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是萌点 - 第8节 为你揽星辰[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妹妹们享受四人宿舍,房间里有独立的浴室和卫生间,每个人都有专属衣柜和储物柜。

      床褥柔软贴服,比大学宿舍舒适许多。

      黎鸢鸢宿舍只有三个人,第四位舍友发现跟黎鸢鸢同寝,扛起行李连夜搬出去。

      选管阿姨没有安排别的妹妹进来,她们仨独享四人间。正好能空出大片位置摆放大件乐器,黎鸢鸢表示满意。

      冯晨曦却有些发愁。

      稍有经验的选手都知道,选秀节目中,宿舍日常也是吸粉点。

      她们宿舍三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平常哪有镜头啊?

      黎鸢鸢倒认为挺好,“宿舍是我们的私人空间,还是少拍为好。”

      “说得对!”薄菲打起精神,表示赞同,“每天睡觉都要被拍,好恐怖。”

      冯晨曦:“也是,顺其自然吧。”

      话音刚落,外面响起选管阿姨的大嗓门,“收违禁品!你们私藏的电子设备主动交出来!重复,收违禁品,收违禁品!”

      选管阿姨中气十足,硬生生喊出‘收破烂’的风范。

      薄菲立刻跳起来,“现在就要收电子设备?糟糕,快把我的平板藏起来。”

      冯晨曦:“备用手机藏哪儿?阿姨会搜身吗?”

      “狡兔三窟,最好多藏几个地方。”薄菲上蹿下跳找藏匿点,扭头见黎鸢鸢稳坐如山,连声催促,“鸢宝,你快把电子设备藏起来。”

      “我没有。”黎鸢鸢无辜地说,“手机进宿舍的时候上交了。”

      冯晨曦:“备用手机呢?pad呢?电脑呢?”

      “没有。”黎鸢鸢老老实实回答,“买不起。”

      薄、冯:……

      可怜的小孩。

      俩人并不知道,黎鸢鸢同学做乐队特别赚钱。

      可她拿到的工资,转手就用于购买、保养乐器,结果导致穷得叮当响。

      选管阿姨组成扫荡大军,挨个进入学员宿舍,身后还有拍摄团队。

      阿姨们手拿金属探测仪,估计以前当过大学宿管,个个都是搜查违禁品的老手。

      她们先中规中矩检查床褥和柜子,然后将金属探测仪伸到床底。

      冯晨曦和薄菲对视,用目光相互庆祝。

      “接下来…”阿姨检查完床下,突然将手伸向薄菲,拍拍她后腰,“丫头,交出来吧。”

      “啊?”薄菲哭唧唧拿出备用手机。

      冯晨曦也难逃此劫,藏到内衣里面的pad被搜出来。

      阿姨晃晃悠悠转悠两圈,目光锁定黎鸢鸢,却没有发现她身上的违禁品。

      选管:“你的箱子有夹层吗?”

      “没有。”黎鸢鸢把四个大箱子全部倒扣,展示自己的贫穷。

      “阿姨,放过她吧。”痛失pad的冯晨曦替小伙伴说话,“她回到宿舍倒头就睡,像小猪一样,你们可以查监控。”

      薄菲用力点头,“鸢宝脸上写着贫穷,她哪有钱买违禁品?”

      黎鸢鸢:……?

      你们真是我的好姐妹。

      “行吧,今天先放过你。”选管阿姨偃旗息鼓,临走前警告说,“假如让我抓到谁玩手机,检讨至少三千字起步。”

      “收到!”薄菲双手并拢,向他敬礼。

      目送阿姨离开宿舍,冯晨曦和薄菲同时爆发出欢呼。

      “鸢宝,你好棒!”薄菲朝黎鸢鸢扑过去,从她帽子里拿出第二部 备用手机。

      冯晨曦也拿回自己的备用手机,忿忿嘟囔,“她连我内衣都翻了,为什么不查你的帽子?”

      “因为帽子是我的本体。”黎鸢鸢压低帽檐,正儿八经回答。

      “噗嗤——”

      “牛逼!”

      **

      清早六点,起床铃声响彻《super idol》录制基地。

      学员们拿到训练服,训练制服的颜色按照班级区分。d班绿色,a班粉色。

      薄菲换上绿色制服,眼巴巴盯着黎鸢鸢身上的粉色制服,小心翼翼伸手触摸。

      “粉色真漂亮,我也想穿粉色,呜呜呜。”

      冯晨曦拎起没出息的队友,“你加把劲,进a班就能穿。”

      “那我这辈子没机会了,呜呜呜…”薄菲痛苦地哀嚎。

      黎鸢鸢拉扯衣角,低头默默审视自己三秒钟。

      果断从衣橱里拿出外套,动动小手把拉链拉到最上面,将制服藏得严严实实。

      粉色亮度好高,太乍眼了。

      还是黑色有安全感。

      从宿舍到练习楼最近的路,需要穿越半开放式的园林区。

      隔着园林区的栏杆,有许多带相机的站姐和代拍,蹲守学员上下班。

      《super idol》采用全封闭录制,比赛期间,选手无法与外界接触。

      站姐拍的路透照,是她们重要的曝光方式。

      人气选手深谙此道,对站姐花式营业,努力配合站姐拍摄圈粉神图。

      而糊比小透明选手呢?

      笑死,根本没人拍她们。

      与世隔绝期间,围栏外蹲守粉丝的数量,是选手们获悉彼此人气的最直接途径。

      高人气选手走过去,站姐代拍纷纷高呼她姓名。

      轮到糊比经过,站姐大写加粗的冷漠。

      站姐a:“冯晨曦旁边的黑外套是谁啊?咋看不清制服颜色。”

      站姐b:“不认识。昨晚吃宿舍瓜,冯晨曦跟野鸡一组。”

      “咦,晦气。”站姐a嫌恶的打量黑外套,“藏那么紧,绝对是f。”

      站姐b拿出手机,打开《super idol》专组,随手打出几个字。

      新瓜,野鸡f班。

      评论一片普大喜奔。

      黎鸢鸢慢条斯理吃完早饭,又顺手带走两包薯片。

      录制到现在,她最满意的地方绝对是食堂。

      无论吃什么、吃多少,都不用付钱。还有免费的水果、零食和饭后甜品。

      白嫖党狂喜!

      一直白嫖一直爽!

      黎鸢鸢抱着薯片,踏进练习大楼,迎面看到大厅里两个医用体重秤。

      除了大厅以外,练习室和健身房,也随处可见电子秤。

      部分称还贴有标语:

      体重越低,名次越高。

      要么瘦,要么死,要么瘦死。

      今天多吃一粒米,粉丝脱粉爬隔壁。

      “哇哦。”黎鸢鸢端详减肥标语,咔嚓咔嚓吃完两袋薯片。

      粉丝和名次,跟我有什么关系?

      从今天起,学员们的首要任务是主题曲练习。

      看过选秀节目的都知道,每档选秀节目,都有属于自己的主题曲。

      所有学员齐刷刷站上大舞台,共同表演主题曲,堪称选秀前期最值得期待的梦幻场景。

      尤其是a班学员,能够站在正中间跳舞,享受簇拥和瞩目。

      正中间的c位,更是全场焦点。

      黎鸢鸢对成为c位毫无兴趣,秉持‘在其位司其职’的社畜思维,积极主动来到练习室。

      主题曲要分班学习,黎鸢鸢踏进练习室,立刻觉察a班学员并不欢迎自己。

      原本热烈的学习氛围突然凝滞,黎鸢鸢周围好像有无形结界,其他人推推搡搡拒绝靠近,气氛难堪至极。

      “黎鸢鸢,”学员主管出面调解,“你去楼上声乐教室吧。”

      主题曲练习总共三天时间,前两天学舞蹈,声乐教室压根没人。

      领导做出这种安排,几乎光明正大排挤黎鸢鸢。

      黎鸢鸢:还有这种好事?

      社恐立刻收拾东西,麻溜滚到声乐教室,享受属于自己的空间。

      舞蹈教室门开开合合,a班学员探头朝外面看,用口型告诉小伙伴,“她走了。”

      “可喜可贺!楼上没有舞蹈老师,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学主题曲。”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