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是萌点 - 第9节 为你揽星辰[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据说她不会跳女团舞,再评级等着掉a吧。”

      “什么掉a啊?她本来就没资格进a班。评分那么低,却把lorry姐挤走了。”

      “活该!”

      声乐教室跟舞蹈教室面积相同,区别是声乐教室有钢琴,舞蹈教室有镜子。

      黎鸢鸢来到声乐教室,没有舞蹈老师帮忙抠动作,只能跟随教学视频,一遍遍练习。

      大夏天,黎鸢鸢身上穿着黑色厚外套。

      才练习几遍,身体出汗,衣服里里外外都湿透了。

      布料湿哒哒黏着皮肤,感觉实在难受。

      黎鸢鸢暂停练习,哒哒哒跑到角落里脱外套。

      外套拉链拉到一半,外面响起颇有节奏的敲门声。

      “谁?”黎鸢鸢瞬间警惕。

      说好的声乐教室没人呢?

      “我。”男人声音清润动听,分辨度极高。

      《super idol》主导师,阮星祺。

      黎鸢鸢想让他别进来。

      措辞还未斟酌好,阮星祺已经推开门。

      他身后没跟摄影团队,不幸中的万幸。

      “阮导师。”黎鸢鸢语气谦逊,态度疏离。

      阮星祺来到她身边,也不回应,居高临下审视黎鸢鸢。

      黎鸢鸢害怕极了,手指绞紧衣角,目光努力闪躲。

      约莫半个世纪过去。

      阮星祺薄唇轻启,近乎叹息,“阿缘,好久不见。”

      黎鸢鸢缩了下身子,脑子只剩下一个想法。

      果然,他早就认出我了!

      黎鸢鸢曾经叫鹿缘,从小跟随姥姥生活,家住阮星祺隔壁。

      后来姥姥病重,千方百计联系抛弃妻女的黎盛,要求他履行做父亲的义务。

      八岁那年,黎鸢鸢被父亲接走。从此改名换姓,再也没见过阮星祺。

      “星祺哥,好久不见。”黎鸢鸢摸摸自己的脸,十分挫败,“我跟小时候比,变化应该挺大的,你为什么能认出我呀?”

      “有变化吗?”阮星祺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戏弄她,“你胆子还是那么小,什么都害怕。”

      黎鸢鸢气闷,伶牙俐齿的反驳,“你性格还是那么恶劣,就知道欺负我。”

      第7章 哥,做个人吧。

      阔别整整十一年,儿时的玩伴终于再次相遇。

      阮星祺憋了许多想说的骚话,首先,当然是关心黎鸢鸢近况。

      从聊天中阮星祺得知,当年离开以后,阿缘过得并不太好。

      黎盛有钱,能够提供很好的物质条件。

      而且有钱人家死要面子,即便是私生女,依旧把她送到私立学校,享受与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相同的待遇。

      但黎家从上到下,都讨厌这个乡下来的女孩,暗地骂她是野种。

      在学校时,哥哥姐姐带头孤立她,搞校园霸凌。经常把她关进传闻中闹鬼的旧音乐教室。

      黎鸢鸢年满十八岁,黎家人迫不及待将野种扫地出门,让她滚出去自生自灭。

      “小时候,我知道姥姥要把我送走,半夜偷偷哭了好几次。姥姥摸着我的头发说,傻孩子,你去那边享福嘞,哭什么?”黎鸢鸢隔着玻璃望向云端,语调凄苦,“要是让我选,我宁愿永远生活在姥姥家的小院子。”

      “鹿奶奶有苦衷。”阮星祺话说到一半,没忍心讲透。

      那时鹿奶奶病得特别严重。

      送走小孙女后,每天糊涂时间大于清醒时间,才半年便撒手人寰。

      “我知道啊,姥姥为我好。”黎鸢鸢笑眼弯弯,语气轻快,“所以我要好好活着,好好长大,让她放心。”

      “阿缘。”阮星祺缓缓叫出她的小名。

      黎鸢鸢仰着头,小幅度吸吸鼻子,“煽情的话就免了哦,我现在很脆弱的,当心我哭给你看。”

      “我想说…”阮星祺把胳膊伸过来,让她看手上的腕表,“你已经偷懒二十分钟了。”

      “……”

      “快点练习。”

      黎鸢鸢:???

      哥,求你做个人吧。

      黎鸢鸢哀愁的情绪瞬间消失,甩甩胳膊踢踢腿,撸起袖子继续死磕女团舞。

      “阿缘,导师我来手把手教你。”阮星祺兴致勃勃提议。

      “不不不!”黎鸢鸢连忙摇头拒绝,“我以前学过形体和几大主流舞种,不用你手把手教。”

      虽然以前没有接触过偶像行业,不会跳女团舞。

      但舞蹈艺术是相通的,黎鸢鸢刚才独自练习时,已经找到些许诀窍。

      “需要。”阮星祺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教你跳舞是我的支线任务,镜头前要让大导师有尊严,明白吗?”

      “哈…”黎鸢鸢信以为真,痛苦地点点头,“好吧,我尽量配合。”

      阮星祺毕竟是《super idol》斥巨资请来的导师,他亲自教学员跳主题曲的镜头,当然是节目组求之不得的重要素材。

      征求顶流许可后,摄影团队扛起机器,火速冲进声乐教室拍摄。

      黎鸢鸢瞧见浩浩汤汤的阵势,怂包本质卷土重来,企图用外套将自己封印。

      阮星祺按住她的手,“练舞不要穿外套,容易吃动作。”

      “我可以跳大一点。”黎鸢鸢垂死挣扎。

      “女团舞讲究平衡,用力过猛反而难看。”阮星祺见招拆招,又用话堵住黎鸢鸢的嘴,“你日常拍摄都畏畏缩缩,公演要怎么办?”

      《super idol》比赛期间有四场舞台,需要面对密密麻麻的镜头,和上千位拥有投票权的观众。

      即使最早淘汰的学员,也必须熬过第一场公演。

      公演以团队合作的形式进行,稍有失误,便会影响整个团队的票数。

      而且,阮星祺提醒过练习生们:舞台上所有瑕疵,都是对观众的冒犯。

      没有人会为残次品买单。

      “我…”

      阮星祺猜到她要说什么,提前打断,“正式演出,没有那么多适应时间给你。”

      黎鸢鸢被逼到穷途末路,只好放弃抵抗。

      “好嘛,我先试试吧。”

      阮星祺最喜欢她无可奈何却必须妥协的表情,像只气呼呼的小猪猪,可爱值爆表。

      他伸出手,想摸摸黎鸢鸢细软的头发。

      碍于镜头,强行改为拍拍肩膀。

      “你尝试把注意力集中到我身上,忽视镜头。”阮星祺向摄制组比个手势,示意开始拍摄。

      阮星祺:“来,先把整体动作顺一遍,有问题单拎出来解决。”

      “好。”黎鸢鸢再次播放舞蹈教学视频,跟大导师一起观看分析,突然意识到严重的问题,“你还会跳女团舞啊?”

      “嗯,男团女团都会一点,因为我的粉丝朋友想看。”

      “他们想看你就跳吗?”

      “当然。艺人本身就是贩卖梦想的行业,要最大限度满足粉丝。”阮星祺对自己定位清晰,“业内外都说我是顶流。顶级流量意味着,身后有许多密切关注我的粉丝。他们把我捧到今天的位置,我当然要回应他们的期待。以后你成为艺人,要切记事事谦逊。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我没办法成为艺人。”黎鸢鸢苦恼地揪紧衣角,小声嗫喏,“我肯定做不好。”

      “你跟节目组签约了吗?”

      “签啦。”

      “哦。”

      ——那就由不得你了。

      阮星祺默默想,凭借黎鸢鸢的资质,节目播出后很难不红。

      只要她粉丝够多,各项数据闯进出道位,哪怕节目组再膈应,也必须捏着鼻子让她出道。

      出道以后,她就会成为正式艺人。

      ‘黎鸢鸢很难不红’,恰恰是节目组最膈应的点。

      为避免开播后,黎鸢鸢人气激增抢夺出道位,节目组应该抓住一切机会,努力防爆黎鸢鸢。

      所以高层领导默许a班排挤黎鸢鸢,方便剪掉她的练习室镜头。

      哪知道,阮星祺凭空出现,跑去手把手教导黎鸢鸢。还跟她看星星看月亮,从风花雪月谈到人生哲理。

      假如节目组剪掉黎鸢鸢,意味着要舍弃阮星祺的镜头,痛失现成的流量和热度。

      导演能够想象,练习室素材播出后,肯定有人骂黎鸢鸢是皇族,居然能得到大导师手把手辅导。

      把防爆对象拍成皇族,简直是对《super idol》最大的侮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