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案有鬼 - 12、坦白 买睡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没有。”缪攸脱口而出,“我没在紧张。”

      蒋斯与并不信,他朝周围看了看,他们这桌两旁都是空座,有人的位置离得远听不见。他用很平常的语气问:“那你为什么要找鸭子?”

      鸭子这个词从蒋斯与口中说出来,好像与他本人没什么关系,仿佛蒋斯与是社会学研究员,正在用访谈了解这位叫缪攸的嫖客的心理。不知诸君是否意识到,每一场谈话里都藏有权力关系。谁来主导一段对话,意味着谁是掌控者。缪攸虽社恐,但却敏感,她二十九年人生唯一仅存的勇气就在此。

      话既如此,缪攸索性摊开手心,露出其中渗出的细密汗液,将此刻被挑破的恐惧坦然放到蒋斯与面前,不再掩饰:“那你为什么要做鸭子?”

      蒋斯与又笑了。他发现自己和缪攸说话时常常会笑。并非缪攸的话好笑,而是他在缪攸面前不用伪装成另一个蒋斯与。现下他就是他,逛街吃饭,理智优雅,不用沉沦性欲,也不用思考占有。

      蒋斯与很久没有见到这一面的蒋斯与了。他从少年起,看过身边太多纵情声色的男性,出轨劈腿,包养嫖娼。钱权与性从来不分,财富自由并未让人更有尊严,反而因选择太多、获得太易,随手取来又随手丢掉。放纵欲望是容易的,也是快乐的,尤其是性欲。自然界,雄狮占有一整群雌狮,猴王拥有众多配偶,这是地位和势力的象征,也是残酷的优胜劣汰。但人仓廪实却不知礼。蒋斯与不屑,也不愿与之为伍。他不想将女性当作战利品、玩物、性奴,不想把性与权力关系挂钩。他用一种大逆不道的、近乎反叛的姿态选择做一个钱色交易的鸭子,将男性的入侵和欲望,连同几千年高高在上的尊严,主动置于被挑选与出售的底层之位,用赎罪一般的“劳动”行为倒置「性」的权力关系。但在性之外,没有情感,没有理智。这些“人”的一面,被他牢牢封存在另一个蒋斯与里,在遇到缪攸前,从没抖出来,再细细看过。

      这些年,蒋斯与是一头只有性的动物。

      缪攸是不同的。缪攸不够有钱,不够有地位,也不够美若天仙。她甚至有严重的人群恐惧症,容易紧张,没什么朋友,很少觉得轻松,就连睡觉都需要靠着一个人的后背。但缪攸不需要性,不,她在性之外,更需要安心,需要理解,需要一个人之所以为人的一点点尊严。她宁愿给蒋斯与一笔不菲的包夜费,只为了安安稳稳睡上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好觉。她是蒋斯与所有客人里,唯一没有、也不要和他做爱的那个。

      侍应生将餐品陆续端上来。这间西班牙餐厅布置的就像欧洲路旁任何一间小馆,不大的桌上放了一盏玻璃樽,里面燃着一片香薰蜡烛。立牌边的小花瓶里插了一束青白茉莉,时时溢香。

      蒋斯与拿起面前的一只tapas,咬了一口,笑道:“妙妙小姐,是我先问的。”

      缪攸没有笑,如若刚才的问话赌气成分居多,此刻却变得真心。蒋斯与问她的问题很好回答,没什么羞于启齿的:“我找鸭子就是为了睡个好觉。”

      蒋斯与又笑:“妙妙小姐孤枕难眠?”话说得轻佻,可从蒋斯与口中说出,缪攸竟不觉得恼怒,她想了想,如实回答:“我有失眠症,吃药也入睡困难。”蒋斯与收敛了笑,放下手里咬了一半的tapas,认真道:“抱歉。”缪攸不在意,她也拿了一块小食,尝了一口,说:“也不是不困,就是闭上眼,心里脑子全都空落落。”蒋斯与没体会过这种感觉,他不知道为什么睡觉对缪攸这么难,问她:“有个人靠着,就能让你心里脑子不空落落?”缪攸顿了顿,说:“前天晚上是我这几年睡得最好的觉。”蒋斯与想起第二天醒来贴着他后背的人,视线落在缪攸垂落于前的几缕长发上,斟酌片刻:“恕我冒昧,既然如此,妙妙小姐为什么不交一个男友?”

      这个问题的确冒昧。即使缪攸不回答,又或者生气拂袖而去,蒋斯与都觉得可以接受。缪攸不是那些来找他的客人,她们找蒋斯与,是为了和「蒋斯与」这个人上床。缪攸只需要一个可以在睡觉时靠着的人,是不是蒋斯与不要紧。

      可是缪攸却很认真地告诉他:“我不需要男友。”

      “我不需要性,也不需要爱,我可以做男性的事,也可以做女性的事。我只是睡不好,不需要和别人建立情感联系。更不会结婚。”缪攸一字一句说她心底里早就想清楚的事。她对世界的要求太高了,忍受不了任何不够理想化的东西,包括她自己。她希望一切高洁、纯粹、秩序井然,但现实是污秽、混乱和无序的。就像性,她很不解身处其中像野兽一样的肉体。

      “也属我冒昧,”缪攸没有等蒋斯与回答,直截了当说,“蒋先生又为什么做这行呢?你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性。”

      蒋斯与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为钱和性?”

      缪攸笑了,第一次在蒋斯与面前表现得自在,倚在沙发靠背上,说:“我对这行不了解,或许蒋先生既是为了钱,又是为了性,故意表现出好教养,奢侈品随意丢,视金钱如粪土。”她不拘谨认生时,口齿伶俐,也被人说过刻薄。此刻判定蒋斯与的好修养是真的,并不会当面掀了桌子扬长而去,丢她在此尴尬。

      蒋斯与确实没有掀桌子,他哈哈大笑,笑得向后倒,像个没被社会浸染过的单纯学生。缪攸连忙四下张望,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

      蒋斯与笑完了坐起身,对缪攸说:“我猜你找鸭子是因为害怕。”

      “我害怕什么?”缪攸下意识反问。

      蒋斯与不笑了,眼神渐渐暗下去:“害怕失望,害怕背叛,害怕伤害,害怕和别人产生情感联结。所以花钱找一个鸭子,不上床,只睡觉。因为妙妙小姐太孤独了,也太恐惧了。你不信任感情,宁愿交易。”

      他每说一句话,缪攸就想向后退一步。蒋斯与只见过她几面,说过几句话,却将她从未向任何人透露的恐惧说得一清二楚。缪攸好像第一次被人理解了,而这个人是她花钱找的一个鸭子。

      “妙妙小姐,你是第一个说我不为了钱也不为了性的人。”蒋斯与自顾自说下去,“小时候,家里的长辈在外面都有人,好像谁例外,谁就没本事。他们睡了多少个,想睡多少个,用谈论物件的口气谈论女人。既然,非要睡这么多人,那做鸭子不也行吗?”

      缪攸从没想过蒋斯与会与她说起家里的事,沉默片刻,说:“因为做鸭子,是下位者。”

      蒋斯与说:“当然。”

      缪攸忽然抬头望着蒋斯与,看见他正一瞬不瞬地注视着自己,心中一动,说:“所以,你做这行,是为了反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