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是萌点 - 第7节 为你揽星辰[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她从大导师手里拿到保送卡,刚走下台,就有场控老师过来帮她戴麦。

      领导审时度势的眼力劲,令人敬佩。

      “哇,鸢宝你有麦啦?!”薄菲注意到领夹麦,吓得捂住嘴巴,“糟糕,我刚才夸你牛逼,没有被录进去吧?”

      黎鸢鸢竖起两根手指,“你又重复一遍,肯定录进去了。”

      薄菲绝望,世界崩塌,“淑女怎么能说脏话?公司知道又该骂我了。”

      “那我把麦关掉。”黎鸢鸢反手摸索开关。

      “住手!一帧镜头一寸金,你别做傻事!”薄菲紧张兮兮按住她的手,生怕黎鸢鸢做出什么傻事。

      “镜头那么贵?”黎鸢鸢诚恳地提问,“能折现吗?我更想要黄金。”

      薄菲:……?

      [美女无语.jpg]

      学员们全部表演完毕,导师团合计成绩,最终宣布分班名单。

      101位练习生将被分为五个班,依次为:a、b、c、d、f。

      薄菲跟冯晨曦组合手拉手进d班,她开心的蹦蹦跳跳,欢天喜地贴上d班的贴纸。

      “我们及格啦,d班大胜利!”

      “耶,幸亏没进f班!”她俩拉住黎鸢鸢的手,激动的原地转圈圈。

      “接下来,我公布c班名单。”叶浓拿起分班表,念出姓名,“lorry。”

      全场震惊,几百双眼睛看向lorry,疑惑她为什么从第一掉到c班。

      叶浓解释,“按照规则,battle失败的学员最高评级c。lorry虽然是c等级,但她分数蛮高的,随时有可能逆袭。”

      “谢谢老师。”lorry从金字塔顶尖起身,向叶浓鞠躬。眼角微红,模样楚楚可怜,仿佛遭受霸凌。

      她双手绞紧,指甲深深掐进掌心。

      尖锐的疼痛感,提醒她记住这份屈辱。

      最后,轮到阮星祺宣布a班名单。

      由于其他几位老师打分偏低,黎鸢鸢总分排在前十开外。

      但阮星祺给出保送卡,让她拿到a班最后一席。

      “鸢宝!鸢宝!”

      “a班!a班!”

      薄菲和冯晨曦又拉起她的手,转圈圈跳舞庆祝。

      黎鸢鸢微弱地挣扎,“慢点,我快被你们转晕了。”

      “我要提醒大家,排名随时可能发生变化,希望大家多多努力。”蔡琳用晚会主持人的强调,激情宣布,“还有一个重大消息!刚刚为你们公布排名的导师,会成为对应班级的班主任。”

      “班主任?我们d班是裴礼导师吗?”

      “蔡琳导师,b班欢迎你!”

      “所以…”

      “只有进a班才能上阮导师的课。”

      “可恶,好羡慕a班。冲冲冲,我下次一定进a班!”

      a班学员个个喜笑颜开,幸福得冒泡泡,甚至萌生出‘每天28小时上导师课’的可怕想法。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黎鸢鸢用手指戳戳名牌上的‘a’,小小的脑袋充满大大的哀愁。

      从今以后,他还能躲开阮星祺吗?

      **

      深夜,网络修仙党激情冲浪。

      得知昨天录制初舞台,豆瓣《super idol》专组格外活跃,嗷嗷待哺等有点人脉的网友放瓜。

      录制现场那么多人,再加上还有掌握前线情报的各家公司,总有人透出点消息。

      有时候,内部工作人员会故意下场放瓜,以保证节目的话题和关注度。往往还没等节目开播,选手分组和排名已经传得七七八八。

      标题:瓜,lorry掉a。

      【好假,lorry怎么可能掉a?我看过她的练习室vlog,近两年选秀练习生顶尖水平。】

      【所以lorry是b班吗?】

      【她甚至不在b。】

      【假瓜主,别陪聊了。lorry就算没进a,怎么可能跌到b以下?】

      【有点人脉,保护真瓜主。lorry输了,初评级c,不信等你们家站姐路透吧】

      【真鸡儿离谱,这届选手谁能赢lorry】

      标题:夜店野鸡没退赛,还跟rxq互动了。

      【我艹!转告rxq让他快跑,小心得鸡瘟】

      【野鸡后台真硬,她莫非要借rxq洗白?】

      【洗个鬼,我宁死不pick黎鸢鸢】

      【就要带大名骂,黎鸢鸢退赛,给老子爬】

      【黎鸢鸢至今没开通微博,想骂人都没地方。大家一起刷词条吧,#野鸡黎鸢鸢滚出super idol#】

      【黎□□别想立牌坊,她能吸到粉我倒立吃屎】

      ‘倒立吃屎’网友刚发出回复,底下立刻出现支持者,从+1到+10086。

      还把原评论顶到热赞,为日后挖坟打下良好基础。

      与此同时,城市里某栋公寓灯火通明。

      阮星祺的生活助理苏亭送来明天的衣服,经纪人胡亚哲打开行程表,仔细汇报接下来的日程安排。

      阳台门敞开,阮星祺身穿墨蓝丝绸睡衣,斜倚栏杆吹夜风。

      手里捧着金樽酒杯,杯中暗红色液体缓缓摇晃。

      阮星祺:“那档选秀节目,下次什么时候录制?”

      胡亚哲回答,“四天后,《super idol》录制一公分组和选曲。”

      “要等那么久。”阮星祺低声自语,缓缓喝光杯中的果酒。

      胡亚哲:“虽然你是《super idol》的主导师,但日常训练和授课,都由专业舞蹈和声乐老师负责。按照之前签订的合约,你只需要参与每次公演前后的录制。”

      “那怎么行,”阮星祺放下酒杯,义正言辞,“我要对练习生负责。”

      苏亭没忍住,开口吐槽,“当面说骚话那种负责?”

      阮星祺非但不以为耻,还理直气壮辩解,“我已经很克制了。”

      “是,你克制。”胡亚哲丢掉行程本,气得翘起二郎腿,“当面说骚话算克制,那你要是不克制呢?当场邀请她开房?”

      “瞧你说的,我是那种人吗?”阮星祺手指沿杯沿滑动,语气半真半假,“总要先走心。”

      “阮星祺,你适可而止!”胡亚哲脑袋嗡嗡响,化身被踩到尾巴的纸老虎,“你知道吗?为了维持你高贵冷艳的人设,公司上下要付出多少努力。你倒好,连装都懒得装。”

      “我早就说过,不想搞什么自闭人设。”阮星祺凤眸半阖,语调懒倦,“我普通人家出身,普通经历,普通长相,到底哪里丢人?公司非要发通稿说我是什么神仙下凡,高贵出尘。”

      “苏亭!”胡亚哲指向苏亭,大声命令,“找财务部拨款,多买几面镜子,铺满他卧室!你真有脸说自己普通长相,凡尔赛也要讲基本法。”

      “行吧,普通长相先划掉。”阮星祺懒洋洋打个哈欠,漫不经心地说,“反正啊,你们这波营销迟早翻车。”

      “哥,营销翻车你可是最大的受害者,能否稍微替自己考虑亿点点?”胡亚哲用力按揉眉心,挫败地问,“再说,今天那位练习生,到底哪儿特别,值得你连说两次骚话。”

      阮星祺秒答,“她长得好看!”

      “就这?”

      “这个理由不够吗?”阮星祺还挺骄傲,“颜狗就是这么肤浅。”

      “阮星祺先生,你以为我第一天认识你吗?”胡亚哲翻了个大白眼,“你过去合作的女演员,个个闭月羞花美若天仙。结果呢?让你配合炒个cp,比登天还难。”

      阮星祺重新给自己斟满酒,对经纪人的血泪史充耳不闻。

      “今天遇见黎鸢鸢,好家伙,你俩眼珠子全程黏在人家身上没扒下来过!”胡亚哲越说越激动,“还故意要求场工调整位置,光明正大偷瞄,你好骚啊!”

      阮星祺:“谢谢夸奖呦~”

      “你这么反常,总要有个理由吧?”胡亚哲再次逼问,“否则以后遇到公关问题,甭叫我收拾烂摊子。”

      “行吧。”阮星祺选择性坦白,“她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婆。”

      “……”胡亚哲嘴角抽搐,“说点我能听懂的话。”

      阮星祺:“一见钟情。”

      胡亚哲暴怒,“给老子滚!”

      “冷静。”阮星祺靠近他,用胳膊肘戳两下,跟经纪人商量,“我明天能空出几个小时吗?”

      “干吗?”胡亚哲没好气问。

      阮星祺一脸正直,“我记得,a班有位学员说过不会跳女团舞。”

      a班作为标准最高的班级,大部分学员都受过专业训练,女团舞更是基础中的基础。

      唯一不会跳女团舞的成员,只有……

      “艹!”胡亚哲恶狠狠爆粗,“我明天就买八百个营销号,疯狂爆你黑料!”

      第6章 一直白嫖一直爽

      初舞台录完,姑娘们紧绷的神经放松,总算能睡个好觉。

      《super idol》投资方财大气粗,住宿方面也下足本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