式解散。

      过去一年里,siss发行两张专辑,参加大大小小十几个晚会舞台,每份作业都得到诸多好评。越到后期,妹妹们越有默契,市场对她们的评价越高。甚至跟出道多年的成熟团体比,也丝毫不显逊色。

      想到她们要解散,以后妹妹们各自发展,不会再以团体的身份活动。看着她们一路成长的观众,有点舍不得。

      距离解散还有两个月,运营公司把解散见面会的安排发过来,团内几位妹妹迟迟不愿意接收。

      那么多互相支持的日日夜夜,舍不得解散的,何止是粉丝?

      一路跌跌撞撞,闯过风雨的妹妹们,只会更加舍不得。

      深夜,群内探出一条匿名消息。

      -:我不太想解散。

      -:+1

      -:+2

      -:+微博粉丝数

      -:+身份证号

      -:原来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我个人主观上,肯定不愿意解散。但从客观来说,我们必须解散。团队会限制每个人的发展和转型,而且爱豆不能做一辈子啊。

      -: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我害怕解散以后,就要跟你们分开了。

      -:解散见面会结束,我们十一个人还有机会合体吗?

      黎鸢鸢:为什么没机会?

      -:鸢宝!匿名,匿名!

      黎鸢鸢:没必要,就算匿名也猜得到是谁。

      黎鸢鸢:解散只是代表,我们限定团的合约到期。我们还年轻,未来还有很多时间,我们都可以做想做的事。

      黎鸢鸢:如果我们有相同的愿望,合体也好,舞台也好,一定能做到。

      何馨:小队长说得对!

      费思明:对呀~解散以后还可以搞周年庆,搞见面会。只要调整好行程,咱们团随时诈尸!

      叶秋瑜:……诈尸,你能换个说法吗?

      薄菲:就这么决定了,我会好好练舞的,下次惊艳你们所有人。

      清荼:siss毕业不解散。

      lorry:那就说好了。

      费思明:啊!原来你在啊?

      lorry:……

      姐姐我匿名陪你们夜聊好久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