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案有鬼 - 9、惊喜 买睡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第二天下班后,缪攸在公司楼下再一次见到了蒋斯与。

      蒋斯与的车还是之前那一辆,看过就会记得。到点陆续有人关电脑拎着包打卡下班,缪攸还在整理合作协议。

      早晨醒来后,她坐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拿过手机一看,昨晚发出去的消息,蒋斯与还没有回。缪攸心里泛起浅淡的挫败感,好像四周虚空满是尴尬,叫她立刻关掉微信不再打开。缪攸有强烈的心理洁癖,或许这与失眠症有千丝万缕的因果关系。她把「我」与「我」之外的一切,区分得异常清楚,就像她对待人际关系,就像她有两个微信。与蒋斯与联系的这个是生活微信,缪攸从来不打开消息推送,只要关掉app,什么消息都仿佛不存在。当然,也几乎没人给她发微信。

      缪攸坐在工作电脑前,抬头看了看四周,今天是周五,许多人有约会,刚过点办公室就已经走了一大半。隔壁桌的小姑娘也在收拾物品,她拿出手机补了口红,又发了一句语音,缪攸听见了,说的是“马上下来”。一到周五,缪攸就不是很想早点下班,因为她没有可以约会的对象,亲朋好友皆不在此地,地铁更比平常拥挤。即使无事,她也会在公司拖延一会儿,常常等到最后几个才走。

      缪攸又看向屏幕上的文档,手指不自觉碰了碰手机,刚碰到就收了回来。她一整天都没有打开微信,不知道隔了这么久,蒋斯与有没有回她。他们之间债务未清,她还欠对方一笔度夜资,对方要还她一条睡裙。隔壁的小姑娘挎着包包语气轻快地和她打招呼:“我先走了,缪缪姐!”缪攸摆摆手,熟练地说:“下周见。”然而没等到下周,一下秒就又见到她。

      小姑娘姓洪,叫洪柳,刚毕业一年,人情冷暖都简单得很,还未脱学生气。洪柳举着手机,脸上满是惊羡,一路小跑到缪攸身边,高跟鞋在地板上响得清脆叮当,惹得周围还没下班的同事忍不住抬头瞥了她一眼。

      “缪缪姐!缪缪姐!你男朋友来了,就在楼下。有人拍了发到公司群里,你快看。”

      洪柳顾不上什么办公室礼仪,激动地边说边把照片递到缪攸眼前。缪攸心里一惊,等看清楚,果然是那辆宝蓝色的轿跑。照片拍的很业余,但足够清晰。蒋斯与的脸第一次明确地出镜,和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缪缪姐,你男朋友好帅啊!你们怎么认识的?他就是传说中的高富帅本人吧。”洪柳凑过去和她一起看,忍不住两指放大蒋斯与的面容,“他叫什么?做什么工作啊?是本市人吗?”一连叁问,缪攸全不知。

      缪攸心口跳得有些快,血压上涌,呼吸不太顺畅。她拿起自己的手机,立刻点开微信,蒋斯与果然给她发了一条消息:“我在你公司楼下,睡裙带来了。”缪攸看时间,是20分钟前发来的。洪柳还在欣赏蒋斯与的照片,见她一脸不知情,忍不住问:“他来没提前跟你说吗?啊!是要给你制造惊喜吗?对不起啊缪缪姐!我不该告诉你的……”小姑娘好像全然忘记了楼下还有人在等她,真情实感地相信是自己搞砸了缪攸“男朋友”准备的恋爱惊喜。

      缪攸此刻顾不上安慰洪柳,也顾不上周围同事的眼光,立刻给蒋斯与拨了个语音通话。电话响了没几声,就接通了。蒋斯与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妙妙小姐。”这声妙妙小姐,说得不大,却透过听筒漏了出来。洪柳仿佛嗑糖一般笑嘻嘻地也跟着张口默念了一遍:“缪缪小姐。”缪攸觉得自己脸红了,朝远处窗户边走了几步,压低声音说:“你在楼下?”蒋斯与好像并没有因为空等二十分钟而不快,语调一如前晚他们站在别墅外的草地上那样,平稳又温和地问:“下班了吗?”缪攸回头看了一眼电脑桌面上还开着的文档,面不改色地撒谎:“嗯,这就下来。”蒋斯与说:“好,我在车里等你,待会儿见。”缪攸也跟着他说:“待会儿见。”

      挂完电话,洪柳再也憋不住,凑到当事人面前现场八卦:“唔哇~缪缪姐,你和你男朋友好甜啊!他叫你缪缪小姐诶,这是什么言情剧昵称,磕死我了!”缪攸被她的热情烧得头有点胀,朝后退了退,关掉文档电脑,又简单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问她:“你不走吗?楼下不是有人等你吗?”小姑娘还沉浸在甜宠文照进现实的艳羡里,亲亲热热地挽着缪攸的手臂,把头靠在她肩上说:“我等你一起下楼,顺便看一眼你男朋友!”缪攸的精神洁癖对异性更强烈一些,洪柳虽大大咧咧,但不招人厌,这么近的身体接触她也没排斥。

      蒋斯与的车停在临位上,没有保安上来询问。下班路过的职员谁见了都忍不住看几眼,还有人拿着手机拍照。蒋斯与习惯了这种场面。世道就是如此,只敬罗衫不敬人。只要开一辆好车,就能被人多看一眼。蒋斯与不是非要招摇过市,但也只有这辆车查不到他本人。送车的人一掷千金讨他欢心,他也不拒绝,做这种生意,本来就是名利场里销金窟,只不过客人是女性。

      缪攸一眼就看到了那辆宝蓝色的轿跑,在人群中异常夺目。洪柳一直艳羡地在她耳边念叨,缪攸都快信以为真了,加之刚才的电话,真让她生出一丝在和蒋斯与谈恋爱的错觉。车闪了一下前灯,缪攸快走两步,把洪柳留在身后,走到车窗前刚要敲玻璃,蒋斯与降下车窗朝她说:“先上车。”洪柳一脸好奇地朝车内探望,缪攸进退两难,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洪柳趁机走过来,假装跟缪攸打招呼:“拜拜,缪缪姐。”眼神不断朝主驾上飘。蒋斯与看见她的动作,主动点头致意:“你好。”洪柳惊喜地挥挥手:“你好。”缪攸夹在他们中间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要跟同事介绍蒋斯与其实是她花钱找的鸭子,还是要跟蒋斯与解释洪柳误以为他们是恋人。幸而尴尬的场面只是缪攸一个人的,洪柳和蒋斯与打完招呼后就主动先走了。蒋斯与关上车窗,车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缪攸静静掐了掐掌心,等呼吸稍稍平复一会儿,才敢看向蒋斯与。明明只是一天没见,她与这个人好像生出了千万重的羁绊,轻易就会叫她紧张。蒋斯与还是一如既往的模样,今天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罕见地系了一条姜黄色休闲领带,袖口卷起一道,露出腕上的手表。这与缪攸之前见过的所有样子又都不同,真的像是一位接女友下班的年轻职场男士。

      蒋斯与也转过头来看她,笑了笑,说:“安全带。”缪攸愣了愣,没有动,只是问他:“我的睡裙……”蒋斯与示意:“在后面。”缪攸朝后看,一个宽大的黑白相间的奢侈品礼物袋放在后座上,占了一人的位置。缪攸虽穷,但知道一件普通便宜、随手就能扔掉的睡裙,根本配不上这样豪华的袋子。她回过头对蒋斯与道谢:“给你添麻烦了。”

      蒋斯与不答,又说了一遍:“安全带系上。”说着启动了车,挂了档,打开倒车影像。车身缓缓退出车位,缪攸看见公司大门朝她远去,禁不住说:“我把钱转给你就下车了。”蒋斯与已经转过车头蓄势待发,他像是听见什么怪异的言论,忍了一会儿,松开自己的安全带,凑过去替缪攸扣好。缪攸看见蒋斯与低下去的头发和露出的一截脖颈,闻见熟悉的前夜在他别墅叁楼卧室里闻过的香薰气味,感受到一个活生生的人靠她如此之近,比洪柳挽着她时还要不安。蒋斯与不懂缪攸的心,也不知道她此刻努力掩饰的慌张,轻易就将她的安全带系上了,然后坐起身,也替自己系好。车缓缓开出公司楼下,蒋斯与打了个方向灯,车向右转上了一条宽敞的大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