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是萌点 - 第4节 为你揽星辰[娱乐圈]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薄菲用力点点头,双手合十,崇拜的凝视阮星祺。

      阮星祺第一部 电影,讲述某位孤独小孩平凡而璀璨的人生。

      电影主基调以清新治愈为主,主题曲《如爱》也拥有同样的旋律。

      “天使第一声啼哭,你拥有全世界的祝福。”

      “当你牙牙学语,当你迈出一步…”

      歌曲前半段,描述所有人生中所有美好的场景,平淡而幸福。

      到副歌部分,却将所有美好全部撕裂,倾诉被抛弃的孤独。

      临近结尾,歌曲节奏再次明快起来。仿佛阳光刺透黑暗,从生命的裂缝照进来。

      “如果宿命亏欠你全部的全部,

      愿你余生爱意汹涌被光眷顾。”

      短短三分钟的歌,唱出三种人生处境。

      尾音落下,全场灯光亮起。

      舞台正中的男人眼睫低垂,目光短暂的看向某个位置。

      视线落点处,黎鸢鸢猝不及防对上阮星祺深邃的眼瞳,心慌意乱的想要闪躲。

      可惜空间太小,躲来躲去都没办法躲开,反而吸引对方视线牢牢锁定。

      黎鸢鸢心里咯噔:糟糕,阮星祺认出我了?

      “啊啊啊!”旁边薄菲扑过来,抱住黎鸢鸢胳膊,激动地疯狂尖叫,“阮星祺在看我,他是不是喜欢我?”

      第3章 想逃

      “好听啊啊啊!这是演唱会现场吗?”

      “阮星祺yyds!”

      “我突然觉得出道不重要了,我愿意永远上阮星祺的导师课!”

      “人活着就是为了阮星祺——”

      练习生们激动地全体起立,为阮星祺尖叫呐喊,现场几近疯狂。

      阮星祺不着痕迹收回视线,再度举起话筒。

      见他要开口,录制厅立刻安静下来,几百双眼睛同时看向阮星祺,等待大佬发话。

      “需要自我介绍吗?”

      “不需要!”上百位学员齐声回答。

      “那么,初评级开始。”阮星祺干脆利落收起话筒,旁边场控立刻冲过来,清扫、布置舞台区域。

      大家依旧沉浸于阮星祺的表演中,后劲比嗑药还大。

      黎鸢鸢由衷表示羡慕——

      真好呀!

      阮星祺的舞台,从头到尾没有观众互动,也不用说热场的废话,对社恐患者太友好了。

      专心做个会唱歌的哑巴,简直是黎鸢鸢人生的终极理想。

      “鸢鸢,我如果排名再高点就好了。”薄菲紧紧抱住小伙伴的胳膊,悲伤那么大,“阮导师位置离我好远!”

      场控把五位导师的座位,摆到金字塔中点延长线。

      阮星祺会坐在导师席正中央,从黎鸢鸢的位置斜斜看过去,视线被右侧导师挡住,连大导师的后脑勺都看不到。

      “别难过。”黎鸢鸢安慰,“导师们面对舞台,就算你坐到正后方,也只能看到后脑勺。”

      “能看到后脑勺也好啊!”薄菲完全陷入追星状态,对座位安排颇有怨念。

      场控:“请各位导师入座。”

      “好。”裴礼坐到写有自己姓名的座位,发现节目组把他安排到最边角。

      众所周知,位置越靠中间,代表咖位越大。裴礼自知比不过阮星祺,起码应该坐到他旁边。

      结果被安排镶边,气得他咬碎牙,险些失去表情管理。

      “等等。”阮星祺注意到导师席的位置,立刻跟节目组沟通,“请把座位往右后方挪。”

      导演:“可以是可以,但为什么要挪?”

      《super idol》斥巨资请来的导师,必须放到舞台正中间。

      要知道,阮星祺的每帧镜头,都代表热度和流量。导演恨不得时时刻刻怼脸拍,哪有挪后的道理。

      阮星祺:“后面更方便观察整体舞台。”

      导演:“向右挪呢?”

      阮星祺:“摄影师应该需要选手舞台正面的近景镜头。”

      导演听懂阮星祺的意思,把场控叫回来,重新安排导师席位。

      等待上场的练习生特别激动,三五成群小声议论。

      “天呐,阮导师好暖!”

      “对啊对啊,他为我们的舞台效果考虑,主动要求把最好的位置留给摄影师。”

      “我本来以为,阮星祺当导师应该很难相处,没想到他这么负责。”

      “恶意揣测导师,快给我偶像道歉!”

      重新调整后,舞台区域更开阔,便于练习生展示。

      学员们格外兴奋,除了——

      黎鸢鸢默默拉低自己的帽檐,哀怨的思考:为什么重新调整以后,阮星祺的位置,恰好挪到自己正前方。

      这跟高考坐监考老师眼皮底下,有什么区别?!

      “啊啊啊!”薄菲用力握住黎鸢鸢的手,失去理智,“我男神主动要求挪位置,他来我这里了!这就是天意吧,他肯定喜欢我吧?”

      “疼疼疼…”黎鸢鸢抽出被捏痛的手,认真提出建议,“我又回答不了,你去问他本人啊。”

      “呵,我要是当面问,他肯定觉得我是脑残粉。”薄菲瞬间恢复理智,“自取其辱的事情,傻子才做。”

      “你好怂。”黎鸢鸢不给面子的吐槽。

      “说我怂?那你上啊!”薄菲跟她闹着玩儿,推推搡搡怂恿,“快去快去,问问阮导师喜欢你吗?”

      黎鸢鸢体会到惹火上身的感觉,慌忙挣扎着抗拒。

      笑死。

      如果比怂,全场加起来也怂不过她黎鸢鸢。

      “你别闹啊!”黎鸢鸢被她碰到侧腰,有点痒,吓得站起来往旁边躲。

      阮星祺大步走过来,正要落座,被她迎面撞个正着。

      黎鸢鸢重心不稳,差点跌进阮星祺怀中。

      她连忙稳住身体,小小声道歉。灰溜溜回到自己位置,安静的像只被雨打湿的小鹌鹑,目光已死。

      大社死事件!

      后面学员注意到,心里暗暗嘀咕,对黎鸢鸢表示唾弃。

      果然是夜店野鸡,真会勾引人。

      故意假摔的碰瓷套路,狗血电视剧早就玩烂了。

      阮星祺那么高冷,才不会被她吸引注意呢。

      ——按理来说,应该是这样。

      任谁也没想到,被冲撞的阮星祺,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散发‘生人勿进’的冰冷气场。反而转向黎鸢鸢,关切询问,“你没事吧?”

      “没、没事,谢谢阮导师。”黎鸢鸢压低帽檐,目光直勾勾盯着地板。

      假如她有超能力,肯定变成蚂蚁,随便找个缝钻进去。

      求求各位祖宗,快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

      “那就好。”阮星祺视线又停留几秒,才回到主导师位,正式开始学员初舞台评测。

      学员的出场顺序由导师决定,开场几个表演,要么炸裂全场,要么车祸现场,总之充满看点。

      《super idol》主创团队办过好几届选秀,知道如何才能吸引观众。

      初舞台必须制造爆点,要么神仙舞台,要么神级翻车。

      而资本力捧的选手,肯定安排在翻车舞台的后面。有对比有伤害,形成拉踩的效果。

      全场关注度最高、赛期粉丝量最多的lorry,则放到压轴的位置,吊着观众继续往下看。

      节目组算盘打得响当当,却忽略了重要的细节。

      本届的导师,并非简简单单为节目吸引流量。

      阮星祺专业度特别高,且拥有清晰、独立的判断标准,完全不受外界因素影响。哪怕节目组将皇族放到唱跳双废的素人后面,把皇族衬托成全能ace。

      阮星祺也能一针见血挑出舞台瑕疵,完全不在乎她来自哪家大公司。

      结果,阮星祺的点评,竟成为最大看点。

      “喷麦声太大。”

      “跑调。”

      “舞蹈没跟上节拍。”

      “朗诵和小品表演请去隔壁节目组。”

      初评级过半,现场气氛格外沉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