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案有鬼 - 5、副驾 买睡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蒋斯与被突如其来的闯入打断,控制不住射了出来,白浊液体从马眼里一吐一吐,沾了满手,性器立刻半软下来。蒋斯与不是没有在客人面前撸过,这点事还不致于羞耻,但他确实从未见过来找他的女人像冒犯了他一般立刻关上门,并在门外接连道歉。他是一个花钱就能买到服务的鸭子,在钱色交易里,服务者没有什么是尊严。

      蒋斯与想告诉缪攸没事,但他现在手里还沾满精液,性器半软,全身刚从晨勃的高潮里回落,说什么都像是对缪攸的性骚扰。想到这个词,蒋斯与觉得好笑,明明他才是鸭子,怎么客人竟像被欺负了。

      等蒋斯与慢条斯理地洗了个澡,又吹干了头发,剃了胡子,擦上须后水,才裹好浴巾走出来,缪攸还穿着睡裙坐在床上。蒋斯与第一眼不小心看到她胸口的轮廓,尖尖的,像嫩笋,而缪攸整个人像还处在被性骚扰后的无名失措中,让蒋斯与产生了一丝随意之外的歉意。

      其实缪攸是在和自己纠结,觉得实在有必要当面和蒋斯与道歉,可是看见他的脸,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这张脸已经开始和情欲、肉体联系在一起,缪攸又想起昨晚听见的叫床声,在女性高昂的呻吟之外是男性低沉却沉浸的喘息,就像她刚刚在浴室门口听到的那样。

      蒋斯与不知她此刻的想法,先开口道歉:“不好意思,吓到你了。”他又低头看了眼赤裸的上半身,说:“我去穿衣服。”说着进了侧边的衣帽间。

      缪攸还愣愣地坐着,坐了一会儿, 才突然想起手机。

      蒋斯与从衣帽间出来时,卧室里已经没有人了。他张望一圈,没太把奇怪放在脸上,倒不是担心客人趁机逃走赖掉度夜资。他觉得缪攸不是这种人,但很可能会是一个因撞破某些不纯洁之事而容易紧张的人。是,蒋斯与觉得缪攸对性有着奇怪的恐惧,她可能并没有和谁上过床,甚至并没有从任何一个她自己之外的人类身上获得过必要的安心——就是她花钱买睡但只需要一点点后背可以依靠的那种安心。

      这个行业提供性,提供放松和快乐,好像从来不提供安全感。如今竟有一个人愿意花大价钱来买一些些不涉及肉体的安慰,多少令蒋斯与意外。

      蒋斯与穿好衣服,下了楼,在客厅落地窗边看到了正在接电话的缪攸。她身上还穿着那件灰色的棉布睡裙,长发披散在背后,被早晨窗外洒进来的阳光照得乌黑发亮,蒋斯与无端想起昨晚这些长发像海藻一般铺满枕畔,并在翻身时有意无意蹭过他的侧脸。阳光里的缪攸看上去与这个氛围并不相融,她握着手机,像在听对方说什么,偶尔情绪不高但又很礼貌地回一声“好的”。不知道回了多少声“好的”后,缪攸才最后保证:“实在抱歉,我已经在路上了,有点堵车,很快就到……”

      挂掉电话,缪攸肉眼可见地如释重负,但没过多久又紧张起来。她有些心不在焉地转过身,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抬眼就看到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穿着一身黑衬衫和黑西裤的高挑的蒋斯与。衬衫一直系到最上面一个纽扣,下摆收进西裤里,紧实的腰线束出一段流畅的弧度,裁剪合宜的西裤更显出腿的长度,周身利落干脆,与昨晚穿着白t牛仔裤的干净清爽的大学男生好似不是同一个人。缪攸忽然明白了那些客人心花怒放的原因,如果蒋斯与不是鸭子,她会以为是艺人。

      蒋斯与叁两步走到冰箱前,温和地问缪攸:“早饭想吃什么?”

      缪攸的表情一瞬间回到刚才听电话时的紧张愁容,她匆匆揉了一把头发,有些手忙脚乱,四下找包,边找边谢绝蒋斯与:“谢谢,我不吃了……”找了一会儿,总算从一堆高奢品牌的礼物袋里翻出了皱旧发黄的便宜帆布包,抽出一条长裙,立刻躲到昨晚洗过澡的独立卫生间里换衣服。

      蒋斯与打开冰箱,拿出两瓶牛奶,和两颗鸡蛋,用开水煮了,又烤了几片吐司。他刚打开火,就见缪攸匆匆又从卫生间里出来,将整个帆布包一起拎回浴室。再过没多久,换好衣服的缪攸从卫生间里出来,身上背着包。她边用手努力梳理头发,边对着手机点了几下,有些绝望地自言自语:“怎么都没人接单……”

      蒋斯与关掉煮开的热水,将热好的牛奶和熟鸡蛋放进一个干净的便利袋里,又拿了一个袋子装刚烤好的面包。他做好这一切,走到缪攸面前,将两个袋子递给她,同时按下她的手机说:“这里早上不太好打车,我开车送你。”

      缪攸满脸诧异,像是不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又像是不理解蒋斯与给她早饭的动机。蒋斯与示意她拿过袋子,自己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率先走向客厅后面的小门,见缪攸还站在原地,好脾气地问她:“不是已经在路上了吗?不走吗?”

      最后,缪攸还是坐在了蒋斯与一辆宝蓝色轿跑的副驾上。

      缪攸觉得自己可能是蒋斯与所有客人里最贫穷的一个,她有些拘谨地将帆布包放在怀里,拉过安全带,系了叁次才系上。其实她并不想坐在副驾这种有些说不清意味的位置上,但如果直接坐到后排,似乎更不礼貌。

      蒋斯与根据缪攸提供的地址,设了导航,显示距离目的地有二十多公里,开车需要四十多分钟。缪攸有些焦急,地图上靠近主城区的路段还有几处明显的红色拥堵,她又打开手机看了眼,暂时还没有新消息来。蒋斯与开车很流利,他缓慢驶到别墅区的路障口,礼貌地降下车窗和保安打了招呼,保安似乎认识他,还探头朝车内副驾上看了一眼,笑着问:“送女朋友上班啊?”缪攸还没反应过来,蒋斯与含糊地应了两声,栏杆抬起,他关上车窗开出别墅区。大概因为昨晚至今缪攸一连串的应激反应,刚关上窗,蒋斯与就主动解释:“刚刚的话别介意,你也知道的,做我们这行……”缪攸听懂了,她心思不在这里,胡乱点点头。之后很长的一段路,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车从郊外的富人区,逐渐驶向主城。期间,缪攸又接到了一次电话,似乎是让她收拾的体面一点。刚挂下电话,缪攸就从包里翻出了化妆袋,拉下副驾上的镜子,对蒋斯与歉意地说:“我可能需要化个妆……”蒋斯与比了个随意的手势,缪攸就对着镜子一点一点上粉底画眉线。缪攸化妆时和平常不太一样,蒋斯与有时朝右侧后视镜张望,余光会瞥见她的侧脸。诚实地说,缪攸有一张不太被她自己注意到的好看的脸,蒋斯与看见她在画眉时微微前伸的明显的下颌与颈线,看见她侧边弧度流畅的鼻梁,还看见她忽而扑簌的细长睫毛。

      缪攸化完妆,拿出口红刚要涂,蒋斯与说:“先吃早饭吧。”他很快地转过脸,示意装在袋子里的鸡蛋牛奶面包,又说:“吃完再涂。”缪攸手里停了一下,等了一会儿,顺着蒋斯与的意思放下口红,拿起面包咬了一口。隔了这么久,面包早已不脆了,但缪攸叁两口快速吃完,又拿起鸡蛋剥了壳,也是很快地吃下。蒋斯与透过余光,对缪攸狼吞虎咽的举动不太理解,但没有多话,直到缪攸把牛奶也喝完,才很轻地笑了一下。因为缪攸喝完牛奶后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饱嗝,然后非常尴尬地把脸转向了另一侧的窗外。

      导航一开始显示的拥堵路段,等他们的车真正开到时,已经过了高峰。蒋斯与很顺利地稳稳停在缪攸公司楼下,缪攸打开手机,比她预想的快了很多。迟也还是迟了,但总算在上司容忍的范围内。她提着包,匆匆解开安全带,蒋斯与还坐在驾驶座上,朝她挥了挥手,说“拜拜”,缪攸犹豫了一下,也说了声“拜拜”,最后下了车关车门的时候,又说了一句“谢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