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是萌点 - 第5节 为你揽星辰[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表演过的选手,因为阮导师的评价郁郁寡欢。

      还未上场的选手,因为担心阮导师的评价,紧张忐忑呼吸急促。

      有些选手甚至因为太紧张,舞台频频出现失误。

      “阮导师,情况好像有点麻烦。”声乐导师董琳小声说,“已经连续三个舞台失误了。”

      “嗯。”阮星祺同样注意到现场气氛,打开话筒对候场选手说,“先暂停。”

      “好。”候场选手拍拍胸口,快紧张吐了。

      “各位学员。”阮星祺起身,面对金字塔,“如果不愿意接受我的点评,可以提前示意。”

      “没有…”

      “怎么会?”

      “我作为导师,有义务帮你们调整失误,提高舞台质量。”阮星祺语速快而清晰,字里行间莫得感情,“你们还未出道,这里允许你们舞台失误。等出道后,每个瑕疵都是对观众的冒犯。”

      “阮老师说得对。”董琳也开麦发言,“提高业务能力,可以帮助你们登上更大舞台,甚至举办个人演唱会。你们也知道,大舞台需要许多观众。而观众是尊贵的消费者,没有人愿意为残次品买单。姑娘们,能听明白吗?”

      “能。”学员们稀稀拉拉回应。

      “先休息五分钟吧,然后继续录制。”董琳放下话筒,长长叹息。

      但愿她们能听懂吧。

      “救命,阮老师要求好高。”薄菲绝望地扑进黎鸢鸢怀里,“世界上有人能从他手里拿到a吗?”

      “冷静,别太紧张。”黎鸢鸢依旧保持淡定和佛系,“我们无法左右老师评分,先做好自己的表演吧。”

      “你的battle结果已定,当然不紧张。”薄菲痛苦哀嚎,“早知道我也选个排名高的,起码死得痛快。”

      “……”黎鸢鸢语塞。

      原来在你们眼里,我还没比就输了。

      经过调整,练习生们心态稍微拉回来一点,至少失误率大大降低。

      但高质量的舞台,依旧寥寥无几。

      “阮导师,只剩最后一组了。”董琳提醒。

      “有请最后一组battle学员,lorry和黎鸢鸢。”

      “哇!终于等到lorry!”

      “lorry必须拿a吧?她准备那么久。”

      “第一名跟倒数第十battle,好残酷。”

      黎鸢鸢裹着外套,慢吞吞挪到舞台中间。

      舞台好大…

      人好多…

      好想逃。

      “lorry,你是专业老师共同选出的第一名,我非常期待你。”裴礼努力装出不认识黎鸢鸢的样子,主动跟lorry搭话。

      “我会努力的。”lorry面对镜头,露出活力满满的元气微笑。

      黎鸢鸢脑袋埋得更低,继续想舞台好大,人好多,想逃跑…

      董琳:“你们两个谁先开始?”

      lorry友善地说,“鸢鸢才十九岁,妹妹决定吧。”

      “你先,可以吗?”黎鸢鸢捏起手指比划,“我需要亿点点时间准备。”

      ——准备挖个秘密地道,逃离录制厅。

      “好。”lorry见她毫无自信的模样,心里吹了个口哨。

      赢定了。

      lorry提前就决定好要solo,找专业音乐人为自己写了歌,又请顶级舞蹈老师编舞。

      “我带来了自己的原创作品,希望大家喜欢。”lorry为了得到更高的舞台分,干脆买断版权,词曲和编舞都改成自己的名字。

      表演结束,满堂喝彩。

      除了阮星祺以外,其余四位导师纷纷给出超高评价。

      lorry看向阮星祺,期待能从他嘴里听到夸奖。

      阮星祺避开目光,看向角落里默默鼓捣的一小团背影,“黎鸢鸢学员,你准备好了吗?”

      “……嗯。”黎鸢鸢突然听见自己名字,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差点跳起来。

      阮星祺注意到她旁边的大件物品,“需要帮忙吗?”

      “嗯,我的舞台道具有点多。”就算黎鸢鸢力气大,也没办法同时搬三种大乐器。

      导演听阮星祺发话,连忙喊场工过去帮忙。

      还没等场工就位,阮星祺已经离开导师席,帮她把蒙着蓝绸缎的大家伙推到舞台中央。

      “鼓?”阮星祺凭借形状判断出乐器,好奇地问,“你准备表演什么?”

      “表演我一直很喜欢的歌。”黎鸢鸢终于做好准备,脱掉宽松的外套。

      外套底下,一袭白裙红裳,腰带勾勒出姣好的腰线。

      她头发高高束起,露出光洁的前额,黑色眼瞳明亮清澈。

      最绝的是眉间的一点朱红,像花又像烙印,衬得她本就明艳的五官更加倾城。

      黎鸢鸢掀开蓝色绸缎,盘腿坐到大鼓上。

      抱起琵琶拨弦,时间立刻流转千年。

      接下来三分钟,全场学员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

      降维打击。

      第4章 当场送走

      筹备初舞台之前,黎鸢鸢接到节目组通知,让她做好跟其他学员组队的准备,保守估计3到5人。

      黎鸢鸢原本就玩乐队,更习惯跟队友共同演出,便欣然答应下来。

      她特意选择一首传唱度广,许多人都会唱的古风歌。并且重新编曲编舞,给未来要加入的成员,每个人都安排乐器和killing part。

      结果……

      黎鸢鸢的黑料全网发酵后,其余学员都害怕受到牵连,导致初舞台一剪没。大家推三阻四,拒绝跟黎鸢鸢组队。

      可节目单已经交上去,黎鸢鸢只能独自挑大梁。说好的团体表演,变成她一个人的solo。

      偌大舞台正中,她盘腿坐在大鼓上。裙摆展开覆盖鼓面,像蒙了个红盖头。

      黎鸢鸢怀中抱着琵琶,轻拢慢捻,转轴拨弦,熟悉的前奏悠悠回荡。

      时光仿佛穿梭千年,从初舞台录制厅,瞬间变成兵荒马乱的长安城。

      “刀剑声共丝竹沙哑,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黎鸢鸢陷进表演中,所有紧张和忐忑全部烟消云散。

      她缓缓吟唱,用歌声诉说一段故事。

      才刚开口,已经让许多人dna动了。

      “woc,《倾尽天下》!”

      “竟然是这首歌?我童年的白月光。”

      “厉害呦,居然有人敢选这首歌做初舞台。”

      歌曲前半段,黎鸢鸢坐在那儿,抱着琵琶安静地弹唱。

      她的音乐讲究层次感,越唱越动情,把所有听众带进自己的歌声中。

      唱到副歌部分,她缓缓起身。众人这才注意到,黎鸢鸢没有穿鞋。

      饱经沧桑的泛黄鼓面上,踩着一双纤纤玉足。肤色白皙,不堪盈握,配合鼓点起舞。

      恢弘与纤柔,粗犷和温婉巧妙融合。她孑然一身,却踏出千军万马剑拔弩张的气势。

      “设计的真巧妙,”董琳连声赞叹,“我刚刚还想,那个鼓只当凳子可惜了。”

      阮星祺望着艳到极致的姑娘,淡淡说,“不止。”

      黎鸢鸢唱到第二段,鼓声渐渐停歇。她游刃有余抱着琵琶,目光终于看向台下众人和摄影机。

      “到头来算的那一卦,终是为你覆了天下。”

      她声音略低,听起来既有女儿家的轻柔妩媚,又有翩翩公子的风流洒脱。

      黎鸢鸢虽然穿着红裙,却没有带珠簪,妆发依稀带有男子的英气,赏心悦目的程度超脱性别。

      底下学员看得有些入神,恍惚中,竟然把黎鸢鸢当成爱美人不爱天下的君王。

      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差点想冲过去投怀送抱。

      万万没想到,这还不是黎鸢鸢下蛊的终点。

      唱到第二段副歌,黎鸢鸢放下琵琶,变戏法似的抽出一柄长剑。翻转手腕舞了个剑花,配合背景音的节奏,踩着鼓点舞剑。

      剑锋闪着寒光,映出她明眸红唇,如此摄人心魄。

      直到表演结束,其他练习生和工作人员沉浸于歌声的余韵,久久无法回神。

      倒是黎鸢鸢本人迅速出戏,先用蓝绸缎把宝贝大鼓蒙住,又穿回外套拉低帽檐,挡住自己过分漂亮的脸蛋。

      舞台好大…

      人好多…

      我表演结束可以滚了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