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案有鬼 - 7、女友 买睡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缪攸的消息已经发出去两个小时。

      她从公司出来,仰头看了看大厦上空的云。今天天气真的好,傍晚云层染上瑰丽的晚霞,一块一块,像是被人用水彩上了色。公司同事陆陆续续从大门口走出来,隔壁部门的人看见她,叁两个聚在一起窃语玩笑,缪攸只能当没看见。

      蒋斯与一直没回消息。缪攸握着手机跟随晚高峰人群挤入地铁站,过安检的时候,有个相熟的同事走在她后面,随意地寒喧:“缪攸,男朋友晚上没开车来接你啊?”旁边拿着检测仪穿制服的乘警多看了她一眼,缪攸侧过脸,迅速从传送带上拿起帆布包,含糊地和身后的同事点点头:“我家里有点急事,先走了。”没等人再说话,叁两步穿过人群,挤进另一边的闸机口,很快从步梯下了楼。

      晚高峰的地铁人流量不逊于早晨,缪攸一直打着关照“不好意思,借过”,才勉强从中段挤到最尾端的等候处。尾端通常有控制室,多出的一块墙壁,恰好能阻隔大流人群,缪攸躲在最里面,从人群密集的广场恐惧中暂时缓解,她倚靠墙壁长长出了一口气。

      手机至今仍无响动,缪攸忍不住打开微信又看了一眼,蒋斯与对话窗的预览还停留在她给他发的那句“抱歉,早上太匆忙,忘记把钱转给你了,我直接转你微信可以吗?”话上。往上翻,是系统提示语“已取消通话”,缪攸清晰想起昨晚在门外听到的声音,直到现在仍极具冲击,惊得她立刻锁上手机,朝四周望了望,生怕别人看出她脑中不合时宜的污秽画面。

      然而一切风平浪静,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她依旧在列车到站时,被上上下下的人群裹挟着朝前,夏季单薄的衣衫隔绝不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不同肉体的温度,有人的呼吸喷在她耳边,还有人身上有明显的汗液味道,却又被另一边女士香水的味道包裹着混杂在一起。

      这才是她熟悉的、真实的生活。缪攸努力攀住顶端的扶手,尝试和对面靠得太近的中年男子错开脸,在难得的人群间隙里喘了一口气,微微闭上眼。蒋斯与就算是鸭子,也不是她这种阶层和收入的人能消费得起的鸭子。

      性是一种资源,美貌也是。

      这年头,女的找鸭的确不稀奇,但并非是男女平等的预示,只是在阶层和权力内,不分性别的向下碾压而已。

      缪攸睁开眼,耳边响起地铁到站的广播,有一波人下去了,又有另一波人重新挤上来,车厢内永远拥挤,每个人都在费力地找寻一个能勉强站立的位置。缪攸觉得压力从四面八方来,她想下车摆脱这一切,但车窗外,站台上还有更多没挤上来的人,他们翘首以盼下一辆列车赶快到站。

      缪攸无处可逃,因为她只有这一条地铁线能回家。她甚至不如蒋斯与,蒋斯与开一辆好车,出现在她公司楼下,就能被人当作她高攀不上的有钱男友。

      缪攸心里忽然涌上说不出的哀凉。她挤在回家的地铁上,还欠着一笔价格不菲的嫖资,而在花费极高金钱短暂获得稀松平常的一夜好眠后,今晚,她又要陷入痛苦的、普通的、漫长无期的失眠。

      蒋斯与很早就看见了缪攸的消息。

      客人在卫生间洗澡,哗啦啦的水声隔着一道门,好像给内外加了一层结界。蒋斯与穿好衣服,用纸巾擦了擦墙面上的液体,揭掉床单,随意团起来扔在地上。他从床头的抽屉里翻出一包没剩几根的烟,走到窗边点了一根,只是夹在手里没有吸,烟头火光熹微,盘旋起一缕轻痕,无风的时候蜿蜒向上。

      蒋斯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缪攸的消息跳在最上面,头像上有一个鲜红的数字“1”。微信的内容在预览框显示不全,只能看到“抱歉,早上太匆忙,忘记把钱转给你了,……”蒋斯与顺着点开,后面还有一句“我直接转你微信可以吗?”。手中的香烟燃得很快,没一会儿就积了一小截烟灰,松松垮垮,将落未落,蒋斯与左手食指轻轻弹了弹,“啪”得一下烟灰掉下来,在窗台上摔成一小片灰烬。他想,这人是真的没有找鸭的经验,好像在超市买东西结账,又好像聚餐aa给别人转饭钱。一场不能放到台面上的灰色交易,被她说得仿佛熟人间鸡毛蒜皮的礼尚往来。

      卫生间的水声渐止,门隐约有响动。蒋斯与回头看了一眼,叫「曼冉」的客人裹着浴袍走出来。蒋斯与的手机还停留在和缪攸的对话窗口,他按下锁屏塞回口袋,反身倚着窗户,面朝曼冉,把左手的烟递过去,说:“这里晚上不太好打车。”

      曼冉没接,而是凑过去就着他的手吸了一大口,再朝蒋斯与的脸上缓缓吐出烟雾,拉过蒋斯与的手臂搂住自己的肩,倚在他胸口说:“小哥哥,你要赶我走啊?”蒋斯与接着把烟递到她嘴边,心平气和地问:“你还想来?”曼冉打了他一下,嗔笑:“小哥哥,你这么猛,不如我包你,一个月二十万。”蒋斯与笑了笑,抽回手臂,走到沙发茶几旁,替她把没剩多少的烟头按在烟灰缸里,然后说:“不好意思,暂时没有这项业务。”曼冉也没坚持,她从宽大的印着知名奢侈品logo的礼物袋里拿出一件崭新的小礼服,也不避讳,当着蒋斯与的面穿上。系后背拉链的时候,她转身撩开头发很自然地等在一边,蒋斯与会意,替她拉好。曼冉满意地放下头发,回头又朝他勾了勾唇,说:“小哥哥,你要不是鸭子,我都想嫁给你了。”蒋斯与点点头:“你不是第一个。”

      服务结束,客人也没有赖着不走的习惯。蒋斯与看她打了几个电话,不一会儿就有一辆亮粉色的敞篷跑车停在楼下,她朝窗外挥了挥手,楼下也响了声喇叭。曼冉恋恋不舍地抱住蒋斯与,在他脸上又亲了一下,说:“我走了小哥哥,下次有空再约。”

      蒋斯与送她下楼,走到客厅门口的时候,口袋里突兀又响起一声消息提示音,在安静空旷的别墅里格外清晰。蒋斯与拿出手机,屏幕上弹出缪攸的名字,曼冉瞥了一眼,似笑非笑:“女朋友啊?”蒋斯与没有点开,关掉屏幕放回口袋,如实说:“一个客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